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专业篇288:他们从精神分析入手,却走到弗洛伊德的对立面

专业篇288:他们从精神分析入手,却走到弗洛伊德的对立面

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三种“对错观”

经常有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关于对错、是非、道德的问题吵得死去活来。但可以明确一点,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两面,而是充满灰度的。也就是一件事情,不仅只有对和错两个答案,在道德上也不仅只有好和坏两个标准。本质上,关于这些判断,源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框架。在不同的框架底下,我们对待问题的判断标准也完全不同。这样一来,会发现我们有时争论的并非是一个问题,而是认知框架的孰优孰劣。就像一个信基督教的和一个信佛教的,争论哪一个宗教更好。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认知框架的碰撞,争得面红耳赤,打得鼻青脸肿都是不可能有答案的。 更多


以下节选自1879计划“心理咨询概论与理论综览”这门课程的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本书介绍了心理咨询发展迄今,被广泛接纳的11个主要学派。以下两篇小传讲述了“认知行为疗法”的创始人,他们的生平和成就,可以一窥心理咨询发展的轨迹。

艾尔伯特·艾里斯(Albert Ellis)小传

Albert Ellis(1913~2007)出生于匹兹堡,4岁时搬到纽约郊外,从此在纽约定居(除了有一年住在纽泽西外)。他在儿童时期曾九度住院,主要是因为肾脏炎引起的疾病;在19岁时又并发肾脏性糖尿病;40岁时又患糖尿病。即使如此,他仍小心翼翼地照顾自己的身体,坚持不让自己因生病而受苦,不屈不挠地过了充满活力的一生,享年93岁。他曾说:“我致力于传播Albert福音。”

当Ellis渐渐发现,自己能够很有技巧地为他人进行咨商,并且乐此不疲之后,他决定成为一名心理学家。当时Ellis认为精神分析是一种最深入的心理治疗方式,他开始向一位精神分析师学习精神分析并接受督导,但是最后他对于精神分析缓慢的疗效感到失望。可是他观察到,当事人一旦对自己和问题的想法(thinking)发生改变时,就会开始快速地进步。

在1955年初,Ellis发展出理性治疗(rational therapy),随后又发展出理情治疗(rational emotive therapy),亦即现今的理情行为疗法(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REBT)。Ellis被公认为认知行为治疗之父。

就某个层面来说,Ellis从年轻时就开始发展他的治疗方法,并用来处理他自己的问题。例如,他年轻时很害怕在公共场合说话。在青少年时期,他只要面对年轻女性就非常害羞。19岁时,他强迫自己在Bronx植物园,花了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跟100名不认识的女性说话。他说,在那一段期间,虽然没有和任何一位女性约会成功,渐渐地,他真的不再担心被女性拒绝。藉着理情方法的应用,他克服了自己在情绪上最艰难的阻碍。

听过Ellis演讲的人常常赞赏他鞭辟入里、幽默、妙语连珠的风格。他的确认为自己在工作坊中的表现比大多数的讲师优秀,他也认为自己在某些方面是幽默与令人叹为观止的。在他的研习会中,他很乐于充分展现他的能量,例如,运用嘻哈式的连珠语来进行演讲。

Ellis很喜欢教导REBT,这是他生命中最热情的使命。就算是去旅行,他仍到处带领工作坊,“我不会去泰姬玛哈陵,除非他们邀请我去那里带工作坊!”他曾开玩笑地说。

Ellis在2004年和一位澳洲心理学家Debbie Joffe结婚,Ellis称他为“我生命中的挚爱”。他们有着共同的生活目标和想法,并且一起带领工作坊。

若想要了解更多关于Ellis和REBT的历史,我推荐以下两本书:《理情行为治疗:对我有效,对你也有效》(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It Works For ME-It Can Work For you,Ellis,2004a),以及《全力以赴!我的自传》(All Out!An Autobiography,Ellis,2010)。

Aaron T·Beck(亚伦·贝克)小传

Aaron Temkin Beck(b.1921)生于美国罗德岛首府普洛维敦士。Beck的童年并不快乐,8岁那年,他的生活饱受疾病困扰,他经历了受伤流血的恐惧、窒息的恐惧,以及自身健康的焦虑。后来,Beck以自己的个人问题为基础来了解其他人,并发展出他的认知行为治疗理论。

毕业于布朗大学及耶鲁大学医学院后,Beck开始进行住院实习,实习期间,他的兴趣由神经医学转向心理治疗。

Beck曾尝试验证Frued的忧郁理论,但是他的研究结果却造成他和Frued以动机模式来解释,认为忧郁是自我引发的愤怒(self-directed anger)的理论分道扬镳。有好多年Beck都受到精神分析团体的排挤,于是他开始运用他的研究,发展出忧郁的认知理论。

Beck发现忧郁的人常有一种不合逻辑的个人特质,他称为“认知扭曲”(cognitive distortions)。就Beck而言,负面的思考反应个人内在的一种潜在的、丧失功能的信念和假设。一旦这些信念被外在情境触动,一组忧郁的模式立刻就会开始启动。

Beck相信当事人可以采取一种积极的角色来修改他们这些丧失功能的信念,并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他们的精神症状。他持续在心理疾病和认知治疗效果做研究,让他在美国的科学社群中拥有很高的声望。Beck不仅是认知治疗的先驱,也是实证取向心理治疗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之一。

Beck在1954年进入宾州大学的精神治疗学系,至今他还拥有此系的名誉教授头衔。Beck最早期的研究就是认知治疗对忧郁当事人的效果研究。他很成功地将认知治疗运用在忧郁的当事人身上,并扩展到焦虑、恐慌、酗酒、毒瘾、饮食失调、婚姻关系问题、人格违常等当事人身上。他也发展出评量忧郁、自杀危机、焦虑、自我概念,以及人格特质的量表。

他也是贝克认知治疗中心(Beck Institute)的创始人,该单位是一个研究和训练机构,由Judith Beck博士主持,是Beck四个小孩中的一位。Beck结婚超过60年,目前已经有八个孙子。Beck培养出数百名临床工作者,他们也在世界各地建立自己的认知治疗中心。

Beck对于认知治疗发展的视野是全球性、兼容并蓄、合作、赋权以及慈爱的。他持续地写作和研究,已经出版了21本书,发表过超过450篇的文章。若想要更进一步了解Beck的人生,可以参考《亚伦·贝克》(Aaron T·Beck,Weishaar,1993)。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artContent p img{float:none !important;}#artContent table{width:100% !important;}

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三种“对错观”

经常有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关于对错、是非、道德的问题吵得死去活来。但可以明确一点,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两面,而是充满灰度的。也就是一件事情,不仅只有对和错两个答案,在道德上也不仅只有好和坏两个标准。本质上,关于这些判断,源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框架。在不同的框架底下,我们对待问题的判断标准也完全不同。这样一来,会发现我们有时争论的并非是一个问题,而是认知框架的孰优孰劣。就像一个信基督教的和一个信佛教的,争论哪一个宗教更好。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认知框架的碰撞,争得面红耳赤,打得鼻青脸肿都是不可能有答案的。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专业篇288:他们从精神分析入手,却走到弗洛伊德的对立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