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原】刘洋"爆炸头"真没救了?空间站6个月:最难熬还是洗头洗澡上厕所

【原】刘洋

刘洋在天宫空间站内的顶着“爆炸头”工作的动图再次被大家关注,从空间之内的监控摄像头看来,顶着“爆炸头”忘我工作的刘洋似乎并不在意,这让大家没想到,温婉秀气的刘洋居然还有如此不修边幅的一面哈……

【原】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中国空间站能住6人!国际空间站像垃圾堆?

激动人心的时刻!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进入太空。通过快速交会对接技术,问天实验舱很快就会与天和核心舱组成“一”字结构。中国空间站组合体会以这样的构型飞行两个月左右,问天实验舱再通过机械臂进行转位,对接到核心舱侧面,形成“L”字构型。我们知道,中国空间站现阶段的基本构型是一个“T”字型,天和核心舱的两侧对接着两个实验舱。问天是第一个实验舱,另一个实验舱是“梦天”,它预计于今年10月发射升空,到时将会完成中国空间站的在轨建造。神舟十四号的三位航天员陈 更多

【原】真没想到美版知乎上居然有这个问题: 中国空间站为什么只用中文?

天宫空间站最重要舱段之一的问天实验舱发射成功,全球各大媒体都在关注这个重大的科学新闻,不过笔者在搜索有关国外对中国航天近几年来进展的报道与看法时翻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话题,在Quora(美版知乎)上有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On the new-lauched space ship, only the Chinese language is used. Is it a proof that the country is super self-sealed that they are getting r 更多

6月6日时刘洋在空间站内刷手机的照片就已经让大家第一次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齐耳短发很是精神的刘洋变成了一个“爆炸头”,这么短的头发,扎起来变冲天辫,不扎么在失重条件下根根头发都有自己的想法,随气流漂浮变成爆炸头。

当时就有很多朋友出主意了,比如打湿头发,当然这是个馊主意,空间站内湿度条件是有要求的,不能随意增加湿度,比较靠谱的是有人建议用浴帽,这个主意不错,因为空间站内还真有浴帽,所以笔者也在猜想,是不是下次看到刘洋时会戴上浴帽呢?

显然6月8日继续放出的监控画面让大家再次看到了“爆炸头”,刘洋全神贯注的在工作,丝毫不在意头发顶在头上已经放飞自我,这让大家有些大跌眼镜,平时温婉可人的刘洋居然如此不修边幅,不过大家也都是理解的,毕竟在天宫空间站上,工作第一,形象嘛,能注意还是尽量注意下哈。

刘洋在太空的长发

估计再过几个月,刘洋的齐耳短发应该就会逐渐养成披肩长发了,各位不放猜测下,刘洋到底会不会再次剪成短发,种花家押注是不会,顺势而为养成披肩长发,再用发绳绑扎下就可以了,看起来更精神而且成本也是很低。

天宫空间站以每秒7.7千米以上的速度绕行地球,其产生的“离心力”与引力“抵消”,所以空间站内都是失重的,在这个状态下做很多事情都特别不方便,比如吃饭,以前都是挤牙膏一样的玩意儿,看了就倒胃口。

目前的太空餐食还比较丰富,但都有两个特点,正餐大都是比较粘稠,因为这样不容易在受到扰动的状态下分离漂浮出去,而甜点和零食都是一口尽,不会出现要吃两口碎屑到处飞的情形,因为在失重条件下,这些碎屑会到处飘,往往会堵住通风的进气口或者散热的进气口,如果是水珠那就更麻烦了。

空间站内吃吃喝喝大家其实都很了解了,不必种花家多费口水,本文主要向大家介绍下两个事情,一个太空中如何洗澡,另一个则是如何大小便,这两个司空见惯的事件,在太空中可是有黑历史的。

洗澡:曾经有过超豪华的加热淋浴房

在空间站内洗澡可能是最奢侈的一件事,假如按地球上的淋浴,一次耗水至少要30L以上,假如是盆浴的话直接100L起,要知道在太空每升水价值几何吗?运输费每千克1万美元计,即使是,100L大约需要100万美元。

不过好在是可以回收利用,目前在太空水的回收利用率极高,即使是小便中的水也能重新处理成饮用水,因此洗澡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一项操作,不过在太空洗澡却是一件超级麻烦的事情。

因为失重,所以你想象的淋浴和盆浴都不会出现,早期都是擦擦身体为主,不过在美国的天空实验室空间站里出现了一个为航天员洗澡的装置,这是一个折叠的淋浴桶,洗澡时在里面,气流从头顶到脚下通过,避免悬浮的水珠被宇航员吸入肺部,在大圆桶外部则有一个2.7L水的水罐,一次洗澡需要加热45分钟。

而宇航员的洗澡体验却并不好,因为加热功率不够,水会越洗越冷,并且还容易出故障,一次洗澡需要耗时2个小时,几次之后宇航员们就将其束之高阁了。

前苏联的空间站洗澡方式则有些类似于蒸桑拿,加热气流经过洗澡桶内,不过使用的时候还要戴上护目镜和呼吸器,防止水珠进入眼睛和肺部,但故障情况和美国的设备类似,加热时间久,洗澡麻烦,给机器消毒还要花2小时,所以结果是一样的,用过一次之后就被供起来了。

国际空间站上怎样洗澡?

美国宇航员克莱顿 C. 安德森在Quora有一篇回答,分享了他在空间站上洗澡的过程,他曾经在国际空间站上工作过152天,他告诉大家,在俄罗斯FGB(功能性货物块)模块中有一个专门搞个人为生的区域,他们将其称为卫生站。

在这个小区域的顶部放了一个水袋,连接有软管和小水泵,在水管的末端有一个水龙个头,在这个区域内他们可以刷牙、刮胡子以及洗头和洗澡,但个人使用后必须打扫干净。

刷牙:刷牙很简单,只是不要张开嘴,避免泡沫飞到外面乱跑,然后刷牙后的牙膏沫可以吐到毛巾里,但安德森经常吞下这些东西,会有一种好闻的薄荷味,这种牙膏对于吞下它的人并没有健康风险,只是种花家觉得这行为好恶心;

剃须:在脸上喷些水,然后用剃须膏涂上直接就处理了,剃须比较简单,但没法冲洗,只能用纱布垫擦拭下;

洗头:使用免冲洗洗发水润湿头发,然后抓抓头发,让其浸润头皮,尽管是免冲洗的,不过克莱顿 C. 安德森还是会用水“冲洗”,然后用一条毛巾来吸干水分;

洗澡:据安德森称还是用类似洗头的方式,他称之为擦浴,也就是用无水冲洗的浴液在身上擦拭一遍,不过这是标准流程,安德森还是喜欢用水打湿毛巾配合在擦拭身体。

据有资料称国际空间站上有全自动洗澡设备,还能按设定的程序来洗澡,看来这个说法不太可信,毕竟容易出故障,搞一套设备实在不太划算,不如擦浴算了。

天宫空间站上怎么洗澡?

据公开的资料称,天宫空间站也只能擦浴,毕竟空间还比较有限。不过上观新闻在2021年06月22日报道,天宫空间站的洗澡方式略有些不一样,是在一个包裹式的淋浴袋里进行喷雾。然后在袋子里完成洗澡的全套,这个方式似乎综合了一些优点。

上厕所的黑历史:你无法相信居然是这样

曾经根本就没有厕所,只有一个装尿和大便的袋子,而操作时…….种花家就不说了,各位看到这俩玩意儿就能脑补出操作的画面。

上图是男宇航员装尿的尿袋,不用说明如何操作了哈。

这是拉大便的塑料袋,而且还有操作指导,估计一看就会,一学就废!因为万一要是拉稀或者太干时候这个体验都极端不好。

上图右下方是女士用品,无需多言,相信各位能理解如何使用!

不过这样装起来显然不是什么好办法,比如阿波罗10号期间就有人没有扎进口袋,结果一坨屎跑出来了,吓得指令长尤金塞尔南赶紧找来一张纸,将其包裹起来处理了,而这件事到现在还是一个悬案,不知道这坨屎的主人究竟是谁。

太空马桶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最早在1967年联盟号上就曾经有一个厕所,不过使用非常不方便,1973年5月~1974年3月期间的天空实验室上曾有一个WCS系统,用于收集并返回地球的尿液、粪便和呕吐物等。

联盟号飞船上的厕所装置

WCS发展到现在就是国际空间站上的UWMS(通用废物处理系统),这是第一个专门设计的太空厕所,简化了女性太空厕所的使用以及同时用于粪便和尿液的使用。与以前的系统相比,它被设计为除臭、全自动、更安静、更轻、更可靠、更卫生以及更紧凑。它不再是一个收集系统,而是一个废物综合处理的系统。

国际空间站上的UWMS(通用废物处理系统)

尽管已经从收集变成综合处理,但宇航员释放收集过程并没有差别多少,只是人机工程做得更好一些,不过操作仍然比较困难,体验度还是不够好,主要原因还是在失重状态下这些排泄物都不听话,需要负压来收集,因此需要对准洞口,操作实在太麻烦。

天宫空间站上的马桶又是怎样?

从神舟五号开始其实就是有马桶的,不过那会的马桶就是一个收集系统,而且还在轨道舱内,因此当年杨利伟上天时由于比较谨慎,没有让他脱掉舱内航天服,因此他真的没用过神舟五号在轨道舱内的厕所:

在神舟五号时,因为这些收集设备都安装在轨道舱,而第一次飞行是我一个人,无法分享去轨道舱,所以没有用上这些设备。

由于我是中国第一个飞天的人,所以规定我不能脱掉航天服,即使小便也需要穿着。

这是杨利伟的原话,所以当年的杨利伟穿着尿不湿,而且很有可能还有一屁股屎(到底有没有就是个秘密了,毕竟任务时长为21小时,前后准备时间超过24小时,但有人便秘,一天不拉屎也是可以的),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安全第一,其他的以完成任务为主,因此命令必须被遵守。

到了神舟六号以后就没那么多规矩了,航天员至少可以上厕所,那个收集系统主要原理是负压收集,比阿波罗时代的塑料袋好多了,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马桶了。

不过到了空间站时代,这个就不是马桶了,而是废物处理系统,包括除臭、供水、易于消毒的收集系统,已经达到了系统级别。不过马桶的使用要求还是很高,这个和设计无关,与环境有关,而这些排泄物中的水分仍将被收集处理、回收和利用。

估计有很多朋友会对此表示感觉非常恶心,但事实上天宫空间站的处理过得“再生水”,比山泉水还干净,看上图的处理过程就明白了,会经历一个电解的过程,将其转换为氢氧后再通过化学反应生成水,比大自然的净化过程还要干净。

【原】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中国空间站能住6人!国际空间站像垃圾堆?

激动人心的时刻!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进入太空。通过快速交会对接技术,问天实验舱很快就会与天和核心舱组成“一”字结构。中国空间站组合体会以这样的构型飞行两个月左右,问天实验舱再通过机械臂进行转位,对接到核心舱侧面,形成“L”字构型。我们知道,中国空间站现阶段的基本构型是一个“T”字型,天和核心舱的两侧对接着两个实验舱。问天是第一个实验舱,另一个实验舱是“梦天”,它预计于今年10月发射升空,到时将会完成中国空间站的在轨建造。神舟十四号的三位航天员陈 更多

【原】真没想到美版知乎上居然有这个问题: 中国空间站为什么只用中文?

天宫空间站最重要舱段之一的问天实验舱发射成功,全球各大媒体都在关注这个重大的科学新闻,不过笔者在搜索有关国外对中国航天近几年来进展的报道与看法时翻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话题,在Quora(美版知乎)上有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On the new-lauched space ship, only the Chinese language is used. Is it a proof that the country is super self-sealed that they are getting r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原】刘洋"爆炸头"真没救了?空间站6个月:最难熬还是洗头洗澡上厕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