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小说《缘为兵》【四五一】芳情自遣征人远

小说《缘为兵》【四五一】芳情自遣征人远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指着中山琴说:“那是我老姑的,老姑在安徽六二九三部队,说不准哪年哪月才能回来,爷爷留着它是个念项儿,这儿的东西都别动。就像我小时候儿在爷爷墙上胡乱画的那些画儿,得有十年多了,爷爷也留着。爷爷一个人儿住在这儿,心里肯定也孤独寂寞,所以才留着这些,当个念项儿。什么叫睹物思人?这里有一位老人深藏在心里的一份儿亲情,一份儿记忆,一份儿牵挂……”    项骏泽说:“爷爷也够惨的,一个人住在这儿,天天苦哈哈地 更多

小说《缘为兵》【四五一】芳情自遣征人远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刚要往北院大爷的院子里走,项骏泽又拉住了陆军璞的衣袖儿,他问:“这是几爷呀?我进去也得知道怎么叫啊?”陆军璞挑起一个大拇哥说:“这是大爷。”

    “大爷?”项骏泽有点儿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陆军璞:“你爷爷不就是老大嘛,你还有二爷、三爷,怎么这儿又出来了个大爷呀?”

    陆军璞笑着伸出仨手指头,一边儿往里走着,一边儿跟项骏泽说:“我老祖儿是哥儿仨,我的三个老祖儿,一家儿有三个儿子,这是另一个老祖儿家的大儿子。我亲二爷走得早,现在在这个村儿里住着的,还有我的亲三爷,跟西院大爷、北院大爷、南院三爷几家子。三位老祖儿家的大爷都住在这个村儿里,逢年过节住在外村儿的几家子,都上这儿聚齐儿来。”

    陆军璞他们俩说着,就走到了堂屋屋门儿的前边儿。陆军璞掀开门上挂着的棉门帘子,推门儿就进了堂屋儿。进了堂屋儿,陆军璞刚要朝着东屋儿喊“大爷”,这时候儿,住在西屋儿的二婶儿悄无声息地一只脚卖出了西屋门儿。

    二婶儿的屋门儿上,挂着一个布门帘儿,门帘儿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二婶儿的两只手,端着一个印有大红喜字儿的搪瓷洗脸盆儿,侧着身儿,用肩膀儿拱开门帘儿往堂屋儿这儿走。

    门帘儿还搭在二婶儿的一个肩膀上,一股湿润的热气,伴着香皂和雪花儿膏的香味儿就飘了过来。二婶儿这是刚洗完脸,额头上被打湿的几缕儿头发,水润黑亮的垂在二婶儿的脸颊上,把二婶儿海棠醉日般的脸庞儿衬托得更加细腻粉润。

    陆军璞微笑着,看着二婶儿漂亮的双眸,轻柔地叫了一声儿:“二婶儿。”二婶儿条件反射似的,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儿:“唉。”然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陆军璞。

    不知怎么回事儿,二婶儿的眼睛,慢慢儿地就定住了神儿,怔怔地看着陆军璞,看的陆军璞心里有点儿发毛。突然,二婶儿转过身子,把手里端着的洗脸盆儿往锅台上一蹾,一把就把陆军璞拽进了怹的屋里。

    二婶儿站在陆军璞的对面儿,眼睛盯着陆军璞的前胸,两只手使劲儿地攥着陆军璞的两只胳膊。陆军璞感觉到了二婶儿双手的颤抖,他惊诧的看着二婶儿,二婶儿的眼眶儿里涌动着泪水

    陆军璞看着二婶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轻轻儿的小心翼翼地问二婶儿:“二婶儿,我是当兵去,当兵光荣啊,您怎么不为我高兴啊?我二爹不也是当兵的嘛,您怎么啦?”

    陆军璞问完这两句话,二婶儿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涌出了眼眶儿。片刻,晶莹的泪珠儿便滚过了二婶儿的脸颊,扑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过去,陆军璞只见过二婶儿笑,没见过二婶儿掉眼泪,这是第一次。二婶儿看着陆军璞的脸,缓慢地说:“又是一个精忠报国的。”二婶儿说话时,好像怹的全身都在颤抖。

    二婶儿松开一只手,用手抹着脸上的泪花儿。陆军璞赶紧转过身儿,从屋门儿旁边儿的脸盆架子上抻过毛巾,递给二婶儿。二婶儿接过毛巾,在脸上一按一按地搌着眼睛里流下来的泪水。

   梨花带雨的二婶儿,脸上勉强挤出笑容儿,目光游离地说:“对对,当兵光荣,当兵是好事,我不应该哭,我怎么就哭了呢?”二婶儿嘴里说着,眼睛里依然是水汪汪儿的,眼泪好像随时都会再次从眼眶儿里滚落下来。

    陆军璞接过二婶儿手里的毛巾,重新又搭在了脸盆架子上,并把毛巾抻的平平展展的。二婶儿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就坐在了炕沿儿上。然后抬起右手,有气无力地拍了拍炕沿儿,示意着陆军璞挨着怹也在炕沿儿上坐下。

    陆军璞在二婶儿的右手边儿坐下,二婶儿拉过陆军璞的一只手,跟他说:“二婶儿没出息,二婶儿让你笑话啦。”陆军璞实在是体会不到二婶儿为什么哭,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二婶儿。

    他跟二婶儿说:“二婶儿,我知道您疼我。我当兵走了,就是走到天边儿都会想您的,我会给家里写信……”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指着中山琴说:“那是我老姑的,老姑在安徽六二九三部队,说不准哪年哪月才能回来,爷爷留着它是个念项儿,这儿的东西都别动。就像我小时候儿在爷爷墙上胡乱画的那些画儿,得有十年多了,爷爷也留着。爷爷一个人儿住在这儿,心里肯定也孤独寂寞,所以才留着这些,当个念项儿。什么叫睹物思人?这里有一位老人深藏在心里的一份儿亲情,一份儿记忆,一份儿牵挂……”    项骏泽说:“爷爷也够惨的,一个人住在这儿,天天苦哈哈地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小说《缘为兵》【四五一】芳情自遣征人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