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小说《缘为兵》【四四七】中山琴奏翻身曲

小说《缘为兵》【四四七】中山琴奏翻身曲

【原】中年时光,是一个人的安静与生命的丰盛

作者:子墨四月,时光静好,以恬淡的心情,让自己坐在安静的时光里,清风花影构成了动静相宜的动画,聆听花开,也聆听内心的声音,这样的日子慢慢的过,这样的季节慢慢的欣赏。剥离掉内心繁杂,时光流水一般从身边滑过,如一曲悠扬婉转的旋律,心绪便有了丝滑般的舒畅。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心情与心境,跟随生活的节奏,在安静的时候,都应有淡静悠然的意韵。风和日暖,陌上花开,每一缕阳光都散发温暖;花香摇曳,疏影横斜,每一丝暗香都晕染芳华。烟火人间,平凡人生,看似平淡,却意韵绵长。岁月安然,日子安暖。花开时,走入花丛,染 更多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指着中山琴说:“那是我老姑的,老姑在安徽六二九三部队,说不准哪年哪月才能回来,爷爷留着它是个念项儿,这儿的东西都别动。就像我小时候儿在爷爷墙上胡乱画的那些画儿,得有十年多了,爷爷也留着。爷爷一个人儿住在这儿,心里肯定也孤独寂寞,所以才留着这些,当个念项儿。什么叫睹物思人?这里有一位老人深藏在心里的一份儿亲情,一份儿记忆,一份儿牵挂……”    项骏泽说:“爷爷也够惨的,一个人住在这儿,天天苦哈哈地 更多

小说《缘为兵》【四四七】中山琴奏翻身曲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他们家的这个院子本来是前后两进,现在只有前院儿住着人,后院儿是园子,种点儿应季的青菜和烟叶儿,也种过老玉米和白薯。后院儿东边儿还有两棵大枣儿树,每年都结很多的枣儿。东北角儿是一个用秫秸秆儿围起来的简易茅房,茅房旁边儿是沤肥的粪堆。

    后院儿没砌围墙,种了一圈儿榆树棵子权当院墙。榆树棵子外边儿有一条小道儿,隔着小道儿就是村儿里的大苇塘。苇塘边儿上种着马莲,每到五月节的时候儿,包粽子用的苇叶和马莲出了后门儿就能很方便地就地取材。

    前院儿有五间北房,两间西房,两间南房。另外还有一个猪圈,一间茅房。西头儿的两间北房和两间厢房,都是陆军璞他三爷家里的人住着。猪圈里的猪也是三爷家养着。茅房在院子的西南角儿上。

    两间南房不太大,搁着农村庄稼地里干活儿用的家伙什儿,还有烧火做饭用的柴火和煤球儿。陆军璞的老祖在世的时候儿,老祖的寿材也放在那里。七机部二一一厂扩建那当儿,在全国各地招收了不少技术人员和退伍军人,由于居住问题没有解决,有一对夫妻实在是找不着住的地方儿,就住在了那两间小南房儿里。陆军璞的爷爷不愿意在那里住人,因为那里停着陆军璞老祖的寿材。可那对夫妻总不能住在露天地里,陆军璞的爷爷就用箭杆儿(jiànggǎnr。秫秸秆)绑了架子,糊上纸,做了一个临时的隔断,遮挡上寿材。

    东边儿的三间北房是一明两暗三间过的格局,以前是陆军璞的爷爷跟陆军璞的二爷,还有陆军璞的老祖(曾祖父。“祖”要儿化)住着。后来,陆军璞的老祖跟陆军璞的二爷相继过世了,这三间房就是陆军璞的爷爷一个人住着了。

    陆军璞和项骏泽打三奶奶那儿出来,项骏泽不想跟陆军璞去北院大爷那儿,他说:“不熟,跟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儿,没人儿理,别扭。”陆军璞就拉着项骏泽回到了爷爷的屋里。            

    爷爷出门儿去了,陆军璞跟项骏泽说:“我爷爷出去了,咱们不上北院那儿,闲着也是闲着,就给我爷爷归置归置屋子吧?”项骏泽说:“行啊,你指挥吧,让我干什么?”

    他们俩上东屋看了看,东屋的炕上地下都收拾的非常利落,反正也没人住,就当是个库房,使的用的都在那屋搁着。炕上铺着炕席,炕稍儿上摆着一个大花盆儿,花盆儿里种着一株仙人掌。仙人掌的根部很粗壮,整株仙人掌几乎顶到了顶棚。

    东屋西南角儿上是一个旧八仙桌子,桌子上搁着粮食和手使的东西。八仙桌子下边儿是搁粮食用的缸,还有打院子里搬进屋子里过冬的花儿。

    靠东墙有一个单人床,是两条长板凳儿架着一块铺板的那种。陆军璞的老祖在快过世的时候儿,棺材就停放在这个单人床上。这会儿的单人床上边儿摆满了东西,还有几个大盆,那是为生产队的种子催芽儿用的。在火炕上为种子催芽儿是个技术活儿,不是老庄稼把式干不了,这个活儿生产队年年儿都交给爷爷干。

    墙上还有一块吊板儿,吊板儿上都是久已不用的东西:有旧煤油灯什么的家用老物件儿,也有爷爷已经不太常用的木匠和泥瓦匠的家伙什儿。还有爷爷一直留着的老姑上学时用的黄色木制放大尺、砚台、笔墨、旧课本儿、绘图仪器什么的。另外还有一把中山琴,也叫凤凰琴,就是那种有四根弦,一只手用拨片儿拨动琴弦,一只手按动按键的那种。这种琴是打日本传入中国的,它还有个日本名字,叫“大正琴”。

    项骏泽让陆军璞把那个琴拿下来,看看还能不能弹。陆军璞把那个琴拿下来,擦了擦,递给项骏泽。项骏泽会拉手风琴,脑子里记着不少歌谱儿。他调了调弦音就弹起来了,他弹了一首《翻身农奴把歌唱》,非常好听。项骏泽弹完了,陆军璞把那把琴又搁到了吊板儿上。项骏泽还想弹,陆军璞说:“你还想拿走,是不是?”项骏泽说:“搁到那儿也没人玩儿,都搁坏了。”

    陆军璞说:“那是我老姑的,老姑在安徽六二九三部队,说不准哪年哪月才能回来,爷爷留着它是个念项儿,这儿的东西都别动。就像我小时候儿在墙上胡乱画的那些画儿,得有十年多了,爷爷也留着。爷爷一个人儿住在这儿,心里肯定也孤独寂寞,所以才留着这些,当个念项儿。什么叫睹物思人,因为这里有一位老人深藏着的一份儿亲情,一份儿记忆,一份儿牵挂……”

【原】中年时光,是一个人的安静与生命的丰盛

作者:子墨四月,时光静好,以恬淡的心情,让自己坐在安静的时光里,清风花影构成了动静相宜的动画,聆听花开,也聆听内心的声音,这样的日子慢慢的过,这样的季节慢慢的欣赏。剥离掉内心繁杂,时光流水一般从身边滑过,如一曲悠扬婉转的旋律,心绪便有了丝滑般的舒畅。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心情与心境,跟随生活的节奏,在安静的时候,都应有淡静悠然的意韵。风和日暖,陌上花开,每一缕阳光都散发温暖;花香摇曳,疏影横斜,每一丝暗香都晕染芳华。烟火人间,平凡人生,看似平淡,却意韵绵长。岁月安然,日子安暖。花开时,走入花丛,染 更多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

小说《缘为兵》【四四八】古董钟留孝子门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图/文:梁佛心    陆军璞指着中山琴说:“那是我老姑的,老姑在安徽六二九三部队,说不准哪年哪月才能回来,爷爷留着它是个念项儿,这儿的东西都别动。就像我小时候儿在爷爷墙上胡乱画的那些画儿,得有十年多了,爷爷也留着。爷爷一个人儿住在这儿,心里肯定也孤独寂寞,所以才留着这些,当个念项儿。什么叫睹物思人?这里有一位老人深藏在心里的一份儿亲情,一份儿记忆,一份儿牵挂……”    项骏泽说:“爷爷也够惨的,一个人住在这儿,天天苦哈哈地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小说《缘为兵》【四四七】中山琴奏翻身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