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王熙凤的愤怒:得知贾琏偷娶二房后,她的...

王熙凤的愤怒:得知贾琏偷娶二房后,她的...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人(30)

上接前文——更始帝刘玄正式进驻长安,并定都于此,各方势力为之震动,绿林军大有一统天下之势。但刘玄毕竟非帝王之资,帝业未成就先自毁长城——刘秀昆阳大胜的同时,他的哥哥刘縯也攻下宛城,且深受部下爱戴,更佣兵十余万,是当时绿林军最大的一股军事势力(相当于军阀)。结果,昆阳之战过后没多久,刘玄就以商议军事为由头,将刘縯骗至长安给杀了。而刘秀此时表现得相当隐忍(成大事者必备的素质),他为了不蹈乃兄的覆辙,连忙上书刘玄,陈述刘縯的过错,表示自己未能劝阻哥哥,也有过失,以此向更始帝请罪!同时还深居简出,不与刘 更多

趣侃红楼398:怒不可遏,凤姐审问偷娶详情,魂不附体,兴儿交代外室因由

上一回说到兴儿和喜儿在谈论新二奶奶的事,被旺儿听见后呵斥他们噤声,不想隔墙有耳被小丫头听见后进去告诉了平儿。

平儿对贾琏偷嘴一直都是姑息态度,对她没什么影响没必要管着。那个时代的男人都是如此,贾母也说“什么大事”。但贾琏偷娶二房在外可是大事。平儿不能再姑息。

王熙凤是贾琏正妻,平儿早都应该成为侍妾姨娘。可她好几年卡在通房丫头的“姑娘”位置上,不上不下极为尴尬。

通房丫头好说不好听,再进一步就是半主的姨娘。奈何王熙凤不放话,贾琏不敢替平儿争取,她只能不尴不尬地在那里虚耗着青春。

如今贾琏背着平儿和王熙凤在外头偷娶了二房,直接踩着平儿威胁了凤姐,她们不能忍。

于是,平儿马上告诉王熙凤,果然凤姐一听就炸了。她连贾琏偷情都忍不了,如何能接受贾琏偷娶二房的背叛!马上叫进来旺儿询问。

旺儿当然不敢承认自己知道,他是王熙凤的陪房,在贾家只有王熙凤才是他的主人,背主的罪名压在他头上,百死莫赎。

旺儿只得一口咬定是兴儿说的,他不过适逢其会听到了而已。

王熙凤对旺儿的心思一清二楚。要说旺儿参与骗她也不可能。只能说他耍奸装不知道。毕竟他也不敢得罪“一家之主”的贾琏,他们一家人都要跟着贾琏讨饭吃。

(第六十七回)凤姐听了,下死劲啐了一口,骂道:“你们这一起没良心的混帐忘八崽子!都是一条藤儿,打量我不知道呢。先去给我把兴儿那个忘八崽子叫了来,你也不许走。问明白了他,回来再问你。好,好,好,这才是我使出来的好人呢!”那旺儿只得连声答应几个是,磕了个头爬起来出去,去叫兴儿。

王熙凤是真的气坏了,贾家的人背着她搞鬼也罢了,如今她自己的陪房也三心二意才是打击。如果这些人对她忠心,一定早都回来告诉她知道。怎么可能过去那么久被小丫头听到告诉平儿才曝光。

问不出旺儿,便只得叫兴儿。兴儿闯了祸还不知道,但听说王熙凤叫他还是吓了一大跳,可见他对凤姐的畏惧深入骨髓。

兴儿就是之前和尤二姐演说荣国府的那个小厮。当初就知道这小子是个“大嘴巴”,果然这件事还是从他嘴里露了出去,这次被王熙凤抓住,足够他吃不了兜着走。

(第六十七回)凤姐儿一见,便说:“好小子啊!你和你爷办的好事啊!你只实说罢!”兴儿一闻此言,又看见凤姐气色及两边丫头们的光景,早唬软了,不觉跪下,只是磕头。凤姐儿道:“论起这事来,我也听见说不与你相干。但只你不早来回我知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要实说了,我还饶你;再有一字虚言,你先摸摸你腔子上几个脑袋瓜子!”兴儿战战兢兢地朝上磕头道:“奶奶问的是什么事,奴才同爷办坏了?”

兴儿还存着最后的侥幸,不想着大事已经败露。他当初拢着尤二姐巴结,也注定如今遭难。这就叫凡事别太“兴头”了。

古代奴才大多是主人的私人财产。兴儿作为贾家家生子奴才,命都是主子的。虽说王熙凤是媳妇,不能真打杀了他,但真狠下心让他一家不好过也不难。

凤姐之所以没有直接逼迫他,还替他开拓说这事不与他相干,只是错在没主动告诉她,也源于兴儿的身份特殊。

兴儿与当初给贾琏望风的小丫头不同,那两个丫头是王熙凤的人,她们背叛主人,王熙凤就可以直接收拾。

兴儿是贾琏的心腹,打狗看主人,她得照顾贾琏的脸面不可以太过分。

而且兴儿除了跟班贾琏之外,还是贾琏的“娈宠”,就像《水浒传》卢俊义说燕青一样是“我的那个人”。

娈童尽管不被承认,却也是男主人近身之人,王熙凤再嫉妒也不能对他们如何。

如今贾琏偷娶,兴儿是知情人,却不是唯一知情人。真迁怒他也没必要。

王熙凤需要知道的是贾琏偷娶的前因后果,不是追究兴儿的责任,才会尽可能地容忍,避免出现信息的偏差。

兴儿虽然知道王熙凤发怒一定是事情败露,但垂死挣扎也是人之常情,并不能一上来就说。凤姐见他不上道,只得给他点厉害,吩咐“掌嘴”。

那旺儿心里有鬼在旁边本就忐忑,见王熙凤让掌嘴便上去要打。他也不想想王熙凤只想要结果并不想要惩戒。如果凤姐的陪房打了贾琏的心腹,只会将夫妻关系弄僵。

旺儿与兴儿代表的是王熙凤的娘家和婆家,如果两人闹僵,日后对她只有不利。所以凤姐马上喝止:“什么糊涂忘八崽子!叫他自己打,用你打吗!一会子你再各人打你那嘴巴子还不迟呢。”

王熙凤尽管暴怒却没有失去理智。贾家人内部各有派系。兴儿能成为贾琏的心腹,父母一定是贾赦那边有头有脸的人,

不久的将来王熙凤终究要回去贾赦那边继承,怎么可能做事不留余地,将自己人得罪了。这也是她一直隐忍兴儿的原因。换一个人早把皮给扒了。

兴儿知道这次躲不过去,干脆自己左右开工打了一顿嘴巴子。他也不是什么“打死也不说”的忠仆,知道此时再撒谎断然没有好果子吃,便将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第六十七回)凤姐道:“快说!”兴儿直蹶蹶地跪起来回道:“这事头里奴才也不知道。就是这一天,东府里大老爷送了殡,俞禄往珍大爷庙里去领银子。二爷同着蓉哥儿到了东府里,道儿上爷儿两个说起珍大奶奶那边的二位姨奶奶来。二爷夸他好,蓉哥儿哄着二爷,说把二姨奶奶说给二爷。”凤姐听到这里,使劲啐道:“呸,没脸的忘八蛋!他是你那一门子的姨奶奶!”兴儿忙又磕头说:“奴才该死!”往上啾着,不敢言语。

兴儿这段话固然不错,但总感觉介绍得太详细了,有些事他就算旁观也未必要如此一知一板细说,倒像读书人知道前因后果“复述”一般。也是第六十七回被认为是“代写”的因由。

这一回有太多类似的不协调,便不细说了。只说内容质量,起码这一段王熙凤审问兴儿,要比八十回后的情节好太多。

兴儿将知道的事细说一遍,不过是如何娶的尤二姐,尤二姐从小有婆家,如何退了婚,如何迎娶等事。

王熙凤的精明就在于她问得很细,先问打哪里娶的,又问尤氏有没有送亲,又问谁服侍的。

知道这些内容,方便捋顺背后的“敌人”。而她最妙的是对平儿说了两句话。

第一,凤姐忙问道:“如今房子在哪里?”兴儿道:“就在府后头。”凤姐儿道:“哦。”回头瞅着平儿道:“咱们都是死人哪。你听听!”平儿也不敢作声。

第二,兴儿道:“过了两天,大奶奶才拿了些东西来瞧的。”凤姐儿笑了一笑,回头向平儿道:“怪道那两天二爷称赞大奶奶不离嘴呢。”

这两句显然已经是曹雪芹的原文无疑了。这种行云流水的不落痕迹,才是之前的手笔。也是王熙凤的风格。

(第六十七回)凤姐又问道:“谁和他住着呢。”兴儿道:“他母亲和他妹子。昨儿他妹子各人抹了脖子了。”凤姐道:“这又为什么?”兴儿随将柳湘莲的事说了一遍。凤姐道:“这个人还算造化高,省了当那出名儿的忘八。”

王熙凤如此一问、一评,与柳湘莲的事呼应上了,正是她之口气。只是这里尤老娘又出现,背后却再不见,实在不知道去了哪里。成了《红楼梦》的谜案。

凤姐问明了兴儿,威吓了一顿,终究也没真拿他怎么样。一来后面还要用他,二来兴儿背后终究有人,也没必要拿他“杀鸡儆猴”不成反而得罪人。

但凤姐也不想兴儿这会儿跑去给尤二姐报信,便又虚晃一枪,兴儿才转身,她又叫唤。兴儿忙回来听候。凤姐故意问他是不是着急去找新奶奶领赏?又吩咐从今天开始不许出去一步,随时等着传召。

兴儿那里才又转身,王熙凤突然又叫,“快出去告诉你二爷去,是不是啊?”

兴儿至此才算彻底害怕了,如此几次三番的压力,别说他一个小孩子,就算一个心智成熟的大人也受不了。

堵住了兴儿的嘴,让其他人都不敢说,王熙凤只等一个时机收拾尤二姐。那么,她是如何操作的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人(30)

上接前文——更始帝刘玄正式进驻长安,并定都于此,各方势力为之震动,绿林军大有一统天下之势。但刘玄毕竟非帝王之资,帝业未成就先自毁长城——刘秀昆阳大胜的同时,他的哥哥刘縯也攻下宛城,且深受部下爱戴,更佣兵十余万,是当时绿林军最大的一股军事势力(相当于军阀)。结果,昆阳之战过后没多久,刘玄就以商议军事为由头,将刘縯骗至长安给杀了。而刘秀此时表现得相当隐忍(成大事者必备的素质),他为了不蹈乃兄的覆辙,连忙上书刘玄,陈述刘縯的过错,表示自己未能劝阻哥哥,也有过失,以此向更始帝请罪!同时还深居简出,不与刘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王熙凤的愤怒:得知贾琏偷娶二房后,她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