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听音乐,你的内心世界会有什么变化?

听音乐,你的内心世界会有什么变化?

国内乐坛是缺乏好的音乐,还是好的音乐火不了?

两者都有,不过个人认为,这两个因素都只是表象,更深层的问题主要还是时代变了。在音乐作为主要娱乐方式的年代,人才和资本自发往这个行业聚集,作品多了,自然就会涌现出好的音乐。而在听音乐作为边缘娱乐的今天,整个行业收缩,再加上人才凋敝,资本出逃,自然慢慢出现好作品的频率也就降低了。无论是70、80s的摇滚乐黄金年代,或者是90s的迪斯科年代,亦或是2000年前后的所谓“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时期。听音乐都还是非常主流的一种娱乐方式。并且受限于设备和学习渠道,越早期从事音乐需要的门槛就越高。因此虽然早年做 更多

不能不承认,到了这把年纪能够打动内心那根最脆弱,最敏感神经依然还是那百听不腻的美妙音乐,那总是能够让人在一个个美丽世界自由散步或者行走在一幅幅美丽画面的音乐世界不断欣赏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景色。这是音乐的独特魅力,哪怕这些乐曲只是通过耳朵进入大脑,而不是通过画面来呈现,乐音的美丽,乐音的震撼力是用什么语言都无法描绘的,是以什么方式都不能替代的。

听音乐,我喜欢一个坐在某个安静的地方,或者拿起一本书,或者泡上一壶香茶,或者跟自己熟悉的老友交谈,甚至干脆就听音乐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想做,也不必做,只是静静地聆听,聆听那些音乐制作人所创作的或清爽宜人,或斗志昂扬,或曲折回环,或直刺内心乐曲或歌曲,一个人可以什么事情都不做,让自己悄悄地进入音乐的境界之中,在自己所喜欢的音乐境界里。

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总是那么轻快愉快自如,自然而然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丢在风里;听雅尼的曲子,则整个人会立即兴奋起来,振作起来,不由自主地跟着富有节奏的旋律动起来;听西城男孩的歌曲,一个人会被那种青春的朝气,被那种热爱生命的积极向上的热情所激励;听李键的歌曲,一个人则会不知不觉地进入那种透明清亮的境界里,对世事有了不一般的认识与思考,一个人好像可以变得优雅而大度;而听了张磊的歌曲,则好像跟着这个人四处漂泊的人感受人世沧桑,他的歌声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内心,直刺最脆弱的神经——

人,似乎可以变得透明了许多,人似乎对人世有了另外一番的认识与感悟,或者说,音乐将人拉进了一个洗涤灵魂的气场,不由自主地让自己安静下来,慢慢地沉淀自己,慢慢地反省自己,慢慢地剔除那些停留内心的杂质,慢慢地在音乐的伴随下寻找到另外一个精神的出口,一个美丽而可爱的出口,那个时候的人似乎真的想获得了人生真谛似的那般爽,那个时候的人似乎也真的可以平复一下原来并不安静的内心世界,悄悄地走进这样一个只属于自己而不属于任何其他人的精神殿堂,音乐殿堂,神圣的音乐天堂。

也许正是音乐拥有了如此魅力,才把无数的歌者,无数的音乐人,无数的音乐爱好者纳入了一个平等安静且美妙壮观的音乐世界中。在这样的音乐世界里,一点点地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坚强起来,一点点地用如此有力量的音乐抵抗来自外来的种种压力,种种烦闷,种种困难,一点点地让那些拥有正能量的音乐进入内心,不断地强化自我的精神力量,不断地洗涤那些外来的污染人内心的不良因素。

音乐,在这个时候依然成了一种宗教,一剂可以洗涤灵魂、振奋人心的灵丹妙药。

国内乐坛是缺乏好的音乐,还是好的音乐火不了?

两者都有,不过个人认为,这两个因素都只是表象,更深层的问题主要还是时代变了。在音乐作为主要娱乐方式的年代,人才和资本自发往这个行业聚集,作品多了,自然就会涌现出好的音乐。而在听音乐作为边缘娱乐的今天,整个行业收缩,再加上人才凋敝,资本出逃,自然慢慢出现好作品的频率也就降低了。无论是70、80s的摇滚乐黄金年代,或者是90s的迪斯科年代,亦或是2000年前后的所谓“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时期。听音乐都还是非常主流的一种娱乐方式。并且受限于设备和学习渠道,越早期从事音乐需要的门槛就越高。因此虽然早年做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听音乐,你的内心世界会有什么变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