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如何看待「上海心愿」清单刷屏,其中想买健身设备、零食酒水的呼声最高?上海恢复正常后你最做的事情是什么?

如何看待「上海心愿」清单刷屏,其中想买健身设备、零食酒水的呼声最高?上海恢复正常后你最做的事情是什么?

你为什么越来越讨厌网络了(尤其是社交平台)?

我讨厌网络上弥漫着的低幼气息。前不久我微博时间线上,话题词“川渝人民要哭了”引发了普遍反感,之所以如此,是因当地群众认为这是在娱乐化一场灾难,我同意这个观点,如今在网上,像成年人一样有话好好说正愈发成为一种难得的品质。眼下网络舆论有个趋势,就是少儿化,出了社会事件,好些相关内容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嘻嘻哈哈,不是哼哼唧唧就是骂骂咧咧,像个小孩一样不能控制情绪,哪怕发个说明情况的新闻,都恨不得配上聒噪的背景音乐,再加上“笑不活了”“太好哭了”一类的引导词,生怕不能让你“破防”,不能让你跟着一起“上头”, 更多

商务部称「坚决反对美方不断滥用出口管制措施,限制半导体相关物项对华出口」,这释放出什么信号?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直到台湾回归为止,在搓米问答上所有答题都争取用只这张图。直接告诉我赢没赢就成。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打开某音某音某手某浪某啥……,先是美帝通货膨胀民不聊生,然后是美帝枪击校园水深火热,然后是俄乌战争乌拉万岁,美帝搬石砸脚,接着是美帝新冠肆掠丧尸围城,华人在美帝惨遭欺凌,被非裔人士毒打,凤姐只能修脚……全网铺天盖地,都是对美帝破口大骂,幸灾乐祸,恨不得把世界上最恶毒的词汇都用到美帝身上。好吧,就算承认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事实,但除了事实,各种疯狂地情绪输出和辱骂,只一个要是正常人都会得 更多

不是上海人的清单好笑,而是不好笑的消费需求转化为了储蓄意愿。

能开得出清单的,都是家里有余粮的,需求比较中产也很正常。

不如说思考两点:

1.为何穷人没声音?是现金流少了,还是媒体不给他们话筒?

2.为何穷人不自己发声?是离开上海了,还是彻底没有表达欲了?

而且,什么样的人会去收集这些清单?生活困难了,谁又有心情去填这些清单?

这不是跑到机场去调查未来的消费倾向吗?你起码也要去汽车站做调查吧?

没事儿老搞一些煽动骂上海人的东西,借机就是想把消费继续往下踩嘛。

事实上正是这些重新复苏的中产需求,作为很粗的一根绳子在拉动着整体的消费。

怎么?你觉得把中产阶级骂得不消费了,工厂就会多给工人发一些工资?

事实是,中产不消费,需求消失,第二和第三产业大受影响。

说难听点,只有中产买买买,工厂里的工人才有班可以加,可以多赚点钱。

加班后可以让孩子的奶粉贵一些,上的学好一些,平时多吃点肉,不用每天啃馒头给孩子省钱,可以还得起车贷房贷,可以让自己小日子过得更流畅,可以支撑经济的运行。

消费不值得批判,是值得鼓励的,过度消费透支消费才是需要批判的。

消费才能产生我们自己的品牌,自己的产业,而批判消费不能。

我们作为基层,越是生活不好,越是要盼着中产多消费,这样我们才有更多的工作机会。

天天想着我过得不好,凭什么你们中产还有余粮,天天在网上看到比自己过得好就骂的人,也就活该一辈子没出息了,连基本的经济逻辑都搞不清楚。

我曾经在纽约居家6个月,体重飙升20斤,出门的时候马路上洒满了榛子,电线杆上锁着的自行车被偷的只剩下一个上锁的轮子。

居家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能出去,必须去唐人街的烤串店造20串羊肉串和一盆大棒骨,再配上两瓶喝了打饱嗝的冰镇北冰洋。

但等我真的出门后才意识到,我想要的不是美食,而是与人交流的过程和热闹的环境。

我翻看着朋友去加州环球影城的照片,后悔自己没有在疫情前充分的享受自由的假期,我想念早上讨价还价的菜市场,想念白日人潮汹涌的特卖会,想念节假摩肩接踵的游乐园。

有人,第一次成为了吸引我的标签。

所以,希望上海的疫情不要再反复,希望全国各省市之间的疫情隔阂尽快消失,希望我尽快攒够足够的钱,然后踏着晨露进入迪士尼,再伴随着漫天的烟火结束尽兴的一天。

恭喜迪士尼,再次回到了我的旅行清单!!

首先祝贺上海人民取得了抗疫的决定性胜利。

上海市民固然上淘宝列购物清单非常开心,作为深圳居民的我,也同样开心。

我开心的原因也简单:

上海的抗疫不仅仅是上海的事,也是全国人民的事。遭受了严峻考验的上海都能战胜疫情,那么其它城市对”动态清零“就更有信心了。

事实上,从深圳最近的一些变化,也可以看出国家坚持"动态清零”的决心没有动摇。

现在深圳街头很多核酸检测点装备已经升级。

以前大多是这样的,采样很辛苦。

现在大多已经替换成这样的活动房,采样人员的工作环境大为改善。

从临时的帐篷升级为定制的工作板房,说明核酸检测要常态化。

只要常态化检测这个环节做好了,基本上就可以消除疫情大规模扩散的可能性了。

解封的那天,如果你在上海,打开淘宝的话,会在搜索栏里看到一句”侬好上海”,黑色加粗的字体。

瞬间觉得温暖的不行,好像欢迎我们”回家”一样,在那一个瞬间,就像被边缘隔离的人,回到了人群中,不再孤独。

我们解封了,

我们可以出行了,

我们可以买东西了,

我们可以好好生活了。

我住了足足两个月,不是在家,是被封在公司。

偶尔的时候可以出门核酸。一群人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像极了电影《我是传奇》的前奏,面对着一条平日车水马龙的主干道,一下让我恍惚,好像今日与昨日彻底不同了。不知道何日才能恢复。

隔离期间,我在这张小小的行军床上睡了两个多月,楼道的灯坏了,刺眼的亮了整整的两个多月,我就这么在灯光下睡了两个多月。我不得不用一个大的棉被,尽可能的遮挡起一些光线,但是依然难以入眠。

5月31日下午,我所在的小区的居委会发出通知。

居委会的一个朋友,高兴的跟我说,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下午可以进出小区了,但是机动车要第二天。虽然办公区产业园的保安还是不让出,我已经没功夫去管了,想办法出去。2公里多是一口气跑着回家。酣畅淋漓的痛快。能撒开腿的感觉真好。解封后第一晚,在黑暗的地方,大床,是软的,我睡的特别的香。还吃的很饱,抱着手机刷淘宝,购物车里加了很多的东西。

我想,一场隔离,让我变了很多。

<1> 我想买

其实,看到我可以买东西了的时候,我竟然内心颤动了一下,觉得温暖又珍贵。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我可以”生活”了。

我想立马买一个好的剃须刀。

因为我的胡子很长了,长的像鲁冰逊,两个月,我是络腮胡没有刮胡子。家人跟我视频说沧桑了,因为这么厚的胡子。我惊讶的发现,原来胡子太长的话,会长白色的胡子混在里面,使得我看起来更老了。

我不但要买个好的剃须刀,还是要贵的。不但可以剃胡子,还能修胡子。再好好的理个发让我本不注重外表的我,要好好帅气一次吧。

青春才几年,疫情占三年,头回一觉得,每一个还年轻的时光,该美丽的美丽,该帅的就要去帅。

我想立马买很多夏装的裤子。

因为3月隔离匆忙,我也没带夏天的裤子,所以我其实到5月份,还是穿的冬天的抓绒裤。我不得不把长裤成两半,假装是一个夏天的裤子。但是依然每天坐在那里汗就留个不停,尤其晚上更是闷热的不行。你总不能在充满各种摄像头的办公室里裸奔。只能穿着睡觉。

所以,我还要买很多夏天的裤子,好好的透口气。轻薄透气的,七分的,五分的,各色款式。最好再配上一双帅气的鞋子。

我想立马买很多好吃的。

两个多月,我瘦了,因为我隔离在公司。虽然不用抢菜,但是我面临的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每天能吃的东西很少,很简单,公司能找到的物资也很少。蛋白质最珍贵的是早上的那一个鸡蛋。其他的两餐,可能有两口的蔬菜,和大概三口的肉。重复而单调,偶尔会有一些惊喜,比如团到了那么一单。或者从同事的工位里找到了一些零食。

我每天都觉得,什么都好吃,尤其想念无糖可乐。之前每天喝,没觉得有多好喝,但是隔离的日子里,发现如果可以,在炎热的夏天,可以来那么一罐。就一罐,真是百般的惬意。

可惜那时候没可乐,办公室的倒是有茶叶,然后我把它们泡好,冷藏起来,当做饮料喝。

….太多想买的东西,不是因为补偿心里,而是需要,更是一种,回归生活的味道。

<2>我想好好生活

在我跑出去的路上,我看到路边的花开了。异常的好看,一张是四月的蔷薇,我经过的时候,才发现真是漂亮。以前从未发现它的美,也许是难得出来放风的瞬间,贪婪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你看它马上要绽放开的样子,在那次核酸的路上,我细细的看了好久。解封的消息一出,我奔跑的回去,发现路边的草堆上,三色堇也开了。

我停下来,忍不住拍了好几张,分享给朋友。在每天经过的地方有如此漂亮的花。窗外的颜色,也好看,是有层次的,有一点点金色的反光,显得极为有质感。

原来之前觉得很多不美的,不过是我过的太仓促匆忙了。

在以后的日子,我保证不再过的那么赶,好好生活,慢点生活,不再为了一个所谓的高峰,而错过本来的美丽。

<3>我想充满希望

隔离的时候,时间变多了,心都不得不慢慢静下来了。忙完每天的工作,我就开始学习,和练习,所谓的总是会放弃的坚持,在这两个多月里竟然几乎每天都做到了。文件夹里的时间戳,记录着在每一个孤单的时光里,我一个人默默做着练习的日子。

一天可能会练习多次,做完了,删掉,重来。我才发现,不要那么匆忙,你慢点做,会学的如此的快,理解的如此的深刻。

以前的学不会,学不好,多少不过是自己的借口。只不过,没人把你好好按在桌子和椅子前,好好的磨一磨性子。

<4>我想去远方

经历一场疫情,尤其一场隔离,你说人的消费习惯不发生变化,那是不可能的。

我会开始注重一些团购,优惠,经常蹲一蹲,会储备一些必须的物资,除了封控,通过这次我也发现,人需要的东西可不仅仅是吃饱这么简单,必要的精神上的满足,会让人一个人坚持的更久。会储备一些利于以物换物的物资,在这次封控中,发现几个很好的硬通货,可乐,烟酒,维生素,必要的药物,日用品。尤其可乐都快成一种交换媒介了。这些东西可能在必要的时候换来关键的物资。而且又好保留等等。

我也会更多的,花一些钱去旅行。才知道,自由自在的味道,在自己还能走更远,见更多人和风景的时候,我要去体验,去看看,平时不再将自己宅起来,关在小小的钢筋水泥里!

对,我要去爬山,去爬高山,去看海,广阔无垠的海洋。

去山林,去踏青,去见见那些自在的生灵们。

一场隔离,一场疫情,我想好好的生活,过着有希望憧憬的日子,不急不躁,向前走着。

不错过风景。

也不错过旅途中可爱的人们。

我还有迫不及待去见我爱的人。

上海网友的这份购物清单后面,反应的是更多的东西。

这几个月大众的视角都聚集在上海,我们或多或少也都能听到很多关于民生的故事,里面有感人的,也有让人唏嘘的,不过更关键的是,在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我们感受到了一种稀缺。

这种稀缺并不是说东西造不出来了,而是东西运不进去了。

小时候大人总是有种忆苦思甜的教育理念,这次是以整个城市为基础来了一场贴切感受。

其实在今年年初,上海疫情没有爆发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公布了31个省份的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

可以看到,上海是最高的,一方面肯定有大城市物价问题,不过在互联网拉平状态下,也反映了上海是一个居民消费很旺盛的地域。

我也在网上看到了那份「上海心愿」清单,是几个淘宝小二和5000多个上海人聊了一个月的心愿收集。

我觉得这个新闻很有意思,首先这是最近一个月的聊天汇总,说明是在疫情期间就开始了,其次当时物流陷入停滞,但是上海市民依然在淘宝上和店小二聊天,说明网购已经渗透到了居民的日常生活里面,而且成为了重要的组成部分。

里面的内容很多都挺好玩的,带着莫名其妙的喜感,比如那个「居家一个月,人都长毛了」所以很想要脱毛仪的消费者;再比如「给妈妈送份礼物,希望她少骂我两句」所以需要一个ipad air的子女。

不过抛开无厘头的部分,展现出来的是一种受压抑后的消费热情。

当然我不是说这样的消费热情在疫情之后就一定会出现报复性消费的场景,这还牵扯到因为不确定性带来的消费欲望降低,希望留下更多的现金来进行应急,以及疫情导致的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收入增长下降等等。

但是,恢复性的消费肯定是有的,那个不想被妈妈骂的ipad air和脱毛仪肯定是会买的。

防疫而带来的封控静默等管理措施过去以后,上海这个「消费第一城」开始逐渐走回正轨。

虽然依然有限制,比如购物中心要保持最大承载量75%以下的运营,比如很多地方依然不能堂食,比如需要72小时的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出入公共场所,但是大趋势是向好的。

焦虑和不安褪去是需要时间的,有报道说,整体经济社会运转预计要三到四个月才可恢复到封控前的程度。

三四个月,其实比我想象中快的多了,这也说明了上海这座城市的韧性依然在。

六月一日的解封,有人上街放烟花,有人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有人涌向了上海外滩,还有人在朋友圈庆祝新年。

这些,都是市民对于回归正常的期望,我甚至都可以想象,上海最近会感受一次双十一一样的网购热潮,把两个月时间里面缺的东西都补回来。

居民生活是一个城市经济活力最直观的展现面,而更深层次看,其实还是要看生产的恢复。

5月开始,大型企业的白名单就开始推动复工复产了,而吸纳就业814.1万人的中小微企业,也在六月一号正式解绑。

咱们都知道,这两个月的零收入,对于必须担负房租、人工、社保、原料损失、订单流失的企业来说,是个很艰难的过程。

上海发布了全力抗疫情助企业促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从增值税留抵退税到降税降费政策力度加强,从减免承租国有房屋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3个月租金,到加强融资担保支持,这些都是在定向支持小微市场主体,让他们熬过去。

肯定,有些是没有撑过的,他们会聚集起很大的音量,甚至发出逃离上海的说法,但是我的看法是,上海只要恢复到正常的生产节奏,那需要依然在,疫情导致的真空必然还会有其他人来填补。

只要上海的产业链还在,经济中心的地位不变,那经济恢复正常,只是个时间问题。

而生产一旦恢复,消费从短期来看会有紧缩,但是不会是长期效应。

咱们国家这些年经受的天灾很多,2019年底开始的新冠疫情,中间还穿插了2020年南方洪水和2021年河南水灾,这些没有打倒我们。

上海的疫情,也是这样。

加油!

不理解为什么第一项不是三开门大冰柜

最想干什么,肯定是见人呀!别说像上海那样隔离那么久,就是隔离两周都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觉得世界不真实了。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没有社会属性的人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当一个人和自己的社会关系脱离太久,就会问自己是不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虽然现在有各种互联网渠道进行沟通,但面对面见人真的是一种生理需求。

大家是不是都有过这种感觉,一个特别熟悉的人,几天不见让你想他长什么样。想着想着就会突然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好像是这样,又好像是那样!但如果见不到人,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认识他。

人和人其实真的挺亲的,越见不到越知道亲。

非上海人,有朋友在上海,问过他们在疫情封控期间的生活日常。

A,某外企管理层,山西人在上海,疫情期间很焦虑,各种远程办公007,被居委会阿姨找去客串了短期志愿者。体型原本偏胖,现在瘦了好像十来斤?生菜/青菜吃伤了。他买了switch的sports游戏,但由于公司破事多,玩得少。

B,上海本地人,同样瘦了,抢菜时怒买手机连点器,帮邻居抢菜,后来又被邻居委托买烟,挺辛苦的。也瘦了。

C,私募基金研究员,在上海安家,已婚有娃,身家不错,今年行情不好,工作量相对不饱和,封控期间日常是和朋友打王者荣耀。胖了。

还有一位今年刚离开上海回家乡杭州的,他受影响不大,买了动感单车和呼吸机。前者是怕封控没事干,后者是睡觉打呼噜被老婆吐槽。

他们共同反映过,基本的食物是不缺,但零食饮料后期真的缺,可乐是硬通货。我觉得买健身设备很正常,封控在家那么久,有个健身设备多少是个发泄精力的渠道。零食酒水我觉得也正常,封控期间菜样少,想换换口味很正常。

对他们来说,上海恢复正常后做得第一件事大概率是下楼出小区放风。

零食酒水,健身设备,确实都不是生存的必须,但也都是基本的消费需求,说穿了,是提升人民幸福感中偏低端的消费。

不管是哪里的人,都不是不能过苦日子,但是,都不应该过苦日子。

统计的是封控一个月后的5月7号到5月31号,简直就像是在做社会学实验一样,我只感到毛骨悚然。

不应该是文明棍儿,旗袍和红酒占前三么?

这受访群众成分有问题。

1)首先,你要确认这个“心愿清单”有没有被网站编辑故意筛选过,被筛选过的故意让大家看到的“心愿清单”,至少不能说是“大家”的心愿,只能说是“允许许愿人群的允许存在的极少部分人的心愿”;

2)如果“心愿清单”不是完整的清单,那么这个清单不具有数据分析价值,只有娱乐价值;

3)好,那么我们开始娱乐吧,一起嗨:

大家心愿最高的是“健身设备、零食、酒水”,那么说明大家生活得都比较好,基本生活啥也不缺,不缺菜不缺肉不缺米,赢了第一次;喜欢健身,热爱健康的生活方式,赢了第二次;喜欢零食,提振消费,赢了第三次;喜欢酒水,切实提高清香型科技与酱香型科技水平,赢了第四次;按照历史新闻报道,我记得传闻还有一台庆祝晚会的,应该可以重新配音解一解大家的大爱之苦,期待赢第五次。

啥?我的心愿?我期待:世界和平,人民幸福,明天更美好!

大哥,你可以把刀放下了吗?

以T宝的用户量,近2个半月的时间只收集到了 5000 条心愿, 这个创意策划的 PM 可以拉出去弹JJ了。

不是上海,但是当初我这里解封的时候我就想坐个地铁到最远的站去,还有很多地铁没有坐过,很多站的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神奇不,都没发觉疫情这三年现在都这么多条地铁了

现在还有好多嘲讽“清零”,给“共存”洗地的。

那今天就让大家开开眼,看看“共存”后的台湾现状

台湾省最近十天日均确诊8万以上(人口2400万)

这么直观的“共存”对照组,这么严重的疫情,却没上过一次热搜

舆论阵地,我们不占领,“共存派”就会占领

最近会持续更新的

今日继续更新中国台湾省论坛面对“共存”的声音

希望大家早日看清到底该支持什么

一、标题

热门评论(按赞同数排序):

二、标题

热门评论(按赞同数排序):

三、标题

热门评论(按赞同数排序):

四、标题

热门评论(按赞同数排序):

五、标题

热门评论(按赞同数排序):

提示一点:

台湾2400万人口,是我们的60分之一,热评赞同、疫情规模请乘60对照。

近期台湾省逝世人数屡创新高,近日每天都有小朋友离世,逝者安息

所以台湾也只有“清零”一条路可走,“共存”是行不通、草菅人命的

台湾的医疗条件比大陆好很多,可是面对疫情,还是出现医疗挤兑,看不上病

最后,“共存”了的台湾最近数据:(台湾约2400万人)

希望大家积极转载,随意转载,感谢!

总是有人觉得国内核酸挣了很多钱,好像“共存”后就不再核酸一样。

台湾核酸价格4000台币(人民币1000)左右,快筛/抗原检测阳性可申请免费核酸。

5月29日:美国新增13万,德国1.4万,韩国1.6万,日本2.7万,澳大利亚3.8万。

不核酸,他们随便写的数据吗?

之前的回答:

能不能,让淘宝、京东对上海正常加购物车和发货?

你为什么越来越讨厌网络了(尤其是社交平台)?

我讨厌网络上弥漫着的低幼气息。前不久我微博时间线上,话题词“川渝人民要哭了”引发了普遍反感,之所以如此,是因当地群众认为这是在娱乐化一场灾难,我同意这个观点,如今在网上,像成年人一样有话好好说正愈发成为一种难得的品质。眼下网络舆论有个趋势,就是少儿化,出了社会事件,好些相关内容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嘻嘻哈哈,不是哼哼唧唧就是骂骂咧咧,像个小孩一样不能控制情绪,哪怕发个说明情况的新闻,都恨不得配上聒噪的背景音乐,再加上“笑不活了”“太好哭了”一类的引导词,生怕不能让你“破防”,不能让你跟着一起“上头”, 更多

商务部称「坚决反对美方不断滥用出口管制措施,限制半导体相关物项对华出口」,这释放出什么信号?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直到台湾回归为止,在搓米问答上所有答题都争取用只这张图。直接告诉我赢没赢就成。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打开某音某音某手某浪某啥……,先是美帝通货膨胀民不聊生,然后是美帝枪击校园水深火热,然后是俄乌战争乌拉万岁,美帝搬石砸脚,接着是美帝新冠肆掠丧尸围城,华人在美帝惨遭欺凌,被非裔人士毒打,凤姐只能修脚……全网铺天盖地,都是对美帝破口大骂,幸灾乐祸,恨不得把世界上最恶毒的词汇都用到美帝身上。好吧,就算承认上面说的那些都是事实,但除了事实,各种疯狂地情绪输出和辱骂,只一个要是正常人都会得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如何看待「上海心愿」清单刷屏,其中想买健身设备、零食酒水的呼声最高?上海恢复正常后你最做的事情是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