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人大研究生为学医重新高考,如何看待这一选择?

人大研究生为学医重新高考,如何看待这一选择?

高考的时候有用笔规定吗?

有的,老师都会讲。南昌市考生,除了规格和笔墨型号的要求以外,笔上需要没有明显的文字(但其实有一些字也可以)有的,用黑色的0.5毫米签字笔,2b铅笔涂卡高考的时候用笔是有规定的,铅笔只能用2B,最好用黑色水性笔。人家直接一套工具给你,我们的是爱好的。(???????)

高一就开始准备高考算早吗?

???你从小学开始不就是为了高考做准备吗?算早的!很多人是上完高三才开始准备高考的!还有86岁还在准备高考的!我是正男 ,一个多读了几年书的博士,你的点赞、收藏和关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每周五晚8:00搓米问答直播,敬请关注!?太早了,没必要1.首先说准备高考,拿啥准备,才高一,刚刚开始学习高中的知识(如果你是提前学完了的那种学神就当我放屁),高考考的东西你都不知道,根本没办法去复习。2.再说高一就开始准备高考,这其实是对自己要求太高,徒增自己的心理压力,如果有这种想法,其实我们学着是很累的。3. 更多

宣传口还是得谨慎啊!ruc被黑的较惨的一次。

在职研究生嘛大家都知道的,关键还没毕业,这叫校友也勉强了一点吧。

自从今年4月份以来ruc一直露大脸,官方造势也挺充足的,尤其是最近85周年校庆宣传搞的挺好的,没必要因为蹭热度的“校友”再火一下。

网络空间流量为王,如果标题改为人大在职研究生考取高职农村专项临床医学,也许就没啥热度了。反正宣传还是谨慎点吧!

打个小广告,助力85周年校庆的宣发。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考试和注册

[1]

这老姐,有点流量,缺背书,

6年后拿个医师执照,

各个平台认证一办,搓米问答加个【蓝花】,微博加个【V】,小红书晒个执照

岂不美哉。

合理合法。

线上吃医师红利为主业,乡村医生挂名划水,美滋滋。

希望她仁心仁术,救死扶伤。

有一次人事把我的学历写成了专升本的大学,我特别不好意思,虽然也是经历了高考,也是通过正规渠道考上的含金量高的比较有名的大学,可毕竟不是第一学历,总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这几年对中医特别感兴趣,了解到非医学专业学医的渠道,只有师承或者确有专长,相当于重新高考,最快的渠道是三年?一年,四年后有资格考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然后再学习五年,有资格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也就是九年后,才正式出道,难怪人家说60岁才有资格称为老中医。

研究生出来推算年龄是30岁,最快39岁学成,有资格出师,除非是真正热爱中医,一般人很难坚持。

要生活,要学习,你四十岁才从一个小白开始讨生活,估计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回到主题,如果这位人大研究生真的那么热爱中医,为了学医重新高考,即使有人不理解,也有人敬佩他。

任何人走任何路,都要为他自己的人生和行为负责,外人没资格评判,我们要做的,就是走好自己的路,少管别人的事。

自己想学医就去学,没必要太在意他人的用意。不管研究生学历也好,专科生也好,自己心里认同就行,毕竟是自己努力争取的,不丢人,不浪费。

这么说我还真是抄底成功了咯?(笑)

卷,有什么不能卷的,不就是3年又3年嘛

作为当事人,某些人和搓米问答都邀请我回应,好,那我回应。

1,媒体与炒作

最近又忙又苦,我25、26号搬家,31号还有考试,一个热搜带来的学历风波真是给我雪上加霜。

「我的本科在农大学的工商管理,作为在职硕士在人大读传播学,刚考上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年制临床医学(乡村医生)专业,未来会成为乡村医生,服务乡村与社区十年。没有家族企业,妈妈也是乡村医生,有一个小诊所。

因为想知道自己炒股的钱怎么没的,考了证去中信证券上过班;因为喜欢健身,也考了证试过做直播内容的健身教练。还创过几次业。

现在妈妈老了,需要我继承衣钵,我愿意,但是目前仍在努力想办法克服对解剖小白鼠的恐惧。」

本意只是发发自拍,给要去干临床医学了的自己鼓鼓劲儿的我,在一次突如其来的热搜后,接受了七个媒体的采访,括号内的所有信息,我都尽量完整地提供给每个媒体了。

只要问了的我都回答了,问得细的我也答得细,相信每个媒体都保留了完整的语音和文字采访记录。

回答都很诚实也很实际,没有欺骗也没有拔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传遍全网的都是提炼出“人大硕士再考进入首医大”这一点浓缩信息的版本。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接受媒体采访,在新闻发出时被掐头去尾通过剪辑浓缩、升华一番的经历,有的话可以贴在评论区跟我诉诉苦,互相安慰一下,你我都不是唯一一个。)

在质疑我“骗人”之前,先通过各种平台想想办法看看采访稿完整版里我的说法,先质疑为什么不同媒体选择不同的重点给出不同的信息,如果你是一个负责任的人,这样做是不是更好一些。

人日和新华社会查不明白我一个小小的发发吗?我能骗你还能骗官方?

我是个什么小天才,能做这样一个巅峰骗子呢?

他们选择了什么文案、以什么方向去宣传,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就像丁香园选择了什么文案,一定也有丁香园自己的考量。

这正是我在学习传播学的过程中需要细细去体会的事吧。

丁香园发的版本给读者的信息就很全面。

一个给路人看,一个给垂直领域用户看,话术和关键词都不一样。而关键词选不好的媒体或媒体人可能都已经饿死了吧?

我对呆了四年的中国农大感情很深,我贪吃,在微博还会怀念它的食堂;人大我呆得短没毕业,在微博我没提过,但人大人的温暖包围着我,所有朋友师长都为我能去读自己想去的临床医学了而高兴;首医我还没报到,医师报上首医李义庭教授的支持我就已经收到了。

如果让我给自己的求学人生取关键词做新闻标题,应该是“农大饿鬼来袭,沿途各大院校师生饭碗不保”(物理饭碗)

至于很多人怀疑热搜是我自己买的,我只能说……假定买一个热搜十万好了,如果你能拿出我买热搜、或者主动找人求热搜的证据,我给你三十万?

有心人应该能关注到,这些天连续有许多这样关于考生的热搜。高考季之后是录取通知书的收获季,全社会的大事,当前这波热搜应该是一种官方所引导的、要求各平台去传递的正能量案例。在微博并没有多少铁粉,每天自娱自乐的我,只是个被小编踩中的“幸运儿”罢了。

2,扒与被扒

很多人自称把我将要去读的是三年制临床医学、入学途径是单招而非统考的事情扒出来了,说我是骗子。

而他们“扒”到的东西信息来源是哪里呢?是我本人的账号,统一叫“纪发发”的账号,在微博、搓米问答、小红书上,在近期,在显眼位置发的。

我很震撼。黑人问号脸不足以形容我表情的扭曲程度。黑芝麻糊包子脸吧。

很疑惑,我以前认知到的扒,是把我自己藏起来、删除了、闭口不谈、拒绝承认、在网上看不到的东西找到,叫扒。把我用自己全网统一id在最近发的东西总结一下,叫扒吗?

这也太强大了吧。技术和智慧的含量无敌了。

我在搓米问答一个“本科怎么考专科啊”问题下的答案里,为大家介绍了我目前作为一个农大本、人大在职研究生,怎么去考医学专科的过程,只写完了报名流程,因为拿到通知书后的时间有限,后续内容还没更新完。

这不是要主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条很有前途的学医路径的意思吗?

这里边有任何可曲解的空间吗?

可以像扒我的“高手”那样以“这个女人要隐瞒真实学历”的思路去解读吗?

这不缺德吗?

如果我不需要写这个回应,搓米问答答案都更新完了,同样的内容在微博和小红书也都发了。

真缺德。

我发微博的时候给一些文字打码,因为我要突出“临床医学”,而不是想隐藏“三年制”“乡村医生”,因为“三年制”本来就是我想给有需要的人写的本升专攻略,而“乡村医生”我一直觉得很伟大,尤其在这个时代、很酷。

(我在小红书发的照片还多一张呢,不仅三年制,而且三年制两遍。)

不要就凭一个打码就趾高气昂地去恶意揣测,热搜是我无法预见的,媒体的选择性报道是我无法预见的,我要骗我在每个平台都会骗,不可能在每个平台扮演不同角色,我没有精神分裂。

从逻辑上就说不通的,我以后还要天天去首医大上学呢,我骗局怎么维持,我能把全校都骗瞎?

扒人的自我感觉有逻辑,实际上他们只是选一个自己喜欢、部分看客也喜欢的结果,用他们特有的“逻辑”去连罢了。

说实话,大家应该见多了,热搜就是一时的热闹罢了,以前没有那么多人关注我,以后也不会有的。

我之前的微博都是发给喜欢我、了解我的人看的,他们关注我每个平台账号,不会有什么误解。以后也会是这样。

3,三年五年

我不想拔高自己也不想贬低自己。

要考取首医大的三年制临床(乡村医生),首先需要有北京市的郊区户口,这是一个很大的限制(但是各地医学院应该都会有相应的项目),然后要通过学校的高考单招考试,初试语数外,复试理化生,最后要通过面试。

如果无法通过单招考试,还有一个机会是通过高考统考,考取首医大的五年制临床郊区定向本科,它也需要北京市的郊区户口。

两条路径都需要你报名本年度的高考,是一个合规的高考生。我备考时做了两手准备,先考单招专科,如果竞争激烈没有录取,就再统考本科。

一个耗时短,一个学位高,各有优劣,但都需要与当地政府签约,作为乡村医生为定点乡村服务十年,学成后不愿服务这十年的要向学校和政府惩罚性地赔付五十万元左右的人民币。

(具体赔付规则请看配图招生细则)

很多人黑我没有正式高考就不算高考生,我真的无语,我都参与高考报名、参与高考体检、并且高强度地复习全科了,难道我单招落榜再去参加统考还比现在考上了更了不起了?

作为一个文科生,三十岁的年纪备考理化生确实很痛苦,但所幸我考上了。

考上了我有什么办法?

有人说单招难度低没有含金量,我想说很多人去考,房山只录取了我一个。

如果你觉得选拔难度低、通知书没有含金量,那可能我确实很差劲,只是别的本市考生不愿去山村服务那十年罢了。

如果你觉得我占便宜了、学位证很有含金量,那我们就各自号召所有我们能号召到的适龄市民,来年都来抢这个坑吧,这样也很棒,学校能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越来越好的乡村医生,服务大众。

我确实认真在准备统考,五年的版本(在我个人的揣测中)竞争可能没有三年那么激烈,毕竟时间就是金钱。三年的能考上,五年的我想我也能。

与三年制签约前,我犹豫过,要不要放弃三年试试五年,毕竟30岁去统考很酷听起来很可爱,所有朋友都知道我这个想法。

但我的这个夏天被临考前生活中的一场剧变摧毁了。

被强奸,熟人作案。

对方是有资源有能力有手腕的人。

被威胁。

不敢报案。

鼓起勇气报案。

案情复杂,疫情限制,办案艰难。

嫌犯被刑拘。

受疫情影响,看守所不收人,嫌犯被取保候审。

总是收到不具名的奇怪快递。

嫌犯知道我的地址,恐惧。

用尽可能压榨自己精神和体力的最快速度搬家。

考前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气继续备考了。

我就与首医大和房山区政府签约了,签约后自动失去参加统考资格的。

如果有人一定要说一个高考生因为参加了单招入学就不是高考生了,就没有参加统考的人了不起了,就要通过自称参加统考给自己贴金了(我从没和任何媒体说过我参加了统考),那我觉得这种人对社会是没有用处的,他潜意识里热爱给不同人群分个高低而且觉得别人也是这么想的,他的思维有剧毒。

我也是一点一点去摸索怎么做受害人、以及受害人有什么可以做的。

我不想放大性侵对人的杀伤力,给这世上别的女性受害者精神压力。

所以我一直努力在社交平台上表现得快乐一点,而且,这样那些了解案情的我的亲朋好友也放心些。

所以我今天写这个回应也尽量平静。尽力不挑起任何对立、任何仇恨,不知我能否做到。

4,一点反省

我在网上公开发了我的全套学历信息,还说要发本升专的攻略,好事者总结了一下说是他们扒出来的。

我接受采访时说破嘴皮,但一些报道里浓缩得厉害,不去看详细报道的人说是我主观上亲自去浓缩甚至刀架在记者脖子上去浓缩的。

我一边搬家一边准备31号的考试,那些觉得这世上所有热搜都是别人居心叵测买来的人说我买了热搜营销自己……纪发发居然想火?大逆不道啊,今天想火,明天岂不是想纵火?

我实在是不知道我错哪了。

根据我男朋友的计算,假设他当年参加数理化竞赛可以拿全省一等奖,现在大概还有拿全家一等奖的实力。猿类的寿命本该就只有30年,18到30的退化恐怖如斯。

那么按照某些媒体报道里的我,工作n年了随便准备一下就能再考上首医大(非郊区定向的)本科,要么有神级的应试能力,要么有神级的精力体力,那是猿类之光的级别。

而乡村(郊区)定向对生源有很大限制,竞争确实有可能要弱一些,主要是应试难度没有一个很好的横向类比标准,前两天我们小区小,所以他暂定我的表现为小区之光级别。

所以在我没有及时、详尽地说明具体情况的情况下,虽然我没有主观、主动追求,但是我已经是不当得利的受益者了,从猿类之光到小区之光中间的社会评价差距,就是我的不当得利。他说。

好吧。搬家之后,新小区很大,我现在承认我连小区之光也不是。跟猿类之光道歉。

希望大家以后能端正对我应试水平的评价,别再造谣我是猿类之光了。

热搜对象不配搬家,及时接受严厉网友的审讯才是正经事。

是我不正经了,跟部分网友道歉。

5,搓米问答的账号

之前我是比较重度的搓米问答用户,多年前在搓米问答的第一个账号叫纪大发。曾用名荒野大嫖客,很狂野的。

我回答了836个问题,其中一部分(刚才数了小管家发的私信,加上删过的私信,也许是5~10篇)有“不规范转载”的情况,所以被封号了。

不规范转载就是转载别人写的东西,但是没有征求原作者的同意或者给原作者署名。(印象中有的其实征求了,但那人本身也是不规则转载的)

而搓米问答是一个以追求原创、保护原创为己任的社区,侵犯原作者的权益,是不可以的。

搓米问答的处理方式也和别的平台不一样,它不是删除我不规范转载的文章,而是直接封号。

我当时的理解是我在别处看到一个很好的说法,可以用来回答某个问题,我就转来满足那个提问者的需求,反正我的转载也是非营利性的,我还以为帮助了别人呢。

我感觉很多平台的无数用户都在这么干,我当时丝毫不觉得有问题,何况我还有那么多原创的认真回答,帮助别人的心是真诚的。

搓米问答的逻辑并没有说服我,是男朋友的分析才令我明白。

一个人原创,千百人洗稿,对洗稿者高拿轻放,表面红灯、处处放行,信息的虚假繁荣唾手可得,所以大多数平台就是这么做的。

他者行其易,搓米问答行其难。对原创的保护,当时小而美的搓米问答做到了极致。对这样美好的地方,我们不建设、起码也要保护,那是我们对世界、对国人要负的责任。

被封号是被我侵犯权益的原创者应得的正义,冷静接受,如有能力,再做补偿,端正态度做好这些,就是对这个世外桃源的保护。

于是我道完歉,收拾好心情,又开了一个账号纪发发,按搓米问答规则输出内容。

有人看到我第二个账号还在,仍然不满意,搓米问答创始人说,我们封账号,不是封身份证。

于是这些人不依不饶,用网上不知道什么地方看到的与我文章一致的内容举报我,说我的新账号仍然在进行不规范转载。

搓米问答小社区人力有限,并没有半点查证就又封了我。然而这次是别人洗我的稿。我抄我自己?

然后真相大白,搓米问答小管家又急急忙忙给我解封、道歉,场面荒谬而又忙乱。

搓米问答这一波严格而又草率的组合拳,把我的心伤透了。你可以严格,也可以草率,又严格又草率,我私心里觉得你就没资格教育我这个用户了。那之后我就从重度用户变成了轻度用户。后来在搓米问答发东西也就没有那么认真了,也不会反复刷搓米问答首页了。

也不知道当年我男朋友宁愿我哭得头插在垃圾桶里也要去保护的搓米问答现在具体怎么样了,但我偶尔刷的时候能看到一些不规范转载大户在搓米问答开的大号,被搓米问答推送给我。

过去普通用户在回答中带货营销也会被封号,许多很不错的创作者因此而被封号,而现在用问答带货是官方在自己在组织各种用户去做了。

这次上热搜,搓米问答的工作人员也邀请我来搓米问答回应,似乎很欢迎我的样子。我想我只是在错误的时间进入搓米问答的一个,搓米问答过去没有在争取和欢迎的用户罢了。

我问男友,以前我不懂事,而搓米问答像一个严师益友;现在我长大了变得认真了,而搓米问答变得随便了,怎么办?

男友说,现在虚胖的搓米问答在生存和发展允许的范围内选择了一个它所能维持的道德上限去运转,没有成为被劣币干死的良币,它依然可贵。

至于成长了的我们,只要有一个有老搓米问答精神的用户还活着,老搓米问答就还在。

我们化整为零,在五湖四海坚持自己,再聚首的一天不要面目全非,那就足够了。

6,身材、擦边、飞盘媛

因为被搓米问答封过一次号,有人造谣我是因为发自己的性感照片被封号的。

我怀疑这种人要么纯粹的坏,要么就是在内网外网关注我各种假账号的憨憨。

按照我的理解,作为一个女孩,有效并有害并值得被某些社区封号的性感,标准应该是通过晒身材,精准定位到一部分男性,并且用不合法的方式赚他们的钱了,才算是应该被谴责的性感吧?

我一没有卖色图,二没有收色粉入色群费,三不蹭吃蹭喝蹭钱蹭礼物找sugar daddy,我平时接的推广也都是针对女性粉丝的产品,没有得到“色粉”的半分好处,甚至还有坏处,那我发自己的自拍,是不是就是目的单纯的发发生活日常,而不是擦边?

只要法律允许,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打扮、拍和晒自己喜欢的照片。

我在生活中就那么打扮,难道在网上晒自拍时要用袍子把自己遮起来拍吗?

进一步说,在法律支持的范围内,能通过性感维生,获取经济利益的,也是很了不起的女孩啊。

现在擦边市场完全是红海了,很多美人往死里擦也只能擦个温饱,只有最强的身体、最高的品味才能孵化出最大的个人魅力(有时还需要最坚定的意志,毕竟还要做身材管理),这样的人去做擦边内容,才能获取天量收益。这是一门探索和创造美好的超级棒的生意和艺术啊,人民喜欢人民需要,为什么有人不高兴?不高兴也就罢了,还要一棒子打死?

合理合法、在美学与欲念中找到平衡的擦边是很美很美的,我只恨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天赋。

有媒体不经我同意,用我参与新浪飞盘活动的照片做配图,评论区有很多人说我是“飞盘媛”。

首先“媛”这个字在当代的应用就很奇妙,好像这个字有什么特殊魔法,以“媛”称人的自动站上道德高地,被称为“媛”的自动跌入素质峡谷似的。

飞盘媛一说我早有耳闻,但看了很多讨论并没有理解为什么女孩子做许多别的运动可以穿运动内衣和瑜伽服,而唯独玩飞盘的时候不行。

可能是曲线太明显,会令同场男士追求身体接触,多过追求比赛胜利,而令赛事本身变得不纯粹?

那为什么唯独限制女性着装,不能要求男性不可上身半裸、并为他们在下半身准备好贞操短裤呢?

新浪的活动提前告知我,在场二十几人全都是女性,所以我穿我觉得舒适的运动服去了,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全都是女孩,那我穿什么不穿什么,都不会影响比赛,玷污在场男性吧?

我尊重飞盘比赛,正如我尊重每一项对人身心有益的运动,我自己没有搜到,但如果飞盘运动确实有专业的着装,比如篮球有篮球服滑雪有滑雪服,懂行的网友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我买一套,下次去参与的时候就穿得尽可能地专业,为飞盘运动的推广尽我的一份良性的力。

7,医美与人,医美与我

我微博和小红书接的推广类型很多,黑子硬要说我只接医美,那我就聊聊医美。

许多人对医美深恶痛绝,利益相关方也有谈之色变和讳莫如深两种。

我是一个拥抱医美的女孩,因为我爱自己,想要自己漂亮,漂亮得久一点。

我不会说大道理,大道理都是男朋友在给我掰。

他说一个有残缺的人,怎样活着才能更轻松?一,靠别人的礼貌;二,靠自我的完善。

靠别人,可控吗?可悲吗?

许多人因为不够完整、不够美,所以不被尊重、不被爱的痛苦,在青春期、在爱情萌动时节头破血流的痛苦,不是外人说些漂亮话说些大道理就可以消除的。

合理合法的医美是在医学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的商业活动,可以拓展医学的疆域,让它成为更强的锤子,解决更多的钉子。

厌恶医美的人只看到它满足了部分人外在的虚荣,没有看到它抚平了无数人内心的创痛。

医美只不过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而通过一代又一代有志者的努力,提升大众受教育水平、对爱的认知、和择偶时对精神高度追求的比重,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这些手段是不矛盾的,可以多线发展的,他相信人类有这个力量令这些手段齐头并进、胜利会师。

小到负责任的医生为爱美的女孩子做大刀口缝合,用美容针、美容线;大到能使严重烧伤的人、颜面大手术后的人,融入社会;这些都是被锤子搞定了的钉子。

又比如最近不幸出车祸的林志颖。面部的重建手术,也许能够有机会保护他不会因为一场车祸就失去自己热爱的演艺事业。

重建能有多成功,不独仰仗当前手术组的专业态度,更须仰仗过去无数围绕着医美的医疗和商业活动中,人类积累下来的胜利经验啊。

我是没有能力按照那些黑我的人给我的人生安排,开办医美医疗机构的。

首先投资大,光一个资格证就需要很高投入;其次医美竞争必定是比擦边更红的海了,能在血海中有收获的那都是有东西的人,我算什么东西,我没有东西。

家里也没有网传的家族企业,只有一个服务邻里多年的小诊所,不豪奢也不寒碜的,我的妈妈就是区区一个乡村医生罢了。既区区,也骄傲。

记忆里遭遇过一些医闹和讹诈,因为一些机缘巧合的状况,爸爸都不在,被一群壮汉堵门,都是我和妈妈在诊所里瑟瑟发抖地应对。说是应对,其实就是认栽赔钱赶瘟神罢了。

小区诊所的医患纠纷是一个级别,做医美的医患纠纷又是一个级别。

以我的现有资源和心理素质,我不敢想。

至于我接的推广单,推广什么医美产品,我只能保证一点,在推广之前我自己会用,我爱自己,我有能力调查或者察觉到危险的,我就不会用。这么些年,没把自己皮肤搞坏、身体搞坏,那我应该是没把什么祸国殃民的产品往自己头上栽了的。

我思考过作为一个推广者的伦理,我觉得合理的责任是与能力和获益等量级的。

我作为一个小博主,接推广的单价是很低的,是不足以支撑我对一个机构和一个产品的方方面面进行完整详尽的调查的费用的。贴钱做推广吗?没有小人物能经得起这样做慈善。

我也希望攻击我质疑我的那么多的人,可以用他们那么强的力量,替我筛选出不合法的机构与产品来,我们大家一起去抵制它们。

不可能要求我负责与黑医美战斗,而你们只负责与我战斗吧?

为什么呢?因为面对我比面对一个机构简单不是吗?

都是俗人普通人,不能指望别人把难的事全都做完,自己只需要简单地敲一敲键盘,对弱者亮亮爪子,就自认是正义使者了。

8,我们不能

事情都说清楚了,不想再看到有人说些怪话贬低首医大开办的乡村医生项目了。

本科如何专科又如何?

我去做乡村医生,官方支持,人民需要,你算老几?

今年是我多灾多难的一年,未来的事没有人能把牛吹满,就算我人生出什么变故坚持不了那十年,我也是要赔钱的。

公平对赌。

你愿意捐50万给首医大和政府去培养乡村医生的话,你行你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内的茧,要渡的劫。

心中的志向,口中的宏愿,我不能保证自己奋不顾身地去追,我只能说在我正常的生活节奏里,在我的能力范围里、按部就班地去做。坚强时不怕苦,软弱时也不怕直面懒惰。

学业有成时,我一定多跟同学、老师、前辈请教,多负责、少犯错。

我也不想看到有人阴阳怪气说在职硕是水货镀金了。

我在农大读书时,与来农大镀金的哥哥姐姐都是相处得很好的,因为他们也是同志,壮大这所学校实力与影响力的同志。A硕B硕C硕D硕,我们都在建设这所学校,往大了说都在建设这个国家。

在正式求职的时候,hr都是专业人士不会眼瞎看错的,镀个金抢不了你东西,能抢,说明你没有东西。

既然并不会有人抢你应得的东西,是不是就不用你在网上拜高踩低分这么清楚,展现自己的低素质,给母校丢人了呢?

人们总说人镀金,没有考虑过金渡人。能渡人的,才是真金。你是金子,你有责任要渡人。

农大、人大、首医大,都是有责任为社会培养输送更多人才的。

上升通道越多越宽敞,社会就越好,人心就充满希望,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会有更多正能量。

我们要去包容,去开拓。

我们不能一边控诉35以上的人有很多公司不给机会,一边又下暗劲锁门,卡住自己身后的这个年龄段的人向上走的路。

我们不能。

ps:

给我的学长兼学弟

我放在搓米问答介绍专升本的答案,你搜了你看了你还晒了,但你想了吗?

我写它的目的是什么,用你参与高考考出了一个好成绩的阅读理解水平解读一下,很难吗?

热搜营销是官方的行为还是我个人操作的,以你自我感觉良好的思辨水平,看不出来吗?

两个医生的身份,你搜不到的借口有很多,但事实就一个——你不在乎别人会不会受伤你只在乎你自己有多厉害,所以你并没有考虑你万一犯错会给人造成的影响,所以你不认真,所以你错了,你承认吗?

你就是点了几下搜索引擎,所有第一手的信息,你尝试努力去获取了吗,我跟采访我的媒体们原话怎么说的,你有尽力以足够有效的路径向媒体求证吗?你有尽力以足够有效的路径向我求证吗?

所有善意揣测的路径被堵死之后,再恶意揣测,你想扮演大侦探和大法官,按这个程序走,算是最低标准了吧?

我在自己的微博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每每晒个自拍都必须配行文严谨的文字说明,可能吗有必要吗?

你自己有做到在网上发布的信息全无被人恶意曲解利用的可能、并达到对社会和他者完全无害的级别的严谨和完善吗?

有吗?

你在写你那个看似严谨的回答前,有对两位医生的身份尽最大努力去求证吗?

胡说八道被打脸之后,对给两位医生所造成的困扰,有尽最大努力去道歉吗?

在你修改答案之前每个给你点赞、评论和转发的人你发条私信去替二位医生解释一下,然后再心安理得去忙别的事,很消耗你吗?

不然在没看你修改版答案的人的心里,你给相关受害方的伤害,你都听之任之了啊不是吗?

对别人要求比天高,行为举止不能有丝毫漏洞丝毫嫌疑,对自己要求就这么松松垮垮了吗?

作为一个发生于近期内的性侵案的受害者,我收到这些直白的近乎于性骚扰的图片,从眼到心,痛如刀绞,这种痛,我可以部分归咎于你吗?

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造谣我骂我不回应就只单独回应你吗?

因为你是我的校友。

面对我这个无冤无仇的陌生校友,你的笔下只有刺刀,没有关怀,只有血火,没有温度,你承认吗?

在你恶意揣测、引导舆论之前,作为一个亲爱的校友,给过我开口自辩的机会吗?

你贪图省事,又贪图一个仗义敢言铁骨铮铮的校友形象(我这里也恶意揣测你了,你接受吗),你骄傲吗?

你想做尽可能正确的人、尽可能正确的事,但你还没有发育出最基本的水平。有罪推定,激进,轻浮,草率,武断,懒惰,冷血。这些缺点都是我可以恶意揣测你有的。在恶意揣测的循环里,无人能够幸免,我们校友之间,团结友爱,无人主动挑起这个循环,不好吗?

造谣三分钟,辟谣三十年也未必能够,我不指望你有多了不起,给我和两位医生什么补偿,我只希望你经此一事成长为事先尽力、而非事后道歉的,对自己、对别人、对学校、对社会都负责任的人。

你能做到吗?

校训回赠给你:

扶伤济世,敬德修业。

高考的时候有用笔规定吗?

有的,老师都会讲。南昌市考生,除了规格和笔墨型号的要求以外,笔上需要没有明显的文字(但其实有一些字也可以)有的,用黑色的0.5毫米签字笔,2b铅笔涂卡高考的时候用笔是有规定的,铅笔只能用2B,最好用黑色水性笔。人家直接一套工具给你,我们的是爱好的。(???????)

高一就开始准备高考算早吗?

???你从小学开始不就是为了高考做准备吗?算早的!很多人是上完高三才开始准备高考的!还有86岁还在准备高考的!我是正男 ,一个多读了几年书的博士,你的点赞、收藏和关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每周五晚8:00搓米问答直播,敬请关注!?太早了,没必要1.首先说准备高考,拿啥准备,才高一,刚刚开始学习高中的知识(如果你是提前学完了的那种学神就当我放屁),高考考的东西你都不知道,根本没办法去复习。2.再说高一就开始准备高考,这其实是对自己要求太高,徒增自己的心理压力,如果有这种想法,其实我们学着是很累的。3.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人大研究生为学医重新高考,如何看待这一选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