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你曾遇到过最奇怪的人是怎样的?

你曾遇到过最奇怪的人是怎样的?

如果是武松遇到牛二,会发生什么情况?

武松如果遇到牛二,结果一定是相安无事。因为牛二能读懂武松,却无法读懂杨志。牛二是泼皮,不是莽夫。他之所以可以欺行霸市,是因为他很会分辩底层人物中,哪些可以惹,哪些不能惹。换句话,他对市井小民很了解,有一套适合了解基层百姓的观人术。这是他能活着并且欺男霸女的第一法宝牛二之所以死在杨志刀下,是因为他的观人术对杨志无用。信息误读了。杨志是名门之后,落魄贵族。他做过官,能隐忍。也就是杨志能给自己带上一层假面具,盖着心中的猛虎。书中多次提到杨志的忍让,对上官,对上官的亲信,他都可以暂时压制一下武人的天性。 更多

我大学的一个老师。

晚上经常在自习室溜达,看见人少的教室就会去关灯,然后告诉同学要节约用电。

经常和门卫大爷玩捉迷藏,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他俩必有一人跑进来问“他藏在这里了吗?”

在自习的时候,他会过来溜达,等你上厕所的时候,把你的书藏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在教室外边溜达。

在你自习的时候,会突然把你的书抢走,然后在学院楼里跑,你追上了,说“老师把书还我”,他会问你一个专业问题,你答对了就还给你。你不知道的话,他就会告诉你答案,教育你好好学习,然后把书还你。 你要是追不上,那你只能回教室等他给你送回来……

初中时中午懒得回家吃饭,走街串胡同打发午饭时候认识了一对卖馄饨的老夫妇。

要说他家的馄饨也没啥奇怪,三块一碗(10年前的物价…)

(评论区好多纠结物价的…

我初中是个小胖子,吃大碗的,懂了么…)

猪肉馅、骨头汤、榨菜丝,他家有的路边儿小摊儿都有。

可是…

他家有鸡蛋,不卖!

心情好了给你卧一个…

还卖三块钱,就卖三块钱!

他家有虾米,不卖!

心情好了给你抓一把…

还卖三块钱,就卖三块钱!

他家有紫菜,不卖!

心情好了给你揪一绺子…

还卖三块钱,就卖三块钱!

这老两口的奇怪之处还在于,两口子的“心情”好坏忒难界定!

卖得多挣大钱了该开心了吧?

就不!

老爷子/老大娘累了,懒得给你加…哎嘿,就!不!加!

卖得少了就爱伺候你了?

也不…

别人家做生意千般百般哄着食客们开心..

这可倒好玩了,来这摊儿吃饭的人们千方百计哄着老爷子、老大娘开心。

“大爷,您身子骨越来越康健了”

“喔…”

“大娘,我今儿带同事特意来吃馄饨~”

“喔…”

为了个鸡蛋你们至于么…

某天,一同学咧着大嘴、牙上挂着紫菜兴冲冲告诉我:

羊!你知道么!

我今儿吃到了加了鸡蛋、紫菜、虾米的馄饨!

别人看我那眼神儿,啧啧…

可惜直到我初中毕业,从未吃到过那样一碗馄饨…

我在我们戒毒所,有幸遇上了一个 61 岁的阴阳先生

我曾因为好奇问过他的过去,这才明白,他那双手为什么一直是那副张不开的样子。

他右手有残疾,萎缩得像个「鸡爪」。

这人叫连运昌,大家就叫他昌哥,他在戒毒学员属于「大哥」级别的人物。

我还记得,在登记连运昌入所前职业的时候,他把两手背在身后,对我说:「管教,我干过阴阳。」

「不就是算命的么!」我嘲笑他,接着就在他名字后头写下了:无业。

可不久之后,我就承认,自己太小看连运昌这个「阴阳」了。

1

连运昌年轻时应该是个俊模样。

他五官立体,鼻子又高又挺,眉骨突出,眼窝很深,即使什么都不说,眼神也锐利得像一只老鹰。

连运昌近距离接触,是在一次会操表演上。我负责在一旁看管身体残疾的学员和几个病号。

连运昌坐在塑料椅子上,神情淡然,手里端着一杯廉价的茉莉花茶。

曾经有个学员,腰椎间盘突出,疼得厉害。

连运昌知道了,就让那人掀开衣服,用左手靠近他的腰部,但并没有贴住。

不一会,那个学员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温热。

「昌哥的气功真是神了!刚刚还疼得受不住,一下就好多了!」那个学员兴奋地告诉我。

我问连运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冲我笑了一下,「这,队长,这不能说……」

不仅是学员,我的同事们,也都对连运昌很感兴趣。

有人生了女儿,想让连运昌看个名字。连运昌想了大概两三分钟,「孩子五行缺木,得起个带木的名字。」

他找来一张纸,用左手在上面写下三个字——「兰樱卜」。字苍劲有力。

连运昌对古诗文张口就来,我太太曾经说自己五行缺木,但名字里没有木,只有一个「欣」字。

连运昌听完都不需要反应,直接说:「怎么没有木?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我知道连运昌并没有怎么念过书,但他在阴阳先生这个行当里从业几十年,信徒众多。

他是怎么操持起这一摊「事业」的?

会操表演这天,借着看管残疾和病号学员的机会,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问起了他的过去。

2

连运昌 24 岁那年,遇到了他的师父——「刘半仙」。

连运昌说,在和师父刘半仙认识的那一刻,他就隐隐地觉得,「出头之日来了。」

连运昌出生在晋西北,家里很穷。他爸妈给他起的小名叫「虅儿」,在当地农村,是「招财」的意思。

他三四岁的时候,村子里爆发了瘟疫。他的父母都染上了,父亲赶紧托人把连运昌送到弟弟家寄养。

没想到过了三个多月,连运昌的父母就死了。

二爸带他回村办丧事,他好奇地掀开了白布,看到父母浮肿、黑紫的脸。

他吓得半死,但这也成了「虅儿」对亲生父母唯一的印象。

从此,连运昌就住在他二爸家。

二爸以务农为生,有五个孩子。他只给了连运昌一个睡觉的地方。连运昌吃饭不能上桌,没钱读书,只能靠翻堂哥的课本,学一些常用字。

到了十五六岁的年纪,堂哥堂弟都可以打理一些农活,可连运昌没法干重活儿。

他的右手就像一只鸡爪,五根细瘦的指头捏成一个尖儿。只能撮着,没法张开。

没有劳动能力,连运昌只能看着别人的脸色生存。

刘半仙是唯一正眼看连运昌的人。

那天,连运昌跟着二爸去镇上赶会,刘半仙几乎是一下就相中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小伙子,表示愿意收他为徒。

二爸像甩下了一个累赘,把连运昌甩给了刘半仙,他甚至放下了半口袋黄豆捣扁的「钱钱」作为答谢。

连运昌不懂阴阳这个行当里面的门道和玄机,但这是他当时唯一的活路。

那天,刘半仙捏了捏这个鸡爪少年的肩膀,拍拍他的后背,又把他残疾的右手抬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了半天。

最后,刘半仙点了点头,「你跟着我,以后就叫你那个……仙鹤童子吧!」

3

阴阳这个行当说起来不太体面,总有骗子的嫌疑,但在那时候,刘半仙过的日子要比一般老百姓好得多。

刘半仙说,让别人相信自己,首先要做的是「包装」。

别人来找他,都是有「事」求于他,刘半仙首先要对「事」进行包装,一口认定是「冲了鬼神」、「风水不对」、「命里带着」。

刘半仙具备相当丰富的生活经验和一些简单的医学常识,在看清楚事情真正的原因之后,他会包装破解的「方法」。

「仙草」、「仙丹」,其实是一些安神定心的草药汤水、西药粉末。

病也分「实病」和「虚病」,来的人很多都是「心病」。

刘半仙给他们传授大段的咒语,一遍一遍地念叨,形成一种心理暗示。

应验了,皆大欢喜。

不如人意,刘半仙就会佯装很不高兴的样子,背住手「哼」上一声,放下一句,「磕头为捣蒜,歪念神明现!」也就是「心不诚,则不灵」的意思。

但连运昌觉得,师父是有真本事的。

他清楚的记得在拜师不到三天的时候,一个男人急匆匆地登门,毕恭毕敬地请他师父刘半仙出山——找一处野坟。

这个男人家的老汉过世了。按规矩,得把他和第一任老婆葬在一起。

老汉的第一任老婆 20 多年前就死了,子女亲戚竟没有一个人知道女人的坟在哪儿。

找不到女人的坟就不能下葬。天越来越热,活人和死人都等不起。

那天,连运昌跟着师父进了村,随身还带了一顶白帽子。

那顶帽子是纸做的,浆糊粘的,帽檐上还抹了三道新鲜的猪血。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围拢过来。

只见刘半仙拿起那顶白帽子,两手往里一扣,竖起四根指头,半闭着眼睛念咒。

连运昌站在一旁,听不清,也听不懂,但一句话也不敢说。

一开始,老汉的亲属们还表现得十分虔诚,可咒一念就是大半天,人群在大太阳底下晒着,渐渐没了耐心。

有人开始小声说话,后来人群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人开始质疑。

突然,念咒的刘半仙把眼睛睁得老大。他身子一转,右手使劲往前一指,「走!」

众人仿佛受了惊吓,立刻闭紧嘴巴跟着刘半仙,就像一群听话的羊。

两小时后,村子东西南北的荒地几乎被他们转了个遍。

连运昌的汗衫湿透了,可刘半仙的脚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在一块毫不起眼的荒地上,刘半仙突然站定,他身后的人也都仓促地止步。

刘半仙把头上的白帽往地上一甩,用脚狠狠地踩住,手指坚定地往地上一劈——

「挖!」

人群里立马跳出两个精壮的小伙,照着那块地,卖力地刨了起来。

刘半仙坐在一旁的土梁上,不时有人给他端去一碗凉水。

他盯着越来越深的土坑,眉头紧皱着。

「啊!」一个小伙突然大叫起来。

几尺深的土坑里,真有一根白骨露了出来。

亲戚们听到消息纷纷往坑前跑去。

就在这时,刘半仙突然大喝一声:「都跪下!」

顿时,那些往前凑的男女老少像被绳子绊了脚,都原地「扑通」跪下了。

野地里,哭声喊声响成一片。

他们对着土坑的方向疯狂地磕头。

连运昌也被师父的「铁打本事」镇住了。他膝下一软,刚要跪下,手臂就被死死地拽住。

连运昌抬起头,师父递给他一个复杂的眼神。

几天后,那个男人再次登门送很重的谢礼。

连运昌终于下定了决心,问:「师父,那坟你到底是咋找见的,真有神仙告给你来?」

刘半仙等了半晌,搂住连运昌的肩膀,「你个人好好琢磨琢磨,要是能想明白,看明白,你就出师了!」

4

连运昌打定主意和师父学本事,但刚住进师父家的日子,鸡爪少年过得诚惶诚恐。

刘半仙的眼睛有问题,一只眼睛有非常严重的斜视。连运昌不知道师父具体在看哪里,也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到了晚上,师母炖了肉。连运昌不好意思夹,师父直接把他的碗端过去,往里拨了好几块,「好好吃,吃好了跟着我学,你以后不会发愁的!」

当晚,师母又贴心地往连运昌的炕上铺羊毛毡,「怕你睡着潮。」

绣花棉被里的棉花厚实,连运昌却没怎么睡着。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样好,也很久没有放开吃过饭了。

第二天,连运昌起得特别早,他拿着大扫帚就开始扫院子。

师父发现了,赶紧把他拉回屋里,又倒了一碗盐滚水让他喝,「早起天太凉,可不敢冻感冒了!」

当时,刘半仙 40 多岁了,家里却没有一个孩子。刘半仙和老婆十几岁就结了婚,中间老婆怀过几次,却都「挂不住」。

刘半仙渴望有个孩子,他把徒弟当儿子一样教。

吃过早饭,他就要给连运昌上课,教本事。

「干阴阳的有两档子事最重要,一是让别人相信,二是也是让别人相信!」师父说。

这个行当,成名赚大钱的人大多都有五六十岁。

满脸皱纹,瘦得仙风道骨,再说几句行话,很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

连运昌虽然年纪小,但他长着一只「鹤爪」。师父指着这只鸡爪手说,「算是天生的饭碗。」

5

外出的时候,师父总叫连运昌 「鹤童」。

师父让鹤童跟着看,把自己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记下来。 「白话人人都会念,得说行话,才能把人正儿八经地震住!」

刘半仙「做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好脸色,也绝不会开半句玩笑话。

他一只眼睛总斜着往上翻,永远皱着眉头。

「人们对鬼神敬而远之,所以也必须要对『鬼神的代言人』敬而远之。」连运昌告诉我。

但凡有人敢在刘半仙「做法」、「请神」的时候,弄出一点响动,刘半仙就会立刻大怒,甩袖子,招呼鹤童走人。

这时候,大家都吓傻了,办事的主家会紧忙撵上去赔情道歉。说好话,递钱物,好不容易才能把刘半仙留住。

对于阴阳先生而言,这种伎俩有两个好处,一来是可以多捞钱,另外就算事情办不成,也有辩解的理由,「有人对神明不敬。」

连运昌不敢懈怠。一段时间后,师父那一套说辞和做法,都烂在了连运昌的心里。

一次,师父带着鹤童去一位牛倌家里「破灾」。

近半年,这个牛倌家的牛隔三差五出问题。不是蹄掌被剜了,就是眼睛被扎了。

他俩一进院子,牛倌就怒气冲冲地吼:「要是让半仙算出来是谁和我作对,我劈他一斧子,看他死不死!」

刘半仙给鹤童使了个眼色,鹤童立刻明白了师父的意图。

他把眼睛眯住,抬起自己的「鹤爪」晃悠了两下,绕着牛倌家的院子走了一圈。

「胡说八道!这事和人没关系,是井的问题,你晓得不?」鹤童呵斥牛倌。

牛倌愣住了,连连摇头。

「财位正西,水主财,『井』为『敬』,你家的水井位置不对,敬不上财神。先是牛受罪,等着吧,下面就轮上人了!」鹤童不紧不慢地说。

牛倌吓坏了,他再没有一开始的嚣张,连忙问鹤童,「这咋才能破?」

鹤童给牛倌出招,「把那几头牛杀了给乡亲们吃!再让人帮你在院西重打一口井,就再没干系了。」

回去的路上,他跟师父解释自己的做法:牛倌满脸横肉,凶眉脸,说明他脾性不好,容易惹人。再加上他饲牛赚钱,同村有人妒忌他。

「请村里人吃一顿席,自然就破解了。」连运昌说。

真正的解法在人心。

「头一回,不赖不赖!」师父连连点头。

连运昌确实有干阴阳的天赋,3 年后,他提前两年出师,要自立门户了。

临走的时候,刘半仙给连运昌卷上了一卷新铺盖,又给他拿了不少钱。

三年相处,刘半仙早就把连运昌当儿子看待,步行送了他好几里路。

「干阴阳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在本地支摊子。在一个地方久了,人们都熟惯,弄不成好买卖。」

刘半仙放心不下连运昌,叮嘱了一遍又一遍。

除了做阴阳的规矩,刘半仙还重点强调了一条。

干阴阳的装神弄鬼,打不定就冒犯了真鬼神,你的手就是这世的『报』。 你年纪不小,也别养下小孩,生出来和你一回事,一辈子就遭罪了!」

连运昌记在了心里,他知道,自己当阴阳的代价是无儿无女。

6

连运昌跨过了黄河,去了陕西。

过去的陕西农村,百姓大多穷苦又缺乏文化知识。生活里遇到解释不清楚的事情,都习惯性地往鬼神身上靠。这里有「阴阳」生存的土壤。

连运昌进村后,表明了自己「仙鹤童子」的身份,又神秘地教给村民「面条半碗变一碗的秘法」。

他了解人性——想在这片土地上闯出名声,就要先往老百姓手里「送钱」。

真有人相信他。在热气腾腾的面条刚盛到碗里的时候,先「敬拜神灵」。

头顶盖手巾,闭上双眼,跪在炕上,反复念一段咒语,念足 10 分钟。再睁眼,半碗面条就会变成一碗。

而事实上,就是干等 10 分钟,面条也会从半碗膨胀成一碗。仙鹤童子的咒语,不过是给这段时间赋予了「意义」。

有名气,就有生意,来求连运昌办事的村民越来越多。大家不敢叫他「仙鹤童子」,都尊称他为「连师傅」。

有家的小孩摔了一跤,磕了下巴,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父母抱着孩子找到了连师傅。连运昌仔细检查,发现是孩子舌头下面的「筋」断了一根。

他故意绷着脸,「这孩子说了不该说的话,可能一辈子再也说不了话了。」

父母吓得大哭,立马磕头祷告:「连师傅,您一定给想想办法!」

连运昌装作不情愿,「那就我去找鹤大仙,求两包草药,试一试吧!」

这对父母掏了钱,连运昌就搞了一些消炎药粉,包成好几份。

不到半个月,孩子的舌头底下的筋长住了,又说话了。这件事,一下子在村民之间传开了。

连运昌名声大噪,当地人对他「仙鹤童子」的身份都深信不疑。

五六年过去了,连运昌在当地已经完全站稳了脚跟。他在镇子上圈了地,盖了房,还弄了个小院子种红柿子和葡萄。

除了没找老婆,连运昌过上了 「人上人」的生活。

他坚信师父刘半仙的话,「跟着我学,你以后不会发愁的!」

这个时候,生而无子嗣,似乎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7

有一年夏天,连运昌路过镇上的学校,看见四五个小孩像叠罗汉一样,把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紧紧地挤在校门口的栏杆上。那个男孩不停地惨叫。

「做甚了?!」连运昌走近,喊了一声。

一群小孩一哄而散,只剩下被挤的孩子还站在原地。他穿着一身破衣服,脏兮兮的。

连运昌问他家住哪儿,爹娘在哪儿?男孩一声不吭,反而就地撒起尿来。

他尿着尿着,好像忘了,收起手专心地抠起了手指甲缝。结果,尿撒了一裤子,男孩也毫不在意。

「这孩子,怕不是个没人要的憨小子。」连运昌见孩子可怜,就把他领回了家。

男孩吃了两大碗面。连运昌在一边什么也不干,默默地看着他吃。

有那么一瞬间,连运昌觉得,这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跟他第一次在师父家吃饭一样。

连运昌曾经问过师父刘半仙,「当时为什么会收我当徒弟?」

师父说,其实收下他,不仅仅是看上了连运昌的手。

刘半仙第一次见连运昌的时候,他都二十多岁了,「懦懦」的,看着就可怜。但眼睛里头有灵气。

「反正干阴阳不用出苦力,能给你教得吃上一碗饭,也是一件积德行善的事。」师父说。

连运昌捡到的男孩,快吃完的时候,突然放下了筷子,对连运昌说:「我叫斌子。」

其实斌子不是傻子,只是智力上有一些欠缺,不够灵光而已。他吃饱了,就开始磕磕巴巴地讲自己的身世。

斌子是个孤儿,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靠要饭,拿泔水充饥,他一路流浪到了这个小镇。

连运昌听着就心酸, 想到自己注定无儿无女,索性认斌子做养子。「这辈子也就一个人过,留下斌子还能做个伴,打下手。」

别看斌子只有十岁,他干什么都不喊累。连运昌让他去担水,公井离屋子有一里路。斌子担不动两桶,就担两个半桶回来。连运昌不说够,斌子就不停。

一次外出时,斌子要帮连运昌扛箱子。木头箱子沉,斌子架在肩膀上刚走几步,突然把箱子甩在一边,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斌子用力过猛,努下了「气赖子」(疝气)。

连运昌心疼坏了,他赶紧把斌子扶到炕上,轻轻地,一点点地给他往里揉,揉了半天才进去。连运昌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斌子睡着了,他点上灯,用那只健全的手,笨拙地给斌子缝了一条疝气带。「让他天天戴着。」

从此之后,连运昌再也舍不得让斌子干重活了。

8

斌子流浪的时候,经常被小孩欺负。他不喜欢进学校念书。

看着他一点点长大,连运昌像所有父母一样,考虑起了斌子的将来。

「等长大了,想干什么营生?」他问过斌子。

「达以后做甚,我就跟着做甚。」斌子想也没想就回答。

连运昌应承下来,他跟我说,「这里头也是有私心的。」

他和斌子一起生活了六七年,已经习惯了有儿子的生活。他想让斌子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他不想像师父一样,把身边的孩子放走。

连运昌回去看过师父刘半仙,1993 年,刘半仙过花甲寿,那时候,师母得了「灰病」(癌症)已经去世三四年了,师父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特意问连运昌:「你有没有带斌子回去?」

他说没有,「不想让师父知道,省得问着麻烦。」他不想让师父知道,自己偷偷养着个孩子。

刘半仙那时候身体还挺好的,见了徒弟很高兴,走的时候给了他一盒子从前攒下的「白洋坨子」。

两年后,师父去世了。

没人通知连运昌,他还是听一个过路的老乡说起的。那时候,距离师父去世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连运昌又回了一趟老家,专程给师父上坟。

师父盖的院子没人住了,院子里的草都有半尺高。门口有一块石板,上面还留着师父之前瞎刻上的字。

连运昌找了宣纸,把石板上的字都拓下来带回去了,至今还在他家里留着。

拓字的时候,他看着一院子的萧条,觉得师父晚景凄凉。

9

在戒毒所的日子里,我见过老连让他老婆给队里的某「三无」学员上账,转 300 块钱,让他买一身保暖的秋衣秋裤,买双棉鞋。

后来队里发货的时候,被管教发现了,因为是生活用品,才没有追究。

我问起老连为什么这么做,他说,「那孩子跟我斌子长得像,耳朵前面都有个肉疙瘩,二十来岁,家里没人问,没人管,也是个奚活人,冷天气还就是一双薄布鞋。」

他一辈子只养了斌子这么一个孩子,是放在心上的,只是这父子缘分,断得太尽了。

刘半仙过世,连运昌最后看了一眼师父的老宅子,还是回到了陕西。

没多久,镇子里来了一个南蛮子,自称是「道观里出师的道士」。

南蛮子有个算命的「家具」,一把生铁的算盘。给人算命的时候,一边看着人的面相,一边嘴里问着一些情况,手中的算盘一边飞快地打着,噼里啪啦,动静也大,每次都能引过来一群人观看。

当地人被南蛮子的本事唬住,也有新鲜感,南蛮子一来,「仙鹤童子」的买卖被抢去了不少。

老连动了念头,想把斌子送去南蛮子那儿学学本事。

当时是 90 年代,正赶上「打工潮」,农村的年轻人们大批大批地进城打工,但老连没让斌子去。

一来是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有了感情,舍不得斌子走;

二是老连年龄越来越大,手残疾,斌子在起居上能打下手;

三来,斌子智力方面有欠缺,出去以后受欺负,反而受罪。

老连想给斌子谋个营生,可斌子不是学自己这门手艺的料。

阴阳需要人的心理有入微的观察和准确的把握,斌子脑子笨,学得慢,只在他那里生搬硬套地学了一些看相、八字、风水的皮毛。

正好是南蛮子来了,老连想知道他的一些门道,把斌子送过去当学徒,本来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没成想,他和斌子的师徒缘就这么尽了。

三个月前遇到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大叔,让我觉得人生处处有惊奇。

我在青岛,当时要去XX路的XX连锁酒店,辽阳西路上的车。

上车之后,走了大约五分钟,司机大叔问我:你订的酒店夺少钱一晚?

我说:77一晚。

大叔说:不可能!!现在这个季节,市南那片儿的XX至少要二三百一晚。

我说:我从淘宝上订的,首次成为XX集团会员,可以享受一次77的会员价。

大叔想了一会儿说:我听不懂,不过我觉得你可能占了便宜。

我说:嗯,有时候某些活动确实很实惠。

大叔这时候开始不高兴了……

他说:小姑娘,我觉得你这样不好,你这样占了便宜,对别人来说多不公平啊!

我说:我没有损害其它人的利益,我也没有伤害别人有什么不公平的。

(中间省略一万字的探讨)

大叔说:虽然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我认同不了你的观点。

我说:那好吧,大家互相保留观点。

(五分钟过去后)

大叔一脸凝重的说:我不能送你去了。

我很惊讶,说:为什么?

大叔说:因为我觉得你损害了别人的利益,送你去我有罪恶感。

我虽然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本着出门在外不生事的原则,说:好吧,那你放我下车吧, 我再打别的车。

大叔说:我也不能让你打别的车,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地还是XX。

这时候我开始觉得隐隐的危险,问他:那你想怎样?

他说:我要送你去一个真正的不占便宜的酒店,在XX路有一个酒店,住一晚300,你去那里吧!

我开始有点害怕,偷偷的拿出手机,准备随时报警。

他接着说:我不能送你去祸害别人。

我开始觉得我可能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我需要安抚他的情绪。

于是我说:大叔,我觉得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要不我们就照着你说的办吧。

大叔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后说:好。

这时候车里一片寂静,我把手机放在手边,想伺机偷偷发短信。

(两分钟过去后)

大叔突然说:你很害怕吗?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没有啊!

其实我真的很害怕。

大叔说:你一定以为我是神经病。

卧槽,我真的害怕了,我很夸张的干笑了一下说:没有啊,呵呵。

大叔突然哈哈哈哈的爆笑开来。

那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狭小的出租车里,我感觉毛骨悚然。

他笑了得有一分钟。

然后平静下来说:小姑娘,我是在演戏呢。你这水平也太不行了。

卧槽,我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说:什么意思。

大叔说:哎呀你一上车我就发现,你看起来太老实了,没有攻击性,我觉得你这样子混社会不行啊,会被欺负啊,以后就算是结婚了,也会被老公欺负,被婆婆小姑子欺负,日子很难过啊。我决定给你上一课啊。

我X,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叔继续说:就像今天,遇到这种情况,你就要据理力争,你必须要有气势:我坐上你的出租车,就是你的上帝,我让你去哪儿你就得去哪儿。你竟然还答应了我的无理取闹的要求,你太软弱了。

(此处省略一万字)

总之,在最后车程的十分钟内,大叔滔滔不绝的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下车以后,我觉得,这特么真是我见过最神奇的出租车司机。

———————分割线—————

有评论说我打广告,一早醒来赶紧修改了下。

好吧,如果非要质疑我打广告,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希望不要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

附上自己的淘宝记录吧,然后现在这个宝贝已经下架了,其实是买不到的。

然后时间记错了,是两个月前,并不是三个月前,最近太忙,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我一搞土木的搬砖女汉子,没必要给谁打广告,主要是写作水平不够加上之前欠思量,会被当成做广告的。另外说一句,在不缺钱的时候,不要图便宜,价钱不同体验感是不一样的。

求取关,求取关,求取关

我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回答,对不起这关注量

我要放大招了,我要开始回复你们了

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啊啊啊,天呐感觉好可怕

我基本没怎么答题,你们这么关注我我好害怕

还有说在一起的,我哪里像个男生了

还有请务必不要转载,非常感谢(连个句号都没有有啥好转的)要授权私我吧,虽然基本都会同意,还是希望被尊重一下

主祷文我就放这里了,刚要来的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如同免别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罪恶

因为权柄,荣耀,国度全是父的

直到永远,阿门

【百度了一下发现和标准的有差距,她说她每次都是这么念的】

我最好的旁友

我们很小的时候认识的

我来自穷地方a,她来自穷地方b

忘了具体怎么认识的了,总之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书信往来

五年级的时候,我爹要去她家那边的市里办事,听说我有个笔友在,就带我一起去了

我给她写了信告诉她我要去,信没到我就到了

她家院子很大,养了猪和鸡,屋后种了好多果树

由于我是请假过去的,所以我到她家的时候她在学校还没回来

她妈妈很热情,说知道我,她一直在和我写信

我爹和她父母聊天,我没敢说话,害羞

她回来像一阵风,一阵狂风

骑着车直接刮到门口,还没看清她长相,她已经刮到了屋里

出来的时候一手端着一瓢水,一手拿着一块饼

看见我和我爹,用家乡话说:咦,咱家来亲戚了啊,叔叔好,妹妹好(为什么是妹妹我也好奇)

她爸爸说了我的名字,她立刻换了一幅表情,先是惊讶

然后不舍的看看手里的饼,用力的撕咬了一块,嘴里塞的鼓鼓的把剩下的递我

我脑子一抽,接过来吃了,里面夹了虾酱,好吃到爆

我爹把我扔在她家自己去办事了,她父母也有事,让她们姐弟俩招待我

她爸爸逮了只鸡准备杀,不过人家喊的急,就丢给她们姐弟了

当时我五年级她四年级她弟弟二年级

我就眼睁睁看着她拎着鸡念了一遍主祷文,然后把鸡摁在地上,她弟拎着刀上来把鸡头剁下来了

我靠

二年级和四年级

鸡死透了两人开始烧水褪毛清理内脏,手法娴熟的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

什么样的二年级和四年级能这么变态?

鸡劈成两半,她说另一半留给我第二天烧菜,晚上我们吃了鸡汤

她妈妈做的饼配上鸡汤,想想就饿

鸡汤好了她让他弟给她父母送过去点,结果回来路上逮了个麻雀

就在我爱心泛滥的时候,她又开始念主祷文

然后把麻雀拧死了,手法娴熟的让我不经思索她拧死过多少麻雀

晚上吃完饭在河边生火烤麻雀,期间她发小来凑热闹把鞋点着了,被她一脚踹河里了

火太大,导致麻雀外面糊了里面生的

中间特好吃

(??????) ?

晚上我和她睡一起,她帮她弟写数学,她弟给她抄语文

她给我写信字特别漂亮,我太爷爷和爷爷都对她的字赞许有加

不过她练习册上的字……

她弟一脸看破红尘心已老,遇到不认识的字根本不问,就按照她的写法画

惟妙惟肖

她也练武,不过和我不一样

我是为了强身健体,顺便防身,她是为了揍人

她发小衣服湿了不敢回家,穿着她弟的衣服在和我们聊天,说有人欺负他,她说,谁打你你就插她眼睛……

她高,也瘦,和我差不多,不过她比我好看

我在她家住了两天,她请假两天,感觉我俩父母才是真奇怪

我爹临走前邀请她暑假去我家玩,结果第二年暑假她才去我家住了一个月

第一天她逮了条小蛇,我太爷爷问她要不要养起来,她想了想,念了一遍主祷文

然后和我太爷爷在屋后把蛇给铁板烧了,铁板是一直压在我书桌上的那一块

第二天和我爷爷拉二胡,她不是特别会,不过肯学,我爷爷乐的啊……

第三天我带她去玩,逮到一直野兔

我还没看见野兔呢,她就像狂风一样刮过去了

扑野兔的时候摔的可惨,头破了,脸上手上都蹭的冒血

我准备接过野兔,她摆摆手,念她的主祷文去了

回去我爷爷问她怎么了,她说摔的,我爷爷要给她处理一下

她说不急,先处理兔子

兔子大部分给我奶奶了,留了点在屋后烤了

我太爷爷旁敲侧击问我她父母是不是虐待她,怎么什么都会

我想了想她父母的样子,摇摇头,非但没虐待,还没怎么管的样子

兔子烤好她让我送点给我奶奶,回来他们仨已经吃完了,给我留了可以忽略不计的一块

还一脸懊恼的说肉都被猫叼跑了

擦擦嘴在说话

====等等在更,有点饿

===================吃好饱,更点睡觉=============

她在我家住了快一个月,表现的并没有那么好,不过我家老老小小都很喜欢她

特别是我弟弟,天天跟着她上山下水

我们还把一个水塘刮干了,捉了半桶龙虾,下午回去烧了被我太爷爷偷吃了一半

摸了很多螺丝,烧的辣辣的,一边玩红白机一边吸

由于游戏的诱惑太大所以基本都被她吃了

后来我也去过她家,感觉在我家真是把她憋坏了……

初中后就不怎么写信了,特么的老寄不到目的地,改聊QQ了,我俩合计被盗的QQ没有一百也有五十,经常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加好友,看看原来还是你啊

一换号就找笔记下来,等着被盗了重新申请加上

幸运的是没有两个人同时被盗过

初中我和我爹去了市里,她有点意兴阑珊,觉得学校无聊了

她是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人,五年级的时候在我家过暑假,她喜欢看我的数学书,六年级的时候她已经自学完差不多初中数学了,那时候数学不会的我都会请教她

同时她的作文也很酷炫,每次换新老师都会被怀疑是抄袭

画画还特别牛,没有任何人教,她就自己照着画,她们老师和我都在劝她去学画画

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她除了英语初一自己活生生自学到了高中,神一样

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以后会很厉害的时候(天赋太强,感觉随便学什么都会非常牛批)她辍学了

我震惊了,顺便我家认识她的人也震惊了

我还特地跑过去找她了,她在家里睡觉,她父母出去打牌了

我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事,安慰了半天,发现她就是不想读了,没有别的理由

非要理由的话,大概是英语老是十来分让她很是不好意思

离开学校后她一个人出去闯荡了,开始是跟着亲戚,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了

她很强,不管哪个方面,她读书找,初中毕业才14,她在家里玩了一年,十五岁出去求生

我们还是在网上聊天,她很开心,比在学校里开心多了,再也不用背单词了

她也承认从来没用心在英语上面过,没有理由,就是懒

在我还在学校醉生梦死的时候,她已经开始为了生存起早摸黑了

收未成年的厂很多,基本都是流水线上工作,她自愿干质检,工资少,活也不多

她说村里人都在嘲笑她,说她是辍学大军里拿钱最少的

我让她来我那,我爹可以帮忙安排工作,她没来

三个月后她涨工资了,三千,成了辍学大军里最多的了

她没有上交给家里,她父母不要,她弟弟还省吃俭用给她打钱

她买了台电脑,我继续醉生梦死的时候她开始学编程了

暑假我又见到了她,还是高,瘦,白,漂亮,和以前毫无区别

像一阵风一样冲到厨房,出来的时候拿着饼,夹着虾酱

租房子给她的阿婆不住地让她慢点,她去买菜的时候老阿婆一直在夸她

其实她也并没有特别乖巧特别听话,总感觉明明什么都没做,就特么的讨人喜欢

=======啊我困了,明天再说

=======================明天到了=============

夏天的时候她辞职回家了,说要避暑

从平均不到三十度的地方去平均接近四十度的地方避暑

我放假没事干,去她家了,她父母外出务工,她家只有她和她弟弟

她弟弟已经麻木了,看见我的时候就打了个招呼,说她在屋里

我进去的时候她在磕磕巴巴的念英文,导致我后来看见谁抱怨什么难学就想用鼻子哼一口气,你丫倒是学啊

读完那篇死长的文章后,她说,我们去掏鸟窝吧

一拍即合

结果路上遇到了她发小,改去抓龙虾了

四个人拎着桶,扛着锹,拿着网,大摇大摆的就去了

结果特么的一条黑红色的蛇在洞里,四个人轮流扣了半天,扣不出来

她长叹一口气,背诵了一遍主祷文,把锹从上面插了下去,出血量超大

插完就把手伸进去勾,勾和扣的区别就是一个能感觉到蛇的柔软,一个只能挂到鳞片

我们仨就看她面色一喜,然后兴奋的说,是个大家伙,快掏

谁都没注意为啥她不掏

我立刻下手去勾,没有一点点防备勾着蛇

也没啥,差点绝交

蛇煮了,第二天拉肚子拉的全体虚脱,被她奶奶拉倒教堂做了祷告(基督教)

她每天都拿出时间来学习,很短,但是很认真

虽然没啥原则,有吃的就不管学习的事了,但晚上也都会补上

那个暑假她英语进步很快,但是口语简直没眼看了

我住了一个月,回去上补习班了,她浪了整个夏天,在立秋的时候换了份工作

还没什么技术,闲职,时间更多了,她开始玩游戏,拼命的玩,一个月后戒了,后来聊天会说我当初沉迷游戏的时候啥啥啥的

同上还有抽烟喝酒,她不吸毒,她家是被她太爷爷抽福寿膏败掉的,而且她太爷爷英年早逝,还差点绝后

她也不赌,她二太爷爷赌很厉害,后来被人……

她会拉二胡,因为她三太爷爷喜欢拉,她三太爷爷还健在

她说,活着好啊,我三太爷爷要是来气想掘哪个太爷爷坟掘哪个,任性

她三太爷爷听说后让她滚蛋

我高三的时候她开始学设计,我说编程呢?她说那个就是体验一下的,她真正的兴趣是设计行业

设计好学吗?

她说不知道,先学学看,又是自学

学设计的同时她还爱上了做手工,从一开始的木头房子,雕刻,到后来的各种机械,她又开始想办法自给自足了

当她把Adobe家的一堆软件玩溜的时候,已经辞职在家没事做手工出售了,价格奇高

我问她要不要降点价,她表示不能不尊重自己的劳动成果

后来我发现她心情好的时候还送人,否管认不认识,只要问价格她就送了,说好的劳动成果呢

做手工她有了点积蓄,结果她弟弟也辍学了,也是成绩相当好的时候

辍学要去学理发,她父母还是同意

我劝了半天,她把钱给了她弟弟,说不好好学就拧死她

她说

那是梦想,梦想没有贵贱的

我实在不知道拿什么去反驳别人的梦想,她弟弟也非常的棒,刚工作的时候缺钱的不得了,一堆同事忽悠他去做性职业,他都拒绝了

那个年纪能抵挡住一晚几千的诱惑我觉得还是相当厉害的

我问他为什么不去,他说去了太对不起自己的姐姐了

感觉很神奇,少年你真的不记得她在你幼年的时候是如何骗你的吃的,揍的你半死的了吗?

================我要睡午觉了,怎么看怎么流水账,你们为啥这么热情

======================boss骂了我一个下午了==============

都说了老半截了,才发现忘了透露她的外号,人称锤子

我是斧头,我们还有长枪和梯子

【和王大锤没啥关系】

锤子在我高三下半学期前去我家住了几天,我长大了,锤子还是一马平川

后来我减完肥也特么的一马平川

那时候是寒假,晚上冷

母上是一个十分丧心病狂的人,她觉得,晚上盖得越多越暖和,所以每天晚上都过去给我们摞一堆衣服被子,压得半死

还不让开空调

她那天在我家睡都惊呆了

母上告诉她,压严实了就不冷了

她点点头,去把厨房半口袋米扎起来搬过来压在我身上

后来母上再也没干过这种事,非常感谢她

她那个时候个子就已经停住了,179.5

穿什么鞋都可以直逼180,不过不是真实场合和需要奔跑的地方,她一直都是人字拖

当然条件允许她更喜欢光脚,接地气

那段时间她无聊在网上写了小说,至郁的不得了(刚刚去找了一下没找到)

还有了几个小粉丝,后来太监了

不过大纲她一直留着,说是有空写,这么多年就没有空过

她对吃的追求没有停止过

关于杀生这个问题

她在的话很少会让别人动手,因为很少有人可以向她一样下手果断

吃之前还让遭罪,太不道德了

对待食物心怀感恩就好了,不然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边哭边吃吗

说到边哭边吃,有次我奶奶养的猫被车轧死了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最后一次吃猫肉,说猫肉不好吃的真的吃过猫肉吗?

从变哭边吃演变成边哭边抢

我问过她她会不会吃人,她义正言辞的给了否定的答案

============明天休息,她和另一个朋友去买菜了,今晚看情况更不更,我不适合码这么长的字,逻辑混乱语死早===============

======================最后一更=====================

锤子的事情有好多,感觉说不完,大家这么热情就说一下现状吧

她现在是我老板,虽然她并没有几个员工

我们现在是做室内设计的,没有在一起

住的挺近,没事和另几个朋友互相到对方家里蹭吃蹭喝,没有在一起

她单身,有人追,不止一个

更牛批的是追她的人居然基本也都对我示好,我感受到了恶意,多面发展吗

还有牛批是我和成都朋友学的,别猜我哪里的人了

她学的东西非常多,基本没她解决不了的事(别说把人送出银河系之类的,这不逗我么)

她玩搓米问答,我不知道叫什么,目前只知道0问0答0点赞0粉丝,你们自己找,我问不出来

她今天因为这个答案一直在熊我,我的心好累

工资本来就少,在被瞎扣就要喝西北风了

她和小时候没有多大变化,只不过现在夏天不回家避暑了

最近在琢磨着去B站录游戏,我在劝她

我问她能不能给联系方式,她让我猜,我特么哪敢猜啊

想和她做朋友的还是蒙她的搓米问答号比较靠谱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是吧

大家有缘再见了

今晚我们吃烧烤,我出去了哈哈哈哈哈~

开心~

如果是武松遇到牛二,会发生什么情况?

武松如果遇到牛二,结果一定是相安无事。因为牛二能读懂武松,却无法读懂杨志。牛二是泼皮,不是莽夫。他之所以可以欺行霸市,是因为他很会分辩底层人物中,哪些可以惹,哪些不能惹。换句话,他对市井小民很了解,有一套适合了解基层百姓的观人术。这是他能活着并且欺男霸女的第一法宝牛二之所以死在杨志刀下,是因为他的观人术对杨志无用。信息误读了。杨志是名门之后,落魄贵族。他做过官,能隐忍。也就是杨志能给自己带上一层假面具,盖着心中的猛虎。书中多次提到杨志的忍让,对上官,对上官的亲信,他都可以暂时压制一下武人的天性。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你曾遇到过最奇怪的人是怎样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