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离开红军的人们(上)

离开红军的人们(上)

藏住自己(好文)

熊召政在《张居正》一书里说了这么一句话:“穷要嚷,富要藏,这是做人处世的根本,攥着金元宝哭穷,那才是上上功夫。”的确,在生活里总有一些人,看到你好的时候,就恨不得在背后捅你一刀,当你落魄时,就像看到瘟神一样远离你。当我们经历了这些人情冷暖的世故之后,便会有一种“藏”的心理。正如鬼谷子曾说:“圣人之道,在隐与匿。”到了某种年纪,我们或许可以明白,藏住自己,得到的不仅是内心的宁静,还有思想的升华,以及生活的顺遂。1:藏住锋芒低调的人,往往喜欢收敛锋芒,藏住个性。他们始终相信,一个人若是锋芒毕露,则容 更多

一、【磨石人】

19508月,贺龙元帅对即将驰赴滇西的十四军军长李成芳说:我有个老朋友,叫刘达五,在大理当磨石匠,你代我去看看他,看看他过得怎么样……

大理街头确实有一位老石匠,他坐在一张竹椅上,沉默寡言,只是埋头磨着石头。唯一有点与众不同的,是磨石摊上每日风雨无阻必有一份《云南日报》。

大理是边境小城,文化人不多,订报者更是少得可怜,这老石匠一贫如洗,居然还识文断字加忧国忧民,小城居民对他的来历众说纷纭。

李成芳军长的来访让大理轰动了,这个老石匠的神秘身份更引起了热烈的街谈巷议。

刘达五,原名刘开达,蜀中人氏,自幼家贫,遂入云南新军当兵,后接触革命思想,加入同盟会,因崇拜孙中山,故改名达五,取达五权宪法之意。

1915年,刘达五追随蔡锷将军北上护国,顺理成章地离开云南,在川黔二省的军界混迹多年。

1923年,刘达五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位偶像:四川讨贼军第一混成旅旅长贺龙。贺龙生性正直,与刘达五甚是投缘,于是,1924年,刘达五带着全家投奔贺龙,从此一直征战在贺龙麾下,成为一员得力干将。

南昌起义时,刘达五是贺龙第二十军第一团团长,他身先士卒,第一个冲入敌军朱培德部指挥所。起义军在潮汕遭遇粤军的疯狂围剿,第一团损失惨重,刘达五肩上中了一枪,血流如注,他的身边只剩下四个人,但仍咬着牙,凭借一口气脱出重围。

但他和贺龙失联了。当他辗转返回武汉,打听到贺龙正在湘西桑植发展红军,革命事业蒸蒸日上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当天就踏上了征程。

19289月,贺龙的红四军在湖南石门县与国军爆发了一场惨烈的血战。激战中,刘达五双腿中弹,鲜血染红了大地,贺龙见他伤势严重,显然是凶多吉少,心中不忍,掏出一沓钞票塞到副官吴志忠手里:带他去武汉,一定要治好他的伤……

这是刘达五第二次和贺龙失联,他顽强地活了下来,但双腿残废,再也不能上阵厮杀了。

1930年夏,战友杨育潜来武汉采买军需,贺龙嘱托他一定要找到刘达五。杨育费尽千辛万苦,竟成功找到了刘达五。刘达五遂以西南大旅社老板的身份,战斗在地下战线上。

193410月,刘达五神不守舍地望向屋外,心急如焚。杨育已经很久没来接头了,他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果然,几天后,他从报纸上看到贺龙部已经远走贵州。这是他第三次和贺龙失联。

心灰意冷的刘达五回到云南,栖身于风景如画的大理,做了一名磨大理石的匠人。

二、【走与留】

19352月,中央红军面对十几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一招出奇制胜,从云南扎西回师贵州,二渡赤水,直逼遵义而来。

贵州军阀王家烈正在老家给母亲祝寿,听到消息,气得一脚踹翻了桌子:中央军薛岳部打着围剿红军的旗号进入贵阳,鹊巢鸠占。赖以发家的老巢黔北又要被染指,怎能不令他怒攻心?

所以,作战一向不太积极的黔军一反常态地拿出了拼命的架势。

红三军团攻打娄山关的战役因此打得十分艰苦。黔军的三个团居高临下,利用地形优势疯狂反扑。红三军团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拿下娄山关:十二团政委钟赤兵与参谋长孔宪权腿部中弹,钟赤兵被迫截肢,孔宪权的伤口则一直无法愈合。

红军继续北上,考虑到重伤员随军不便,拟就地安置。21岁的钟赤兵是一员能征惯战的猛将,哪里肯留下来养伤,他情绪激动,一遍又一遍地说:我绝不离开红军,就是爬,我也要跟着部队!

当主席、周副主席等人前来看望伤员时,钟赤兵趁机倔强地表示:我不想留下来,无论如何我得跟红军走。

在主席的关怀下,钟赤兵被安排进中央卫生部修养连,先是靠担架和拐杖,后来硬是用一条独腿学会了骑马,成功走出草地、翻过雪山。

而孔宪权老老实实地听从组织安排,在黔西县一位财主家养伤。一年后,成为跛子的孔宪权流落贵州民间,成为一名熟练的泥瓦匠与卖货郎。

建国后,钟赤兵授衔中将,而孔宪权继续留在贵州,担任遵义会议纪念馆馆长。

三、【青杠坡】

1949年,建国伊始,贵州习水土城镇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一名哑巴突然开口说话。不过,村民只是报以会心一笑——他装哑巴是个公开的秘密,因为他是一名隐姓埋名的红军战士。

19351月,在距村子不远处的青杠坡,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和川军郭勋祺部发生了一场恶战,史称土城战役31岁的江西人何木林在红三军团五师教导营任班长,在冲锋时,他感到身上受到重重一击,顿时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醒,钻心的疼痛袭来:他的一条腿被弹片贯穿,竟是寸步难行。

忽然,他听到儿童的打闹声,求生的希望让他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战友尸体,挥舞着手臂,大喊救命。

两个孩子发现了他(他们是来战场上捡弹壳的),他们听不懂何木林的江西口音,吓得尖叫一声,撒腿就跑,回家结结巴巴地告诉了大人。

何木林被村民们背回村里,藏在一个山洞里。在他们的照料下,他的伤逐渐痊愈。不过,红军大部队早已远去,何木林也因为腿伤,走路一瘸一拐的,别说追上队伍,行动都有些不便。

无奈之下,他只得留在当地,但他一口浓重的江西口音甚是醒目,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从此成了一口沉默的人,以哑巴的身份,靠着为地主家干活勉强度日,还娶了一帮工的长工女儿为妻,生儿育女。

一晃就是十几年,终于迎来贵州解放,何木林的红军身份被确认,并被安排进供销社工作。他对这份工作很满意,兢兢业业,对于其他的抚一概拒绝。贵州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石新安少将是他在红三军团的战友,经常来看望他,他来者不拒,但从未提任何要求。

1979年,何木林安然去世。临终前,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埋骨当年的战斗地点青杠坡。

四、【卢子美】

1979年的一天,兰州军区大院门口,来了个貌不惊人的老农民,指名道姓地要见军区政委肖华上将。接待人员耐心地告诉他说:政委去新疆了。谁知老头很固执,报上自己的名字,说是要等司令回来。

接待人员见他一脸朴实憨厚,显然只是个平头老百姓,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给千里之外的肖华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几天后,肖华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亲自跑去见老农民,一见面就握住老人的双手,激动地说:老战友,没想到你还活着。

老人名叫卢子美,河南沈丘人,少时因家贫而去冯玉祥的西北军当兵。1931年,西北军将领赵博生、董振堂在江西宁都起义,毅然加入红军,小兵卢子美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红军战士。

在红军的大熔炉里,卢子美成长迅速,因作战勇敢、战术素养过硬,而担任团长之职,最早担任少共国际师第45团团长(肖华为师政委),长征时他担任27团团长,作为全军后卫,一路与敌周旋缠斗。

不久,卢子美接替耿飚,担任王牌部队红四团团长,和日后的上将杨成武搭档。不过很快改任红二团团长。

19356月的一天,卢子美独自带着几名战士外出侦察,从此一去不复返。原来,他们与一支国军部队不期而遇,卢子美势单力孤,不幸成为俘虏,好在敌人只当他是普通大头兵,并未重视,安排他当了一名苦力,卢子美趁着敌人松懈脱身而出。

然而,冲出魔窟的卢子美反而感到了深深的绝望:红军早已拔营而去,他一路乞讨,打听红军动向,竟是一无所得。无奈之下,他只得辗转回到河南老家,务农为生。

抗战爆发后,卢子美终于知道了老部队的确切下落:在陕北。他兴冲冲地踏上旅程,走到洛阳时,见日军与国军隔黄河对峙,两岸戒备森严,卢子美滞留了几个月,盘缠耗尽,一筹莫展,只好含泪返乡。

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曾经路过沈丘,不过部队行军速度很快,还没等卢子美赶到,就已经人去营空。

建国后,卢子美找到当地民政部门:我是老红军,请帮助我恢复身份。可惜当地政府搞不清楚他的真实情况,便打着太极,将他敷衍回去了。卢子美心灰意冷,也就安心在乡下当起了农民。直到几十年后,已是风烛残年的他,为却心中遗憾,才想到了找肖华证明身份。

1982年,卢子美恢复待遇,并于三年后与世长辞。

藏住自己(好文)

熊召政在《张居正》一书里说了这么一句话:“穷要嚷,富要藏,这是做人处世的根本,攥着金元宝哭穷,那才是上上功夫。”的确,在生活里总有一些人,看到你好的时候,就恨不得在背后捅你一刀,当你落魄时,就像看到瘟神一样远离你。当我们经历了这些人情冷暖的世故之后,便会有一种“藏”的心理。正如鬼谷子曾说:“圣人之道,在隐与匿。”到了某种年纪,我们或许可以明白,藏住自己,得到的不仅是内心的宁静,还有思想的升华,以及生活的顺遂。1:藏住锋芒低调的人,往往喜欢收敛锋芒,藏住个性。他们始终相信,一个人若是锋芒毕露,则容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离开红军的人们(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