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解放安阳的“神秘地图”

解放安阳的“神秘地图”

民间故事:铁匠被仇人追杀,临死时遇寡妇搭救,为报恩娶了寡妇

读民间故事,品百味人生,欢迎观看月汐酱讲故事。话说古时,在一个四处环山的小镇上,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看着美丽的夕阳,感叹着时间的流逝,相互依偎着。这个时候,老头对老太太说道:“娘子呀,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故事可有意思了,名字叫铁匠娶寡妇”。老太太听了摇了摇头,对老头子说道:“你讲的,不就是咱们俩的故事吗?我都听了多少遍了,行吧,你讲吧,我听着!”说完之后,对老头子笑了笑。随后就听到老头子说的一个漫长的故事。在很久以前,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面,有一户人家,他们生了一个孩子,名叫李大柱,本来一家三口开开 更多

一本书的出版过程有多难,你知道吗?

一本书的插图和内容,都是随随便便的吗?不是。因为我出版过书,我知道书上的任何内容都要经历反复修改和校对,还要接受出版方针政策的三审三校。所以,当一本书呈现给读者的时候,里面的任何细节,都是“慎重”的。今天,我以我出书的经历为例,让大家看看书的诞生有多“认真”。当然,第一步是把稿子给出版社,然后出版社确定能出,就进入编辑修改程序。我的《龙头信仰》一书,仅仅跟出版社沟通,就用了很大的经历,我让大家看看我给出版社来回解释的文稿:这里面,任何一个文件打开,都有很多页,比如,因为有些内容隐私,我就隐藏去。 更多

文章图片1

解放军攻城部队进行战前动员

安阳是一座古城,也是一座名城,它处于南北交通要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侵入河南的第一战就发生在安阳,随后日伪军在这里祸害百姓,犯下滔天罪行。解放安阳,还人民以安康。在1947年5月、1949年3月,人民军队先后两次攻打安阳城。1949年4月最后一次攻打安阳的,是人民解放军南下部队第42军。军长吴瑞林对于安阳城的解放,有一段难忘的回忆。战前,朱德总司令向他面授机宜。在敌情分析会上,两份“神秘地图”出现在面前,令他兴奋不已。

第一次攻打安阳城与第二次攻打安阳城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出于发动内战的需要,把原来投靠日军,对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土匪、汉奸等武装力量统一收编为正规军,让他们继续骑在人民头上胡作非为。国民党军在安阳城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城外筑有封锁沟和护城河,沟内还筑有200多座暗堡,城上城下构成了一张交叉火力网。城墙下有里外相通的暗道,工事配备非常严密。城内共有四关五门,国民党军便在城内和四关及城门上筑起钢筋混凝土碉堡。他们曾吹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守住城池,谁都攻不进来!”

尽管国民党军在安阳城重重设防,构筑防御体系,但解放军攻打安阳城,还人民以安宁的信心和决心是坚定的。

1947年3月至5月,刘邓大军展开了豫北攻势。其间,晋冀鲁豫野战部队曾攻打安阳城。

此次攻打安阳城,刘伯承、邓小平共调集4个纵队:杨勇的1纵、陈再道的2纵、陈锡联的3纵、王宏坤的6纵。他们自黄河桥北面开始,横扫豫北。3月28日、29日,攻克延津、原武、阳武三县。4月1日,收复濮阳、封丘,包围卫辉,逼近新乡。4月3日,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四个团解放淇县。4月5日,3纵攻打鹤壁庞村,消灭土霸王扈全祿。同日,2纵6旅旅长王天祥、政委刘华清率领5000名子弟兵攻打“十三太保”,8日总攻程太保,活捉41师师长程道生。接着解放汤阴菜园,击毙土匪司令司华生。4月11日,太行军区独立第1旅、第2旅解放水冶,13日解放曲沟。4月17日,3纵在浚县大胡营消灭国民党军整编第40、41、66师各一部,全歼第2快速纵队,活捉少将司令李守正,毙伤俘敌5000余人,解放滑县、浚县等地。围攻汤阴28天,5月1日破城,俘获暂编第3纵队中将司令孙殿英,歼敌9000余人。

随后,10万大军兵临安阳城下,准备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40师及地方顽杂3万之众。刘邓指挥开进西高平村后,即刻完成兵力部署:

2纵、3纵为北集团,于5月9日、10日占领胡家庄、清流、三官庙,歼敌第39旅。3纵还击落前来轰炸的敌机一架。

1纵为南集团,于15日前后,连克三里屯、南下关,进而控制了南关、东关。

太行军区主力后改为9纵,一举攻占高楼庄、任家庄、烧盆窑和西关。6纵为总预备队,于外围待机歼敌。

面对解放军的强大攻势,驻守安阳城的国民党军整编第40师师长李振清向蒋介石求援。蒋急调武汉66师185旅,豫东整编第16师64旅,整编第26军军长王仲廉率32师,北进解安阳之围。

中央军委迅速调整战略部署,命令刘邓大军停止攻打安阳,挺进大别山,开始准备转入战略进攻。

6月10日,刘、邓在鹤壁石林村召开各纵队首长会议,研究南渡黄河事宜。20日下令准备,26日开始实施。6月30日晚,晋冀鲁豫野战军4个纵队12万人,从山东临濮集至张秋镇的150公里长的黄河北岸,迅速隐蔽渡河南下。此时,安阳城内的整编40师才大梦初醒。反应过来的整编40师在追击刘邓大军时,被全歼在湖北高山铺。

1949年3月,安阳城守军有国民党40军督导营、杂牌43师(337师),外加国民党安阳、邢台、大名3个专员公署,24个县政府,以及大小保安团共计1.6万余人。这些亡命之徒在安阳城内无恶不作。安阳城内的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城内流传着这样的一首顺口溜:“一城官,半城民,老百姓不算人;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

这次攻打安阳城的部队为第四野战军12兵团40军,兵力5.9万余人。兵团副司令员兼40军军长韩先楚、政委罗舜初,下辖118、119、120、153师。

文章图片2

陶国清

当时,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兼漳卫军分区司令员陶国清与南下的韩先楚是老战友。陶国清对韩先楚说:“帮助打一下安阳,灭一灭敌人的气焰。”

得到上级批准后,韩先楚即命令出动2个师实地侦察,下午2点发动攻城,并配属军榴弹炮团以猛烈炮火掩护。但连续战斗2个小时,未突破护城河。由于时间紧,又不熟悉敌情和地形,准备工作也不充分,40军攻了3天,也未能破城。总部和四野决定,40军继续南下,速往武汉歼灭白崇禧部,安阳城由后续部队攻打。第二次攻打安阳城就此结束。

朱德总司令关注安阳城的解放

解放安阳城遇阻,城池难以攻下,原因是对敌情了解不够,对敌人力量估计不足。因此,熟悉地形、掌握敌情、查清敌人的防御工事和兵力部署,就成为解放安阳城的重中之重。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对下一步解放安阳城早做准备,中共太行区五地委安阳城市工作委员会(简称“城工委”)指示地下党组织,对安阳城内外国民党军事、政治、经济、工商等情况开展调查。重点了解敌人军事方面的情况,不仅要掌握敌人的兵力部署、武器装备、城防工事、火力配置等情况,而且对敌人连以上军官的姓名、相貌特征等资料都要尽可能详细掌握。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最后交给了城工委路东办事处(“邺县组”)领导下的“抗暴会”。

抗暴会的骨干们冒着生命危险穿梭于敌人的魔窟中。白天,他们利用各种关系,深入敌人内部,了解敌人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情况,察看掩体工事结构,盘算城内外的通道。晚上,回到车站路北“东升号”杂货铺(安阳城工委地下联络点)的小阁楼上碰头汇总。抗暴会的骨干同志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最终利用多方提供的各类信息,绘制了《敌伪城防草图》。数月后,城工委又根据安阳城内陆下党提供的情报资料绘制了《安阳城街道详图》。这张图描绘了城内“九府、十八巷、七十二胡同”的具体方位,四通八达的大街小巷在图中也一一明晰可辨,其中对一些前后通街的院落都作了特殊标记。

此时,第四野战军正在北平召开常委会议。在会议上,42军军长吴瑞林、政委刘兴元受领攻打安阳的作战任务。在作战室,罗荣桓政委、刘亚楼参谋长和野司作战处处长尹剑向吴瑞林布置任务。罗荣桓开门见山地说:“安阳是国民党残存在华北的一个坚固堡垒,是我军南下的一大障碍。过去我军曾两次攻打安阳,因执行新任务把它放下了。目前,敌人又增援了兵力,加修了工事。中央军委命令你们攻打安阳,这是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这时,刘亚楼把一份敌情通报递了过去,插话道:“这份材料是聂荣臻司令员派人送来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材料。但从目前掌握的情报看,据守安阳的敌军多是惯匪、特务、地方恶霸、还乡团等十恶不赦的顽固分子,这种敌人是最难打的。你们俩不是打过山东临沂城吗?安阳同临沂城大体一样。”

1945年9月,吴瑞林和刘兴元曾一起指挥攻打山东临沂。此后,他们随萧华前往东北,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42军建制满员,装备精良,战斗力强,善于攻坚作战。这次中央军委把攻打安阳的任务交给42军,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文章图片3

安阳城工委地下工作人员提供的《安阳城街道詳图》

刘亚楼对他们说:“今天先不忙研究作战方案,朱总司令对安阳的情况比较熟悉。你们可以向总司令再请示一下,尽量多掌握一些情况。”

第二天,朱德总司令对来到北平香山的吴瑞林说:“中央军委把解放安阳的任务交给你们,担子很重哟!”随后,朱德分析了安阳的敌情,并详细询问了42军的人员、装备等情况。吴瑞林汇报说:“部队人员6.7万,最近又新成立两个大口径炮营。全军四个步兵师,一个炮兵团,有52门榴弹炮,一个美式一二○重迫击炮营。各师还有战防炮36门、迫击炮54门,全军现有各种炮弹2700多发。”

听到这里,朱总司令说:“炮弹少了,要五六千发嘛!”他当即调拨了一个榴弹炮团加强到42军。总司令又问:“带多少炸药?”“2000公斤。”总司令说:“太少了,至少要带1万公斤!”“安阳同临沂城一个类型,与北平的城墙相似。安阳的外围据点比太原还强。你们不要认为打了辽沈、平津战役,缴获了那么多坦克、大炮,受到了毛主席的嘉奖,产生轻敌思想。一定要向军、师、团各级干部讲清楚,千万不要轻敌,不可大意失荆州哦!”朱总司令在决定调拨1万公斤炸药的同时,还让他们去二野找滕代远了解安阳的情况。

滕代远在抗战期间曾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前方总部参谋长兼情报处处长,专门负责八路军前方总部的情报工作。前不久刚回到北平,住在北平解放饭店。

滕代远向吴瑞林介绍说:“安阳的敌人成分复杂,政治上十分反动。城内驻军是庞炳勋的嫡系部队,战斗力较强。敌军总指挥兼安阳专员赵质宸、副总指挥兼134师师长郭清、参谋长兼保3旅旅长武荩仁。其他还有王三祝、王景昌、程万福、刘乐仙等部近2万人。安阳敌军城防非同一般。抗战时期,日本人构筑了大量钢筋水泥工事,到国民党统治时期又增修了不少砖石结构的明暗地堡。你们看,光地图上标出的就有200多处,比长春、沈阳、锦州、天津、北平还要坚固。”滕代远接着说:“老吴,这是一块硬骨头。总司令常说’地头蛇’’父子兵’最难打,你们要多动动脑筋,切记不可轻敌。”

将情况汇总并作出战役初步决策后,吴瑞林和刘兴元一起向罗荣桓和刘亚楼作了汇报。罗、刘两位首长指示:“坚决按朱总司令的指示办。”同时决定让刘兴元带军、师干部参加野战军党委会,吴瑞林立即赶回军部组成精干分队先行南下,实地勘察地形,了解敌情,抓紧拟订攻城作战方案。

两份“神秘地图”为安阳城解放提供了翔实的敌情资料

大战前的42军军部里,各项准备工作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吴瑞林向司、政、后干部传达了军委和野司首长的指示,并亲自组建了有作战处副处长卞克强、情报处处长侯显堂、通信处处长张文华、军炮团副团长刘恒泉、工兵主任白滔,以及各师作训科长和有关参谋、报务人员参加的南下分队。

第二天凌晨,小分队驱车南下。下午5时抵达距安阳城20多公里的水冶镇。太行五地委书记李琦、军分区司令员陶国清等直接将他们带进会议室。在敌情分析会上,军分区的同志详细报告了敌军情况,安阳城工委的地下工作人员连夜送去了敌军城防情报。

在这份绝密情报中有两份“神秘地图”:一份是《敌伪城防草图》,一份是《安阳城街道详图》。

这两张图的出现,让吴瑞林兴奋不已。吴瑞林知道兄弟部队前两次失败的原因就在于不明敌情,如今有了这两张地图和翔实的敌情资料,大战稳操胜券。

这两份地图为42军作战部门提供了准确的情报。按照《敌伪城防草图》所示和城工委提供的敌人兵力部署情况,作战部门用红蓝两色铅笔在地图上绘了密密麻麻、参差交错的箭头。敌我态势图被完整清晰地上报给军委,给大战前的将士们增添了充足的信心。会议一直持续到午夜才散。小分队多路分头实地勘察了安阳城外的地形和据点分布情况,拟订出了攻城作战方案。

当天,吴瑞林返回涿县,将作战方案交军党委讨论并报野司审定。

4月11日,42军开始行动,分两路向安阳开进。13日、14日,部队进行调整,组成战斗序列,以便于奔袭行动。15日,部队休息一天。16日黄昏,部队到达指定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安阳外围敌人分割包围并连续拔掉17个据点,歼敌1000余人。

17日凌晨5时,42军军部开进安阳西北的皇甫村,同时下达向安阳守敌发起全面进攻的命令。

125师374团首先攻克了敌人城外最坚固的据点鳖盖山。

鳖盖山,位于安阳城东南,是敌人外围最坚固的据点,由敌军一个营据守。125师集中4个榴弹炮连对准目标轰击20分钟,将敌人工事大部摧毁。炮声过后,突击队奋起攻击,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刀光闪闪,杀声震天。突击队几经厮杀,将该据点敌人全部歼灭。

文章图片4

人民群众支援解放军攻打安阳城

攻城部队的东线、南线进展非常顺利,但北线进攻受阻。124师第一梯队攻入安阳桥敌军阵地,该据点的敌人打出白旗表示投降。主攻连战士前去受降时,狡猾的敌人突然开火,十几名战士当场牺牲。军长吴瑞林接到报告后,气得两眼通红,以坚决的口气命令:“要毫不留情地把敌人消灭掉!”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主攻连的指战员高喊着“为死难烈士报仇”的口号,冲入敌据点将守敌全部击毙。经过8天的激烈战斗,42军连克安阳外围的广益纱厂、高楼庄、常家湾、东关园、西关园、霍家村、打蛋厂、纪家庄、顾家庄等25个据点,歼敌1300余人,胜利完成了战役前期横扫外围据点的作战任务。

敌人外围据点失守,成了瓮中之鳖。王三祝、程万福、王景昌部收缩至城南、城东北一线,决心孤注一掷顽抗到底;郭清、武荩仁部退守城西、城北一线,企图分兵把守,负隅顽抗。

27日拂晓,42军发起强攻。敌军防线在解放军强大攻势下开始土崩瓦解。7时10分,124师攻克安阳车站。8时,占领电报局;8时30分,攻占电灯房和大和恒面粉厂。师配合友邻部队向西关进攻,先后占领集市街、马市街和西关以南一线阵地。126师在炮火掩护下突进铸钟街,9时占领北关。经过7天激战,安阳城东、北、西三关全部被攻克。据守南关的王三祝部见势不妙,仓皇龟缩至城内。42军锐不可当,直逼城垣,安阳解放已近在咫尺。

5月4日晚,42军军部接到126师报告:敌人从城墙上用绳子放下一个代表,提出要见42军最高指挥员。

这个代表40多岁,是城防司令部的一个副官。他对吴瑞林说:“如贵军答应两个条件,就投降。一是保证官兵生命、财产安全;二是保持部队原建制。”吴瑞林严肃地对他说:“无条件投降可以,提任何条件都不予谈判。”

安阳城重回人民怀抱

1949年5月5日18时,42军军长吴瑞林在水塔指挥所向全军下达了总攻命令。顿时,近百门大炮齐鸣,炮火扫清了敌人的所有火力点和第二道护城河内残余敌人。部队通过两条护城河。第一道护城河过去后,除在门口保留一个通道外,其余部分用敌人原来的铁丝网拉上,再引洹河的水把护城河灌满。这是为执行朱总司令关于“不许跑掉一个敌人。跑掉一个亡命徒,就给人民增添痛苦”的指示而采取的措施。

担任爆破城墙任务的工兵,将2000公斤炸药填满了城墙炸点的药室。5月6日5时,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20多米宽的城墙被炸出一个大缺口,硝煙弥漫了半个城头,突破口炸开了。9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42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发起全线进攻。突击连的勇士跃上城墙,率先把一面红旗插上城头,后续部队潮水般涌进城内,经过近12个小时的巷战,全歼守敌。

文章图片5

攻城部队攻克安阳国民党专员公署及县府,并俘敌总指挥赵质宸

安阳攻城战,是解放军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攻坚战役。是役,共毙伤敌少将副总指挥郭清以下官兵5029人,俘虏中将总指挥赵质宸以下官兵12930人。

安阳解放次日,中共中央华北局致电四野13兵团首长程子华和42军首长吴瑞林等人称:“经过你们的激战,全歼安阳守敌,新乡之敌亦在我军威震豫北的情况下投降,从此华北全境完全解放,谨代表华北全体人民,庆祝你们的辉煌胜利,并致以谢忱。”

安阳攻坚战是解放军战史上著名的战例。吴瑞林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安阳、新乡的解放,为第四野战军百万大军南下,铺平了道路,保证了东北、华北老根据地的大批人员、粮食、服装、军需物资源源不绝地南运,保证了向江南、西北、西南战场的大进军,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

5月12日,5万多名军民在安阳飞机场隆重举行祝捷大会,欢庆安阳古城回到人民的怀抱。

《党史博览》

民间故事:铁匠被仇人追杀,临死时遇寡妇搭救,为报恩娶了寡妇

读民间故事,品百味人生,欢迎观看月汐酱讲故事。话说古时,在一个四处环山的小镇上,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看着美丽的夕阳,感叹着时间的流逝,相互依偎着。这个时候,老头对老太太说道:“娘子呀,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故事可有意思了,名字叫铁匠娶寡妇”。老太太听了摇了摇头,对老头子说道:“你讲的,不就是咱们俩的故事吗?我都听了多少遍了,行吧,你讲吧,我听着!”说完之后,对老头子笑了笑。随后就听到老头子说的一个漫长的故事。在很久以前,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面,有一户人家,他们生了一个孩子,名叫李大柱,本来一家三口开开 更多

一本书的出版过程有多难,你知道吗?

一本书的插图和内容,都是随随便便的吗?不是。因为我出版过书,我知道书上的任何内容都要经历反复修改和校对,还要接受出版方针政策的三审三校。所以,当一本书呈现给读者的时候,里面的任何细节,都是“慎重”的。今天,我以我出书的经历为例,让大家看看书的诞生有多“认真”。当然,第一步是把稿子给出版社,然后出版社确定能出,就进入编辑修改程序。我的《龙头信仰》一书,仅仅跟出版社沟通,就用了很大的经历,我让大家看看我给出版社来回解释的文稿:这里面,任何一个文件打开,都有很多页,比如,因为有些内容隐私,我就隐藏去。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解放安阳的“神秘地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