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韩国三星集团接班人的故事,远比电影更加...

韩国三星集团接班人的故事,远比电影更加...

民间故事:穷书生救了狐仙,发财后休妻纳妾,洞房夜狐仙取他性命

古时候巫溪县陈留村,有个叫陈文浩的书生,家中穷徒四壁,可他仗着自己有点才华,总看不起人左邻右舍,在乡亲们面前,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以至于大伙都不愿意和他来往。陈文浩出生于一个很普通的农户家庭,父母常年在田间辛苦耕耘,挣钱颇为不易。话说陈文浩的父亲陈江,年轻时是一名书生,曾中过秀才,被人一度称为神童;可惜后来科考失利后,灰心丧气的他从此放弃念书,竟跟着父母耕田种地,着实让人惋惜。或许是当年自己未能中举,没能给陈家光宗耀祖,自从生下儿子后,陈江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陈文浩身上。虽然儿子天资聪明,可儿 更多

    对于三星,我们知道最多的就是三星手机,三星电脑,然而这只是三星集团的一个子公司的业务,只是“三星帝国”的冰山一角。

    三星集团的业务领域非常广泛,有电子、金融、机械、化学等,三星旗下有80多个子公司,比如三星电子、三星物产、三星航空、三星人寿保险等,光是进入世界500强的子公司就有三家。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哈里法塔的第一大承包商就是三星。

    据报道:2018年韩国的GDP大约在1.66万亿美元左右,三星集团的营收占了其中的20%左右,约为3400亿美元。掌控三星财富帝国的是亚洲顶级豪门李秉哲家族,正所谓无恩怨不豪门,三星家族的故事,比任何一部韩剧都精彩,是一部融合了父子反目、兄弟阋墙、叔侄斗法、为情自杀、百亿离婚的商业言情大片。

    身为韩国十大财阀之首的三星家族,不仅财力雄厚,还能搅动政坛,影响力巨大。那么,三星是如何发展成为今天的巨无霸呢?这一切,还得从110年前说起。

    1、李秉喆:创立三星商会

    1910年2月12日,李秉喆出生在韩国庆尚南道宜宁郡正谷桥里村的一个土绅家庭,是家长最小的孩子,上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他的祖父李洪锡,是位文人。

    李秉喆6岁开始就在他祖父创办的“文山亭”私塾学习《四书五经》。10岁的时候,李秉喆转学到离他母亲娘家不远的寿松普通学校读三年级,他的学习成绩除了数学外,其它的都是只能及格,50人的班里,他排在第35到40名。

    1929年10月,在他中学还未毕业的时候,李秉喆去日本留学。在东京,他巧遇在早稻田大学读三年级的朝鲜学生李舜根,在他的帮助下,李秉喆于1930年4月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但在留学的第二年,李秉喆因为偏食患上了脚气病并引发严重的并发症,无奈之下,他只好于1931年9月弃学回国。

    1936年,在父亲的帮助下,李秉喆和朴正元、郑贤勇两位好友合资,三人各出1万元,在家乡附近的马山开办了一个粮食加工厂,叫“协同精米所”,第二年不仅赚回了投入的3万元本钱,还有了2万元赢利。这是李秉喆的首次创业。

    但不久之后,由于日军开始全面侵华,为了聚敛资金,冻结了所有日本银行的资金,缺少银行贷款的李秉喆只得卖掉所有土地、转让粮食加工厂和运输会社,偿还全部债务。

    其后,李秉喆决定自己寻找商机,东山再起,这次他选择了向中国东北出口果品、蔬菜、干鱼这种本小利大的贸易。1938年3月1日,他买下大邱市一个小铺子作为根据地,起名“三星商会”,“三”在朝鲜意为大、多、强,“星”则是清澈、明亮、深远、永放光芒。

    在继续对中国贸易的同时,李秉喆又办起了一个面粉加工厂。他请来早稻田大学的学友李舜根当商会的负责人,委以重任。为了扩充自己年轻的“三星”商会,李秉喆出资10万元,买下了每年可酿造7000石粮食的“朝鲜酿造”会社。一年后,“朝鲜酿造”年产量增至1万石,销量节节上升,李秉喆因此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受战争影响,三星商会与“朝鲜酿造”经营困难,李秉喆把两家企业的经营业务交给李舜根后,自己回到了故乡。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李秉喆才回到了工厂,继续工作。

    随着事业的发展,李秉喆不再满足于在大邱市周围扩展,将目光瞄向了首尔,这个自己曾经求学的大都市。1947年5月,李秉喆携家迁往首尔。

    1948年11月,他在首尔钟路二街永保大厦附近租了一栋两层小楼,挂出了“三星物产公司”的招牌,并亲自担任社长。一年多时间内,通过向美国、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贸易,竟获利1.2亿元,成为韩国商界一颗迅速升起的新星。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李秉喆苦心经营的三星物产化为乌有。他携带家人和三星物产的员工回到了大邱市。当时,大邱也被战火波及,但李秉喆的友人不仅保住了他的事业,还为他积累了三亿元的资金。1951年1月,李秉喆用这三亿元的资金在釜山重建了“三星物产株式会社”。一年后,三星物产的总资产达到60亿元,增加了20倍。

    战后的韩国,各种物质匮乏,大量的物质都依赖进口。从事进口贸易在当时是非常赚钱的生意。不过,李秉喆并没有以此满足。他看到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发展进口替代的制造业以满足国民日用品需求将是韩国生存的唯一出路,也是三星发展壮大的最好途径。

    于是李秉喆毅然放弃了获利丰厚的贸易业,决定向制造业过渡,发展进口替代产业,从制糖业开始,然后是纺织业,60年代又插手肥料工业,当然最令人骄傲的是“三星”在电子工业上的巨大成就。几经起落,李秉喆建立起了庞大的三星王国。

    2、三子夺嫡

    李秉喆膝下共有三子五女。三子分别为长子李孟熙、次子李昌熙、三子李健熙。

    三星家族的第一场争夺大戏,就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李秉哲从三个儿子里选接班人的时候。

    起初,李秉哲准备让三兄弟平分家产,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爷子却突然变了主意,决定家产由大儿子李孟熙一个人继承。

    二儿子李昌熙,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从小就不被父亲喜欢。

    三儿子李健熙,虽然一出生就被丢给爷爷奶奶带,不是父母的重点培养对象,但却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喝”的技巧,天天给家里打电话嘘寒问暖,还致力于研习老爸最爱运动高尔夫,给老爸留下了一个懂事宝贝形象。

    原本,李孟熙作为长子,理应成为三星集团的继承人,但偏偏自己作死。1966年5月24日,三星在蔚山正在建设的韩国化肥工厂把2259包(约55吨)糖精伪装成建材进行走私,被釜山海关发现后扣押,并罚款2千多万韩元。而此事的主导者正是李孟熙和二公子李昌熙。

    此事后,李秉喆对李孟熙仍未失望,在1967年7月宣布由李孟熙担任三星副总裁,接掌三星帅印。外界一度认为三星集团的换帅继承工作接近尾声。不过李孟熙在管理集团上的业绩可真拿不出手。

    李秉哲起初对大儿子进行了重点培养,然而在接手公司半年的那段时间里,把公司弄得一团糟。三星的股东可不顾李秉哲的爱子之心,联名上书要求半退休的李秉哲废掉太子李孟熙,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李秉哲最终收回了大儿子的所有管理权。

    此举激怒了大儿子李孟熙。大儿子回家收集了父亲的偷税漏税黑历史,直接实名举报到了青瓦台,想把老爸送进监狱。老爷子雷霆大怒,将大儿子赶出了家门。

    但青瓦台那边还是得有个交代,因为亲儿子的检举,李秉哲被当时的政府定了罪,于是想立功的二儿子李昌熙站了出来,替父亲蹲了半年监狱,自以为算盘打得精明:无非是半年后出狱,继承家业。

    可没想到,等李昌熙从监狱放出来,却发现自己的三弟李健熙成了头号继承人坐到了父亲李身边。彻底傻了眼的二儿子竟然效仿大哥举报父亲李秉哲。最终被父亲送进了精神病院,1991年过世。

    在整个事件中一直低调默默不发声的小儿子李健熙渔翁得利。1987年李秉哲过世后,李健熙直接继承了三星集团的核心子公司(包括三星电子、三星物产),最后赢得了这场继承大战的最后胜利。

    1987年11月,李秉喆去世,“三子夺嫡”最终落下帷幕,三星集团继承权最终落在了三公子李健熙手上。李健熙从小就性格内向,平日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人称“木鸡”。

    再之后,老大儿子因贪腐入狱,李健熙冷眼旁观;老二儿子的公司遭受打击,向他求助也漠不关心,导致侄子自杀身亡。

    至此,“二皇子”被流放,后继无人;“大皇子”被彻底打入冷宫,子嗣入狱;“小皇子”李健熙成了最终胜利者。

    一套操作下来,颇有皇家亲子反目、康熙传位的味了。

    继承了父亲的产业后,李健熙身上的霸道总裁范儿开始慢慢展露出来,不仅有总裁的能力,一举把三星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控制韩国经济的大企业。

    3、长子李孟熙另立门户

    1993年,“隐居的皇太子”李孟熙拿着一部分李秉喆的股份,自立门户,和妻子孙福南将第一制糖改造为希杰集团,正式脱离三星。李孟熙后来一直独居在中国北京。

    2012年2月,76岁的李孟熙向自己的弟弟70岁李健熙提起了7000亿韩元左右的诉讼请求,引发了“三星家族遗产纠纷案”,最终李孟熙败诉。李孟熙于2015年8月14日上午,在北京一家医院病逝。

    李孟熙的长女便是1958年出生的李美敬,长子李在贤比她小两岁,次子叫李在焕。希杰集团由李在贤负责经营,孙福南的哥哥孙京植辅佐李在贤。

    希杰集团在李在贤的“掌舵”下,运转良好,不断壮大,成为了韩国食品产业的龙头,还在餐饮、物流、生物制药、基础建设等诸多领域都有所建树。

    父亲虽“失宠”,但毕竟出身豪门,李美敬从小生活优渥。19岁的她开启了大学生涯,李美敬从首尔国立大学毕业后,对各国语言深感兴趣,并曾到台湾学习中文、日本庆应大学学日语,甚至到复旦大学攻读历史博士学位。

    毕业后的李美敬先是成为三星集团的美国董事,分管文化和教育领域,后于1994年重返韩国入主希杰,和弟弟李在贤共同打造希杰娱乐,希杰娱乐也成为了韩国最大的娱乐媒体公司。

    李美敬也投资斯皮尔伯格的梦工厂,并扶持了韩国的众多导演,其中包括奉俊昊,然后就有了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4、三星第三代接班人的故事

    李秉喆永远不会想到,他子孙们的故事比他自己的还要精彩。

    三公子李健熙上位后,身上的霸道总裁范儿开始慢慢展露出来,一举把三星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控制韩国经济的大企业,成了三星背后的最大boss。但2008年,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被韩国首尔中央支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2016年又爆出了嫖娼丑闻。

    经过十几年的经营,李健熙身体越来越差,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开始物色自己的接班人。

    如果说三星家族上一代是豪门内斗,那么下一代就有点偶像剧的味道了,因为李家的富三代颜值颇高,还掺杂着不少狗血爱情故事。

    李健熙的老婆叫洪罗喜,是韩国《中央日报》前会长洪琏基的千金,典型的商业联姻。

    洪罗喜婚后成了李健熙的贤内助,他们生了一子三女,两人的小女儿李尹馨在2005年就去世了,这样一来,争夺家产的就变成了三个人:大儿子李在镕、大女儿李富真和二女儿李叙显。

    为避免几十年前的坑爹故事再次发生,李健熙不得不下令让子女们掌管不同的集团业务:大儿子管电子&金融,二女儿管酒店&化工,三女儿管服装&广告。

    一眼看上去很公平每人两样,但显然李健熙还是偏心儿子多一些,给儿子的电子和金融都是三星最核心的产业。

    李健熙一直把长子李在镕视为继承人,李健熙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培养他,李在镕哈佛大学商学院博士毕业后就进入三星,与大象集团长女林世玲在1998年联姻,生有一儿一女。2009年两人离异,林世玲分得亿万家产,后与韩国当红明星李政宰交往。

    随后,李在镕作为三星集团的第三代继承人,因涉前总统朴槿惠的政治丑闻而被调查,2018年2月5日,因行贿案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

    大女儿李富真如今已经快50了,颜值仍然在线,在韩国开了首家奢侈品店成为韩国女性的时尚先锋,继承了相当于思密达钓鱼台的新罗酒店,还被中信集团聘为董事。

    1995年,年近24岁的李富真陷入了爱情,她不爱富二代,不爱官二代,偏偏爱上了自己的保安,男方是位名副其实的穷小子,三星最普通的一名员工,任佑宰长相平平,没钱没背景没学识。李健熙极力反对,但最后两人还是结婚了。

    自从“嫁入”李家后,任佑宰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啊!被逼着去美国读书又读不成,根本不敢面对岳父大人那怒瞪的目光。因为承受不了压力,据说任佑宰曾两次吃安眠药自杀,幸亏被老婆及时发现救了回来(老实说,他要是真的有心自杀,谁能拦得住他)。

    2014年俩人开始打离婚官司,2019年9月26日,法院判决两人解除婚姻关系,李富真将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但贪得无厌的任佑宰却表示将继续上诉,因为他的目标是:掠夺前妻1.2万亿韩元(约合72.2亿元人民币)的财产。

    李富真赢了离婚官司,但却被舆论质疑被爱情冲昏头脑,最终还是遇人不淑,以后肯定经营不好三星,在集团内部的威信因此下降。

    李健熙的二女儿李叙显算是中规中矩的豪门闺秀,商业联姻嫁给《东亚日报》前社长金炳晚次子金载烈。

    事业上,她也是和长姐一样,从三星的基层做起,几年时间里把管理的三星第一毛织打造成了韩国的时装业巨头。2013年时,李健熙将旗下的爱宝乐园服装生意,全权交给了二女儿,而爱宝乐园的最大股东是李在镕,寄人篱下的二女儿也没有和哥哥抗衡的能力。

    李健熙最小女儿李允馨,人漂亮才华出众,是李健熙最喜欢的孩子,因为父母反对她和穷小子赛车手恋爱而得了忧郁症,2006年自杀于曼哈顿寓所中。

    4月底,三星电子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第一季度总营收为55.33万亿韩元(约合2789万亿元人民币),同比(跟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5.61%,但比上一个季度(去年第四季度),下跌7.6%。

    不过,韩国财阀问题终究还是根深蒂固,各大家族财团目前仍牢牢掌握企业的控制权。

    不过,韩国学者认为,李在镕的这次宣言如果能够落实的话,可能会彻底改变三星未来走向,尤其是打破了财阀制度根基,家族经营步入历史舞台,这对于三星乃至韩国的财阀体系,还是会有深远的影响。

    枭雄李健熙时代落幕

    “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地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强国,”三星在声明中说,“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用“远见卓识”四个字形容掌舵三星30余年的李健熙最为恰当不过。

    1987年,经过前期家族权斗,“嫡长子”大哥、二哥相继被罢黜后,三星创始人、李健熙之父李秉喆逝世,李健熙继任三星会长。

    上任伊始,三星还是一个以化工贸易和生产黑白电视机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因为有广阔的市场,三星管理层安于现状,企业运营效率低下,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并无竞争优势。

    面对环伺的竞争对手以及全球飞速发展的电子产业,留美归来的李健熙展露出“远见卓识”:韩国国土面积小,必须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企业和国家才有希望,不能停留在给日本三洋打工。

    李健熙将目光瞄向半导体产业。当开拓半导体技术的意图提出后,三星管理层无人同意。“这是一个投入高,且长期见不到效益的行业”“半导体会搞垮三星”。

    1974年,他孤注一掷,用自己的资金买下韩国半导体公司。潜心10年后,终于推出了64KDRAM,但内存价格随即暴跌。到1986年底,累计亏损3亿美元,股权资本全部亏空。

    稍显悲壮的是,一直到他父亲去世的那天,也未能见到三星半导体盈利。

    因为内存市场长期不景气,很多类似英特尔的行业霸主实在熬不住,纷纷退出。李健熙看到了一丝亮光,他持续投入大量资金,准备“用钱砸死其他对手”。

    1987年,李健熙终于获得“垂怜”。当年,美国向日本半导体企业发起反倾销诉讼,双方达成出口限制协议,三星借此崛起。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DRAM价格再次雪崩,从2.25美元跌至0.31美元。

    李健熙的魄力真正展现了出来,他决定将三星电子上一年的利润全部用于扩大产能,故意扩大行业的亏损。最终将其他玩家赶尽杀绝。三星就此成就霸业。

    这样“匪夷所思”的操作,又在液晶面板上重演了一次。同样令三星成为这个领域的霸主。

    “经营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多年后,当有人问他什么是经营时,他如是回答。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人生是这样,企业亦是如此。 在三星的崛起和诸多经典商战中,韩国政府如影随形。

    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实现经济独立,鼓励重化工业发展。三星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下,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借助政府支持,三星赚的“盆满钵满”,也为日后三星大力“砸钱”发展三星电子打下资本基础。

    后来李健熙将目光瞄准半导体产业也是这个原因,韩国推出“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三星紧跟政策,最终成就了今天的三星。

    三星发展史,就是韩国的发展史。三星与韩国政治紧密捆绑在一起。随着三星壮大,李健熙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微妙。

    李健熙盖棺定论之际,光辉未能掩盖“污点”,国民对他的一生争议不断,有人誉之为“韩国经济巨子”,也有人斥其为“韩国政商勾结的代表性人物”。根源还是三星或主动或被动干预政治太多。

    1996年,李健熙被指控向前总统行贿,被判2年缓刑,但因为赞助总统候选人1000万美元政治献金后被豁免;2009年,又因涉嫌逃税等几项罪名被判3年有期徒刑,结果年底又被韩国总统特赦。

    这引发民众强烈不满。韩国前总理李洛渊在李健熙去世后,直言其留下了负面遗产。“强化了以财阀为中心的经济结构,没有承认工会,还留下了不透明的支配结构、逃税、政经勾结等阴影。”

    李在镕的脆弱“帝国”

    为了避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家庭内斗局面重演,李健熙早早的就确定了接班人。不过,除了李在镕,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项可选。

    李在镕实际掌权是在2014年李健熙心脏病发作入院后。但是这位接班人到目前为止,还未展露出父辈的卓识和才能。

    频繁卷入政治丑闻似乎成为三星掌舵人的宿命。

    2017年一张李在镕戴着手铐的照片传遍全球互联网,虽然手铐被有意用黑纱盖住。但这位接班人的形象瞬间降到了低谷。

    李在镕被指控向亲信干政的主角、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行贿谋利。李在镕行贿案一审获刑5年;二审改判2年零6个月,缓刑4年。不过,当庭释放时,他已在狱中度过1年时间。

    还没有完,今年他又以涉嫌非法继承经营权的罪名,被提起诉讼。目前,仍有牢狱之灾的风险。

    今年5月,李在镕曾公开向韩国国民致歉,并表示自己不会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他想借此降低国民对三星干政的担忧和愤怒。

    成为接班人的路上,除了政治丑闻,李在镕还面临巨额的遗产税难题。

    要继承父亲名下总市值达18万亿韩元企业股份,李在镕需要缴纳10.6万亿韩元的继承税。如果通过出售股票来支付遗产税,这将削弱李氏家族对集团的控制权。不过这一难题说好解决,也好解决。变卖三星电子外的其他产业是可以筹到不少钱的。

    即使顺利继承帝国的王位,李在镕仍面临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更多来自竞争对手。

    “在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执掌三星,继承人将面临转型的挑战。”《华尔街日报》评论,三星固然打造出一个几乎涵盖所有电子产品及其核心部件制造的“全球帝国”,但是却十分脆弱。

    上述三星(中国)中层管理人员向中新网记者坦言,三星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绝对技术优势正面临强力挑战,市场也正在被对手一步一步蚕食。“这种压力主要来自中国。”

    以手机业务为例,三星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近年一直全球排名第一,但其与位居第二的华为差距越来越小。

    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 数据显示,2019年,三星全球市场占有率20%,华为16%,两者相差4%;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已经略微超过三星,位居第一。

    更令三星感受到压力的是,除了第3名是苹果,第4名至第7名依次是小米、oppo、vivo、联想,清一色的中国企业。

    从2019年三星电子与华为的财务数据看,在规模和财务稳健程度方面,三星全面超越华为。

    但要看长远,研发投入可能更具意义,在营收远落后于三星电子的背景下,华为2019年研发投入1317亿元人民币,三星电子是1180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分别是15.3%和8.6%。

    三星的优势正在逐渐被抹平。尤其是在中国,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萎缩至不到1%,近年来更是因频频关停在华工厂的产业链,受到市场热议。

    《华尔街日报》指出,过去6年来,尽管李在镕已成为实际领导者,但是三星在此期间并未进行转型,反而陷入困境。既未开发出能够提升其系列产品忠诚度的本土软件或服务,也未能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比如,中国企业在电子产品功能上追上三星,又在价格上秒杀三星;美国的亚马逊和谷歌则在服务领域比三星更有专长,它们都推出了颇受欢迎的家用扬声器或智能手机。

    韩国有着等级森严的家庭社会体系,或许囿于父亲的阴影,李在镕掌事以来,未交出亮眼成绩单,却令帝国在“爆炸门”“行贿门”“干政门”的夹击下风雨飘摇。商场如战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属于李在镕的时代正式开启,留给李在镕的时间却不多了。

民间故事:穷书生救了狐仙,发财后休妻纳妾,洞房夜狐仙取他性命

古时候巫溪县陈留村,有个叫陈文浩的书生,家中穷徒四壁,可他仗着自己有点才华,总看不起人左邻右舍,在乡亲们面前,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以至于大伙都不愿意和他来往。陈文浩出生于一个很普通的农户家庭,父母常年在田间辛苦耕耘,挣钱颇为不易。话说陈文浩的父亲陈江,年轻时是一名书生,曾中过秀才,被人一度称为神童;可惜后来科考失利后,灰心丧气的他从此放弃念书,竟跟着父母耕田种地,着实让人惋惜。或许是当年自己未能中举,没能给陈家光宗耀祖,自从生下儿子后,陈江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陈文浩身上。虽然儿子天资聪明,可儿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韩国三星集团接班人的故事,远比电影更加...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