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在外地(或国外)偶遇老乡是什么体验?

在外地(或国外)偶遇老乡是什么体验?

俄气称「北溪」管道向德国供气已完全停止,后续是否会如期恢复供气?

世界各国不分发展阶段能源一个价本身就对发展中国家不公平,我相信能源总量不会变,以后欧洲国家用高价LNG,发展中国家使用廉价俄国气,这是更符合国际现实的,我看好哦口吐芬芳之后,说点有用的。俄罗斯这次掐断了对欧盟的天然气供应,对于我们其实是有好处的。这个好处就是: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势会有一定程度的减缓。为什么呢?因为欧盟的原材料价格和人工成本的大幅攀升,使得很多工业品在欧盟内生产已经远不如从海外进口了。这样我国的出口可能不会像之前预期的那样快速下滑,如果中国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出口和顺差增长态势,那么会 更多

员工想「报销 50 元话费」被辞退,如何看待老板称「先道歉,就发工资」?员工的权益如何保障?

很多老板都把公司和员工,当做治疗自己精神内耗的工具。通过折腾别人来获得快感。这是来自人性深处的恶,当年大名鼎鼎的电击实验就论证了这个点,本来是想看看人们在权威人士的鼓励下,是不是会顺从地向他人实施痛苦的迫害,结果被震撼了。这些土老板自己就是「权威人士」,直接手按电击按钮,那用起来更是肆无忌惮。尤其是在没有有效的机制来保护打工人的情况下。这些年我们看了太多类似的新闻了,都麻木了。对的,都麻木了。之前可能还有人对996、单休日这类侵权爆发反抗,你看现在谁还反抗996?996不是标配了么。一定要是什么 更多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为啥?

因为自己人就爱骗自己人啊!

谁不曾有过年少轻狂,谁又不曾因为年少无知而被骗呢?

那些年还能飞国外的日子里,在满大街外国人的世界里,看到一个黑眼睛、黄皮肤的人,那叫一个亲切啊!可他也在亲切的散发“善意”的谎言。

我一个 20 多岁的大妹子,左手一个 20 寸,右手一个 24 寸,里面满满都是免税店的大扫荡战果。

昂首挺胸的走在机场的值机大楼里,刚刚“卡朋卡”托运完行李,一个手拿护照,眼神有点慌张的中国大哥朝我走来,交集的问我:

“老乡,你好。这是我的名片,请问你有没有现金啊?”

我迷茫的接过名片,上面写着某某公司总经理,又瞅了瞅他,还没等我开口

他又说道:我身上的现金花完了,刚刚在那边办理行李托运,可超重了,柜台让我现金缴纳超重费用。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我回国后马上还给你?“

我看着他眨了眨眼,问道:”你需要多少?“

他说:”你给我 200 人民币就行,我自己去那边柜台换“

我下意识的掏了掏口袋,没钱。又打开背包,翻开钱包一看,就剩张 1000 泰铢。顺手拿了出来准备递给他。

他满脸感谢笑容的准备接过去时,可我猛然收起了手,思考了片刻问:”你回国怎么找你啊?你怎么还我?“

他说:你可以打我名片上的电话,到时候告诉我你的账户,我转给你。”

我又看了看他的名片,心里盘算着他怎么还我。突然,我感觉到不对,他明明可以当场支付宝转给我,为啥要回国后打电话再给我呢?

我赶忙把钱放进了口袋,对他说:“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想起还有个东西没买,身上也要留点备用的钱以防万一,你去问别人借试试吧。”

还没等他回答,我转头走向不远处正在值机排队的中国旅行团,顺势站进他们的队伍里。再回头瞅瞅,那人早已不见踪影。

这事就发生在我第一次独自出国的时候,未曾想过骗子在国外机场都有

不过这事我也只遇到过一次,毕竟好人还是很多的。

说起来,异地他乡遇到老乡真的是件特别意外,特别惊喜,又特别暖心的事情。尤其当你一个人的时候,并且遇到的这位老乡又特别nice的时候。

我的记忆中就有过这么一次,特别美好的回忆。

那是几年前,我自己去香港给孩子买保险。因为第二天从深圳回程,所以办完了业务就跑到不远的海港城去给家人朋友扫货。

护肤品那些自然是不能少的,给老妈的,给婆婆的,给闺蜜的,打开手机对照着清单,一样一样往筐子里丢。

有款帮闺蜜带的防晒霜,因为有一套特价系列,但不在她的list上。没办法,只好拍照,又微信语音跟她讲。结果这家伙那天估计是上班有事情,半天半天没回复。我就跟个大傻子似的,?着满满登登的购物筐跟那儿傻站着,不时刷新微信,盼着她的最终决策。

最后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举起手机,向她发出最后通牒:“哎,我说,你麻利儿立刻赶快马上做决定啊,要不我可就颠儿了,过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昂~~”

说完,我突然看见旁边一个女孩儿正歪头盯着我。我有些诧异,赶忙低头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她笑了:“北京的吧?”

我傻愣愣地点点头,看着她。

“我也是北京的,”她笑起来很好看,声音也好听,又很亲切的样子。

“啊啊,你好~”我这本来挺擅长聊天的,不知道怎么突然短路了,哈哈哈哈,可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位这么漂亮的老乡吧。

“你买这么多东西,我有卡,可以打折,帮你再省点儿啊。”她主动说。

“啊……不用不用,谢谢你啊。”我连忙道谢,也不想给她添麻烦。

“没事儿啊,可以各自结账,不碍事儿,能省省点儿呗。”她笑着,满脸真诚。

我吐吐舌头,被她看破了担心,稍微有点点小尴尬。

她一脸平和,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意识到的平静。

这时候闺蜜终于发来语音:“我要我要我要啊,来两套!啊不,三套!”

听筒里她的声音浮夸之极,我也笑了,冲她扬扬手机,拿下三大盒促销装,跟着她一起走向款台。

结完账我一看,哇,居然又打了九折,省了好几百块钱。我高兴极了,正想着怎么谢人家,正好旁边就是比利时巧克力Godiva的专卖店。我急急就冲着那边走过去,想买盒送给她作为答谢。

她好像又看穿了我的打算,一把拉住我:“你买这个吗?”

“送你,要谢谢你。”我点头。

“嘿,真不用啊,碰到个投缘的老乡不容易,咱俩合眼缘儿就是最大的缘分。”

她看我不说话,却站着不肯走,终于笑着屈服了:“好吧好吧,咱都不磨磨唧唧的。我渴了,你请我杯星巴克吧。”

就这样,我终于买了杯冰摩卡给她,算是答谢。虽然钱很少,但是看得出她和我一样,都非常开心,也都很享受这场邂逅。

直到现在想起来海港城那个地方,都因为这样一个美丽又可爱的老乡而显得格外有意义。

五年前在纽约机场,等大巴的时候遇到一个六十多的美籍华人,一看就是曾经辉煌过的人,气质很好,但当下又很落魄。

看到我儿子后主动跟我们说话,问我们去干什么,我说去旅游,大巴来了上车后跟我们聊了一路。

他没有明说,但暗示的很明显,他曾是很显赫的二代,父辈级别应该很高,在那年夏天到的美国,说开始是跟一起去的人做生意,因为都是有门道的,做的挺顺,还陆续资助了不少国内去的人,但被骗了好几次,具体情况没说,就说什么都没了,也离婚了。

因为他也是从国内飞美国的,我问他回国是探亲吗?他说是他最后一个亲戚长辈过世,好像是他姑,他回去参加葬礼。

之后跟我说了很多国内过去的人语言不行,文化不行什么的,具体记不住了,总之很多抱怨,说国内骗子多之类的话,我就有点不爱听了。

进到城里了,他问我们在那下,具体名字现在我记不住了,就是中央公园边上,跟第五大道对着的一个街道,他一下子又抱怨起来,说国内人有钱了什么的,说之前去的中国人都住在几个我记不住名字的地方。

我问他现在做什么,住在哪,有可能的话过几天一起吃饭,他说他给一家叫什么名字我忘了的披萨店送披萨,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就算了。

其实我的大表哥跟他的经历很像,都是错过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一代人,本来是资源最好的一批人。

没什么好评价的,我觉得怎么都是一辈子。

大学在老乡群里遇到同个地方的

发生以下对话

我:你是哪儿的啊

他:宿迁的

我:你也是宿迁的啊

他:是的是的

我:宿迁哪里的啊

他:宿迁宿城区的

我:这么巧我也是宿城区的,有缘啊有缘啊,你宿城区哪儿的啊

他:我是古楚的

我:哦。。。。

我:我是三树的。。。。

他:哦

。。。。。。。

我:看来咱们还是没有缘分。。

在外地我就没遇到有三树的。。所以没有遇到过所谓的老乡。。

我曾经申了个科学院的项目,去德国待了半年。圣诞新年假期,就和同项目的几个同学去瑞士意大利玩了半个月。在米兰时,我们决定去吃个意大利菜。在路边看到一家餐厅,装饰标牌都挺正常,粗瞄一眼也都是当地人,就走了进去。

结果,迎上来的老板娘是个中国人,我们就慌了,正准备往外退。结果,老板娘先开腔了:“我这不卖中餐,只做正宗意大利菜,你们要吃中餐去别的地方啊。”

这互相嫌弃的样子,把我们逗笑了,于是就坐了下来。味道还挺好的,和我们吃过的其他欧洲人开的店没什么差别。价格也挺实惠的,龙虾意面也点了,酒也喝了,印象里人均也就二十多欧?(太久了,具体不记得了)。

聊了会,老板娘是温州人,在意大利遇上过很多做小生意的温州人。虽然我也是浙江人,但浙江方言实在太多,温州话又难懂,倒没有乡音的感觉,但这段经历实在奇妙。

那家店最有中国特色的地方,应该是,角落离的餐桌上,正坐着老板娘的小女儿,默默地写着作业。

可惜,我们几个都没有“食物相机先吃”的习惯,翻了翻移动硬盘,没找到那家餐厅或者菜品的照片,只能发一张米兰大教堂充数了。

很正常的体验。

在几个国家学习生活过,爱尔兰英国这种中国人多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凡是大点的城市必有一堆的中餐店,在这里面随便都能碰到一堆中国人。

即使是在非常偏僻的小镇,往往也会有一家中国的外卖店,有那么一两个中国人打拼生活。

这一点我不止在英国能看到,就是一些很生僻的小国,比如前段时间去的黑山,在一堆当地人的聚居地,也会眼前一亮的发现一个中国超市或者餐馆,大多是外卖店。

怎么说呢,好处就是可能走遍世界真的一个支付宝就够了,他们往往可以给你换钱。

避税嘛。

我离开故土,就是因为不喜欢。

所以,抱歉,偶遇所谓老乡,我毫无开心或兴奋的感觉。

礼貌性问候,走开。绝不多说一句话,绝不交往。

“不管是在外旅游、出差,亦或是求学,身在异乡遇到故乡的人,乡音一出,那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人生幸事之一,他乡遇故知。” 抱歉,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也许提问者体质特殊吧。

当然现在也不咋地,

就日本人特别麻烦,老是给塑料袋,

那时候日本塑料袋还不要钱呢。

去便利店买瓶水,给个袋,

买个冰棍,给个袋,

你买块巧克力都给个袋,

久而久之,我就习惯了,

每次回家就带回来一堆塑料袋。

但是有次回国,我在羽田机场的一个超市里买东西,

收银员小姐姐不安常理出牌,

跟我说了一句日语,当时我也没注意听,

我就说“苏米马赛,纳尼?”

然后我就听见了一句带有浓浓东北风味的回答,

短短四个字,在东京羽田机场国际航站楼中,

重击我的内心,那一刻我的内心OS是,

老乡姐姐真的亲,虽然我不是东北人,

但是,我真的感受到了东北话语言的魅力!!!

后来我有一段时间潜心研究东北话,

现在已经成为北京话+东北话bilingual人士。

2016年3月12日,墨尔本两大黑帮在市中心火拼,械斗,枪战,从联邦广场一路群殴至市政厅,满地的血迹。

3月13日,我赶最早的飞机回去,只想确认男友掩盖在纱布下的伤,真的只是擦伤而不是枪伤。

一开门,看见的却是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正捧着他的胳膊,哭得梨花带雨。

“哥哥,都是我不好……”

话音被我的关门声隔断,戛然而止。

沙发上的二人闻声转头,四目望来,男帅女美,亲昵无间,俨然一对璧人。

我松了松颈间丝巾,烦躁地拽下,扔到玄关柜面。

“我是不是,回来得不是时候?”

“姐姐,哥哥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你千万别怪他。”

“当时真的很危险,如果不是哥哥挡着,躺在医院里的就是我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因为我吵架好吗?”

她急切地解释,漂亮的杏眼,泫然欲泣。

我一言不发,走过去,余光瞟了眼男友的手臂。

子弹的擦伤,浅浅的一道痕迹,并不严重。

暗暗松了口气,脚步未停,径自略过他们,一屁股坐进白色的单人沙发里。

很柔软,能让我陷进去,隔绝她的一句又一句。

像雪白,裹挟着回忆,向我攻击。

半个月前的雪崩,也是这么白得刺目。

那是再一次因为她争吵后,男友为了哄我,定了雪山三日游。

却在第二天,户外早餐,发生雪崩。

速度之快,顷刻之间,就已呼啸至眼前。

慌乱中,我下意识去拉他,他的手却迅速拿起手机,转身消失在雪雾风霾之中。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我一眼。

虽然事后,工作人员阐明,这只是为了营造气氛设计的小节目。

但心里的裂痕,却再难补修。

而现在,另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细致描述他如何在千钧一发之际,挺身而出。

多讽刺。

他为别的女人受伤,却来我面前喊疼。

我就像傻子一样,工作都撇下,出差到一半匆匆赶回来,看人家恩爱。

这个夜晚,我开始认真地模拟,分手的措辞。

既然她这么茶,就称呼为小绿吧。

一开始,她就是我男友带回来的。

19岁的小姑娘,跨年夜被无良房东赶出来,再可怜不过。

正好楼上的公寓刚退租,空着也是空着,就让她住了进去,

又考虑到她刚来不久,举目无亲,便吃饭买菜都带着她,帮她尽快熟悉。

她确实熟悉的很快,不过是跟我男友。

短短一周,从篮球聊到动漫,从地北侃到天南,可谓相见恨晚。

就连吃过饭,游戏升级都能保持同一步伐,言语间溢满不可思议的惊喜。

而我在厨房,听着男友咚咚咚跑回房间拿Switch的脚步声,嘭地盖上出了故障的洗碗机,

太阳穴突突地跳,心里烦得要命。

厨房的门被拉开,她轻柔的嗓音怯怯传来:

“不好意思姐姐,我跟哥哥聊得太投入,忘记帮你刷碗了。”

我没回头,声色微硬:

“没事。”

“都怪我没注意时间,和哥哥讨论的太开心了,姐姐不会生气吧?”

“不会。”

“那就好,不然姐姐一个人在这里收拾,像佣人一样,看着那么可怜,我心里会过意不去。”

我定了定,猛地回头:

“你说什么?”

她的目光一闪,忽地笑开:

“我说,姐姐上班辛苦,还是我来洗碗吧。”

话没说完,男友已经走了过来,大喇喇:

“你不用管,本来就是我做饭来她刷碗,冲冲扔洗碗机就行!”

“洗碗机坏了。”我冷硬开口。

“那你歇着,我来。”男友说着就往里走。

却被她轻轻拉住,眉眼弯弯:

“哥哥,还是我来吧。”

“老听姐姐说,你对碗的洁净度非常挑剔。”

“我这老白吃白住,总得给家里做点贡献不是。”

家里……

心口一刺,我脱下手套:

“好,你来!”

直视她的双眼:

“不过,他这个人标准很高,你,怕是达不到。”

她笑色不变:“我试试。”

“先洗一遍。”

“再用消毒液过一遍”

“擦干。”

“两遍。”

“一丁点水渍都不能留。”

“擦碗布也要用消毒液洗净,烘干。”

还没说完流程,男友已经暗暗扯我:

“差不多得了。”

我剜他一眼:

“当初要求我的时候,你可没说差不多得了。”

“你这……”

“没事的,哥哥,我可以的。”

她抬起满是泡沫的手,白皙手腕将黑色发丝蹭到耳后,又柔柔坠落,垂在脸侧,温婉至极。

男友点了点头,把我拉到一边:

“你干嘛啊这是!”

“我怎么了?”

“你话里有话。”

“她话里没话?”

“她有啥了?”

“我说暂时没考虑结婚,她问我是不是心里还有别人。”

“我说你今晚做菜有点咸,她紧跟一句你辛苦一天,如果她是女友绝对不挑拣。”

“我问她奶茶要不要加甜,她说和你一杯很省钱……”

男友语塞:“我俩真没啥,她就是年纪小,不会说话。”

我冷呵一声:“那我年纪大,眼里揉不得沙。”

“……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既然没办法,就闭嘴听我嗒!”

第二天,我让男友去送我上班。

他却怪我不早说,还得去送小绿,时间赶不及。

我当即冷了脸:“让她去坐公交。”

“我答应人家了。”

“行,那我坐公交。”

男友一把拉住我:“干嘛啊!又闹什么脾气?!”

“不闹,上班。”

我挣开他,下车,地库里的冷气蜂拥而上,攀进皮肤肌理,几乎把人冻僵。

他急急追上来,握紧我的肩膀,连声认错:

“我就是怕你迟到,太着急了才乱说话,我错了还不行?”

我瞪着他,眼眶微微发酸。

“对不起对不起,”他立刻软了语气,“我再也不这样了,原谅我好吗?”

气消了几分:“真的?”

“真的。”目光再真挚不过,“谁是我的亲亲宝贝我还分不清吗?”

“噗!”

“这还差不多。”

我捶了他肩膀一下,往回走。

他加快脚步,打开车门,嬉皮笑脸:“大小姐请。”

刚要进去,他摸了摸兜:

“手机忘带了,你等我一下。”

“回来!”我叫他,“我去拿,你先开车绕出去,门口等我。”

“好。”

拿到手机,屏幕闪了闪,一条微信浮了上来:

‘哥哥,你去看我昨晚刷的碗了吗?’

‘刷的好吗?”

冷笑,按灭,下楼。

门口,拉开车门,副驾已经坐上了人。

“对不起姐姐。”

她满脸的诧异与抱歉,

“以前哥哥送我,都是这么坐的,习惯了。”

“那你这习惯,从今天开始,得改改。”

“对不起,”她微微垂眸,“我还是去坐后边吧。”

“来不及了!”男友急得不行,“别换了,坐哪都行。”

我眉目微凛,横了他一眼,他立刻识趣地噤了声。

小绿轻轻蹙着眉,动了动,低低嘶了一声,像是忍着疼。

“噢!我忘了,你腿脚不方便。”男友望向我,“要不
……”

我打断他,问小绿:“怎么了?”

“不小心扭到脚了。”音色怯怯。

“那我扶你去后座。”

刚开了后面车门,一个人影突然冲了上来,把小绿从我手里扶了过去:

“不是说好我送你去上课吗?怎么自己先下来了?”

我打量他一眼,面生,寸头,黑框眼镜,文质彬彬,和小绿差不多的年纪。

“你是?”

“她的室友。”

我挑眉:“我怎么不知道,她还有室友?”

他似乎有点懵:“我最近才来。”

“多近?”

“前天。”

“哦。”我看向小绿,“怎么没听你提?“

“对不起姐姐,我本来想说的,但是每次……”

她急切地看着我,想要伸手拉我的衣袖,又弱弱缩了回去,求救地看向男友,声音里带了小小的哭腔,

“我怕姐姐会生气……我,我不敢。”

我拖长音“哦”了一声:“还成我的不是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姐姐,都怪我不好,我……”

她身形晃了晃,像因为脚伤站不稳的模样,轻轻的咬着唇瓣,眉目隐忍。

“行了。”眼见在场的两位男士的脸上都浮现了心疼之色,我打断她的施法,

“上班要迟到了,晚上回来再说。”

路上,我把手机递给男友,语气酸酸:

“你们家小绿,早上给你发消息了。”

“瞎说什么!”他示意我先拿着,“怎么就我们家小绿了?!”

我冷言:“不是你们家的,昨天说什么给家、里、做贡献?还问你刷碗刷的好吗?”

说着,解锁手机,对话框自动浮现。

在今早的两条之上,还有其它对话:

凌晨0:33

绿:哥哥,我能去你那里住吗?

男友:你现在不是住的挺好的?

绿:我害怕。

男友:不用怕,这边治安很好。

心头火气,激荡起尖锐的怒意:

“她这是当我死了,准备登堂入室了?!”

“嗐,她就是胆小,一个人住害怕。”

“怕个屁!她室友前天就来了!”

越想越恼,

“白住我的房子,还擅自领人回来,都不用说一声的?!”

“今晚就给我搬出去!”

还没等到下班,就收到了小绿的信息。

言辞之间,极尽恳切哀求,想要住进我家里。

直接给我整不会了。

回去的路上,更是压不住脾气:

“她什么意思啊?”

“凭什么我有一间空着的客房就得租给她啊?”

“还说什么她可以交租金?先把之前租金补了再说吧!”

男友开着车,淡定地转了一个弯:

“你先别急,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咬牙:“她没给你发信息,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发了啊。”

他掏出手机递给我,

“只多不少。”

我拧着眉快速扫了一遍:

“她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真话?”

“一会儿说自己住着害怕,一会儿又说书桌太小,哎!这借口更烂,说什么想要用咱们家那个双开门的冰箱!”

“合着我八十平的两室两卫,容不下她了是吗?”

不过看着男友的回复,心里多少还是舒服了一些:

“算你拎得清,没答应。”

“我哪配做决定。”男友一脸狗腿,“你可是一家之主。”

“哼!算你识相!”

好不容易息了几分火气,又在凌晨一点半,骤然点起。

看着屏幕上的信息,我一脚把男友踹下了地。

手机凑到他眼前:

“你给我解释解释!”

他觑着眼,适应了光源,一字一顿念出来:

“哥哥,我好害怕,你能来我这里住吗?”

静默两秒,他幡然清醒过来:

“哎卧槽!”

昨晚的对话框,在“三天内搬出去”的消息之后,再无动静。

耐着性子,等到了最后时限,上楼赶人。

很久才来开门。

我张了张口,刚要说出准备好的措辞,却被面前的景象惊住了。

小绿瘦了好几圈,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目下是大片的乌青,短短几天,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盛放玫瑰,迅速枯萎颓靡。

“你,你这是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泪就落了下来,不发一语,只咬着唇瓣,细细低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着,便要进去。

她却神色一慌,急急拦住我:

“姐姐,我,我没事的,你,你快走。”

脑中千思百转,我快速扫了屋里一眼,干净整洁,纤尘不染。

但还是默默退了出来,出去报警,比较保险。

却刚要转身,就见她的室友走了出来,晦暗光影下,笑色晏晏:

“姐姐,稀客。”

“快进来。”

进个屁。

我拔腿就跑!

窜进电梯,狂按关门键,哐哐的声响,伴着急促的心跳,在狭小的空间,猛烈撞击。

他的身影如暴风卷来。

门距逐渐缩小。

面孔迅速放大。

嘭的一声,指节扒在门缝,他的眼,直勾勾望进来。

脸,由局部,扩大为完整。

唇角微微翘起,语色温和:“姐姐怎么走了?”

200赞=更新

2000赞=全文

17年四月的时候塞尔维亚刚开放免签,正好去土耳其的我,顺便买了一张去塞尔维亚的机票尝鲜。

塞国是没有提供人民币直换业务的,所以提前换了美金欧元,买了电话卡飞去了。玩了一周之后下一站就是土耳其了,在机场的时候看到一个焦急的亚洲面孔,拖着行李箱,手上有一个碎了屏幕的iPhone4(想一想当时我好像已经在用7P了)。

他看到我眼睛一亮,跑来问我是否是中国人,我说是的。他立马求助,表示自己来塞尔维亚,没有兑换美金,手机也没有信号,无法叫车,机场免费的2小时wifi也用完了,走投无路问我是否可以给他兑换一点外币。

我想了一想反正下一站土耳其,可以直接取人民币的,就把身上的200美金20欧都给了他。他激动的说,要不是遇到我,他就完蛋了。幸亏在他国遇到了中国老乡,太幸运了。他摆弄着手机说要连上我的热点上微信转账,地下的信号非常差,我说得去二楼才能连接上,加上我急着赶飞机,他保存下了我的手机号码,说到了民宿连上wifi就给我转钱,并且一再说我是他的大恩人。

我开开心心的走了,毕竟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在外国能帮助自己国家的老乡,还是很欣慰的事情。

然而,在今天,2022年6月10日,这位大哥依旧没有联系我,那笔兑换的钱也就消失在了塞尔维亚。

哎。。。好吧我只是提醒大家,即使在国外,在外地遇到了老乡,也得甄别一下,防诈时时牢记,不要把自己的善意喂狗啊。。

我跑去内蒙地广人稀的大草原上旅游,哪怕是公路前后五百米都没车的那种空旷,都能遇见老乡。

途中看到旁边有个小山包,让司机开上山顶看看景色。一上山,发现已经停了一部车在那里,两个阿姨正在各种摆姿势换服装拍照留念。我赶紧让司机靠边上停车,别影响别人拍照。下车伸个懒腰的功夫就听出来那部车是魔都老乡,两对阿姨爷叔自驾游。

没啥体验,就是心里一句:果然。

这个话题对于潮汕人来说就很适合。

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有潮汕人。

读大学的时候,我的大学在潮汕各个地方都有同乡会。

(我的大学也在广东)

端午收到过粽子,冬至收到过汤圆,回家有包车,迎新有摆桌……

甚至有一些需要的信息也可以在同乡会获得,复习资料/老师评价/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信息。

小时候跟妈妈去香港拜访老姨,走在街上感觉都是说粤语的,我妈会听不会说,憋了半天憋出一句“雷猴”,结果老板娘淡定地说:爱米该?

我妈瞬间解脱。

我回老家的时候,一堂哥对我说,他在东南亚工作,一开始跟人家学粤语,学得磕磕巴巴,最后发现教他粤语的同事是潮汕人……

我曾经在校外教辅机构兼职,有一位女老师特别温柔貌美,我超级喜欢她。

加了好友发现她和我同个市的……

再一聊,我们连老家都是隔壁区的。

有天我在教室捡到个小卡包,交给了保卫办,然后对着里面校卡上的名字找本人去领。

那人和我的朋友的朋友认识,加上一看,同市的,潮汕人。

偶遇老乡,已经成为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外地遇见老乡,要看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又是以什么方式见面,人品如何,否则,“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

这个泪汪汪,有可能 是激动、开心的泪汪汪,也有可能是被骗后悔莫及的泪汪汪。

两种情况我都遇到过,外地看到自己的老乡,大家真心实意交往,开开心心共处,有事也能互相帮助,就算是不能帮助,有个情绪上的安抚也是莫大的安慰。

当然也遇到过这样的老乡,开始大家相处不错,后面就开始借钱,先是能准时还,后面就不按时还,最后,干脆消失了。

人在外,也不能全信老乡见老乡是件他乡遇故知的好事,也有可能是雪上加霜。

人生有四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今天我们就体验了一把“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在经历了四五天的跟团旅游之后,我们来到了北海。我们将在北海休整一段时间。上午逛了附近的菜市场,下午和原来的同事相约在城外的普渡寺相见。
3点之后,和同事见面。同事又带来了他的朋友,也是一个同事。在千里之外的异地相见,便觉得分外的亲切。说了很多的话,连普渡寺也没有静心地去膜拜,内心也稍稍的有些不安。
从普渡寺出来,便开始爬北海唯一的一个小山岭——冠头岭,这里有一个天气雷达台,也有边防驻军把守。偶尔看见几个便装战士出行。
晚上在同事家吃饭。他家的老泰山80岁了,是和我二十年前在一个楼上上班的同事,也是和我们在一个小区的前后楼居住了多年,所以距离又近了许多。
女主人精心准备了晚餐,加上在旅行时认识的舟山朋友,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聊到了半夜。
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真好!

爽?

老乡是个美女,晚上闲的时候会一起出门逛逛,但是我们两个都不爱走,喜欢找个凉快的地方坐着吹风,或者骑着电动车逛gai

老实说,有点二臂的美女是真好啊,随便瞎聊都很开心,平易近人,跟谁都能成为好朋友的那种轻松感。完全不需要强行找话题,她会分享自己身边的事情,吐槽别人的顺便讲讲自己无脑操作,你顺势调侃调侃就能聊得贼欢。极度沉迷烤冷面和奶茶,朋友圈也经常晒自己的日常,表里如一的生活气息和分享欲,是真的愉快加轻松哇

俄气称「北溪」管道向德国供气已完全停止,后续是否会如期恢复供气?

世界各国不分发展阶段能源一个价本身就对发展中国家不公平,我相信能源总量不会变,以后欧洲国家用高价LNG,发展中国家使用廉价俄国气,这是更符合国际现实的,我看好哦口吐芬芳之后,说点有用的。俄罗斯这次掐断了对欧盟的天然气供应,对于我们其实是有好处的。这个好处就是: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势会有一定程度的减缓。为什么呢?因为欧盟的原材料价格和人工成本的大幅攀升,使得很多工业品在欧盟内生产已经远不如从海外进口了。这样我国的出口可能不会像之前预期的那样快速下滑,如果中国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出口和顺差增长态势,那么会 更多

员工想「报销 50 元话费」被辞退,如何看待老板称「先道歉,就发工资」?员工的权益如何保障?

很多老板都把公司和员工,当做治疗自己精神内耗的工具。通过折腾别人来获得快感。这是来自人性深处的恶,当年大名鼎鼎的电击实验就论证了这个点,本来是想看看人们在权威人士的鼓励下,是不是会顺从地向他人实施痛苦的迫害,结果被震撼了。这些土老板自己就是「权威人士」,直接手按电击按钮,那用起来更是肆无忌惮。尤其是在没有有效的机制来保护打工人的情况下。这些年我们看了太多类似的新闻了,都麻木了。对的,都麻木了。之前可能还有人对996、单休日这类侵权爆发反抗,你看现在谁还反抗996?996不是标配了么。一定要是什么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在外地(或国外)偶遇老乡是什么体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