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为什么很多外国学者去埃及考古,而没听过也没见过有外国学者来中国考古呢?

为什么很多外国学者去埃及考古,而没听过也没见过有外国学者来中国考古呢?

在你目前的人生阶段,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到比你年龄小的人么?

建议不要听过来人的建议。马云是本好书,可惜能看懂的人太少了。爱情就像去海边找贝壳,不要选最大的,也不要选最漂亮的,就选一个最喜欢的带走,然后离开海边,从此不要再来。现在女孩子也有很多这样的,就是我不管你前面怎么感动不管前面做那么多我也知道你很爱我对我好,但是那一刻你做错了,那不好意思我不会看前面我只看现在现在我伤心了那就分手低头那一刻,没有任何一辆跑车能超过,当骑士倒下那一刻,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能救活...伟大的植物学家刘华强曾经说过 当你怀疑一个瓜是不是生瓜蛋子的时候它在你心里已经不保熟了 此刻 更多

穿越北极,通达世界!

北冰洋海底地形图从北极看世界环亚欧大陆航线(蓝线为传统航线、红线为北极东北航线)北极航道是东北亚经济区连接北美经济区和欧洲经济区的捷径,航程明显缩短(上海到鹿特丹,航程海里比7454:10360,航期天数比35:48),燃油等航运成本明显降低,经济价值突出,按每吨燃油400美元计算,取道北极往返,省下的油费达20万美金;而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用也高达20万美金,仅此两项即省下40万美金,还不必算上苏伊士运河船船舶积压排队通行的时间成本。  北半球地区地大小冰河期时的冰盖范围示意图  北极地区海洋五 更多

讲一个案例。2017年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偏脸城遗址(可能为金迁治后古韩州城)的城墙外,由于因旅游开发建造的停车场将路面硬化,雨水对附近未硬化路面造成了比往年更强的冲刷,暴露了一批主要为清末民初的墓葬。这批墓葬由中外合作发掘研究,实际上的领队为法国考古学家Pauline Sebillaud(史宝琳)。

墓葬基本等级不高,出土遗物多较常见。但值得一书的是其中一个墓葬出土了一件“圣母显灵牌”:

“圣母显灵牌”是法国天主教的祭祀用品,铭文为法文。这就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巧合:本次发掘是法国考古学家在梨树主持发掘的第一处遗址,然后就正巧发现了法国制造的,可能由法国传教士留下的遗物,以至于发掘者最初不敢相信,以为是同行其他法国研究者的恶作剧()。

但这个巧合本身也使得对于该墓葬乃至梨树县天主教传教士的历史的研究可以更深一步:研究者有条件在中法两国分别查阅各自的历史文献,两相对应。通过对中国文献的查阅,发现1894年,法国神父德神父(德约瑟)来到梨树修建天主教堂;德神父病逝后其继任者是中国神父李学林,后其就在偏脸城被土匪杀害。

而在法国文献中,研究者不仅找到了巴黎当年负责中国地区传教事宜的外方传教会的各种规定(例如部分墓葬墓主人可能是外方传教会在当地招募的“神女”),更是找到了有关德神父本人的大量信息。根据翻译习惯,德神父全名为Armand Joseph Dean。

随后,研究者在法国找到了德约瑟神父的亲属,亲属们提供了德约瑟的照片以及德约瑟在中国期间写的家书。

最终,根据墓葬人骨和DNA的研究,墓葬主人没有外伤痕迹,人种为东亚人,所以研究者推测墓主人为德神父的助手,圣母显灵牌为德神父所赠。

有关德神父的生平、在东北的路线及其家书内容等信息,有兴趣者可以查阅原报告。此墓地虽然只是清末民初的一片等级不高的墓地,但由法国学者主持发掘,发掘品中有法国制造的遗物,多国学者参与研究,除了巧合之外本身的研究方法多样,结合了古病理学、考古死亡学(根据出土骨骼状况推测埋葬方式、腐烂过程、埋藏环境等)等多种具有一定前沿性的研究方法,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它告诉我们即使材料不甚理想,可研究的内容依然很多,值得任意时段的考古学者参考学习。

比如,该墓地用于判别相对年代的类型学研究是有基于纽扣进行的:

资料来源: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四平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梨树县文物管理所编著:《梨树县偏脸城清代至民国时期墓地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21年9月第1版。

0.还是有的,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数量还不算太多,影响还不够大。

1.一般提及中国考古学的发轫,往往指向中国第一次科学意义的考古学发掘,即1921年由瑞典学者安特生主持的河南渑池仰韶遗址的发掘。

1914年应中国北洋政府的邀请,安特生来华担任农商部矿政顾问,主要负责寻找铁矿和煤矿。安特生在当时是国际知名的地质学家,来华不久就发现了大型铁矿,而且安特生对古生物也有研究,在北洋政府的许可下,安特生同时开展了古生物化石的探寻。1918年秋,安特生在河南省渑池县仰韶村发现一批古生物化石,对此念念不忘的安特生于三年后和中国地质学家袁复礼等人再次来到仰韶村考察,认定这里拥有大规模的新石器时代人类遗存,并进行了系统的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制工具等。这是中国最早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1923年安特生发表了《中国远古之文化》(英语:《An Early Chinese Culture》),首次提出“仰韶文化”的概念。在发掘仰韶遗址之前,安特生和奥地利考古学家施丹斯基发现并试掘了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猿人遗址。

2.由于中国现代考古学从西方引入,安特生在中国政府的邀请下进行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卓有成效,这种中国机构邀请外国机构或者学者联合在中国境内进行考古发掘的传统得以继承和发展。

纵观中国涉外考古的发展历程,合作的主要对象有三:一方面是和中国考古学的引入途径——北欧国家合作,代表项目是和瑞典学者斯文·赫定合作进行的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一方面是和考古学体系和自身相异的美国合作(由于中国文化有较为深厚的历史传统,中国考古学长期以来依附于历史学,其学科框架受历史学影响很深,而美国考古学大多和人类学关系密切),代表项目是中国地质调查所与美国主办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合作开展的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发掘;一方面是和文化背景与中国渊源颇深的日本合作,代表项目是由中日友好人士小岛康誉发起的中日共同尼雅学术调查活动。

3.斯文·赫定曾多次进入中国腹地,他闻名于世的主要成就是发现了楼兰古城,但是本文提到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和他之前几次探险考察的性质大有不同:考察团由中瑞学者联合领导,中方团长为北京大学教务长哲学家徐炳昶、瑞方团长是斯文·赫定;考察队有中国学者参与其中,中方队员包括地质学家袁复礼、考古学家黄文弼、地质学家丁道衡、地图学家詹蕃勋、4名学生和一名照相员;发现的文物和标本属于中国,如因研究需要出国,研究结束后要归还中国;学术成果的发表也要优先考虑中国学术刊物等等,这几点同样也是也是确定外国学者在中国活动合法性的标志。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的另一个特征是学科的综合性,涉及地质学、地磁学、气象学、天文学、人类学、考古学和民俗学。考察团的成果是丰硕的,发现或考察了白云鄂博铁矿、三叠纪爬行动物化石、居延汉简、交河遗址、青海植物区系和植被,采集了植物标本4000余种,连同标本和文物共四五百箱,对西北地区的自然地理进行了比较科学完整的考察,最后形成了煌煌巨著《斯文·赫定博士率领的中瑞联合科学考察团中国西北诸省科学考察报告》,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直出版至八十年代,特别需要说明的是丁道衡发现的白云鄂博铁矿,后来成为包头钢铁基地的最重要原料产地,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矿藏地。

4.其实安特生早在1921年和1923年就考察了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但是直到1926年在中国地质调查所、北京自然历史学会和北京协和医学院等学术团体为瑞典皇太子伉俪访华举行的欢迎大会上,安特生才公布了自己的发现——两颗北京猿人牙齿化石。之后,安特生的好友,北京协和医学院解剖学教授、加拿大籍人类学家步达生组织了中国地质调查所与北京协和医学院,对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展开联合发掘,这次发掘的合作方之一——北京协和医学院是美国基督教会创办,背后金主则是洛克菲勒财团;而中国地质调查所则是中国最早建立的地质科学研究机构,所以这次合作实际上也是中美两国的联合发掘,双方约定发掘成果要永久保存在中国。先后主持发掘的,是中国学者杨钟健和裴文中。1929年12月2日,裴文中亲自在山洞中发掘,洞中很黑暗,需要一手举蜡烛一手用铲子小心翼翼的发掘。突然间,一个工人从土中清理出一个圆形异物的顶端,裴文中得知之后立刻和技工一起清理,清理到一大半露出土面时,裴文中仔细端详了一下,瞬间大叫一声:“这是什么?人头!”北京猿人的头盖骨,自此现世。1936年11月,当时还是名年轻人的考古学家贾兰坡又发现了4具北京人的头盖骨,震惊了世界学术界。不过遗憾的是,1941年太平洋战爆发之后,日军占领了北京人头盖骨的保存地——北京协和医学院。在日军占领前几天,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连同其他发现一起由火车发往秦皇岛,准备由客轮“哈里逊总统号”运往美国避难,不料“哈里逊总统号”未能靠港就在长江口外被日本军舰追击而触礁沉没,运抵秦皇岛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也就此失踪。

5.接下来的日子里,虽然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从政治、思想、学术领域一直在引入并模仿苏联模式,很值得玩味的是,中国涉外考古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却异乎寻常的微小,虽然相互之间的学术交流并不罕见,但是除了1960年中国和苏联联合发掘水洞沟遗址,并因发掘结束后中苏交恶,合作研究未能顺利进行下去之外,截止到八十年代,两国并未开展任何形式的考古学合作研究,直到近年来中俄两国才在中亚与西伯利亚区域针对青铜时代、铁器时代的早期考古学文化开展了一些联合考古项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和朝鲜曾经组建过联合考古队在吉林、辽宁等地进行了一些考古发掘,但是正如同前文提及的中俄联合考古一样,双方合作的基础很可能是共同的文化地缘而非意识形态。

6.由于政治原因,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国也没有西方国家进行联合考古,试图打破这一坚冰的是在中国和国际都拥有崇高声望的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他从1982年开始致力于推动中美两国在考古领域的合作,10年后,中国终于恢复了和外国学术机构在考古领域的合作,国家文物局批准了一系列涉外考古合作项目,其中较重要的一个,就是新疆文化厅和日本佛教大学合作进行的中日尼雅遗址的考古调查发掘项目,这一项目促使两国考古机构的长期合作。

尼雅遗址位于新疆自治区和田地区民丰县以北约100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尼雅河下游的纵深地带,其间散落房屋居址、佛塔、寺院、城址、冶铸遗址、陶窑、墓葬、果园、水渠、堤坝等各种遗迹约百余处,是新疆古文化遗址中规模最大且保存状况良好又极具学术研究价值的大型遗址之一。尼雅遗址最初于1901年被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发现,并先后进行了四次盗掘,此外,美国地理学家埃尔斯沃思·亨廷顿也考察过尼雅遗址,中日两国对尼雅的联合考古发掘集中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根据学者们的研究,尼雅遗址在中国的汉代到晋代,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交通要道,推测可能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精绝国”,但是在晋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衰落了,遗址周围没有发现战争或者自然灾害的痕迹,遗址内部大量公文简牍刚刚整理好,储藏室中堆积着大量的粮食,似乎尼雅人一夜之间就全部匆忙撤离,所以又有“东方庞贝”之称。

中日两国联合考古在尼雅遗迹遗物的时代判断、遗址城市的布局和社会形态、早期佛教建筑的样貌、出土文书和古代生态环境等领域都有一定的成果,对沙漠地区的环境考古学方法研究进行了探索,最受关注的发现,要数1995年联合考古队的日方队员在一座高规格的墓葬中,发现了一件织有“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纹样的织锦。据专家考证,这件织锦为射箭时的护臂(“射褠”),年代在东汉中后期(公元1世纪末—2世纪末),织锦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工艺,色彩斑斓十分优美,还织有吉祥语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反映了中国汉代时期就已经关注到了五大行星(指水星、火星、木星、金星、土星)汇聚在一起的天文现象。同一墓葬里,出土了一件与“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护臂图案风格完全相同的织锦制品,上面织有“讨南羌”文字,因此织锦文字因此可读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讨南羌”与《汉书·赵充国传》所记汉宣帝派兵讨南羌时“五星聚会”的记载关系密切。这幅织锦和当时其他发现一起,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其实挺多的,除了考古学史上都会提到的那些之外,90年代以后更多更重要,只是现在外国人来国内做考古工作都是只能和中方合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涉外工作管理办法》第6条的规定,中外合作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活动,应当遵循的原则包括:联合考古、中方主持;共同整理资料、编写报告,中方优先发表;所获遗存和资料归中国所有)。

比较重要的如:

1990-200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哈佛大学皮保德博物馆合作开展商丘地区早商文明探索项目,美方负责人张光直。详见:《豫东考古报告:“中国商丘地区早商文明探索”野外勘察与发掘》,科学出版社,2017年。

1990-1996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和美国加州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合作发掘泥河湾盆地的飞梁、东谷坨遗址,美方主要参与人员有柯德曼、图尼克、石克等。详见:《飞梁遗址发掘报告》,《河北省考古文集》,东方出版社,1998 年。

1993-1996年,北京大学、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美国安德沃考古研究基金会合作开展稻作农业起源研究项目,发掘了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美方负责人马尼士。详见:《仙人洞与吊桶环》,文物出版社,2014年。

1995-2007年,山东大学、耶鲁大学、芝加哥自然历史博物馆等单位联合对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的鲁东南沿海地区进行区域系统调查和发掘,美方负责人文德安。详见:《鲁东南沿海地区系统考古调查报告》,文物出版社,2012年。

1997-200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澳大利亚拉楚布大学、美国密歇根大学、哈佛大学合作的伊洛地区区域考古项目,外方负责人刘莉。详见:《洛阳盆地中东部先秦时期遗址:1997-2007年区域系统调查报告》,科学出版社,2019年。

1999-2007年,吉林大学、匹兹堡大学、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合作开展赤峰中美联合考古研究项目,外方参与者主要有林嘉琳、周南、吉迪等。详见:《内蒙古东部(赤峰)区域考古调查阶段性报告》,科学出版社,2003年。《赤峰地区的聚落形态研究》,文物出版社,2021年。

1999年起,北京大学、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考古研究所合作的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古代盐业景观考古项目,美方负责人罗泰。详见:《中国盐业考古(第一集):长江上游古代盐业与景观考古的初步研究》,科学出版社,2006年。《中国盐业考古(第三集):长江上游古代盐业与中坝遗址的考古研究》,科学出版社,2013年。

其他单个遗址发掘工作,如中加合作发掘黑龙江五常学田遗址,中美合作发掘贵州盘县大洞遗址,中法合作发掘重庆巫山龙骨坡遗址。中日合作发掘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中日合作发掘浙江桐乡普安桥遗址,中美合作发掘临澧杉龙岗遗址,中美在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合办的中美田野考古学校。中法合作发掘河南南阳龚营遗址。中日合作发掘汉长安城桂宫遗址、汉魏洛阳城、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太液池遗址等,中日合作发掘新疆民丰尼雅遗址,中日合作发掘宁夏固原北周田弘墓。

区域性的田野工作,如中美宁夏旧石器考古调查,中美俄新疆旧石器考古调查。中美河南洹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中美河南颍河上游区域考古调查,中美内蒙古岱海地区考古调查,中美成都郫县考古调查项目,中美甘肃洮河流域史前文化考古项目,中美云南滇池区域史前聚落形态考古调查,中以中国东北地区农业与定居的起源项目,中以山东弥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中法新疆克里雅河流域考古调查。

个人所知有限,以上仍有很多遗漏,截至2008年中外合作考古项目就已有近60项了:

这里涉及的研究,在专业领域影响极大,只是在前公众考古时代并不知名。一般人只是关心“重大考古发现”,我们也不否认挖到十大发现很重要、很有用,但很多考古项目设立之初显然就不是奔着十大去的,当然也就更难引起公众关注

至于合作研究项目就更多了,数不过来。目前来看至少在田野考古这一块儿,中国考古“走出去”大有压倒“引进来”之势。

随便拍几张图吧

陈星灿《中国史前考古学史研究》。

主要的大概有:安特生的仰韶考古,西北彩陶的考古。一些外国学者在周口店的考古。三十年代西北科学考察团,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在华北的调查发掘当然此前东北已经有了。还有朋友提到后来张光直发起的中美联合考古。

从图书馆出来,在自助借书机旁边翻到张良仁《东学西问》,正好补充90年代以后的相关情况。

很多,举一些代表性的,老一辈:

罗泰(UCLA考古大佬),杰西卡罗森(牛津大学副校长,女爵士),马克波拉德(中国青铜器同位素),巴翱夫(哈佛考古大佬,美国科学院院士,参与了仙人洞最早陶器项目)。太多了真的数不过来。

年轻一代:

Dorian Fuller(植物考古大佬,NS发到手软,老婆是北大的秦教授),Rowan Flad(哈佛考古副教授,多次参与中国新石器遗存发掘),Anke Hein(牛津考古副教授,多次参与彩陶遗存发掘)。还有很多很多。

这些都是疫情前几乎每年都会至少来一次中国的。

搓米问答惯例,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我就举一个例子,恰好前段时间郑州大学邀请美国夏威夷大学的教授,做了一个系列讲座。第一位教授,柯睿思,就是做中国东北地区红山文化研究的

这是讲座的题目,讲座内容也很有趣,柯睿思教授以东北红山文化中心区域与边缘区域共四处遗址为案例,展示了“家户”理念在研究人类动态行为、社会分工、社会分化与地区差异中的作用以及定量化研究的方法及其学术价值。

这些是他们在统计工作中使用的计算机应用。

上述是一个例,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外国的学者,正在或者曾经做过中国考古方面的研究

不是,你以为中国考古学最初是怎么发展的?

当然有,而且还有很多。不过更多的,我认为不应该叫做考古,而叫做盗掘。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我国的文物大发现时代,各国探险家、地理学家纷纷来中国探险,他们的足迹遍布中国西北和东北,许多人兼有多种身份和使命,除了情报搜集、地理测绘等活动外,还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

发现楼兰古城

发现尼雅遗址。传说中的“精绝古城”,最著名的是就是这个“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不过不是斯坦因发现的。是1995年中日联合考察团对尼雅遗址再次发掘的时候发现的。

掠夺敦煌藏经洞文书

敦煌藏经洞先后被斯坦因、伯希和、鄂登堡、华尔纳、大谷光瑞等英、法、俄、美、日等过探险家、考古学家光顾过。

发掘丹丹乌里克遗址

斯坦因在此发现了大量浮雕人像,画在墙壁上的巨幅佛像和菩萨像,还有大量用汉文和婆罗米文记录的文书。更令人感到惊喜的是,他发现了几幅价值连城的唐代木板画和壁画,这几幅就是后来轰动美术界的《鼠神图》《传丝公主》《波斯菩萨》和《龙女图》。

发现小河墓地,被誉为一千口棺材的墓地,这里出土了著名的“小河公主”。

发现居延汉简

在20世纪,中国的档案界,有轰动世界的“四大发现”,分别是北京故宫内阁大库档案、河南安阳甲骨档案、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经卷档案和居延汉简。目前贝格曼发现的这批14000枚汉简,藏在台湾。

发现黑水城遗址,带走了绝大部分黑水城文物。现在我们要研究西夏历史,还要看俄罗斯的脸色。

安特生(瑞典)

被誉为“仰韶文化之父”,改变了中国近代考古的面貌。

组织发掘周口店北京人遗址,不过最关键的北京人头盖骨,分别由裴文中和贾兰坡发现。

盗掘敦煌壁画和菩萨像

发现中国首枚人类化石“河套人”

调查红山文化遗址,被誉为“红山文化第一人”

骗取敦煌藏经洞文物

考察云冈石窟

盗掘洛阳金村东周大墓

相关书籍:

那是你知道的太少了

一直都有

往远了说 旧石器时代考古曾经一堆外国人扯什么中国文明西来说,指着他们考古出来的东西说是西方文明传过来的

当年看书的时候可把我气坏了,后来我国考古发展起来了,慢慢地就打破了这个谣言

近的话,一直都有合作吧,但是有多少就得他们业内人说话了

中国信史记载太多了,不乱搞吧,他对中国历史一知半解,搞不出自己的成绩来;乱搞吧,中国史书错综复杂一个事件八本古书旁证五本是信史,没法弄,自己不好编;哪怕自己真搞出点成绩人西方一看中国史啊,要你出百分百证据证实,不然不予承认。不如去埃及希腊伊拉克随便找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垃圾堆,一个山洞,甚至在河边踢一脚,自己埋点小乐色进去再假装挖出来就是震惊世界的成就,反正这地方根本没有信史,都是传说,你说我也能说,谁敢怀疑就叫他证伪,他证不了伪那就是真的,搞“学术”方便得很。

他们为什么去埃及以色列伊拉克?因为圣经的传说指到那里去了,有故事没信史,太好搞“学术”辣!要不是伊朗和他们不对眼,他们还能从伊朗的大山沟子里挖出点外星文明来。

网上搜中美联合考古,你会找到很多项目。

同上,搜中法联合考古。我读研的考古沉积物样品就是法国导师在中国采的,重要文物肯定是没法带出国的。

外国人去埃及考古限制也不少,

有审批,要考察项目,

而且有时间限制,

埃及文物部门全程监工,

所有的发现要全部留在埃及。

我都被你逗笑了,真的。

你猜外国那么多博物馆的中国文物藏品,

是在中国挖出来的,还是在外国挖出来的?

有啊!你觉得各个列强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怎么来的?很多是考古来的!

在你目前的人生阶段,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到比你年龄小的人么?

建议不要听过来人的建议。马云是本好书,可惜能看懂的人太少了。爱情就像去海边找贝壳,不要选最大的,也不要选最漂亮的,就选一个最喜欢的带走,然后离开海边,从此不要再来。现在女孩子也有很多这样的,就是我不管你前面怎么感动不管前面做那么多我也知道你很爱我对我好,但是那一刻你做错了,那不好意思我不会看前面我只看现在现在我伤心了那就分手低头那一刻,没有任何一辆跑车能超过,当骑士倒下那一刻,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能救活...伟大的植物学家刘华强曾经说过 当你怀疑一个瓜是不是生瓜蛋子的时候它在你心里已经不保熟了 此刻 更多

穿越北极,通达世界!

北冰洋海底地形图从北极看世界环亚欧大陆航线(蓝线为传统航线、红线为北极东北航线)北极航道是东北亚经济区连接北美经济区和欧洲经济区的捷径,航程明显缩短(上海到鹿特丹,航程海里比7454:10360,航期天数比35:48),燃油等航运成本明显降低,经济价值突出,按每吨燃油400美元计算,取道北极往返,省下的油费达20万美金;而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用也高达20万美金,仅此两项即省下40万美金,还不必算上苏伊士运河船船舶积压排队通行的时间成本。  北半球地区地大小冰河期时的冰盖范围示意图  北极地区海洋五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为什么很多外国学者去埃及考古,而没听过也没见过有外国学者来中国考古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