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唐山蛋糕店老板回应删视频 「自己删的,目前很安全」,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唐山蛋糕店老板回应删视频 「自己删的,目前很安全」,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院士唱摇滚、诗词咏数学……这些科学家的画风似乎不太科学

文丨张方大家对“理科生”的印象,一般都是蓬头散发,不修边幅,整日闷在屋里写公式,鼓弄一些瓶瓶罐罐,这是大错特错!理科生要是文艺起来,能把“文科生”的饭碗都给抢没了。下面我们就介绍几位文艺科学家,跟着他们领略一下“理科生”的浪漫世界。 在金庸小说中,老顽童周伯通有一门绝技,叫做“双手互搏术”,就是左右两只手,分别可以使用不同的功夫。我们苏步青大师,算得上是学术界的“老顽童”了。他左手研究着微分几何,右手抒写着诗词歌赋,而且每一项都玩得出神入化。/苏步青的两本几何著作/先看苏大师的数学成就,他创立了 更多

哈哈,这种人的下场是最悲惨的,两头都给得罪了。

既然你把申冤情况发到网上,就已经在局子里挂上号了,因为你这是大嘴巴子抽当地ZF的脸,等风头过去,就不是混混们找茬了,黑皮一定会亲自收拾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这座城市。

这才过了3、4天的时间,也就够把那几个闹事分子拘留一下,具体赔偿怎么谈,今后如何保证不再发生类似情况,如何防止那几个混混出来以后报复他,都没有下文呢。你又把同情你的网络舆论给扣上一个抹黑唐山的帽子。估计当地黑皮嘴都笑歪了,心想这SB还真听话,把自己真正的护身符也给得罪了……

那位被非法拘禁16个小时的酒吧女驻唱才是聪明人,抛弃幻想,离开这座城市。在其他省份实名举报,还把唐山警方的沟通电话录下来,逼得警方到河南与她见面调查取证,然后把每一步的后续情况继续发布在网络上,通过舆论监督,避免警方懒政和事后打击报复。所有维权人士应该参考一下。

当我一直很安全的时候,不会对任何人说我很安全。

当我遇到了危险,不是特别安全的时候,我会和家人朋友说,我目前是安全的。

当我很不安全的时候,才会说我不安全。

当我做的事情,让家人感到不安全的时候,我会对外宣称是误会,我会表明是我的错误,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先生,你也不想你的父母妻儿被这样吧!

他说的基本属实,应该是警方做通他思想工作,他自己主动删除的。反面案例就是,举报KTV那位姐姐把警方公关音频上传到网上,搞得警方很狼狈。

他2021年6月开店,同年年8月发生打砸事件,报警将近十个月时间,黑恶势力不但依旧逍遥法外,还能对他言语挑衅。在这十个月里,他一直锲而不舍地发视频举报都没有热度,警方也没有任何处理动作。机缘巧合蹭了和烧烤打人案在同一座城市的热点,发了个拿着身份证举报的视频,在网络上爆火,几天内警方迅速抓了对其敲诈勒索暴力打砸的嫌疑人,至于赔偿和判刑我不清楚,但他的诉求基本满足了,虽然他追求的正义迟到了10个月,但对这个处理结果也算能接受。

这时候警方面对此起彼伏的舆情愁的满头包,秉承能销一个是一个的心态,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看虽然有点晚吧,但我们也算帮你把问题解决了,你能不能也帮我一下,希望你能给舆论降降温,别让我们太被动,你看这事闹得,对唐山的形象也不好是不?

一番思想工作下来,他想想自己快一年时间的举报,面对黑恶势力恐吓,无法正常开店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也累了,他是个普通老百姓,以后还要正常开店挣钱,还得和派出所打交道。警方虽然有渎职的问题,但训诫也罢,好言相劝也罢,他最后还是同意删除之前的举报视频,“配合警方工作,维护唐山形象”。

我好些年前当过微博某热点事件传播的当事人,涉及到某地负面舆情,也引起了当地警方的关注,当时私信都爆掉了,会有不少人以不同角色和不同目的让你主动删除微博,并且删除后的不同操作,也会达到不同的结果。最后微博也是我主动删的,我反映的问题最后也得到了了解决。其实这个事情也挺有意思的。当然我带入蛋糕店老板的角色,其实也挺无奈的,毕竟我也是有正经工作的,掺和这些事情也影响自己的生活。

毕竟,举报KTV那位姐姐人已经不在唐山,不用考虑太多事情,而蛋糕店老板在唐山拖家带口,人家的初心只是想好好开个蛋糕店。

冷知识:微博主动删除和被系统删除后显示是有区别的。

6月11日,河北唐山蛋糕店老板孟先生实名举报涉黑团伙,称遭敲诈勒索,蛋糕店被打砸。但12日,举报视频发酵后,他删光了原本抖音账号为“店小二说事”上发布的上百条维权视频,仅留下一条2021年6月28日蛋糕店开张的视频,微博账号“我就是那个店小二”的内容也全不可见,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和猜测。

▲ 蛋糕店店面内被蒙面者砸毁的橱柜。(受访者提供)

6月12日傍晚,孟先生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视频是他自己删除的,并没有人要求他删除。

6月12日晚,河北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通报称,打砸蛋糕店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史某、李某某已被抓获归案。

▲ 警方通报

举报

蛋糕店开业一个月被砸

6月11日,随着“唐山打人案”甚嚣尘上,孟先生在网络社交视频上实名举报自己蛋糕店的遭遇。

据孟先生讲述,2021年6月28日,自己位于路北区的门店蛋糕店试营业,一周之后,门店就受到了来自史某的威胁。“史某带人来我店里要收费,金额就不说了,我不给,他就用去后厨砸东西、带人站在店门口骂街和雇老人小孩在店里静坐的‘擦边球’方式影响蛋糕店的日常经营。”

“史某在我开店之后的两个月,来了十几次吧,每次都以‘如果不交钱就让蛋糕店开不下去’之类的话作为威胁。”根据孟先生所述,自己在蛋糕店帮忙的亲戚曾在十几年前与史某产生过纠纷,但后期史某因为抢劫入狱服刑,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道等他被放出来,又找到我店里找事,后来我家人都不来店里帮忙了,他还是总来店中威胁和破坏。”

▲ 蛋糕店店面内被蒙面者砸毁的橱柜。(受访者提供)

2021年8月16日,孟先生的蛋糕店被某蒙面男子用黑油漆泼洒门店的玻璃,两天之后,蛋糕店内外也被一蒙面男子被砸得面目全非。

▲ 唐山恋蜗蛋糕店店面内被蒙面者砸毁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8月19日,孟先生向警方报案,并多次配合警方调查取证。但孟先生称,因涉案人员是蒙面作案,或加剧了警方破案难度,案情至截稿时未能有所突破。封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唐山路北区分局电话,并未有工作人员接听对此事作以回应。

▲ 唐山恋蜗蛋糕店店面外被蒙面者砸毁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删帖

上热搜后自己删了视频

6月12日,孟先生突然删掉了抖音和微博上所有的举报。有网友在抖音仅存的视频底下留言,询问“孟先生为何删掉了所有维权视频?”“孟先生您还好吗”“是不是又有人恐吓你了?”

6月12日18时,孟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视频是自己删的,因为我上热搜后得到了太多的关注,有网友下载了之前维权的视频并进行不好的传播,曲解我的内容,攻击和谩骂的行为很多,不想被网友利用视频散布谣言抹黑家乡。”

此外,孟先生还表示,视频举报后,自己的案件由唐山市路北分局桥屯街道派出所转移到了唐山市公安局督办。6月11日至次日凌晨,他一直在配合唐山市公安局的调查及询问工作。

抓捕

嫌疑人史雷涉案多次曾服刑20余年

视频举报后不久,6月12日晚,警方通报称,打砸蒙先生蛋糕店的主要嫌疑人史某、李某某已被抓获归案。

据悉,该案中的史某,曾牵涉多起司法案件。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2015年公开的刑事裁定书披露,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史某犯抢劫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4万元,刑期自2008年8月8日起至2025年8月7日止。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史某在1975年出生,户籍所在地为河北省唐山市。服刑期间,执行机关多次提出史某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悔罪,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等行为证明自己有悔改表现,三次获得减刑,最终刑期执行到2021年5月7日止。

骚扰孟先生蛋糕店时,距离史某出狱还不到两个月时间。

封面新闻记者 边雪

我觉得这人真的太典型了……

如果年龄小点儿,换个角色,就是妥妥的「护校X」

提出问题的时候,需要帮助的时候,巴不得全世界人民都来关注他的痛苦,关注他的不幸。自己怎么怎么受迫了,谁谁谁又欺负你了,希望可以沉冤昭雪求个公平。

好,如你所愿,热搜了,头条了,事情解决了。

结果呢?

帮你转发的热心群众,现在成了「居心不太好的网友」

替你送上热搜解决问题,成了「抹黑唐山人」

那还扯啥犊子?你有苦有泪自己憋着吧?举报啥呢?还冤啥呢?你这不是在污蔑唐山吗?

合着网友就是厕纸?用完就可以扔了?

这可真是肚脐眼儿放屁——咋响的?

一觉醒来,居然这个回答快到2000赞了,评论也多了起来。

我发现很多人都把思路给走错了……

我们退一万步讲,哪怕,我就说哪怕,这位大哥确实是受到了一些压力,不得不降温处理低调收场。

但是,他也有一万种合理且合适的退场方式。

结果,他选择了最离谱的一种——“我的事儿结束了,你们这帮借机抹黑唐山的人闭嘴吧!”

关键在这儿,能明白吗?

你把自己统战价值删没了,傻孩子……

纸上建筑:实名举报不要过河拆桥!

烧烤店暴力事件舆情引发了唐山市实名举报的高潮——

其中最早举报、获得流量最高的,是蛋糕店被敲诈勒索事件。

蛋糕店的遭遇并不是最惨的,但显然是时机抓得最好的,在随后到来的“雷霆风暴”中第一批得到

了处理:成立专班、异地用警,2名嫌疑人迅速被抓。

然而,广大网友想要去祝贺时,却找不到原先的维权贴,原来已经被店主自己给删了——

可以理解,大概多多少少受到了压力。店主毕竟还要在唐山长期生活,知道他平安、自愿就好。

然而,店主删帖之后还说了些别的,称“有很多居心不太好的网友、拿我这些视频当做抹黑唐山人

的工具、为了避免这些社会负能量的舆论”……这结结实实把支持他的网友给闪了一道。

神马东西。

神马叫做“抹黑”?捏造事实才叫抹黑,传播真相何时成了抹黑?

神马叫“负能量”,如果要避免负能量,当初你就不该维权,好好活在你正能量的梦里得了。

这位店主头脑灵光,维权时机抓得准,第一个获得解决,又第一时间递交投名状,把自己安排的圆

圆满满,却把后来人的维权路一脚干断。

影响是恶劣的。农夫被蛇咬,从此不弯腰。

看到这令人心寒的“回报”,面对下一个维权者,网友还会不会毫无保留?维权过后删帖的见多

了,起码都怀着对网友的感恩和歉意,回头就指责网友“居心不良”的还真没见过。

店主以为他的维权结束了,其实并没有。

有黑必有伞,这位店主有没有寻思过,自己在当地举报也很久了吧,为什么警方没能给他一个说

法?黑社会没有后台敢猖獗么?抓获黑社会只是第一步,如果不继续揪出背后的保护伞,很快就会

生长出新的一批。

可能他的蛋糕店不会被砸了,别人的还会倒霉,过河拆桥呗?

维权贴一旦公之于众,就不再是个人私产。

维权贴是网络大事的日记本,也是同类型维权的二级平台。

网友都注意到,蛋糕店原贴及转发贴的评论版下,有大量的维权者借地开贴,陈述自己的遭遇,一

删全看不见了。

第一个得到大流量是你的幸运,把这份资源传递给同样的受害者,也是基本的报恩。

自己吃干抹净不给别人留一口,是这么做人的吗?

现在才真是实名举报该吃劲的时候,你看那些信息滞后的老人颤颤巍巍举着身份证、哆哆嗦嗦念着

维权信,他们的流量不如蛋糕店百分之一。

前面人把事儿做绝了,后面的就难了。

你只是店被砸,他们死了儿子啊,过河拆桥,对得起他们吗?

如果维权只为自己,说白了大家没义务帮,自己的事儿自己慢慢去上访吧。

任何事情都有隐含的权利义务,网友助人也是助己,是希望通过具体的事件触及根本,改善我们的

法治环境和文明指数,建立系统性的机制,解决体系性的贪腐,彻底铲除黑恶滋生的土壤,让子孙

后代真正活在深夜撸串的安全感中。

维权受益者不需要千恩万谢,只需要保留这份记忆,作为接受善意的凭证。

把这点幸运的流量资源传递下去,给乡亲们留一条路。

实在顶不住压力要删了,也别恶语相加,给网友留个正常人性的念想,这是社会向善的根基。

——以上选摘自网友纸上建筑公众号文章。

书归正传——

主政唐山37年的市委书记行事:堂堂一方大员,俨然黑社会老大。

2020年,张和落马。

张和曾是唐山地区行署办公室资料员,在唐山深耕38年,一步步爬上了唐山市市长、河北省委常

委、唐山市委书记、河北省副省长的高位。

他落马时,已退休10年。

张和曾暗中下令封堵媒体记者,甚至动用黑恶势力对付。

曾经有多家媒体记者在唐山遭到阻挠、恐吓和殴打。

堂堂一方大员,俨然黑社会老大。

张和担任唐山市委书记期间,有两名在其任内提拔的副市长被查,一个叫陈学军,一个叫于山。

唐山落马的官员太多了:

高建民,曾任唐山市市长。

王久宗,曾任唐山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农工委书记。

李国忠,曾任唐山市副市长。

邓沛,曾任唐山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李晓军,曾任唐山市副市长。

2014年以来,唐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也先后有5人被查,分别是范绍慧、赵山、刘桂东、侯

志宇、苗德成。

唐山官场是否已经黑化腐化?

真正打击黑恶:唐山或需倒查20年!

世有因果,如影随形。

这个事件重点是:什么是黑恶势力?

百姓遇到的黑社会其实本质上是恶势力。

恶势力之所以恶,是有公权力成为黑势力

黑是恶的后台。只要扫了黑,恶自然不久。

所以重要的是打掉保护伞!才能除恶务尽!

其实唐山豪强就是超低配版的前苏联寡头。

有黑必有伞:揪出背后的保护伞才是关键。

自从老鼠学会买猫粮后…

A、唐山豪强:超低配版的前苏联寡头。

唐山流传民间的顺口溜——

顺利贷款买宾利,宏文竟想买飞机。皇室建筑申氏起,春兴家族利润底。

要问汇源谁能及,气包无代品味居。回民之中谁提气,华云三宝跟你比。

荣义耍浑手段低,煤矿从东抢到西。滦河小东坐的稳,倪家蓝贝争第一。

还有一人更牛逼,东良敢把老江欺。集川老江还可以,家族企业谁能及。

董事家业成大气,警察队伍熊第一。旷世霸业谁敢议,惟有曙光大哥级。

唐山这段顺口溜什么意思呢?讲的是唐山这地方,赫赫有名的“豪强”。

顺利贷款买宾利:顺利,是唐山顺利集团老板郑顺利,当年绰号大四头,集团涉足矿山、煤炭等。

大四头有个弟弟,绰号叫“五雷子”

大四头和五雷子,还有个好朋友叫杨树宽,绰号“三宝”,三宝是当地有名的黑帮头子。

三宝杨树宽,也是唐山华云集团老板,有两辆黑牌照法拉利,黑牌冀B88889和冀B99998 。

后来三宝把冀B99998,送给了五雷子,不过五雷子后来被人杀了。

第二句顺口溜,宏文竟想买飞机。

宏文,指的是当年的宏文公司,现在的宏文集团,老板孙宏文,孙宏林,绰号大锁,二锁,集团涉足矿山、煤炭,房地产。

皇室建筑申氏起:申氏,真名申四,唐山申氏集团老板。

春兴家族利润底,春兴,春兴集团,张国春,主营钢材。

要问汇源谁能及:这的汇源不是做果汁的,而是“汇源炼焦制气集团”,老板徐建国。

回民之中谁提气,华云三宝跟你比

三宝,杨树宽,华云集团老板,控制当地镇暴站,拥有大量枪支,开装甲车上街。

滦河小东坐的稳:滦河集团,主营水泥等,老板姚小东

倪家蓝贝争第一:蓝贝酒业集团,主营啤酒饮料,老板倪春林

还有一人更牛逼,东良敢把老江欺:东良,指何栋梁,制药厂老板。

集川老江还可以,家族企业谁能及:集川,指的是唐山集川药业,董事长绰号老江。

董事家业成大气,警察队伍熊第一:这里指的是唐山董氏集团,老板董配胜。

旷世霸业谁敢议,惟有曙光大哥级:指唐山“曙光集团”,民营水泥大王,老板张春来

历史上,唐山地方主要靠着“钢煤铁矿”发家,在产能还没过剩的年代,出了一大群地方豪强。

全国哪个地方,有一大串专讲地方豪强的顺口溜吗?

中国有钱地方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在唐山会有描述豪强的顺口溜呢?

原因简单:因为张扬,因为嚣张。

地方上的豪强越张扬,越嚣张,老百姓越会编排这类顺口溜,来调侃这群人。

地方豪强敢这么张扬,这么嚣张的直接原因,当然是地方上的保护伞。

因为地方上有保护伞,豪强们才会有恃无恐,嚣张跋扈。不过唐山是块神奇的地方,是块能春风吹

又生的地方,黑恶势力屡禁不绝,杀一批出一批,有的杀了,还能变本加厉的重生。

问题到底在哪?

2009年,河北省通报近年来的扫黑除恶成果,其中杨树宽案被树为扫黑除恶的典型,大加宣扬。

改变了唐山黑恶土壤了吗?并没有!

北京高速开车,判断进入河北地界的办法:

路边公益广告从扫毒禁毒变成了打黑除恶。

B、唐山权贵:上层建筑的变质与腐化。

这次烧烤店事件发生之前,唐山已有多位高官落马。

包括:

——河北省常委副省长张和2020年7月被查。

这位大佬在唐山任职三十多年,当过唐山市委书记,可以追溯到菜刀队时期。

——唐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许少安被查(2020年12月);

——唐山市一个区公安局长刘金良被查(2021年10月);

——唐山市政协主席胡国辉被查(2022年4月);

——唐山市市长高建民落马(2022年6月)。

现任唐山公安局局长赵晋进从廊坊空降过来。

河北省长王正谱2022年1月上任,无河北任职经历。

唐山市委书记武卫东2022年4月上任。

武卫东以前在张家口任职,应该是冬奥会升职了。

以上是案发前高层变动。

到此为止,原唐山高层大换血。

虽然唐山本地保护伞被打的差不多了,但是唐山黑恶势力还没有大范围清洗。

况且,唐山经济河北省第一,钢铁产量世界第一,其中的利益这么大,应该还有隐藏更深的人物。

猜测这应该是也是一天一个举报的目的:震慑。

黑恶势力只能隐藏在暗处,一旦民意凶凶,即便位置再高,势力再大,也是以卵击石,不敢有所动

作。因此,从烧烤店事件到现在,一天一个举报事件,全国焦点齐聚唐山,大大降低了办案难度,

黑势力群豺无首必然会被击破。

在北京这个护城河里,经济最发达,区位最好的城市。

里面到底还有多少罪恶?二十年前野蛮发展年代,诞生的企业们,如今怎么样了?

他们又是靠什么发家的呢?

这些陈年旧账,现在再要去查,会无从查起吗?

二十多年地方豪强的野蛮诞生方式,直接污染了唐山这地方的土壤。

偶然背后,都是必然。

有的事不上称四两重,上了称千金都打不住。

唐山黑恶势力——

根本不是能靠严打,能靠换官员解决的。

真想扫尽唐山的黑恶势力,不靠严打,而是倒查。

倒查至少20年,挖出过去和涉黑团伙有关联的,勾结的,获益的各大豪强。

只有过去二十年的账算清了,才能解决今天的土壤问题。

唐山本地的网友说:

之前唐山不是没有严打过——

但有意思的出现了:

地方豪强拍拍他们的狗,让他们的狗这几天夹紧尾巴。

所谓进去的那帮人大部分都是苍蝇和蚊子。那些知名的大混子,基本没几个进去的。也就进去个

树宽,那还是过分到把装甲车开大马路上了。

当时抓的很多都是偷电动车的这种,抓这种货色有用吗?

唐山真想扫黑除恶太简单了,唐山市的各个村的村长,有一个算一个,虽然外省很多地方的村长也

会腐败,但涉黑这一块,唐山真是独一份,光贪财不涉黑,这村长都立不住。

这不爆出涉案人员其中一个是东马庄的么,东马庄的涉黑史至少30年。而且东马庄的这帮痞子也是

这么多混混里面最畜生的。除了唐山,下属的这些区县其实还有很多瓜要挖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唐山是一座:坐在矿车上的城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资源型城市都这样——

发财门槛低,资源就会落在恶势力手里。

恶势力喂养公权力成为黑势力:而后「恶+黑」互动污染本地生存土壤。

C、实名举报:越是靠近西天灵山,妖怪往往越是难打。

唐僧师徒经过狮驼岭的时候——

金翅大鹏、青狮和白象吃尽了狮驼国城中百姓。

灵山脚下的狮驼岭尸山血海、骸骨如林、骷髅若岭,

倡导敬天礼地,众生平等的如来选择视而不见。

待到孙悟空闹上天庭:如来佛祖仅仅只是斥责了金翅大鹏几句,只因金翅大鹏是如来的娘舅,青狮

白象是文殊普贤菩萨的座骑。

所以唐山警方要开个“弑狮大会”?

打人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

短短几天,就出现3份以上实名举报。

一天一举报,不多也不少,应该是有高人指点。

说明唐山百姓背后还是有好官。不是一窝子黑。

之前是施展不开拳脚。

包括这次视频能够流传出来,肯定也是人为,不然早就被压下去了。应该是两股势力在斗争……

网络实名举报,和古代的拦街告状没有任何区别。

靠互联网申冤,靠热榜维权,靠舆论才能推进调查,靠外市警方捉拿罪犯,这不是法治社会的正常

流程。

唐山大震——

现在唐山诸多网络实名举报被社会关注,感觉上头要彻底整治唐山,所以才放任这次新闻发酵。

先把相关的领导干部进行换血,然后就等一个导火索了。而烧烤店殴打事件就是这个导火索。

可见黑势力在唐山有多嚣张。

并且嚣张了很多年。

并且明显有保护伞这种明目张胆的黑势力。

如果没有唐山打人事件的曝光。

不知还有嚣张到啥时候靠舆论压力才出面解决黑势力。

打一个喷嚏说明不了什么,连续打三个喷嚏说明已经感冒了。

警察的不作为,社会治安肯定是不好的。

著名的“海因里希”法则。

一起黑恶势力重大案件背后,有30起违法犯罪活动,有300起犯罪未遂,或者受害者忍气吞声,有

1000个安全隐患。

短短一天就三起报案,可见当地治安管理多么恶劣?

烧烤店事件只是导火索。

民间被黑恶势力团伙污染已经久矣。

出现如此大规模的举报,似乎是可以说当地的一些情况导致积攒了大量怨气了!

每一个黑恶势力的背后,基本都会有一把保护伞。

而如果这些举报都是真的……

这就说明,这个地方的政法系统,已经出问题了。

舆论能够起来,就说明在我们大众知晓之前,政府就想处理这股黑恶势力,带动言论是想借助民众

的舆论力量。

借大势压人。

唐山是中国法律的观察地。有网友说——

唐山如果大换血,明年唐山公务员岗位会不会多很多啊。

D、黑恶外套:都叫地方知名公司。

如果我们看到了3份实名举报——

那么唐山被黑恶势力威胁过的人可能有3万名。

现在真正的黑社会外套——都叫地方知名公司。

任何组织都有基本结构。

任何组织:没有结构就没有力量,黑社会亦复如是。

什么是结构?

——就是一文一武左右手的功能。一般而言,左手搞钱,右手搞权。

主要发展路径:左右互搏,滚动扩张。

什么是国家政权?

简单的说,国家政权的基本功能:

一是收税。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二是军队。

——保家卫国,保护税源。

什么是真正的黑社会。

黑社会是地下政权:

一是收税。

——敲诈勒索,武力恐吓。勾结官府,巧取豪夺。

二是武力。

——公司养一帮小弟。本质上可以叫私军。

所以,黑社会的本质是窃取了政权的部分功能。

之所以称为黑社会,是因为和官场的官僚进行了利益勾结。

不勾结官府,成不了气候。

许多地方公司,大量的坑供应商坑客户坑银行,亏损多少年仍然不倒。

其本质是黑社会的2.0升级版本。

一个社会有一明一暗两个政权,这个地方能有个好?

这就是中央为什么坚定不移地打黑除恶的根由。

几个垃圾流氓在国家暴力机构面前不算什么,重点是保护伞!

为啥廊坊办案?

唐山新局长是从廊坊空降而来。

在廊坊主持工作期间,主导了多起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也是一个铁血人物。到了唐山后束手束脚,

一年多没有丝毫动作。固然有空降人生地不熟的原因,但是本系统内部掣肘应该也是一大原因。这

次事发让老部下协同办案,只要案犯进了廊坊,应该就抓住主导权了,毕竟能开777迈巴赫的也不

是小人物了,以点破面,能抓住突破口。

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呢,等字后面是想保护谁呢? ?

有好多网友说:

唐山的政法系统已经被腐蚀到无可救药了。

唐山殴打女子的嫌疑人之一曹建华,其舅是是公安分局副局长?

这不彻查民心难安!而且公布名单里恰恰就没有曹建华。

强光下的蟑螂已出现,黑暗处的还会少了吗?

所以打黑除恶,必须砸伞破网、除恶务尽!

伞网不破,黑恶横行。

真正打击黑恶:唐山或需倒查20年!

挖掉保护伞,铲除这座黑恶势力的大山,人民才有起码的生活保障和生命安全!

安全意味着:社会面要清零,黑社会也要清零。

坐等唐山扫黑除恶成果。

参考:

1、百度文库《唐山市黑社会老大排名》;

2、江平舟《唐山这地方到底怎么了,黑恶势力怎么那么多?》;

3、网友宇少搓米问答回答。

小的不冤,是武举老爷冤

得勒,各路人马后台出没出动,果然是英雄的城市,有姿势有态度有立场!问题是谁来为举报人后续安全负责?

既然举报了,不如来个将计就计如何?配备好举证工具如录音设备、电话录音软件等,谁出来“做工作”,尽管来做,做得越详细越深入越好。尽管做,举报人配合“演戏”,把此据记录坐实好,相关当事人则一律视为嫌疑,因为利益不相关的话“做工作”干嘛呢?

这样风暴就更猛烈了!猛烈是彻底解决的前提。

举报渠道也太单一了,那些因黑不便前来出面出声的(比如致残了的、语言表达能力差的…)怎么办?

建议开直播啥的,人像打马赛克变声处理,也顺便看看办得如何办案是些什么人等等不就清楚了。

另外增设主动爆光通道,告知如果让人举报了查实则从严最加X等。

动用媒体如电视、广播、社交app等甚至以村为单位制作画报海报张贴等形式大力渗透宣传。敢于直面监督才是王道。

我理解他,但是我很鄙视他。

现在觉得他被欺负真就是活该,不值得可怜的人。

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就求爷爷告奶奶,等着真有人帮他办完了事,马上变脸,他去做好人。

如果没有网友和舆论替你发声和推动,谁管你冤屈不冤屈,你就是被逼死了,当地相关部门也不会管你,死了更好,推到殡仪馆一烧,一切就清净了。

现在事给你办了,冤屈给你伸了,你跳出来说,我们唐山不错,不要抹黑唐山,我们治安挺好。

你这话说的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唐山很好,治安很好,那为什么在你被人威胁,被人打砸店铺时候怎没有人管你呢?

你们唐山这么好,你怎么还拿个身份证,在镜头前卖惨求网友帮助呢?

妥妥的小人,离这种人远点。

不求你多英雄,反手怼向帮你的人,良心过得去?

一直在坚持的合法权益,这次更是冒险实名举报!怎么可能突然轻易放弃?怕抹黑家乡?先不说他怎么突然境界提高了,这逻辑上也说不过去呀!只要是是事实就不存在抹黑!难道他不更希望家乡变得更好?

无需多问,个中原由可想而知。

犯罪嫌疑人已拘,案件已被督办,举报视频已无实用,反而会影响属地形象。删也属正常。但是否是自愿,就无需刨根了。

不管删不删,网络上已经留下了,建议,各地所有实名举报的都要捋一遍,查清事实,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给民众一个和谐幸福的生活环境!

不明真相,需明事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心险恶,多说无益。为了唐山,为了河北,为了中国么,看来要权衡利弊,把控有度。就事论事,不能被变形,被他事所缠绕,大做文章,得不偿失。舆论就是双刃剑,导向还是要把控的。

唐山蛋糕店老板在嫌疑人落网后发声:心情平静,这几天没营业

近日,河北唐山多人在烧烤店群殴女子事件持续引发关注。南都记者注意到,与此同时,唐山一男子在网上发布视频,实名曝光有涉嫌黑社会团伙对其进行敲诈勒索,对其蛋糕店进行打砸。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6月12日通报,涉及该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史某、李某某已被抓获归案。

6月14日,涉事蛋糕店老板孟先生再度发声表示,目前的心情是“平静的”。随后,孟先生向南都记者解释说,目前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等待嫌疑人的处置结果,“蛋糕店这几天都关着”。

蛋糕店老板实名举报

在公安机关抓获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后,孟先生6月14日上午通过社交账号表示,“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说实话挺平静的。”他称,两个嫌疑人已经落网,就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挪开了”。孟先生还提到,自己在6月12日删除视频后遭到部分网友指责和猜测,同时否认自己是因为受到威胁而作出删除视频的举动。

对于目前心情感到平静的原因,6月14日,孟先生向南都记者介绍,“这个案子时间太久了,跟这些骚扰闹事者对峙已经持续10个月,自从公安机关重视后,我心里能预判到这个结果(嫌疑人落网)。”他也透露,“如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等待他们的处置结果。”

南都此前报道,孟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在对方来蛋糕店闹事之前,自己完全不认识他们,相关人员以上门要账、债务纠纷作为借口来闹事要钱,随后蛋糕店被不明身份的蒙面人进行故意破坏和暴力打砸。他强调,“我本身没有任何债务纠纷,也没有任何仇人。”

称店铺这几天都关着

6月12日,唐山丰南警方通报,近日,唐山市路北区孟某在网上实名举报其被敲诈勒索、威胁恐吓,蛋糕店被暴力打砸。根据唐山市公安局指定管辖,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迅速成立专班,组织力量对该案进行侦办,主要犯罪嫌疑人史某、李某某已被抓获归案。下一步,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将严格依法办案,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和群众合法权益。

在2021年8月打砸事件发生后的第三个月,孟先生的蛋糕店重新开始营业。他也对南都记者表示,从今年3月下旬开始受疫情影响,店里的客流逐渐减少,也加上他的个人原因,蛋糕店是断断续续地开门。6月14日,他告诉南都记者,因为需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及回应网上的关注,实在无暇分身,“蛋糕店这几天都关着”。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解决问题的步骤:

第一步:发现问题。

第二步:研究问题。

第三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第四步:掩盖问题。

第五步:没有问题,皆大欢喜。

第六步:去烧烤店撸串,庆祝胜利。

分割线——————————————

看见评论区多人给出第七步,我选了一条放在下面。有兴趣的欢迎接下去,持续更新。

烤辣椒:第七步 顺便打个人犒劳自己。

No One:第八步 不小心暴露了问题。

杏仙子:第九步 对网络评论采取“先审后发”策略。

孟老板,如果您被强迫了就跟我眨眨眼。

不想被网友利用视频散布谣言抹黑家乡,这话是谁让您说的?

汤师爷:这不是树,别砍了。这是冤鼓,乾隆那时候设的。老没人敲就生了根长了叶,就成现在这样了。

老六:我爹说了,有冤鼓就说明有冤,他说他要判个案。

汤师爷:哪有冤呐?啊,谁敢有冤呐?这都一百多年了,你要把它砍了,把鼓露出来,不定出多大怨呢。

院士唱摇滚、诗词咏数学……这些科学家的画风似乎不太科学

文丨张方大家对“理科生”的印象,一般都是蓬头散发,不修边幅,整日闷在屋里写公式,鼓弄一些瓶瓶罐罐,这是大错特错!理科生要是文艺起来,能把“文科生”的饭碗都给抢没了。下面我们就介绍几位文艺科学家,跟着他们领略一下“理科生”的浪漫世界。 在金庸小说中,老顽童周伯通有一门绝技,叫做“双手互搏术”,就是左右两只手,分别可以使用不同的功夫。我们苏步青大师,算得上是学术界的“老顽童”了。他左手研究着微分几何,右手抒写着诗词歌赋,而且每一项都玩得出神入化。/苏步青的两本几何著作/先看苏大师的数学成就,他创立了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唐山蛋糕店老板回应删视频 「自己删的,目前很安全」,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