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唐山打人事件被捕9人中一男子曾阻拦施暴,他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唐山打人事件被捕9人中一男子曾阻拦施暴,他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原】宇宙中有一种神秘力量,控制着宇宙的运行,人类对它几乎一无所知

人类在探索宇宙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自己的渺小和无知,这样的说法其实算不上特别夸张,因为宇宙中确实存在着很多人类无法理解的现象,比如说人类早已发现宇宙中有一种神秘力量,控制着宇宙的运行,但直到现在,人类依然对它几乎一无所知。1929年,天文学家埃德温·哈勃(Edwin Hubble)根据观测数据总结出一个被誉为“天文学中的里程碑式的发现”,那就是无论我们向宇宙中的哪个方向看去,那些遥远的星系都在远离我们而去,而这也就意味着,宇宙其实是处于一种膨胀的状态。这个发现为“大爆炸宇宙论”提供了重 更多

你遇到过哪些温暖的陌生人?

那年在我做生意的时候,遇到一位温暖过我内心的老人。那天,天快黑了,正准备关门。进来一位老人。他指着架子上的不锈钢菜盆问:这个多少钱?天黑了,你拿走的话给65元吧。我对他说。一个盆我赚5元。反正快关门了,上门生意,赚5块钱,可以买5斤蒸馍吃。我明天早上过来拿,钱不够。他对我说。我一听,这样的人见多了,不买也罢。行。我微笑着回答他。明天几点开门啊?他问。八点。我一边关门一边爽快回答他。买不买无所谓,起码的礼貌咱得有。第二天,我到店里,没想到,他居然在门口等我。我冲他笑笑,被他的诚意打动。大早上第一笔 更多

不止是1人。实际上动手的只有4人,帮凶1人,其他4人均未动手。

1:绿衣男:挑事者+施暴者,上手最恨,也是流氓团伙唯一一个受伤的。

2:黑胖子男:事件发生后,冲进去打人了,且在外面也未停手。

3:白胖子男:同上。(白胖男最开始和黄绿裙女搂在一起,后误伤白衣女后,还抱了白衣女安慰。也是他威胁,谁管打谁,而且有路人想走的时候还威胁不让走)

4:红衣服男:冲进去了,在店内没有动手,在受害者被拖到外面时砸了一酒瓶,后续在外面有拉架行为。

5:白衣女:事件发生后,拎着板凳就往里冲,但是没打(估计发现不用她,是好几个在打两个女的),出门后有拉架行为。但之前明显有助拳行为,算帮凶。(被自己人打了一拳,是团伙里被打的第二个人)

6:黄绿裙女:全程围观,未动手未拉架,给白胖子擦血,后阻止白衣女去行凶现场。

7:黑衣男:事发后第一时间冲进店里,有拉架行为,出门后也有拉架行为,但未果后便旁观,未动手。

8:白衣男:未进店内,且行凶者刚出门后未参与,但在受害女被打到他身边时开始拉架,且被自己人拽倒,也喊着你要打就打我吧。

9:红帽男:事发后第一时间冲进店内,一直拉架。后在店外也一直在拉架,是唯一一个全程都在极力阻止暴力行为的人。

这排序是我个人认为的在这起案件中的责任排行。

后三人均存在拉架行为,就这起案件来说责任较低。除非是其中某人为指使者。

以上为视频中看到的所有情况,后在小巷子中也存在行凶行为,但是无监控画面。

—更新1—

现在 有网传说绿衣男最开始去监控底下说了,把那个女的怼路边给cao了。其实不是(确定)

打人者很可恶没错,但是也没必要传播谣言。

1.绿衣男去柜台时,那两个结账的男生均不是同伙

2.他的话更像是,把我们东路边的菜给上了。(但是后续的给上了含糊不清)

3.他的话说完之后老板娘马上跟了一句,马上就上,绿衣男听完就走了,基本可以断定是对话。如果不是催菜,那老板娘说的,马上就cao?如果这样的话,老板娘也会被抓起来了。但实际上并没有。

4.有人给这个配了这句话的字幕所以会觉得就是,建议别看字幕放大声音仔细听。

之所以写这个回答,就是希望各位尽量不要被带节奏,保持理智。只是在评论区截了一张图。

有人说我要么聋,要么坏。

有人希望我被打也这么想

有人认为我在给行凶者洗地

也有人说了,听的很清晰,就是怼路边cao了。

我已经给理由说的相对好理解了,可就是说你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见仁见智吧。

不需要!《热点案件的冷思考—从“唐山打人”案谈起》【mp.weixin.qq.com/s/EPRs】:尽管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对9名犯罪嫌疑人均采取了逮捕措施,但最终的处理结果尚需以案件的进一步调查结果为依据。比如,涉案的9名嫌疑人是否全部参与了打人或提供了帮助?是否有人在其中劝导或阻止?如果其中有人不仅没有参与打人,反而进行劝阻,即便被检察机关因查清案件事实而附条件地批准逮捕,随着相关证据的掌握,案件事实进一步查清,不排除对某个别犯罪嫌疑人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即便对于共同打人者,也会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起的作用大小而认定主从犯,从而判处不同的刑罚。

里面戴红帽子的一直在劝拉,从头拖到尾,还被推了一下,里面有个穿白T恤的也是一直在劝拉,甚至到后面能看到他都被拖到地下了,但他还在拉着那个傻叉别打了……

故意伤害的罪名肯定是没有,但,涉黑这俩字估计可能会被牵连,很惨,但,交友需谨慎哪……

正儿八经身居要职的几乎不跟闲杂人吃饭的,为什么?出点事就牵扯不清啊。

红帽子和白T恤的青年男子的问题,我在几个地方都说过了。白T恤,100%没有动手,全程拉架,还说打我吧的这词。红帽子进屋了,有一段看不到,室外全程拉架,推断上来看,大概率没动手。

官方用的“抓捕”一词不合适,如果是一般的案件,使用“传唤”,录口供之后放走就行了,这次因为舆论太大,所以就被牵连了。

有些网友说他们可能是团伙,在别的事上可能有一些问题。我看不一定。

首先相由心生,看面相和年龄不像是有问题的。其次,9个人吃饭这种大局,很多是被朋友的朋友喊上去的,也有的是亲戚,外甥,侄子之类的,跟一个二溜子是朋友或者是亲戚有什么问题吗?没错,二流子可能是跟黑社会称兄道弟,但是我跟黑社会没有交际啊,我只是有一个对我还不错,但是跟黑社会称兄道弟的二溜子朋友或者亲戚而已。大家想想,有没有这样的朋友和亲戚?

所以这种事儿啊,还要看后续真相,我觉得白衣青年问题不大。

站着不动、阻止施暴 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故意伤害案件中,存在多人加害之人重伤或者死亡案例。

在加害过程中,有的出谋划策、有的指挥、有的直接动手,也有的站旁边不动,也有进行劝阻。

在动手的人中,有的人仅仅喊了两声,有人踢了一脚、扇了一个耳光,有人直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责任该如何划分。

站着不动,或者劝阻的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一、共同犯罪

1.共同犯罪

刑法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共同犯罪有三个要件,一是两人以上,二是共同故意,三是共同实施犯罪。

共同故意,也就是共同意思联络,也就是嫌疑人以口头、书面、实际行动的方式,进行意思联络。有事前联络,绑架、抢劫等犯罪,多事先意思联络,故意伤害行为,多为现场意思联络。比如本案,一个男的起来骚扰女孩,其他嫌疑人站起来围过去,就是现场的意思联络。

共同实施犯罪行为。各共同犯罪人的行为,包括实行行为、组织指挥行为、帮助行为等,在故意伤害案件中,共同对被害人进行恐吓、拖拽、撕扯、踢踹、殴打,都是共同犯罪行为。

2.责任划分

无论自己行为是否导致被害人受伤或者死亡结果,所有人均应该对犯罪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指挥、策划、积极实施直接导致被害人受伤、死亡,是主犯;参与恐吓、殴打,是从犯。

二、站着不动、阻拦施暴,是否构成共同犯罪

1.有意思联络即使站着不动或阻拦也构成共同犯罪

比如本案中,几个人一起出来吃饭,事先并没有实施犯罪的意思联络,没有犯罪的事先通谋。

但是,各嫌疑人以各自的行为在现场完成了犯意联络,默契地形成了对被害人一方实施伤害的共同故意,共同对被害人进行骚扰、恐吓、殴打。

在这个过程中,即使站在犯罪现场不动,也会对被害人或者周围产生心理威慑,也构成共同犯罪。

犯罪开始后,先参与到犯罪中,比如参与骚扰、恐吓,之后发现其他嫌疑人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即使阻拦施暴,但是没有阻拦成功,等于没有成功阻止犯罪,也构成共同犯罪,只不过情节较轻而已。

2.无意思联络,不构成共同犯罪。

在现场犯罪过程中,一起吃饭的人,根本没有到犯罪现场,比如其他嫌疑人骚扰、殴打被害人时,没有上前、没有围观、更没有恐吓,那就不构成犯罪。

或者发现其他人犯罪时,进行阻拦,虽然没有成功,也不构成共同犯罪。

3、实行过限行为不属于共同犯罪

如甲、乙密谋共同盗窃,甲在门口望风和接应,乙进入房间窃取财物时,又看到一熟睡的妇女,乘机强行发生性关系。则该强奸行为即属于实行过限行为,不要作为共犯处理,应由实行行为人乙单独负刑事责任,即甲以盗窃罪论处,而乙则以盗窃罪和强奸罪并罚。

本案中,共同参与故意伤害或者寻衅滋事的嫌疑人,如果部分嫌疑人有强奸犯罪故意,其他嫌疑人不构成强奸犯罪。

4.事先无联络事后帮助行为不够成共同犯罪

比如有嫌疑人在现场没有参与犯罪,但是案发后驾车送嫌疑人离开现场,不不构成共同犯罪,是否构成其他犯罪,需要根据事实和证据查明。

案例一:董浩、郭艳涛等人故意伤害案件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刑终139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定:2016年8月2日1时许,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等人在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1号东方一派商务会所内,因结账问题与被害人李某1(男,殁年33岁)、宁某等人发生争执。后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等人在该商务会所走廊及包房内对李某1、宁某等人进行殴打,致李某1因胰腺破损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致宁某轻微伤。

案发后董浩向公安机关投案;崔金颉、王起超、程永军、张国锋、王国安、韩永昌被民警抓获归案;郭艳涛明知他人报警后在现场等候,给韩红亮打电话通知其接受调查,带领民警将崔金颉抓获;韩红亮接郭艳涛电话转述公安机关要求,回到案发现场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董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崔金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程永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国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韩红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王起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张国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郭艳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董浩等人上诉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发表的出庭意见为:本案系因歌厅工作人员与顾客结账金额产生分歧而引发,双方由争吵辱骂引发,至矛盾激化产生推搡、殴打行为,后歌厅一方人员在封闭的包房内继续殴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的后果。上诉人一方在现场产生意思联络、撕扯、踢踹、殴打等行为共同减弱了被害人一方的防御能力,均对伤亡结果的产生有因果关系。但行为过程分为包房门口推搡、殴打和包房内殴打两大环节。被害人李某1的死亡原因为胰腺破损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包房门口的行为仅起次要作用,在包房内的殴打行为是李某1死亡的直接原因。现有证据证明九名上诉人在包房外均有推搡、殴打行为,在此过程中形成了共同犯罪的故意,共同行为减弱了被害方的防御能力,需共同对伤亡结果负责,均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但上诉人韩红亮、王起超、王国安在包房内是否参与殴打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部分关键量刑情节无法认定,在事实尚未查清的情况下,建议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

针对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和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案发起因及被害人一方是否存在过错
现有证据证明本案因歌厅消费结账纠纷而引发。歌厅所收费用在客人消费前是否向被害人一方明确告知,现双方各执一词,均未出具消费明细单或结账凭证。双方在发生纠纷后前期虽有争执和互骂行为,但保持相对克制,没有激烈的肢体冲突。直至董浩抵达现场,径直搂被害人李某1的脖子,拽其去结账,促使事件升级,引发双方激烈的肢体冲突。综合全案情况,被害人一方不存在过错,本案可认定为因民间纠纷(消费结账)而引发,在量刑时酌予考虑。故相关上诉人和辩护人所提被害人一方存在过错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二)关于案件定性及各上诉人是否均应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在案九名上诉人均系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在董浩与被害人李某1发生肢体冲突后,均积极加入对被害人一方推搡、殴打的过程中,以各自的行为在现场完成了犯意联络,默契地形成了对被害人一方实施伤害的共同故意。上诉人在共同伤害过程中实施的具体行为虽有不同,但不论是否实际殴打被害人李某1,即便是撕扯、殴打死者以外的其他人,也是减弱被害人一方的防御能力,是对同案犯伤害行为的相互支持。上诉人的各自行为均是同一伤害罪行的有机组成部分,与犯罪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九名上诉人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共同犯罪,均应对犯罪的全部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故部分上诉人及辩护人所提与被害人李某1的死亡无直接关系或不应对李某1的死亡结果承担责任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部分辩护人所提本案应认定为聚众斗殴罪或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私仇、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多人成帮结伙互相进行殴斗的行为。经查,本案中被害人一方系到歌厅消费的客人,各上诉人均系歌厅工作人员,案发时双方在解决结账纠纷,没有为了实现不正当目的而纠集多人进行互相殴斗的故意,各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各上诉人亦非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其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三)关于主从犯及自首、立功等情节的认定
1.关于主从犯的认定。

本案各上诉人的故意伤害行为分为包房门口推搡、殴打和包房内殴打两个部分。

上诉人董浩系会所保安经理,其抵达案发现场后,与被害人李某1发生肢体冲突,直接激化矛盾,促使事态升级,其对被害人李某1及被害方其他人实施了殴打行为;上诉人崔金颉系会所保安,其使用辣椒水喷被害人,客观上减弱了被害人的防御能力和识别能力,其对李某1及被害方其他人均有积极的殴打行为;上诉人程永军、王国安、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均进入包房对被害人一方有殴打行为;上诉人郭艳涛在包房外对被害人一方有殴打行为;上诉人韩永昌在包房外推被害人进入包房,后有关门行为。

综合全案来看,董浩、崔金颉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程永军、王国安、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郭艳涛、韩永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帮助作用,均系从犯。程永军并不是在他人威胁下不自愿地参与共同犯罪,不构成胁从犯。故董浩的辩护人所提认定董浩系主犯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的辩护人、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及其辩护人所提有关从犯的意见,予以采纳;程永军的辩护人所提程永军系胁从犯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董浩、崔金颉、程永军、韩红亮、王起超、张国锋、王国安、郭艳涛、韩永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判决如下: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崔金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永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国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红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七、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起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国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九、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艳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十、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永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肖江峰
审判员  林兵兵
审判员  吴小军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日
书记员  刘晓鸥

案例二:孙志刚被故意伤害之死案
【裁判要旨】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的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第二十五条规定了共同犯罪,即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由此可见,多人共同故意伤害他人的,已构成共同犯罪,根据各个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区分主从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乔燕琴(又名乔艳清),男,1982年3月10日出生,出生地山西省离石市,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原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住山西省离石市吴城镇陈家塔村。因本案于2003年5月11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3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李三新,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莉红,广东省法律援助处律师。
  被告人李海婴(又名李海英),男,1977年4月7日出生,出生地湖南省双牌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南省双牌县塘底乡麻滩村委会103号。因本案于2003年5月10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次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梁国雄,广东易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卓曙虹,广东卓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钟辽国(又名钟条国,化名洪权才,绰号“卷毛”),男,1971年9月12日出生,出生地湖南省平江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南省平江县冬塔乡江洲村256号。1994年8月4日因犯盗窃罪被江苏省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1995年8月6日刑满释放。2003年4月13日因抢夺被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送劳动教养一年。因本案于2003年5月13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次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刘杰,广东信利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庆联,广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周利伟(又名黄开平,绰号“小胖”),男,1982年10月9日出生,出生地湖北省麻城市,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北省麻城市铁门岗乡下屋周村4组上屋周垸24号。因本案于2003年5月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9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吴雪元,广东德法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涛,广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张明君,男,1978年12月3日出生,出生地四川省南部县,汉族,文化程度小学,住四川省南部县太华乡宋家庙村8组。因本案于2003年5月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2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唐来军、陈永忠,广东鑫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二鹏(冒用吕鹏鹏,化名吕鹏),男,1984年8月12日出生,出生地山西省垣曲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原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住山西省垣曲县长直乡古垛村虎拔组。因本案于2003年5月2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9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程滨涛,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小斌,广东合众拓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龙生(绰号“长毛”、“黄毛”),男,1980年2月2日出生,出生地江苏省铜山县,汉族,文化程度小学,住江苏省铜山县太山乡西桃园村4组161号。因本案于2003年5月10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1日被逮捕。
  被告人韦延良(化名徐华彬),男,1981年5月13日出生,出生地贵州省正安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无业,住贵州省正安县桴*乡马安村石堡组。因本案于2003年5月12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5日被逮捕。
被告人何家红(又名何加洪),男,1974年3月15日出生,出生地四川省古蔺县,汉族,文化程度小学,住四川省古蔺县双沙镇寨坪村2社26号。1997年6月26日因抢劫被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送劳动教养二年,1999年1月18日解除劳动教养。因本案于2003年5月2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文星,男,1985年6月12日出生,出生地河南省许昌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住河南省许昌县榆林乡司庄村四组。2003年1月17日因犯抢夺罪被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2003年2月2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03年4月30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9日被逮捕。
  法定代理人李朝献,男,1964年5月10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暂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石油新村地窝堡乡丰田村一队。系被告人李文星的父亲。
  指定辩护人张伟强,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启英,广东省法律援助处律师。
  被告人乔志军,男,1979年2月28日出生,出生地山西省离石市,汉族,文化程度中专,原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住山西省离石市永宁中路34号。因本案于2003年5月2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9日被逮捕。
  辩护人张智,广东华之杰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郸,广东卓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金艳,女,1982年11月2日出生,出生地河南省柘城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原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住河南省柘城县李原乡大胡村委会大胡六组50号。因本案于2003年5月2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9日被逮捕。
  辩护人刘铭盛、曲行梅,广东永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经审理查明:2003年3月17日晚10时许,被害人孙志刚因未携带任何证件外出,被执行清查任务的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黄村街派出所民警收容送至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3月18日晚10时许,因被害人孙志刚自报有心脏病,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将孙转送至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治疗,收治在救治站一区201室。3月19日晚,因被害人孙志刚向到救治站认领被收容救治人员罗某海的亲属大声喊叫求助,引起该救治站护工被告人乔燕琴的不满,被告人乔燕琴遂与同班护士被告人乔志军商量将孙调至一区206室,让206室内的被收容救治人员教训孙志刚。之后,被告人乔燕琴到206室窗边直接授意206室内的被告人李海婴等人殴打被害人孙志刚。
  翌日凌晨0时30分许,当被告人乔燕琴、乔志军与护工被告人吕二鹏、胡金艳交接班时,被告人乔燕琴再次向被告人乔志军以及被告人吕二鹏、胡金艳提出将被害人孙志刚调至206室,让该室的人殴打孙志刚,得到被告人乔志军、吕二鹏、胡金艳的认同。随后,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又分别到206室授意李海婴等人殴打孙志刚,接着乔燕琴、乔志军、吕二鹏、胡金艳四人共同将被害人孙志刚从201室调至206室,然后四化回一楼监控室。当天凌晨1时许,206室的被告人李海婴首先上前殴打被害人孙志刚,接着被告人李文星、周利伟、钟辽国、李龙生、张明君、韦延良也上前以拳打、肘击、脚踩、脚跟砸的方式对孙志刚的背部等部位进行殴打。其中被告人李海婴采取了拳打脚踢、肘击、膝盖撞击背部的方式殴打孙志刚,还将孙按倒在地,让同案人殴打;被告人钟辽国采取左、右肘击、将孙志刚推至墙边站立用膝盖撞击等方式殴打孙志刚;被告人周利伟长时间持续殴打孙志刚;被告人何家红则在旁边望风。被害人孙志刚被打几分钟后,被告人胡金艳去到206室门口进行了口头制止。约10分钟后,被害人孙志刚向206室内的众被告人下跪求饶,但被告人李海婴又首先冲上前殴打孙志刚,接着被告人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李文星、何家红也上前殴打孙志刚。其中被告人李海婴以肘击,被告人钟辽国、周利伟以肘击、脚踩,被告人张明君以跳上背部跺、脚踢,被告人何家红以拳打脚踢的方式反复殴打孙志刚。当值班护士曾伟林、被告人胡金艳发现孙志刚再次被殴打后,去到206室制止并将孙志刚调至205室。当天凌晨2时许,被害人孙志刚向被告人吕二鹏反映情况,被告人吕二鹏持塑胶警棍隔着205室的门对孙的腹部连捅数下。当天上午10时许,被害人孙志刚被发现昏迷不醒,后被送至该站医疗室进行抢救,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孙志刚系因背部遭受钝性暴力反复打击,造成背部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上述事实,有下列由公诉机关当庭举证并经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实:
 
  关于各被告人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
  被告人乔燕琴、乔志军、胡金艳在公安机关审讯阶段均供认了起诉书指控的乔燕琴因不满孙志刚吵闹,首先纠合乔志军密谋伤害孙志刚,在把孙志刚调房前乔燕琴又向被告人吕二鹏、乔志军、胡金艳提议将孙志刚调到206室由室内的人殴打孙志刚的事实,被告人吕二鹏对该指控事实也作了供认,四被告人所供述的情节吻合一致,因此指控四被告人密谋伤害孙志刚的证据是充分的。被告人胡金艳虽无同意的明确言语表示,但其对乔燕琴的提议不但没有反对,反而在明知将孙志刚调房是要对孙志刚进行殴打的情况下仍共同与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乔志军将孙调进206室,其共同伤害孙志刚的主观犯意是清楚的,因此被告人乔燕琴、乔志军、胡金艳否认密谋伤害被害人孙志刚的理由不足,据此也可认定乔燕琴确对被害人孙志刚不满,故被告人乔燕琴辩解其无对孙志刚忌恨与事实不符。有关辩护人认为乔燕琴、吕二鹏、乔志军、胡金艳没有伤害孙志刚的主观故意的辩护意见也不能成立。
  被害人孙志刚虽然是在被各被告人伤害后经过一段时间才抢救无效死亡,但现有证据显示在该时间段内被害人孙志刚并无再受任何其他暴力打击,也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孙志刚在进206室之前或离开206室之后曾被殴打致背部受伤,也没有证据能够证实被害人系延误抢救导致死亡,因此认定孙志刚的死亡结果是206室内的各被告人造成的依据是充分的。有关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不排除其他原因造成、被害人孙志刚是因延误抢救导致死亡、本案性质不属“伤害致死”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乔志军在法庭上均对参与伤害被害人孙志刚的主要犯罪事实作了否认,因此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乔志军及其辩护人关于三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的意见不能成立。
  在本案中,被告人乔燕琴提起犯意,纠合被告人吕二鹏、乔志军、胡金艳密谋伤害被害人孙志刚,指使被告人李海婴等人殴打被害人,起策划、组织作用,应对被害人孙志刚的死亡后果负全部责任,是共同伤害犯罪的主犯,因此被告人乔燕琴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乔燕琴不是本案主犯的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被告人李龙生、韦延良、何家红提出自己被胁迫参与殴打被害人的辩解意见,被告人李文星的法定代理人及有关辩护人提出李海婴、周利伟、张明君、李文星是胁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虽然有指使李海婴等被告人伤害被害人孙志刚的行为,但各被告人以此认为系被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胁迫没有证据,本案也没有证据能证实被告人李海婴有强迫、威胁其他被告人殴打被害人孙志刚的行为,故上述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韦延良及辩护人提出四被告人有检举他人犯罪,构成立功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广州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并非根据被告人周利伟提供的线索抓获被告人李海婴;被告人张明君、钟辽国、韦延良检举他人犯罪的线索均无法查证属实。故上述四被告人均不构成立功。
  关于被告人张明君提出自己有自首情节的辩解。经查,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被告人张明君没有自动投案的情节。故被告人张明君该辩解不能成立。
  关于被告人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的辩护人提出上述三名被告人是从犯的意见。经查,上述三名被告人在同案人的指使下,积极参与殴打被害人孙志刚,殴打的时间长,动作凶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积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被告人吕二鹏授意李海婴等被告人伤害孙志刚的事实,有钟辽国、周利伟等被告人证实,其本人在公安机关审讯阶段也供认不讳,因此辩护人辩称本案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吕二鹏单独向李海婴等人授意打人的事实的意见不能成立。被告人吕二鹏参与密谋将被害人孙志刚调房,并授意同案人殴打被害人,在明知被害人被殴打的情况下,还持塑胶警棍对向其反映情况的被害人猛捅多下,情节恶劣,其在本案中也起积极作用,是主犯;而被告人吕二鹏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前,公安机关就被害人孙志刚被伤害事实对其问话时,并无如实供认其本人参与伤害孙志刚的犯罪事实,甚至无供认其所知道的同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吕二鹏不是主犯、有自首情节的意见不能成立。但被告人吕二鹏辩称在205室他只是用塑胶警棍隔着门捅了被害人的腹部的辩解属实,辩护人辩称吕二鹏无前科、是初犯的意见也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另查,辩护人所提被告人乔燕琴并无两次与吕二鹏密谋伤害孙志刚属实,这与起诉指控并不矛盾。
  关于被告人李文星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文星是从犯,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意见;被告人韦延良、何家红提出自己殴打被害人的行为较轻的辩解,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胡金艳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意见。经查,被告人胡金艳清楚知道206室的人会殴打孙志刚,而仍在孙被殴打几分钟后才上楼制止,故其对206室的人殴打孙志刚是事前明知,并非无意发现后即行制止。因此,辩解其发现206室的人殴打孙志刚即行制止与事实不符。被告人胡金艳在本案中确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且其确有制止殴打孙志刚的情节,故对其可以减轻处罚,但辩护人要求对胡金艳免除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乔燕琴、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吕二鹏、李龙生、韦延良、何家红、李文星、乔志军、胡金艳无视国法,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乔燕琴、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吕二鹏、李龙生、韦延良、何家红、李文星、乔志军、胡金艳故意伤害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在本案中,被告人乔燕琴提起犯意,纠合被告人吕二鹏、乔志军、胡金艳密谋伤害被害人孙志刚,指使李海婴等被告人殴打被害人,起策划、组织作用;被告人李海婴在两次殴打被害人孙志刚过程中,均首先动手,且对被害人采取了拳打脚踢、肘击、膝盖撞击背部等殴打方式,殴打时间长;被告人钟辽国采取左、右肘击、将被害人孙志刚推至墙边站立用膝盖撞击等方式殴打被害人;被告人张明君以跳上背部跺、脚踢方式殴打被害人孙志刚;被告人周利伟长时间持续殴打被害人孙志刚;被告人吕二鹏参与密谋将被害人孙志刚调室,并授意同案人殴打被害人,在明知被害人被殴打的情况下,还持塑胶警棍对向其反映情况的被害人猛捅多下。上述六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或主要、积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对提起犯意、指使、纠合其他被告人实施伤害行为的被告人乔燕琴应予从严惩处;对被告人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吕二鹏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李龙生、韦延良、何家红、李文星、乔志军、胡金艳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次要作用,是从犯,且被告人李文星在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根据上述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作用,对被告人李龙生、韦延良从轻处罚,对被告人何家红、李文星、乔志军、胡金艳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乔燕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李海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被告人钟辽国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四、被告人周利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折抵计算后刑期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8年5月2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五、被告人张明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8年5月8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六、被告人吕二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8年5月1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七、被告人李龙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5年5月9日止),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八、被告人韦延良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3年5月11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九、被告人何家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2年5月1日止)。
  十、被告人李文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11年4月29日止)。
  十一、被告人乔志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07年5月1日止)。
  十二、被告人胡金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经依法折抵计算后即为从被羁押之日起至2006年5月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目前网上能查到名字的有9个当中的8个,会不会其中一个没公布就是那个阻拦的?

本次唐山打人案9人中,陈继志、刘涛、陈晓亮、马云齐都有案底,李红瑞、李鑫、李鑫瑞、沈小俊以及一个网上没信息的还没查到有相关案底。

别多想啦,9个人全部都要判刑,只是判刑的刑期不一样罢了。

因为,这9个人全部都被逮捕了,逮捕了,逮捕了。

逮捕了,如果不判刑的话『哪怕是缓刑都要判』,那么,国家是要赔偿的。

按照正常法律流程。

打架了,警察抓人,录口供,警察根据口供和证据,初步判断,哪些人是违反刑法的,哪些人违反治安处罚法的。

『违反治安处罚法的警察直接就处理了,一般罚款拘留赔偿』

违反刑法的,警察就把人关在看守所,然后把口供证据材料上交检察院,检察院看过后,觉得没问题,是违反刑法的哪一条哪个罪名,那就,下个批准逮捕文件,以涉嫌某某罪正式逮捕这个人。

那么,被逮捕的这个人就是犯罪嫌疑人『注意没有经过法院判决,就是犯罪嫌疑人,还不是罪犯』。

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等着检察院的人再次来确认口供的正确无误,之后,整理材料,上交给法院,法院选择日期,开庭,判刑。

现在,这9个人都被逮捕了,注意是逮捕,而不是抓捕。

『抓捕是去抓到这个人的过程,逮捕是抓到后经过检察院审核通过,下逮捕令』

既然都逮捕了,现在肯定都关在看守所里,如果不判刑,那么被关的这些天,国家是要做出赔偿的。『俗称国家赔偿』

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要逮捕了,哪怕判缓刑,都要走一遍流程,不然,抓错人,逮捕错了,警察和检察院都出错,都要有人来负责。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9个人百分百都要判刑的,只是刑期不一样,可能从缓刑到三五年或者七八年这样。

PS

另外这个案件是从快从严处理的,也就是说,警察抓到人后,检察院都直接派人过来配合指导警察审问收集证据,然后,马上申请逮捕令了。

再PS

最好的参考案例就是长沙货拉拉司机,逮捕了,但是,真的没有明显证据可以判刑,最后,只能走一遍流程,判缓刑,也不要司机赔偿死者钱财。『所以判决书都不上传裁判网』

这个问题问出了我最疑惑和担心的地方。

跟打人的坏人一起吃饭的人也必定是坏人,这不是一种理性的、符合法制精神的推断。

很多人头脑中充斥着“自己认为的正义”,并不理性,作为官方应该去引导这种不理性而不是放任甚至去迎合这种不理性。

九个人中参与斗殴的有三个,劝架的至少有三个,还有三个无动于衷。

罪行法定是我国刑法的基本原则,其主旨为“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

根据法律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罪,而不是根据舆论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罪。

在全国舆论的重压下,警方快速降在场的9人全部捉拿归案。

除了打人之外的6人,罪名是什么?

说实话,我不太相信,警方在两天之内掌握了其它6人的其它犯罪证据并实施抓捕,大概率是跟这次打架有关。

所以,捉拿这6个人的法律依据是跟犯罪嫌疑人一起喝酒、吃饭?

这样岂不是人人自危,谁又能确保跟自己一桌吃过饭的人永远不犯罪?

又或者说警方根据舆论设定了这九个人构成黑社会,先逮捕,后找证据?舆论办案?

其实怎么样都难以自圆其说。

我非常能够理解当地警方希望雷厉风行采取措施,平息舆论,让群众满意。

可是,群众的不满意不是定罪依据,法律才是。

对于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案子,放任不管,对于有舆论压力的案子又用力过猛,这才是让人最不安的地方。

没有人应该成为平息舆论压力的牺牲品,一旦我们允许牺牲品的存在,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在有朝一日成为牺牲品。

一切以法律为依据,才能给群众最根本的安全感,保障社会长治久安。

导语:伞有多高?

有的事情没有伞做不了,有的事情没有伞做不好。

有没有伞?那是肯定有的。唯一的问题是,伞有多高?

单看事件本身,是一伙黑恶势力的小杂碎,逃过了96严打,逃过了02打黑,又逃过了17扫黑。

80年前后的人在96年左右就在混社会了,但凡有点本事的黑恶势力,96年就枪毙了。

剩下的杂碎都是些没本事的垃圾,02年打黑又枪毙了一批垃圾里面稍微好点的。

剩下的是垃圾中的垃圾,大头目都当不上,96年的时候只能跟着拎包提鞋的货色。

这些人严打之前顶多是团伙里的弟中弟,严打后大哥脑袋掉了一批,小头目们关进去一批,他们借

着名头出去吹牛吓人。

2002打黑后又把这些人里面真涉黑涉恶的枪毙了一批,这些人老实了,也没老实几年,整天打打杀

杀,再没有本事做以前的老大事,只能搞点欺行霸市的营生维持生计。

到了扫黑除恶,欺行霸市厉害的也进去了,就剩下这么些杂碎。

这帮杂碎能这么有恃无恐,关键在于他们团伙里面有一个人给了他们有靠山的错觉。

连不打女人的规矩都没有了,半夜2点40多,去骚扰隔壁桌吃饭的女性。

大部分群众,包括打人的那几个渣滓,会觉得这个是涉黑的。

会觉得这个曹某华能量通天。

是这个曹建华的出现,是这个曹某华和这些人的称兄道弟,让这几个渣滓觉得自己有了靠山。

甚至喊出了110随便报。

能通天吗?能通他奶奶个腿。就是这个曹建华,给了这些人肆意妄为的底气。

不要看村小:庙小影响不了妖风大,池浅也解决不了王八多。

村子小,村子里面的黑恶势力没准真不少。

要包庇这么一个黑恶实力,用不了多大的官,一个派出所所长,顶多到正科级的干部,就可以包庇

一个犯罪团伙。

只有内生的坏人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2015年的非法拘禁没有把它判刑,他就要继续逍遥法外,

基层组织选举的问题导致村主任的黑化,他就要为非作歹。

最后这两股势力合流,就有了6月10号凌晨的殴打事件,说轻一点可能是故意伤害,说重一点可能

是杀人未遂。

任何一个黑恶势力的猖獗背后一定是一个基层组织的涣散,一定有基层工作人员的变质。

上网了,全国盯着:天就要亮了。

什么叫色厉内荏?都别装了!哪些洗地的,摸摸你的良心!

明德先生:唐山曹建华是谁?

A、曹建华是谁?唐山打人事件者之一。

新浪财经的报道是:曹建华是唐山打人事件者之一。

不过曹建华本人辟谣称:自己没有打人。下午时,还一度上了热搜。

网友晒出了曹建华的对话:“是我又能咋滴?”

抛开“打人者”这个疑案不提,曹建华本身,也是个有事故的人。

B、网友爆料称:曹建华曾是强奸杀人犯,

这份2014年的裁判文书显示:曹建华为东马庄村村委会主任。

  一则2012年“东马庄村选举”的贴文引发了关注。

不难判断,参与讨论者疑似为东马庄村村民。

首先,一名网友@tsdjl168爆料称:曹建华曾是强奸杀人犯,舅舅曾经在某局当副局长,曹建华的

父亲卖了大车,花了几十万把他捞了出来。

有网友@就你9站出来反驳道,如果杀人,还能出来吗?

网友@m681025怼了回去,并透露了关键信息:曹建华被抓上过丰润新闻,罪名是强奸杀人!

另一位网友@正义使者1982很不服气,站出来继续反驳道:曹建华在丰润电视台和唐山电视台,都

已公开证据不足无罪释放,当面道歉了,还给人家赔偿了呢。

网友@m681025回问道:为什么他爸为了保他把大车都卖了啊?

曹建华这次引发了全民关注,也希望当地有关部门重新审查一下当年的案子:

“强奸杀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请与本次唐山打人案一起调查清楚!

C、曹建华贿选问题!

网友@m681025说:曹建华的舅舅刘宝军开车堵了另外一个竞选者的大门,还去了很多黑社会的

这里插入一句,前面当地存在提到舅舅任某局的副局长,这个刘宝军是否就是那个舅舅?

网友@东马庄小超 爆料说,曹建华给了每个人500元贿选,比另外一个人给的100元高。

钱从哪里来呢?还是这位@m681025的网友回答了这个问题:

曹建华的大哥支持他300万!

这位网友很清醒,现在给你500甚至给你1000,将来不还是要从老百姓身上榨吗?

C、曹建华是否侵占了:东马庄村村民1.6亿集资款?

接下来的一幕,可能更让你惊讶,因为我的微博里收到的这条私信,似乎印证了上面这位网友的判

断:羊毛出在羊身上——既然可以拿出来300万支持小弟竞选村主任,自然能够拿走更多!

请看一位当地网友的私信爆料:

惊不惊讶?意不意外?

网友声称东马庄村村民集资1.6亿元,本来准备住进新房子,结果成烂尾楼了……

因为担心爆料真实性问题,我问爆料者IP为何与河北不一致,对方发送了曹建华当着一群老百姓讲

话的视频。在我发送网友的爆料贴不久,就有一位河北当地的网友,为我们提供了佐证。

没多久,有网友私信我一张图片:

一位东马庄村老太太跪地维权的图片,地点、楼盘名称、金额1.6亿元完全吻合。

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因为有网友为我提供了一张天涯的截图:

这更加令人震惊!这条帖子声称,东马庄村老百姓状告村干部,被打到多处骨折……

到这里,我已经把与“唐山曹建华”相关的资料查找完毕,并一一汇总。

供唐山有关部门查证!

无论曹建华是不是打人者,因为他的自我爆料,让我们查到与他相关的“东马庄村往事”,让我们

看到当地老百姓欲哭无泪的血泪史,我想,这个意外的发现,或许解释了:

为什么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嚣张?如此飞扬跋扈?

正气不正,邪气必滋!

到目前为止,这个案件可以称为今年天字第一号大案,如果他们被定为黑恶势力,有组织犯罪,他们每个人都会被查个底掉。

从他们事发后全部疯狂逃窜,无一自首的情况来看,每个人身上可能都有事。

现在的状况是,单论打人这件事,九个人中应该是有人可以无罪。

但是定性为有组织犯罪,黑恶势力,那么他们之间一些纠葛就会导致虽然打人这事可以脱罪,其他的事可能就被捆在一起,没这么好运了。

不出意外,按照现在的舆论和国家意志,他们九个人,罪名可轻可重时,必择重,可判可不判时,必判,可牵连可不牵连时,必牵连。

只要能挂上的罪名,一定给他们全都挂满,他们这就是典型,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会有。

事件发酵到现在,很多东西都一目了然了。

这并不是单纯的针对这九个人,而是借这九个人的破事儿在唐山洗牌。

也许是上面已经注意到唐山的黑恶势力非常猖獗,保护伞势力强大。正好借这个机会掀起打黑风暴。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治安案件或者刑事案件,这是政治需要了。

所以,该怎么判,估计是轻不了的。

至于冤不冤,会找到证据证明你不冤的,哪怕你三岁时偷了隔壁老王的大白菜。

当年严打的时候,多少不够坐牢的坐牢了,不够枪毙的枪毙了。

但是社会治安一下子就扭转过来。

撞在枪口上的人,基本不会有好下场,从严从快才是结局。至于合不合法,大多数人其实是希望不合法严判的。这样一来,起码合情合理了。

等等看吧,是依法治国还是别的什么,相信很快判决就出来了,就都明白了。

除非他是特别干净的人。

该男子和两个女人都没有参与,一个女子去拉架还被打了,他们三个应该都不会受到该案的牵连。

如果在调查中,他们参与了其他犯罪活动,那么最终结果就是:三人与该案无关,经调查他们涉其他案件,已经另案处理了。

批准逮捕,并不意味着你就是犯罪了,只能说涉嫌犯罪,后续后续法院审理才会得出最后的答案。

可以参考正当防卫致死,新期逮捕后期无罪释放的案件。

共同犯罪是一个极其极其复杂的法律问题,北大的陈兴良教授曾写过一本书《共同犯罪论》,这本书足足有五百多页。读过一部分,实在读不完,但仅仅如此也是受益匪浅,而读这本书最大的感悟就是,法律实在是非常专业的学问,共同犯罪实在太难太复杂了。

共同犯罪问题是刑罚中的难点。关于共同犯罪,甚至很多资深法律专业的人都啰啰不清,认识浅薄。面对法律问题,尤其是复杂的法律问题时,应当保持敬畏和谦卑。对于不懂法的小老百姓来说,更应如此。

说话前应当清醒认识到“这只是我觉得”

可是适当的把格局打开,目前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已经成为涉黑案件的典范,必然会被深入调查。

而题目中提及的这个被捕9人中一男子曾阻拦施暴,只代表他在这个事件中的表现,单论这个事,他可能不涉及法律责任,但是不代表之前没做过其他犯法的事,所以会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还得看调查结果。

看到的只不过是前奏,看到的时候女子还能自己爬起来,也没有满脸血。

重点是追到小巷子里面后。

【原】宇宙中有一种神秘力量,控制着宇宙的运行,人类对它几乎一无所知

人类在探索宇宙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自己的渺小和无知,这样的说法其实算不上特别夸张,因为宇宙中确实存在着很多人类无法理解的现象,比如说人类早已发现宇宙中有一种神秘力量,控制着宇宙的运行,但直到现在,人类依然对它几乎一无所知。1929年,天文学家埃德温·哈勃(Edwin Hubble)根据观测数据总结出一个被誉为“天文学中的里程碑式的发现”,那就是无论我们向宇宙中的哪个方向看去,那些遥远的星系都在远离我们而去,而这也就意味着,宇宙其实是处于一种膨胀的状态。这个发现为“大爆炸宇宙论”提供了重 更多

你遇到过哪些温暖的陌生人?

那年在我做生意的时候,遇到一位温暖过我内心的老人。那天,天快黑了,正准备关门。进来一位老人。他指着架子上的不锈钢菜盆问:这个多少钱?天黑了,你拿走的话给65元吧。我对他说。一个盆我赚5元。反正快关门了,上门生意,赚5块钱,可以买5斤蒸馍吃。我明天早上过来拿,钱不够。他对我说。我一听,这样的人见多了,不买也罢。行。我微笑着回答他。明天几点开门啊?他问。八点。我一边关门一边爽快回答他。买不买无所谓,起码的礼貌咱得有。第二天,我到店里,没想到,他居然在门口等我。我冲他笑笑,被他的诚意打动。大早上第一笔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唐山打人事件被捕9人中一男子曾阻拦施暴,他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