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思维模型——复杂系统 之六

思维模型——复杂系统 之六

复杂系统+

根据硅谷王川网文整理

51、软件吞噬世界

1/ 人们有一个巨大的习惯倾向,就是用自己大脑固化后的抽象思维模型,判断标准,理解所有新生事物。2/ 数字相机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会说,数字照片质量不如胶卷冲洗出来的照片清晰漂亮,存到 PC 上很麻烦不如放到相册里收藏, 因此不看好,等等。3/ 说过这些可笑的话的人,要么已经不在了,要么自己忘了,要么不好意思承认。4/ 真正的重大转折点,来自于 iphone 的出现,把相片的管理变成一个软件应用,可以瞬时和多人分享,可以有千万种玩法。5/ 这可以看成是软件吞噬摄影业。这是不看好数字相机的人没有想到的。6/ 或者说,他们理解的软件还是低维度的单个 PC 上的 photoshop 之类的软件,而不是那种可以瞬时大规模共享的全新的软件应用。虽然都叫软件,但不是一回事。7/ 大规模共享,就增加了很多全新的维度,可以把拍摄的照片瞬时让别人的手机上的别的软件调用,这样就催生了最初发明者完全不可能想到的应用。

8/ 软件吞噬世界的一个本质是,市场涌现出某种标准化的应用编程接口 API,当这个接口承载的参与者数目超过一个临界点后,这个软件系统内的效率和复杂度将会迅速超过老的系统,而且这个优势将迅速越滚越大。把自己的相册里的几十张照片与几位好友面对面分享,和几百张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和上亿人共享传播,两种体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9/ 大规模共享的软件应用化,是一个时间很短的过程。老系统的人按照老的抽象模型,长期拘泥于“数字相机像素低,照片质量不高”这个观察维度里固步自封,以至于新的维度出现时,完全视而不见。在他们的世界里,周边环境出现了巨大不连续的跃迁。等到自己的饭碗被砸掉时,已经来不及反应了。10/ 当很多人还在纠结电车/汽车的争论时,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游戏早就大局已定,下面是软件吞噬自动车的时代了。11/ 按照这个思路,软件吞噬自动车的一个发展可能性,是大量自动车,一方面彼此间可以联网实时共享路况等各种数据,一方面可以和大量车载移动商家直接联网, 然后通过自驾技术让买卖双方的车的物理距离在最短时间内降到接近于零,从而实现交易。12/ 这里面会自然涌现出一个事实上的市场份额最大的标准 API,由某家车商控制。别的车商,为了能分一杯羹,会把自己的车辆软件接口努力和这个 API 全面兼容。然后这个 API 上会涌现出第三方开发者创造出来的各种复杂的软件应用,可以高效率地实现各种资源共享, 并形成一种新的我们无法想象的复杂而丰富的生态。13/ 这个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车祸,或者失败的尝试,都会被来自老的抽象模型中的反对者作为不看好的证据。

14/ 类似逻辑可以想象,软件吞噬全球金融业。在这里,我们常会听到很多人说 “Visa/Master 等系统每秒钟支持的交易数目远远超过某个区块链系统”15/ 类似逻辑也可以想象,多个人脑/电脑服务器 高带宽地联网协作,形成某种新的高效生命体, 等等。16/ 而如果以史为鉴,大部分人无法理解这种引入新维度之后的演变,只会盯着新事物在单个维度的不足,来支持自己错误的结论。等到攻守易势,大局已定时,已经没有时间和能力避开灭顶之灾了

52、别跟系统做对

复杂系统内常有所谓的“系统性陷阱” (system trap), 就是系统的参与者为了达到某一个目的,不断朝某个方向发力,但是系统内别的参与者的反作用力会把它抵消,结果就是大家胶着在那里浪费力气,而且很难达到原来的目的。日本过去三十年的流动性陷阱 (liquidity trap),不断印钞但利率仍然为零,就是这种情况。美国一百年前搞的禁酒运动 (后来被迫取消),也是这种情况。

许多复杂系统的“系统性陷阱”问题是结构性的,无药可救。以个人的力量去里面拆东墙补西墙与系统惯性作对,还不如耐心等待结构有突破性的改变,或者有更好的系统可以施展拳脚。系统的结构惯性,永远压倒个人的小聪明。

只关心事物的因果逻辑,而无法理解后面的二级/三级效应,容易陷入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系统性陷阱里面白费力气。不能跳出这种陷阱,和禽兽其实没有本质差别。

郭嘉对曹操进言,坐等袁绍两个儿子火并的故事,堪称复杂系统二级效应的一个范例 紹死,又從討譚尚于黎陽,連戰數克。諸將欲乘勝遂攻之,嘉曰:’袁紹愛此二子莫適立也。有郭圖逢紀為之謀臣,必交鬥其間,還相離也。急之則相持緩之而後爭心生。不如南向荊州,若征劉表者以待其變;變成而後擊之可一舉定也’

53、生命三层次

MIT 物理学家 Max Tegmark:’生命是一个自我复制的信息处理系统,它的信息 (软件)决定了它的行为模式和它的硬件的蓝图“。他把生命分为三个层级:生命 1.0:普通生物,软件和硬件无法重新设计,只能慢慢一代代演变。生命 2.0:人类,硬件没法变,但软件可以完全重新设计。人类可以通过学习复杂的新技能,来不断更新自己的世界观和目的。生命 3.0:可以自由地彻底重新设计硬件和软件,而无需等待缓慢的进化。这类生命目前尚未出现。

有可能,就像细胞相对于人体。这个关键在于通讯技术的发展,可以让更多个体远距离,近乎零成本和零延迟的合作。//@库巴2333:3.0的生命可能存在于我们认知之外。可不可以把一个复杂系统本身当做生命。比如地球是一个有主观意识的独立生命体。

54、所见非所得

1/ 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系统,第一必须有较大的信息存储能力,第二必须有较大的信息处理能力, 第三必须相对于外部世界有较大的独立性 (否则它无法感受到自己的独立存在。但另一方面因此每个人都有从自己视角的偏见), 第四其各个子系统能够有较好的信息整合沟通,而不是彼此独立各自为政。2/ 从”自我意识的信息整合理论“ (Integrated Information Theory) 的角度来看,只有当个体的感知 ”所见即所得“的时候,个体对外界的理解才更接近真实,它对外界的反应才更利于生存,它才更像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个体。3/ 但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大量的顽固的感知上的误区,所见并非所得,使得很多个体表现出大量的盲动行为。在一个客观的远距离观察者来看,他们和无头苍蝇/扑火的飞蛾没有什么差别。4/ 所见非所得的原因多种多样:噪音太多,反馈太慢甚至没有,各种形式的信息欺诈和伪装,信息获取成本太高导致个体没有意愿寻找新的维度的信息,复杂系统本身的特点难以用短时间的局部观察结果来判定, 等等。5/ 投资上的“所见非所得”例子:VC 视角: 一些 VC 给企业压力不断烧钱去增长,每次再融资时金额较小但估值不断抬高,不断发布新闻宣传,营造出一个投资回报率超高的假象,然后用这个假象去骗取新的 LP 的资金建立新的基金,以赚取更多管理费。等到 LP 七八年后发现投资回报惨不忍睹的时候,为时已晚。

6/ 投资者/LP 视角:一些投资媒体上的各种半真半假的宣传,朋友同事之间的各种攀比,对于没有经验的投资者产生较大心理压力:尤其是当看到周围比自己更蠢的人好像都赚到钱了,在没有能力评估风险和回报的时候,放弃基本风险管理标准,不管不顾,大进快上。很多 LP 最初第一桶金来自于某个经济周期上行时加杠杆的运气,但自己不认为是运气而是个人的能力,于是给了周围阿谀奉承之徒,或者投其所好的机会主义者可乘之机, 被忽悠着把大量资金盲目投入完全不靠谱的项目,而全然没有意识到资金投出之时,就已经和自己永远分手了。7/ 媒体视角:VC 和被投的公司,掮客,媒体之间可能存在不可告人的利益交换,因此对于各种新闻上的夸大和虚假宣传,采取默认甚至推波助澜的态度。8/ 创业者视角:极少数成功的创业者,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于运气或者其他不宜公示的东西,但对外宣传说成完全是自己的努力或者某个方法论。而行业外的创业者,被这些虚假宣传里的错误的方法论严重误导,长时间努力追求错误的目标,徒劳的试图复制他们的成功。9/ 这个中的复杂逻辑,需要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和不同视角的人交流,才能真正慢慢领悟。

55、对复杂系统涌现出的新事物缺乏应对的思维模型

1/ 大部分基金经理 (97%以上) 长期表现 (5-10 年以上,扣除管理费用后) 落后于指数基金 (这里指标准普尔指数)的原因是这样的:2/ 如果过去他们的某个策略的表现超越指数基金,他们对于这个策略背后的逻辑的信心就加强。3/ 他们对于自己过去的成功, 有一个简化的思维模型,但是实际的逻辑远比这个更复杂。实际的逻辑,背后有各种很难观察到的假设和边界条件, 而这些假设和边界条件都可能改变。4/ 短期的策略成功,注定会吸引模仿者。模仿者涌入的初期,会给成功的策略更多正反馈,表现更好,于是强化了投资者的信念。5/ 太多模仿者的涌入,导致策略效果变差,需要增加杠杆才能维持原来的回报。6/ 过了某个临界点,支持原来逻辑的假设和边界条件改变了,原来的策略完全失效,甚至因为大量投机者迅速平仓,导致原来的策略造成巨大损失。7/ 面临这个临界点,最初信念极强的成功者往往反应会迟钝。因为其大脑形成充分强化的逻辑,有巨大的确认偏见,对于任何与其逻辑相矛盾的证据,会长时间抵触忽略。这就是基金经理落后于被动指数基金的第一个关键点。8/ 随着社会发展,会不断涌现出全新的大公司/投资策略, 吸引资本涌入。新公司的崛起往往会让老人困惑,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商业逻辑不太一样。涌现出来的新的成功公司,往往有一些重要特征,不在老人的思维模型之内,因此即使直挺挺放在他面前,也完全被忽略。9/ 八十年代市场低估可口可乐,是因为没有意识到他在国际市场上扩张的潜力。同样大家对于二十年钱的Walmart 和星巴克缺乏想象力。同样对于过去五年亚马逊超越 IBM 和 Walmart 的逻辑缺乏理解力。同样,他们也会对未来超越亚马逊的新公司新组织缺乏理解力。10/ 没有搭上新范式里新公司的快车, 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如果狂妄到要以有限视角的信息和逻辑去做空新的大的成长公司,则可能致命。这就是基金经理大大落后于被动指数基金的第二个关键点。11/ 意愿不等于结果。没有任何个体对外界的理解是全面的和完全正确的.复杂系统的演变,无法用机械简单的因果逻辑来诠释。市场的历史经验表明,个体的意愿和结果的错位则是必然的。如果缺乏某种简单粗暴的结构性优势,普通投资经理想要长期跑赢市场指数,基本上就是白忙一场。

12/ 被动基金的最大优势在于,纠错机制是客观的/自动化的/不受任何情绪影响的。

13/ 主动投资要想长期超越诸如 SP500 指数基金,需要的是:1/扩大投资选择的空间,不仅仅是美股 2/ 引入更加客观/更接近商业本质的纠错机制 3/ 增加其它的外部的结构性优势 (比如利用自身商誉可以拿到普通人无法拿到的交易)

微博和推特的关注也可以采用指数基金管理的方法,就是限制关注数在某个上限,定期取关一些没有信息价值的号,每次取关一个号时,必须增加一个信息价值比较大的号。反之亦然。这是个渐进的过程,但好处是会强迫自己永远聚焦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最有价值的那部分,而不会僵化。

56、领先指标与落后指标;埋头种因;过程导向

受 Luca Dellanna 的启发, 关于“领先指标” (leading indicator) 和 ‘落后指标’ ( lagging indicator ) :1/ 很多人和公司关心的东西,属于 “落后指标” (lagging indicator) . 2/ 比如做媒体的,点击率/转发率就属于落后指标, 而文章的深度/长期信息价值属于领先指标。3/ 做生意时,每一单赚多少钱属于落后指标,而建立起各方面长期的竞争优势, 比如品牌,客户网络,产品创新等等属于领先指标。4/ 做投资,关心某一笔交易的回报利润,研究预测市场的涨跌属于落后指标。建立起相对于普通人较大的全方位的结构性的信息优势,属于领先指标。5/ 如果你专注于领先指标的建设,实际上很少有人和你竞争,时间一长,效果就出来了。

6/ 金钱和资源属于落后指标。比如大家都在做手机/做社交 app/ 做新零售,这是落后指标,而且因为这种落后指标早已有人占了,有主了,再要去争夺势必付出不对称的巨大代价。

7/ 获取资源获取竞争优势的方法论,属于领先指标,它可以教你哪些仗什么时候可以打,什么时候不能打,哪些事情大概率亏本根本就不应当去做, 哪些行为模式可以让你不断累积可以利用的竞争优势。

8/ 还有个更微妙的问题是:很多人是根据来自落后指标的反馈,来调整自身的行为模式,但这种调整实际上是对旧世界的适应,而无法保证在复杂系统的未来演变中仍然可以成功。应试教育的分数,基金经理用大量历史交易数据搞回测,都是这种情况。

外在的可以观察到的财务数据和表象一般都是“落后指标”, 而内部的组织架构,产品性能等等,都是“领先指标”。领先指标有时很难看清,或者看清楚需要的成本大一些。

关注“落后指标”本质上是目标导向,关注“领先指标”属于过程导向。

57、都是井底蛙

1/ 有一点毋庸置疑,所有人都无法知道客观世界的全部真相2/ 我们以为自己看到了全部的真相,但往往是一百个变量只看到十个,十个里面可能还有五个是错误或虚假信号,然后我们就把这十个输入和最后的输出建立起因果逻辑和世界观,很长时间深信不疑,直到有一天被现实无情粉碎。进化就是一个认知水平脆弱的系统被不断淘汰的过程。3/ 有些重要的信息,被有些玩家刻意隐藏或夸大,这样他们可以保持较为长期的竞争优势。这一块,普通人很难建立自身的优势,所以必须承认和意识到自身感知力的边界和局限。4/ 有些情况下,真相非常复杂而且变化很快,没有任何人可以看清全局,大家都有各自的理论去解释。这属于开放的复杂系统的范畴。这个领域,普通人有可能通过在局部直接观察到的信息,慢慢建立起对于大众的信息优势, 甚至相对于那些自以为有信息优势的老玩家。因为老玩家的信息优势,在新环境内可能完全无关紧要。5/ 在缺乏较大信息感知优势之前,拼命为某个具体目标而工作,认为这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这可能是短视的和愚蠢的。你以前所重视的某个目标,在新环境下可能毫无用处。6/ 网络时代,获取筛选知识精华的成本和时间延迟几乎为零;但是靠自身实践,在各种碰壁之后再去粗取精来总结出的经验教训,则成本极高极缓慢。不是说贬低实践,而是说先尽量低成本获取更多有价值的知识,让自己的选择增加好多倍,以更好地指导实践,这样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在噪音和假信号上了。7/ 必须要不断主动寻求新的有价值的信息,不断调整丰富大脑的思维模型,以适应感知到的真相。8/ 什么样的信息最有价值?一种信息的价值,是可以帮你从新的角度来核实现有信息的真实性,及早识破虚假夸大的信息;另外一种信息的价值,是给你对于能源/财富的寻觅,提供一条全新的替代的通路。9/ 其实生命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和意义。只是地球上慢慢地自发地涌现出一种系统,对外界建立起强大的感知力,并把感知到的信息高效整合起来,从外界吸收和耗散能量,然后不断繁衍进化,不断提高自身的感知力和信息整合能力,循环往复。这个系统的信息整合复杂到一定程度,就出现了我们常说的”自我意识“,然后这些有自我意识的人就会有时间去讨论人生的意义。

10/ 老年痴呆的本质是大脑记忆能力的缺失, 同时大脑神经元之间信息传输速度变慢。精神病可以看成是大脑整合信息能力的错乱,神经网络跌入了某种系统性陷阱 (systematic trap)。11/ 没有强大的感知力,记忆力和整合外界信息的能力,只是埋头想赚钱,本质上有点像精神病人和痴呆者在健身房里使劲撸铁。12/ 在不远的将来,很有可能,会浮现出更复杂的生物体,可以更高效地收集,整合更丰富全面的 (高若干个数量级的)外界信息,并形成一种更复杂的”自我意识“, 他们看普通生物人,如同我们看精神病人或者宠物。

全方位的多角度的获取各类信息的投资,是最好的投资,比物理世界很多投资都要高效得多。一块钱换来的有效信息让你识别真相,可能避免犯下一百块钱甚至一千块, 一万块的错误。即使 99%信息无用,只要 1%有用,就值了

一个理性人,对于信息知识的持续投入,应当永远超过吃喝玩乐的花费。

谷歌百度可以根据大众搜索数据,精准判断当下各类大众消费热点。还有最近脸书申请专利,可以根据使用其 app 用户的物理距离,来判断两个人的关系。如果两个手机长时间物理距离非常近,那么很大几率这两个人是熟识有关系的。这类信息优势常人完全不具备。

信息整合度低的系统,接受到外界信息输入时, 要么只在局部有反应而未传播到系统的整体 (缺乏整合);要么整体的反应非常刻板单一,缺乏时间空间上的差异性 (缺乏信息量)

低成本获取高价值的信息,以创造更多选择权 ;有更多选择权,就更有能力和资源去建设自身的信息获取和处理的能力 ;有了更多选择,才发现可以不做那些原来以为必须要做的事;看似无所事事,但背后决策机制,常人并不知晓。

58、社交网络和寿命长短有关

在耗费七年半时间,跟踪调查了三十多万中年人的生活习惯后,美国学者 Julianne Holt-Lunstad 2009年的一份研究表明,影响寿命的最重要的因素是社会关系的强度。社会关系主要有三个不同的层面:第一是社交网络的连接度 ;第二,是那些对自身有支持扶植作用的社交互动 ;第三是对于来自外界人际支持的自我感觉。社会关系强的个人,存活率比其它条件相同但是社会关系弱的人,要高 50%。强社交关系对健康的影响, 远超过吸烟,喝酒,锻炼身体等因素。实践上加强社交关系可以:1/ 广结善缘,多和外界互动,(在不耗费过多时间的前提下)扩大社交的边界 2/ 定期打打牌,参加一些有趣的社区活动, 3/ 不要和人吵架撕逼,一言不合就拉黑好了。

缺少复杂的对自身有支持扶植作用的社交网络,直接后果是个人认为外界环境有敌意,警惕性更高,体内皮质醇 (cortisol) 的分泌长期过高,进而伤害心血管系统和免疫系统。 另一个角度是,社交网络越复杂,办成一件事有多种路径,因此心情轻松,而不会有一种在某个地方被别人卡住的强烈无力感。

59、神经系统规模小,无法理解复杂系统的规律

昆虫的神经系统规模太小,所以其感觉-运动系统多采用极简解决方案,结果是常表现出刻板行为,且容易掉入一些感觉陷阱,夏天灯下的昆虫便是掉入了光学陷阱,因为其视觉系统是针对太阳光(特别是早晨和傍晚的太阳光)设计的,碰到人工光源就傻眼了,不仅飞不出陷阱,还往往因为飞行姿态不对而很快撞墙或坠落(我抓到的很多披头士在落地之前都是肚子朝天在飞)。

蚂蚁会掉入另一种陷阱,行军蚁在行军时遵循的策略是:若前方有同巢兄弟,跟着它们跑就是,否则,由某个算法决定行进方向,该策略在特定地貌上会创造出一种死循环:当一支处于行军状态的蚂蚁大军的前锋恰好碰上队伍尾巴时,这支队伍会不断绕圈子,直到累死,陷入这一状态的蚂群被称为蚂蚁磨盘(ant mill),哺乳动物的多重感知系统就不容易出这种bug,

可以类推,人类也是因为神经系统规模不够大,无法理解更复杂的系统的规律,因此常表现出刻板行为而掉入系统性陷阱,不能自拔。:)

人脑物理大小很难扩张了。可能三十年之内会涌现出某种可称为“脑联网”之类的超级智能系统,大脑直接互联,统一的协议,超带宽,迟滞低于两百毫秒,有 native currency 来协调协作 (类似大脑的神经介质), 以此为基础产生各种复杂行为。

60、系统反身性导致结果朝预期反向发展

1/ 贝索斯老师被掌握了其裸照的八卦小报敲诈勒索 2/ 不怕出丑,率先发推公布,并曝光八卦小报的母公司 AMI 如何敲诈勒索的文字细节, 变被动为主动3/ 估计以前被 AMI 敲诈过的一大堆富人要开始反攻倒算 4/ AMI 是否会因此而破产?5/ 此事以后要进商学院/法学院教科书。6/ 这后面其它的二级效应 second-order effect 会很有意思。7/ 复杂系统里, 你做的所有事都不一定能达到你直接想要的目的;系统的反身性,反而可能导致和你目标相悖的结局。

8/ AMI 的失算在于,在敲诈的过程中,暴露了自己更深的动机,和自身的弱点。因此被贝老师 call their bluff.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思维模型——复杂系统 之六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