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日本,下一个韩国?

日本,下一个韩国?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日本和韩国是两个很相像的国家,在战后,他们都甘愿当了美国的“小弟”,其国内也都有足以掌控国家经济命脉的财阀,但两国也有许多不同之处。

美国将豁免韩国企业,允许韩国在华芯片厂进口先进制造设备,如何看待美方这一举措?

制造一个问题,然后等待问题发酵影响相关利益关,相关利益方就需要站出来给制造问题的人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否则问题会持续发酵影响相关方利益。这是海盗逻辑,海盗懂法后将赤裸裸的抢劫变成了标准化立法行动,依靠着自己美元和美军霸权来在半导体产业链和供应链卡死韩国,韩国对于美国签署生效的《科学和芯片法案》和《通货膨胀法案》发出了抗议,一个韩国政府联合代表团正在华盛顿请愿游说。提出法案的重量级议员有权提出自己法案解释法案,反对法案的重量级议员有能量提出新法案来覆盖旧法案,不是重量级议员的人有能力让各种法案在投 更多

首尔一高中因生源不足即将关闭,韩国空置中小学校已达 1400 多所,韩国学龄人口减少原因是什么?

仅代表我所接触到的人群,不代表韩国普遍情况补充一点这个和贫富差距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只有一个男生是小城市出来的,其他家里都是首尔市,而且集中在江南,瑞草这种有钱人的区域。肯定不是因为经济原因。为什么不愿意结婚,只有几个和我关系很好的,我和他们聊过,普遍观点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很舒服,不想结婚简单来说 没新生人口了。21年年初我从水源搬去浦项工科POSTECH工作,学校南门那一片叫孝子洞。有一个公寓小区叫“胜利”,马路对面西侧是一个操场,已经荒废很久了,荒草遍布,那个操场就是孝子洞边上一个小学的,小 更多

众所周知的是,韩国是一个政府受到财阀控制的国家,即使青瓦台曾有心与财阀抗争,但几乎都以失败告终,而在日本,这种情况就好得多,至少日本才发财阀政治的控制,并不像韩国那样明目张胆。

可安倍晋三被刺杀身亡一事,却令一些人嗅到了“青瓦台魔咒”的味道,有人开始担心,这是否意味着日本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韩国、成为一个政治被财阀彻底控制的国家?那么,真的有可能吗?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一事,引起了日本政界的极大震动。日本首相官邸已经设立了危机管理中心来应对安倍晋三的枪击案,让政界许多人都感到担忧。

人们都想知道,安倍晋三到底是得罪了谁,才会招来此次杀身之祸,还有很多人由此事联想到了“青瓦台魔咒”,他们总担心,是否是因为日本财阀势力导致了安倍的死亡,甚至还有人已经开始联想,日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韩国,成为一个被财阀所掌控的国家。

我们都知道,韩国财阀控制的不仅仅是韩国的经济命脉,更是韩国的政治和几乎一切,韩国人甚至还表示他们一辈子都离不开三星,可见韩国财阀的势力庞大。

而日本财阀给人们的印象就好多了,虽然日本人的生活同样离不开日本六大商社,但至少在表面上,日本六大商社对日本政治的影响并不大,可实际上安倍晋三与日本财阀的联系一直比较密切,这从某种程度上让日本政界和日本财阀走得越来越近。

安倍晋三上任之后,因为“拜鬼”一事频繁引起周边国家的极度反感,就算是日本国内也对此事颇有微词,一些人认为安倍晋三此举就是为了从财阀手中获利。

实际上,安倍晋三一直和日本财界关系密切,一方面,安倍晋三的妻子安倍昭惠的娘家就是日本有名的糖果、糕点制造商森永制果,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基本上就是政治世家的公子迎娶商业巨擎公主的故事。

另外一方面,安倍晋三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就曾与丰田、松下、三菱等大财团十几名大财团的社长在官邸交换意见,可谓是来往十分密切。

也有人据此认为,自民党多年以来在日本地位稳固,与日本财团的偏爱不无关系。一份数据显示,2007年,自民党从经团联获得了29.1亿日元的政治募捐,而在同一时期,日本民主党仅仅获得了8000万日元的募捐,其中的差别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也正是因为日本财阀的支持,安倍晋三在2012年重新上任后,并且还获得了日本财界的极高评价。

在这种支持下,安倍晋三超越了佐藤荣作,以在位2799天的数字成为了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为什么日本财阀会支持安倍晋三?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这些大财阀原本就在资助日本右翼势力的活动,而安倍晋三刚好是其中的代表。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右翼团体就在财阀的支持下,多次染指我国的钓鱼岛;后来,他们更是任意篡改教科书,美化侵略战争,还试图摆脱“战败国”的身份束缚,企图扩军、增强自卫队的力量。

利用财阀的巨额资金干了这么多事情,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韩国的财阀政治,也难免有人会担心日本会不会变成下一个韩国。

不过,日本财阀和韩国财阀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的,这种区别也许就决定了日本到底会不会走上韩国的道路。

在国际上,针对财阀有一套专门的定义,要符合5个特质,才能认定一个大企业或者是大商社成为了“财阀”。

首先,该企业需要经营范围广泛、员工众多,简单来说,它是一个极其庞大的企业,甚至涵盖了一国国民的生老病死。

其次,财阀一般都是家族企业,企业资源掌握在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家族之内。第三,集团内的企业联系十分紧密,交叉持股的现象十分普遍。

韩国财阀基本上具有上述特征,而日本财阀却稍微有一些不同,至于原因,就要从历史说起了。

日本财阀最早可以追溯到日本幕府时代,当时日本有所谓四大财阀,即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家。

以三井财团为例,最早,三井是在东京靠纺织、绸缎发家的,赚了钱之后,三井家族很快就成立了钱庄,并开展了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高利贷。三井家族靠着低价吸储、高价放贷的生意真正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随后,三井家族又进行了一次非常关键且成功的“投资”,那就是在幕府与天皇的博弈中,三井家族将全部身家压在了天皇身上。

结果,明治维新标志着天皇派的全面获胜,从此之后,三井家族就成为了“从龙之臣”,获得了政府的青睐。

1876年,三井家族成立了日本第一家私人银行——三井银行,同年,又成立了三井物产公司投资房产,可以说是将赚钱的生意都收在了旗下,三井家族积累的财富也越来越庞大。

接下来,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战争就开始了,战争带来的巨大的军工需求彻底养肥了日本的四大财阀,也让财阀与国家政治的关系日益密切,也许如果日本一直这样发展下去,财阀也有可能真的发展成为一股能够彻底掌控社会政治的势力,可问题在于,二战后,日本战败了。

日本穷兵黩武地打仗,本来就掏空了国家经济,而战败之后,各国纷纷都想来“宰”日本一刀,更是加剧了日本的经济压力。

反正日本国库是没钱,如果真的要支付战争赔款,那么谁靠战争赚钱最多,谁就得再把钱吐出来,也就是说,日本财阀得赔钱。

而且,美国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还表态称“财阀是促成战争的经济基盘”,认为是财阀导致日本走上帝国主义道路,并最终发动了侵略战争。

由此,美国主导日本颁布了《反托拉斯法》强制拆分日本财阀,三井首当其冲要被拆分,按照拆分方案,仅三井物产一家公司,就要被拆分成223家公司,三菱商事也要被拆分为139家公司。

拆分这么大的企业当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正当日本财阀一边慢慢拆分、一边想办法的时候,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美苏争霸、两极对峙,日本的战略地位突然提升成为了遏制苏联、中国的“桥头堡”。

美国再次将目光放到日本,不仅不提拆分的事情了,还再次给日本提供起了经济援助,日本财阀“绝处逢生”,准备卷土重来。

1951年,日本政府正式宣布财阀“解体”完成,可实际上,原本要求被分割的325家大企业中只有11家真正被分割,大部分企业都幸免于难。

死里逃生的日本财阀给自己换了个形式,财阀高层组成二木会、白水会等名目多样的“总经理会”,表面上只是大家一起定期喝茶开会,实际上则是在进行财团的决策最终,原本日本的四大财阀,变成了现在的“六大财团”,即三井、三菱、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劝银。

但由于日本财阀经过美国的大洗牌,如今的日本财团已经不像韩国一样是家族控制的了,日本财团的架构体系变得扁平、开放、去中心化,集团内部各个企业也没有上下级的支配关系,这也是日本财阀与韩国财阀最大的不同之处。

有人认为,现在日本的大财团,更像是一个“合作平台”,各个公司信息透明、暗箱操作空间少,财团本身起到的更多的是协调作用,很少真正出现在公众眼前,也是因为这样,许多人就忽略了财团的存在。

仍旧以三井财团为例,丰田、东芝、三井物产、东丽等大企业都属于三井财团,可大家日常总是会忽略三井财团,往往只会提及丰田、东芝等大型企业。

那么,隐藏在幕后并且同样实力强大的日本财团,对日本的政治有多大的影响呢?

有人认为,日本政治并没有被日本财团左右,这显然有些过于“理想化”了。在日本,政治活动同样离不开金钱,这也就意味着权力与金钱不可能真正剥离开,毕竟财团从来都不是“慈善家”,不可能白白给政治家提供资助,而完全不求回报。

例如,日本首相走马灯似的换人,就与日本财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1955年,鸠山内阁的倒台就是三井财团在背后搞鬼。

又例如,在很多时候,日本首相都是被财团认可的人,财团不可能完全不干涉政治。

只不过日本政府和日本财团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密切”,也没有到达财团要掌控政治的地步,而且从当下的情况来看,也许日本尚不会走到韩国的地步。

一方面,日本的制度使得政商关系更容易被监督。现在的日本政治家只能通过“后援会”接受政治献金,个人和企业的捐款分别不得超过2000万日元以及1亿人员,并且一次捐款5万日元以上,就要公开并接受公众监督。

在党派斗争、司法系统和媒体的监督下,非法献金的政治丑闻很容易被曝光,也使得“金钱”会有所收敛。

另外一方面,日本除了财阀之外,还存在着“官阀”——或者我们也可以认为是门阀——这两派势力不相上下,谁也没办法真正“击垮”对方。

在韩国成立之初,李承晚政权就是被美国“凭空”扶植起来的,因此韩国的官僚集团一直比较弱小,基本上无力与韩国财阀对抗。

日本则不一样,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国内就有三股力量相互博弈:财阀、官阀、军阀。在战争时期,军阀一度占据上风,但二战后,日本军阀被美国彻底打压、逐渐式微,就变成了官阀和财阀之间的相互博弈。

安倍晋三实际上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他出生于日本的政治世家,其外祖父是差点追随东条英机而去的侵华战争甲级战犯、后来又凭借“大东亚共荣圈”上台担任首相的岸信介,他的父亲、祖父都是日本政治家,他本人一直被认为是“纯正血统的政治家”,足可见日本门阀的实力。

而且,在长期博弈的过程中,日本的官阀和财阀还通过联姻、协商以及各种“聚会”维持了微妙的平衡,双方谁也不能彻底击垮谁,也并不想击垮谁,所以,日本财阀不可能真正像韩国财阀那样彻底控制一国政治。

更重要的是,相较于韩国而言,日本财阀对国家经济的垄断程度低,财阀本身的独立性也更强,他们并不完全受到美国的“摆布”。

2018年的一份数据显示,韩国前10大企业的营收总额占到韩国当年GDP的42%,而在日本,这个数据仅为19.6%。

而且,日本前10大企业中有不少企业并不属于日本六大财团,也就是说,日本财团对于国家经济的垄断力并没有那么强,对政治的控制力自然也不会像韩国一样。

同时,韩国财阀的技术、资本基本上都来源于美国和日本的扶持,韩国企业和银行还曾在亚洲金融危机被被美国资本“抄底”。

例如,三星电子有89%的优先股票和56%的普通股票被外国资本——大多数是华尔街资本——掌握,这意味着,韩国财阀的背后,是“说了能算”的美国。

而日本则不一样,它在战前已经积累起了雄厚的工业基础和资本力量,对欧美的依赖并没有韩国那么严重,日本第一大企业丰田的前10大股东中,8个都是日本本土企业,只有2个属于美国资本,而且持股份额都比较靠后。

也就是说,日本财团并不完全受到美国的控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因为美国的“需要”而与自己国内的政治力量作对,所以,日本财团也不会走上韩国财阀的道路。

总的来说,日本走上韩国那种财阀政治道路的可能性比较低,但也许一切还得要交给时间来检验。

美国将豁免韩国企业,允许韩国在华芯片厂进口先进制造设备,如何看待美方这一举措?

制造一个问题,然后等待问题发酵影响相关利益关,相关利益方就需要站出来给制造问题的人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否则问题会持续发酵影响相关方利益。这是海盗逻辑,海盗懂法后将赤裸裸的抢劫变成了标准化立法行动,依靠着自己美元和美军霸权来在半导体产业链和供应链卡死韩国,韩国对于美国签署生效的《科学和芯片法案》和《通货膨胀法案》发出了抗议,一个韩国政府联合代表团正在华盛顿请愿游说。提出法案的重量级议员有权提出自己法案解释法案,反对法案的重量级议员有能量提出新法案来覆盖旧法案,不是重量级议员的人有能力让各种法案在投 更多

首尔一高中因生源不足即将关闭,韩国空置中小学校已达 1400 多所,韩国学龄人口减少原因是什么?

仅代表我所接触到的人群,不代表韩国普遍情况补充一点这个和贫富差距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只有一个男生是小城市出来的,其他家里都是首尔市,而且集中在江南,瑞草这种有钱人的区域。肯定不是因为经济原因。为什么不愿意结婚,只有几个和我关系很好的,我和他们聊过,普遍观点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很舒服,不想结婚简单来说 没新生人口了。21年年初我从水源搬去浦项工科POSTECH工作,学校南门那一片叫孝子洞。有一个公寓小区叫“胜利”,马路对面西侧是一个操场,已经荒废很久了,荒草遍布,那个操场就是孝子洞边上一个小学的,小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日本,下一个韩国?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