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人是如何把脑内想表达的思想转化为语言的?

人是如何把脑内想表达的思想转化为语言的?

科学家在饮食、眼睛健康和寿命之间发现惊人联系

科学家们首次证明了果蝇的饮食、昼夜节律、眼睛健康和寿命之间的联系。来自巴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22年6月7日的《自然通讯》上发表文章,他们意外地发现,果蝇的衰老过程跟眼睛存在关联。资料图以前的研究表明,在人类中,眼疾跟健康状况不佳之间存在着关联。“我们的研究认为,这不仅仅是相关性:眼睛的功能障碍实际上可以驱动其他组织的问题,”这项研究的论文资深作者、巴克研究所教授Pankaj Kapahi博士说道,“我们现在发现,禁食不仅能改善视力,而且眼睛实际上在影响寿命方面发挥着作用。”他的实验室多年来已 更多

有哪些堪称神作的动漫?

我这篇推荐包含了很多知名度不高的冷门作品,但都是本人看过的优秀动漫,整个列表基本无毒,放心食用。1.《尸鬼》个人评分:9.5类别:恐怖,惊悚,智斗,吸血鬼,战争,剧情,在小村庄发生的故事,黑深残注意是小野不由美的《尸鬼》,不是《东京食尸鬼》。朴素平凡的小村镇上,有一天建起了一座洋馆。村人只知洋馆的主人一定是非常有钱的大户人家,但却很少有人见过洋馆里的人。对土鳖的村落环境感到不满、十分渴望大都市生活的村姑清水惠,想去洋馆中一探究竟,目睹一下洋馆主人的贵族风采,却因此被杀,几天后复活。故事由此展开。 更多

根据心理语言学领域提出的 WEAVER++ 模型[1],语言从思想概念到形成话语的语言产出流程图大致如下:

我们从上到下把这个过程捋一遍。

首先,说话人需要以词汇概念为基础进行概念上的准备 (conceptual preparation in terms of lexical concepts)。基于说话者想表达的非语言概念选取一个能够表达这个概念的词汇概念。这个过程的产物就是一个存在于说话人头脑中的词汇概念 lexical concept。但是当你想表达的概念没有一个现存的词汇概念与之对应,或没有词汇概念与你想表达的概念完美对应的话,这时候可能会在脑子里进行词汇概念的组合。比如 “鸡蛋和面粉做成的面类食物 (pasta)” 这个概念在一般以汉语为母语的人的头脑里没有一个现成的词汇概念进行匹配,所以会用其诞生地 “意大利” 和一种做法类似的中国食物 “面” 这两个已有的词汇概念进行组合,形成 “意大利面/意面” 这个词汇概念。但是如果某个概念恰好存在,比如“(在简中互联网上能够表达的)dumb ass”,就正好可以对应 “沙雕” 这个词汇概念,就没太大需要做词汇选择了。这整个过程叫做词汇化 lexicalization:即将非语言的概念转化成语言概念的过程。

当词汇概念形成以后,人脑就会循着这个词汇概念进行词汇选择 lexical selection。常常同一个词汇概念会对应很多个不同的潜在词汇。比如 “性别为男的人类” 这个概念可以由 “男”、“男性”、“男人”、“男生”、“男子汉”等等词汇项表达。根据表达需求说话人会根据需求在这当中挑选一个,这个被挑选出来的叫做词汇项 lemma。词汇项并不纯粹是观念层面的存在,它们不仅包含语义信息还包含了句法信息。人们需要这些句法信息在稍后阶段里将不同的词汇项按照该语言允许的方式组合起来形成短语和句子。

如果这个语言具备丰富的形态学过程的话,词汇项选定以后就会开始进行形态编码 morphological encoding。比如 go 这个词汇项包含的形态学编码是:这是原型,其过去式为 went,其过去分词为 gone,其与第三人称单数结合时为 goes。根据这些形态学编码,说话人开始选取必要的各种形态素 morpheme 进行组装,然后激活一个词的音系形态 phonological encoding。一个包含了完整的词汇概念、形态学和音系学编码的词汇项叫做词形 word form。所有词形构成一个人的心理词库 mental lexicon。每个人的心理词库可能都是不一样的,每一种语言的所有母语者共享一个数量庞大的基础心理词库。

如果要表达的概念相当复杂,头脑里就会开始将选取出来的形态素按照形态句法规则组合排列在一起形成更大的语言单位(短语和句子)。当形态素排列好以后就开始激活音位 phoneme。激活音位是为了调配 plan 实际发音中需要使用的调音动作 articulatory gesture ,这是为改变声道形状发音产生话语信号 speech signal 做准备。一个词汇项的所有音位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词素 lexeme

但是实际语音产出时,音位不是一个一个单独发出来的。还有一种将好几个音位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更高级的语音产出结构的单位:音节 syllable。这个过程叫做音节化 syllabification。每一个音节都有一套指导语音产出的调音计划。比如通常音节首辅音和音节末辅音有不一样的发音方式,就是音节在指导调配发音过程的结果。所以音节从这个角度定义是语音产出计划过程中的一个单位。而音节本身也有更高一级的单位将其组织起来:节律结构 metrical structure。节律结构的单位是音步 foot。音步中通常包含两个音节,也可以只有一个音节。比如 breakfast 中有两个音节一个音步,首音节获得重音,而 steadfast 中有两个音节和两个音步,每个音步都只有一个音节,两个音节都获得重音,第二个音节获得的是次重音。

这几个韵律步骤完成之后得到的产物是音系词 phonological word。音系词是语音产出中的最小组织单位(不是音位也不是形态素)。音系词的存在才是 you all 可以缩合成 y’all,want to/going to 可以缩合成 wanna/gonna 的原因,也是“不知道”可以说成“不绕”甚至“抱”的原因。

音系词全部确定以后,所有音位需要用到的调音动作就会被“码放”在一张指导具体发音器官移动的蓝图:调音动作谱 gestural score [4]。这个过程叫语音编码 phonetic encoding

调音动作谱会确定什么时候应该移动哪一个调音器官,调音器官以多大速率移动到什么位置以及持续时间多长,同时协调调音器官之间的关系。比如以上图中 spot /spɑt/ 这个英语单词为例。因为 /sp/ 是清辅音簇,所以声门打开,声带不能闭合,同时舌尖要上翘发出 /s/ 这个音。紧接着嘴唇也闭合发出 /p/,同时舌体向下移动做好发出 /ɑ/ 元音的准备。然后声门闭合声带振动的同时打开嘴唇发出元音。最后舌尖再次上抬发出 /t/。这个过程就叫调音 articulation。大脑的运动中枢根据这个动作谱移动调音器官 articulator发出调音动作,调音动作进一步改变发声方式和口腔声道形状,配合肺部气流和声带活动产生声波“说出”具体的一系列的语词,形成发话 utterance

如果是手语的话则将调音动作换成手势动作就好,整体流程原理是相同的。

一个完整的语言产出过程可以表示如下[5]

看到一张狗狗的图以后,CANINE(X) 是要表达的非语言概念,DOG(X)是与之匹配的词汇概念,dog 是被选择的词汇项,<dog> 是需要用到的形态素,/d, ?, g/ 是被激活的音位,[d?g] 输出为调音动作谱,人根据这个调音动作谱调动调音器官说出语词。

谢邀。先上一张图:

这张图叫Atkinson&Shiffrin模型(1968),它主要划分了人脑内不同的记忆行为,以及描述了人在受到环境刺激下做出言语回应的大致过程。这里的“刺激”并不是狭义的刺激,而是包括了所有“让你想说话”的因素。

在心理学中,人的记忆分为短时记忆(Short-Term Memory)和长时记忆(Long-Term Memory),这里只从心理语言学角度进行说明。长时记忆很好理解,所有你已经学会的行为、已掌握的信息都储存在长时记忆里。比如怎么游泳、怎么骑车、怎么说一门语言等,它的记忆时间可以是终身的,记忆量对目前人类来说也可以看作是无限的。而短时记忆指的是人脑额叶中的一块预留区域,用于存储有限数量的待处理信息。存储能力因人而异,一般来说对于一个普通成人为5–9个条目,记忆时长为30–60秒。

上图Atkinson&Shiffrin模型解释了不同的记忆模式在语言行为中的不同影响:

1)对当前刺激的直接反应。比如你说一个词,让听话人按重复你所说的。这个词的读音首先刺激了听话人的听觉,之后它的语音特点会进入短时记忆,之后听话人再根据这些语音特点尝试用自己的发声系统说出。

2)对当前刺激的延时反应。比如你展示一张狗的图片,让看图人用英语说出图中的动物。首先图片会通过视觉刺激进入短时记忆,并留在短时记忆,之后长时记忆与之发生联动。看图人需要在长时记忆里检索图片的相关信息,比如之前见过的类似动物,以及这个动物对应的符号——“dog”或者“狗”词条,有必要时通过工作记忆进行翻译。最后提出所有符号信息到短时记忆与图片进行对比,确认后再通过发声系统说出。

当然,由于日常交流中我们都是以句子为单位。所以在Atkinson&Shiffrin模型基础上,对于语言行为产生时脑内的工作机制以及工作阶段,Levelt模型(1989)又做出了更为详细的划分。

首先是概念机制(Conceptualizer)。比如当我们要描述一段暑假的经历时,我们首先会在长时记忆里找信息,可能是一些剪影、一些图像、一栋房子、一些片段等等。这里还没有正式的语句,只是一些语前信息(Preverbal Message),为接下来的话语做铺垫。

其次是组织机制(Formulator)。这个机制的功能是把上述的语前信息转化为语言信息,即把在上个机制里的概念、图像等逐一用语言符号替换,形成一个连续的词汇组、一个大致的造句规划。在这一步,我们脑子里要做两件事:第一,选择句型和语法——普通句还是倒装句,什么时态,主动式还是被动式等等;第二,正确选择对应的词汇及语音编码——“狗”念作“gou”不念作“mao”,“I went”不是“I gone”,“猫抓老鼠”不是“猫老鼠抓”等等。这些都是需要从长时记忆里提出并暂时储存到短时记忆里的。完成之后我们就会瞬时得到一个预生成的、脑海里说给自己听的“内部语句”(Internal Speech)。

最后是发声机制(Articulator)。即在大脑确认了内部语句之后,便会将该句子从短时记忆发送至发声器官,并刺激声带震动、口腔面部肌肉活动,以此产生语言行为。也就是从你把话一说出口,“内部语句”就转化为了“外部语句”(External Speech或Overt Speech)。

之后来到模型右边,才有了听话人的“听到(听觉刺激)”、“理解”以及“再加工和回应”。循环往复,不再赘述。故只对言语的产生做解释。

当然首先,语言能力也是必需的,长时记忆里没有对应的语料库,说话也就无从谈起。所有的观点都是建立在说话人至少掌握一门语言上的。而对于语言的习得,同样也是要经过对短时记忆的不断刺激(背单词、造句等),才能进入长时记忆的。不过跟普通交流稍有不同,这又是教育学范畴的问题了。

上述过程中,只要任何一步的记忆出现偏差、遗漏甚至功能受损,解码和编码的任务都无法顺利完成。也就会出现人们常说的语言功能缺失、失读症、失语症等。当然在其它疾病比如阿兹海默氏症、帕金森症、精神分裂症等所带来的并发性脑部受损的影响下,相应的语言功能缺失也会发生。这也是当前心理语言学研究的一个热门方向。

另:上面还提到了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这是Baddeley(1986,1992)在Atkinson&Shiffrin模型的基础上对短时记忆(STS)做的进一步细分,为的是研究记忆对人的认知、语言的理解及推理、学习能力方面的影响。工作记忆与语言行为同样密不可分,它代表了我们对存储在短时记忆里信息的加工能力(比如心算、一心二用、判断超复杂句的各个成分等),只是研究方向大多为各种患有记忆障碍和语言障碍的病人。由于实验及病例过多篇幅过大,有兴趣题主可以自己查阅,亦不再赘述。

其实这是一个很需要严谨一些,多引用一些学术内容的问题,但是我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和能力了,所以还是简单来回答一下。首先面对问题我提出如下一些疑问,我觉得不提出这些疑问,无法进行下一步的讨论。(对问题的解答往往只能从对问题的怀疑开始)ps:这问题下面的回答里语言学浓度太淡了

回到问题的题面上,会发现其实问题里有一些前提假设,或者说通过语言实现的暗示。“人是如何把脑内想表达的思想转化为语言的?”这句话像是在传达,【思想】先于【语言】,并且可转化为【语言】的【思想】并不依托于【语言】而存在。这些预设或者说叫暗示不一定是正确的。我仅从我对语言学的理解,给出如下一些我认为的【思想】和【语言】的关系。我给出的并不是很科学的东西,只是我最近的一些思考。

其他的触发语言产生的只不过是其他的脑内行为,不是【转化】为【语言】的【思想】本身,比如说一个孩子想吃妈妈手里的食物,他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这个过程里孩子的脑内动作是他发出声音的触发行为,这个过程不是【转化】,就好比你想上厕所,然后去上了厕所。你上厕所的行为,不是你想上厕所【想法】的【转化】。

一个人在做任何行为的时候,都存在主客观两个角度。客观的角度,行为本身就是运动,同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运动一样。主观的角度,作为主体的人对行为可以有多个层面上的主观感知,比如说你跑步的时候能感知到心脏的负担,能感知到脚落地时的感受,能感知到呼吸的速度,等等。那么对于一个人跑步这样一个行为来说,可以简单形式化成以下的模型:

这个简单的形式化看起来很像Smith[1]和Croft[2]说的causal chain。对于【跑步】这样一个行为来说,【行为动机】是一个人处于什么想法的触发,产生了想要做出名为【跑步】的动作的需求。【行为启动】就是开始跑,然后他在跑的时候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主观感知,他的主观感知和作为动机的想法会一直综合起来让他【调整】跑步的具体动作,最后【行为结束】。

基于对经济性原则的考虑,我们假设【说话】这个行为和【跑步】是一样的。那【说话】就可以简单形式化如下:

如果【说话】也遵循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会发现实际上没有一个从【思想】到【语言】的转化过程,【思想】一方面作为促使语言产生的动机先于【说话】行为,另一方面包含在【开始】【调整】过程里和【语言】本身无法区分。

到目前为止其实我还没有说任何和语言真正相关的事儿,下面开始我们来看一些和语言相关的。

我在上面按照语言产出的顺序,列出了“我昨天在他家学习了来着”的产出过程。语言是线性的,已经说出口的语词不可以撤回,人只能够通过线性的方式说出语词并形成完整的句子。因为人在说话的时候可以快速感知自己所说的句子的【句法性】。其实如果说到‘我昨天在他家学习了’的话,句子已经完句了。但是为了表达的需求,对句子的观点类型(也可以就叫句型,或者叫cp的性质,按照不同理论怎么理解都可以)的预设,导致“了”不会作为完句标记说出,这时的“了”和完句的“了”在语音层面上可能会有一些区别。

那么当一个人说上面的话说到“我昨天在他家学习了”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可能同时有这样两个行为过程。一个是对已经说的话的感知,即【我说了什么】,另一个是按照表达的需求,对句子最后完句标记的选择,即【我要用什么方式结束这句话的传达】,对【来着】的选择,影响到了【了】的句法功能,以及它的语音实现形式。

那么是所有的语素在表达时都是这样一个规律么,一个句子里不同语素之间在具体的实现上会有区别。比如说Chomsky1999[3]等一些文章里认为很多句法操作只在phase的边缘进行。phase包括vP,CP以及DP,用兰盖克[4]的观点来说这些大概就是对应【名词的入场】,【动词的入场】。

结合上面补充的一些语言学的内容,我对上面【语言】行为的形式化再进行一些修改如下:

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而且实际上是跨学科问题,我掌握的知识也不多。这个回答很难说能解开谁的困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

总之,如果您有幸阅读了的话,感谢阅读。

人类大脑如何将语言转化为含义

科学家正在做一项人类大脑如何将语言转化为含义的研究。 Gallant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希望开发出一种新的技术来可视化语义系统在整个大脑皮层中的分布方式,希望能够帮助未来患有锁定综合征(ALS)、阅读障碍和自闭症的患者。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Gallant实验室的一组科学家致力于创建我们大脑的功能“语义图”。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Jack Gallant教授解释说,“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巨大的地图集,显示出大脑中语言的一个特定方面是如何表示的,在这种情况下是语义或单词的含义”。科学家希望通过映射我们的语义系统,来了解有关我们语义系统的功能和解剖结构的更多信息,或者了解我们收听广播时脑海中真正发生的事情。

要求七个英语为母语的人听美国流行广播节目The Moth Radio Hour的自传故事。在受试者愉快地听取个人轶事的同时,科学家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间接测量了受试者的大脑活动。通过检测血流量,氧合和容量的变化;科学家们能够弄清楚大脑皮层的哪些部分被不同的单词激活了。

研究人员在观察大脑隐藏凹槽的同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结果。例如,“受害者”一词与“谋杀”一样激活了大脑的同一部分。科学家们还发现,这些受试者具有“非常相似的语义图”,这可能是由于他们都说英语。研究人员正在进一步研究一些外国语言的语义图是否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而有所不同。令人惊讶的是,这项研究表明,语言似乎在大脑的两侧都被会被处理,而不仅仅是左半脑,而左半球经常被视为语言负责区。

听起来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里的东西,科学家Alexander Huth相信他们的“新方法可以用来解码有关人们正在听,读甚至可能在想什么单词的信息”。尽管在通用语言编码器问世之前,研究小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项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沟通障碍,例如阅读障碍和自闭症。以及创造新的疗法来帮助患者从脑部受伤和中风中康复。

Jack Gallant和他的团队正在计划进行更多研究,以验证其语义图集。他们也渴望将这种方法用于映射其他种类的语言信息,例如音位信息,句法信息和叙述。

大脑中有多达 50 个区域与语言有关,从将空气中的振动转化为神经活动,以便我们的大脑可以听到它,到控制产生语音和交流所需的复杂的身体运动,再到操纵和使用符号帮助形成想法和想法。

法国神经学家皮埃尔·保罗·布罗卡 (Pierre Paul Broca) 发现了今天所谓的布罗卡区,大脑中处理语言处理、言语产生、理解和控制面部功能的区域。

它位于额后回

当布罗卡区发生损伤时,该人可能会出现布罗卡失语症并出现语言问题。

皮埃尔·保罗·布罗卡是第一个将左脑与语言联系起来的人。

除了 30% 的左撇子和 10% 的右撇子,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通过左脑控制语言。

Broca 区域后面是Pars Triangularis ,它涉及语言的语义。

当你停下来思考某人所说的话时使用它,例如一个复杂的句子。

几年后,德国神经学家 Carl Wernicke 在上颞叶后部发现了 Broca 区的对应物——这个地方现在被称为 Wernicke 区。

该区域处理我们听到的语言和称为接受性语言的过程。

Wernicke 是第一个绘制出大脑中语言过程的人——从认知到语音、从写作到阅读以及从语音到理解。

它后来被 Norman Geschwind 采用,现在被称为 Wernicke-Geschwind 模型。

但是,它现在已经过时了。

同一个人 Norman Geschwind 在 1960 年代发现顶下小叶在语言处理中很重要。

这是大脑中与语言发展和习得以及语言的抽象使用有关的部分。

这是大脑中我们收集和考虑书面和口头单词、短语和想法的地方。

这是一个如此复杂的领域和过程,我们不仅能够理解单词的含义,而且能够理解它们的发音方式和它们在语法中的功能。

顶叶下叶是大脑对我们的感觉、视觉和听觉摄入进行分类和排序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认为直到五岁左右才学会阅读或写作的孩子是由于小叶成熟较晚。

仍在额叶内的梭状回,它是大脑的一部分,可帮助我们对单词进行分类和识别。

例如,“猫”和“狗”都被归类为名词,都是动物,而“跳”和“坐”都是动作动词。

所以你之所以能够把大脑中的思想转变成语言,是因为你的大脑在参与语言工作。

只要一个人的大脑功能正常,哪怕他是后天聋哑人士也可以通过机器辅助表达自己的想法。

别说聋哑人士了,说个大家熟悉的伟大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

一个坐在轮椅上,肌肉几乎无法活动的人,是如何做到讲课和写书的呢?

22 岁时,霍金患上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ALS),也称为运动神经症。

它是一种退行性疾病,会导致人脑中的中子死亡

它会导致肌肉抽搐和肌肉退化,从而导致吞咽、说话和最终呼吸困难。

当时医生预言霍金只能活2年,可他却活了半个多世纪。

霍金使用了英特尔开发的语音生成设备,该设备可以帮助有沟通障碍的人进行语音和写作。

该软件将光标移动到字母的行和列上,霍金可以通过抽动脸颊来选择所需的字母。

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选择单个字母,然后形成单词和句子。

该软件从他那里学到了能够预测和自动填充他经常使用的单词,从而减少了他造句所需的时间和精力。

它还学会了分析他正在编写的特定书籍或讲座的内容,以进一步简化流程。

完成后,语音合成器帮助他说出句子。

除了说话和写作,该软件还可以让他查看电子邮件、浏览互联网、在 Skype 上聊天和做笔记。

英特尔拥有一支专门的工程师团队,致力于让他的沟通过程更轻松。

霍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计算机”的文章,讲述了帮助他说话的软件。

为了让大家更加直观的看到科技是如何帮助他实现交流的,我特意去油管上找到关于他和主持人交流的视频。

在视频中,霍金显得非常的幽默和风趣。

(不好意思,我懒得上翻译了,考验大家外语的时刻到了。)

像他这种例子是非常极端的了,但依然能够借助科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见,只要脑袋功能正常,管理语言的那些神经能正常运行,那就能够将思想转化为语言。

下面让我们细数一下,这样一个瘫痪、全身肌肉萎缩的人,都写了那些历史巨著?

随着个体沟通交流的需要,个体之间的认知模型会相互磨合,变得相似起来,这就形成了公共认知。公共认知会与衍生(传承)的语言声音、文字相关联,就形成了一种相互指代关系,于是一些常用的抽象事物就拥有了自己的专属称谓,形成了基于语言的思维模式。随着个人的成长,在用进废退的原则下,语言能力得到不断地强化,曾经构建它的多层抽象体系却相继退化,这样基于语言的认知体系所构建出来的主观世界就很容易开始脱离客观世界。

语言是什么?广义的语言内容很宽泛的,文字,语音,肢体动作,数学,各种艺术都是语言。

不同类型的语言就是思想的不同的展现方式。

所以,话是怎么说出来的,跟怎么走路,拿筷子,是一类事,一码事。

所以语言不需要大脑就可以完成,没有大脑的生物野可以走路游泳不是吗?

所以,最基本的答案在生物和环境的交互的反馈系统里。

大脑是神经元堆,神经元是比较先进的反馈系统。

可以认为大脑就是普通神经元反馈系统的反馈系统。

大脑是就是n阶普通神经元反馈系统。

环境刺激》生物体接受器》神经元》生物体发生器》环境。神经元是反馈核心

神经元信息》大脑神经堆》神经元,大脑神经堆是反馈核心,是神经元反馈系统的反馈系统的核心。

大脑很简单就是神经元堆,神经元进化的高阶形态,

大脑又很复杂,参与身体神经元信息的反馈核心只是基础只是其中的一阶,大脑里是植物性神经元的多少阶不得而知。反正变的跟电脑差不多了。

人类处理的事情复杂度越大,用到的反馈系统的阶越高。

不成熟的栗子:

看到一个人》视觉网神经》信息进入大脑神经堆》信息反馈云》。》》。更抽象的反馈云。》》。》选择了声带神经+说话。面部肌肉神经+表情。

本人民科。以上瞎说。

过筛法。

脑海中流过很多信息,其中有一些和语言表达有直接联系,用筛子把它们捞出来,然后交给语言模型润色一下即可。

关注

在进化成为人的过程中,

1)先有想法,或者idea, 然后才进化出了语言。或者说,先有了思维,而思维要表达出来开始是通过简单的动作和声音,进而压迫出了语言。

2)基于1,语言是表达思维或者想法的工具。除了发声器官,表达潜意识想法和动机的是body Language: pose and eye contact.

3)基于2,语言表达的结构其实是想法或者思维的结构。

4)语言的结构就是syntactic结构和semantic结构,统称为语法。

Syntax结构主要是以字词(word)组合序列(sequence)表达时空关系的认知结构。这个结构反应的是感知器官认知顺序。

Semantic结构其实就是逻辑与意义。反应的是感知和认知对人的意义。这里要首要判断的问题是:什么是真(True),什么是valid ,什么是美,什么是善等等。

5)知识挂载在Semantic结构上, Semantic结构挂载在syntactic结构上。Syntactic结构挂载在语言序列上。不符合syntax结构的semantic结构是无意义的。符合syntactic结构的语言序列,也有很多是没有意义的。

6)知识的获得与学习,来自于对上述结构的理解。event Sequence是根本感知和认知起始的地方(也是最终至少高一个dimension回归的地方),pattern的识别能力在此最为重要。将识别出的pattern抽象出来转化为各种抽象的树结构,图结构,空间结构,表结构,时空结构,实际上都是在构建的空间中进行的直观表达用以理解世界,这个过程是知识的学习与获得过程,也是知识的表达过程。

换言之,人类构建的各种结构其实是想要认识和理解世界,即认识,抽象以及模拟由人自身的一维感知序(语言是工具)列代表各种结构、属性、行为和关系。这包含两方面内容:1)一个认识对象的结构要素(或者单位)表达的抽象出来的一个实体(entity),或者成分(component),它包含: 这个实体或者成分的属性(attributes)以及行为(behavior)。 2) 结构之间的连接想要表达是要素或者实体之间的联系(association)和以及数量(quantity)关系。这些的意义都是semantic部分的内容。实体的切割表达的是quanlitative的认识,实体存在于时空中,受物理定理支配。而对实体的认识给出的名字则是抽象的是quanlicative的,并不存在于时空中而仅仅是对实体的抽象。在计算机语言上,实体的抽象被称作class, 而具体的实体称作instance. Instantiate和abstractiate正是一对互逆过程。

可见,对世界的认识过程受制于形成的语言表达方式。而同为人类,感知方式都被进化得是一样的, 而形成的认知(conceive/concept)结构则是对感知(perceive/percept)方式的抽象提升,并通过syntatic结构和literal的semantic结构固定在l语言表达序列中。这样,在对percept进行组织的过程中,对于一个现象的观察方式、表达方式、以及表达的粒度就都直接影响了concept的结构和形成。同时,已经形成的语言表达方式,也反过来直接影响了如何感知(perceive)进而直接影响到认知(conceive),这样, 一旦在语言形成过程中形成一种非能够自我进化式的语言结构或结构没有随perceive – conceive循环进行进化,那么这一语种就会在进化过程中无法准确表达对世界的认识,最好的结局是无害,糟糕的结局则是在偏离的认识上越走越远进而迷失掉。

表达的粒度(resolution)显然受制于智商、经历、和见识—而这些,通常受制于环境的丰富程度与个体思维的活跃度。表达的粒度也即字词/概念的丰富度是一个进化过程,是随着perceive –conceive的粒度提升需要不断进化的。而同时,自然语言要准确表达新的发现,其syntatic结构也必须能够适应和进化的。如果一个语言语种的syntax无法清晰表达已有概念,即可断定这个语言的speakers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那个结构仅仅能表达清楚的阶段。

对世界的模拟,或者某个想法的实现,则是上述过程的逆过程。实现的过程的理解程度,取决于对认知过程的理解程度如何,并且需要额外至少一个dimension的抽象才能顺利表达实现。对认知过程如果不了解就不可能理解模拟或者实现是如何进行的。对认知过程足够理解以及能直觉的感受时空时获得的知识才会是真知识,否则大概率不是真知识:此时获得的知识只能用于:a)吹牛逼,b)自以为是,c) 照本宣科, d)欺骗。

知识的表达尤其是实现或模拟,最终全部回归到语言序列的构建,并依赖自然语言进行理解与表达。语言序列的构建即在一维空间中通过syntatic结构构建structure, behavior, association或者relationship的时空关系,并sermantically 通过concept 把对世界的观察构建在头脑中的抽象时空关系。 但是自然语言已经无法有效精确处理大量的高浓度多维度信息,于是数学语言等各种语言包括音乐语言,计算机语言诞生,把需要用大量篇幅自然语言才能表达清楚的东西浓缩在了简单的符号、表达式、运算符当中, 这些符号和表达式等反应的就是时空关系。数学上的美因此诞生。

因此,语言能力强的人本身一定是具有某种潜力的。这种潜力有可能往两个极端方向发展:一个是如果对认知过程足够理解则很可能获得大量的真知识,而一旦被带往错误的方向并根本不理解认知过程,则获得的知识将全部是伪知识。后一种的危害会在一个时期内大量盛行,但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终将被进化掉。

象陈某润那样别的方面强,而语言能力不行的则必然是某种病症的特征。不拿个稿子就不会说话的大概也能判断出是啥水准。

以国内教课的方法,可能永远感受不到数学语言与自然语言这个根本的trunk之间的关系,也自然无法感受到美。

In short, 认知conceive来自感知perceive,是一种pattern的识别能力与总结抽象能力。感知来自对现象的观察与现象的event squence的识别。观察一个现象能做什么,与理解一个现象是如何发生的是两个不同维度的事情。理解了一个现象是如何发生的,与实现或者模拟一个现象的发生,又是两个不同维度的事情。一个现象:能做什么–如何做到的–如何实现模拟这个现象,依次每个都比上一个高至少一个dimension。这也许就是人的理性认知极限:人能够理解人脑能做什么,但可能根本无法理解人脑是如何做的。

这个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也是目前心理语言学的研究范畴 人是如何解码语言 如何储存 又是如何调取的 很难一两句话讲通 看过一些论文 大概是人的大脑中会先有concept 然后会向已有的mental lexicon retrieve 然后再组成句子 最后再加工语音信息 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过程 内部会十分的复杂 如果感兴趣的话 可以找一些相关书籍看一下 会很有趣的

遵循的是模数转换、降维展开、函数化压缩与解压缩、宏积木库指针之类的规则。

整部《西游记》,可看作一个“道本体”数理模型的建构、拟合、扬弃、完善、升华的动态数理模型。将动态数理模型转换为3D剧情图像,此过程在脑中完成,用的是光量子自升维全局全视哲学与认知论第一原理。将3D剧情图像,再转换为《西游记》,大量运用的是中文字符的函数化压缩与解压缩、宏积木库指针原理,《西游记》文字即中文语言。进一步将中文字符通过字库与字库指针的关系,可转换为数字。数字再经过二进制转换函数,可转换为二进制数据。二进制数据为计算机语言,可在信息网络中通行。

中国哲学、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日用而不自知的是非语言的数理模型方式。

作为认知战利器,命题→暴力二进制化→二进制缸中之脑单线程模式处理,是西方极力推崇的不可脱离语言的思维模式。

语言就是一种思维模式,自然将你思维习惯性定性和指引方向。

大脑是怎样产生思想的?

心理第二原理——发放原理主要论述丘脑、样脑的功能以及意识产生的神经机制。脑有那些功能,意识是怎样产生的?到目前为止还是科学家们孜孜以求的研究对象,意识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概念涉及范围广,在不同的学科、不同的领域都有不同的定义,可以用广、杂、乱三个字来形容。发放原理主要从生理学的角度论述意识的产生机制,简单的说就是论述意识是哪个脑器官产生的以及怎么产生的。

发放原理是一个经过长期论证、反复验证而确定的理论观点。这一定论是谢健青从开始,在年发现了丘脑的丘觉发放功能后,又经过10年的反复验证形成的最后定论。是以日常行为、心理现象、脑部病变症状、精神病症结合海量心理研究资料,经过20年反反复复的舍取、修改、升华,抽丝剥茧、筛选提炼出的精华。

发放原理的得出是脑研究的突破,从脑的生理机制上确定了脑的功能和意识、心理机制,科学阐释了各种意识、心理、精神问题,纠正了将丘脑功能定义为感觉中继站的错误认识,纠正了将意识、思维等功能以及心理、精神活动局限在大脑皮质的错误认识,纠正了心理现象解析、心理问题咨询、精神病症治疗的种种误区。

1.1什么是发放原理

发放原理阐述脑的意识功能,即意识产生的神经机制,即丘觉发放产生意识。丘脑合成发放丘觉,样脑交换产出样本,丘觉自由发放或被样本点亮发放产生意识。第一,丘脑的功能是合成丘觉并发放丘觉,丘觉发放出来产生意识,丘觉的发放有两种方式,既可以是丘脑自由合成发放,也可以被样本点亮发放,自由发放的丘觉产生的是自由意识,也就是“想法”,样本点亮丘觉产生的意识是关于客观事物的客观意识;第二,样脑的功能就是交换产出样本,通过信息交换、样本交换的方式产出样本,样脑产出样本的目的就是点亮丘觉产生客观意识,样脑的功能是极其复杂而强悍的,在交换原理中具体阐述。

1、丘脑是产生意识的核心器官。意识与多个脑器官有关,丘脑、大脑皮质、下丘脑、杏仁核以及基底核、小脑等都参与意识活动,丘脑是产生意识的核心器官,丘脑合成发放的丘觉是意识的本质所在,大脑皮质、下丘脑、杏仁核等产出的样本是事物在脑中的表示形式。我们看到的物体、听到的声音通过神经的一级一级传递,最终被丘脑所“看”到、“听”到,丘脑“看”到、“听”到就是意识,在丘脑之前的所有环节都不能产生意识。

2、遗传信息是丘觉、样本的形成基础。从交换原理中知道,任何的神经元中都遗传有遗传信息,不同的神经元遗传信息不同,丘觉是数个丘脑神经元的遗传信息合成,能够在脑中显现一个意思;样本是数个样脑神经元的遗传信息集合,是事物在脑中的代表符号。

3、丘脑的功能就是合成发放丘觉。丘觉是天然用来表达意思的,当丘觉发放出来也就在脑中显现了一个意思,也就产生了意识。样脑的神经元能够激活丘脑的神经元,这些丘脑神经元中的各个遗传信息合成为某个意思,并且发放这个意思,这就是丘觉的合成发放。

4、样脑的主要功能就是交换产出样本。样脑包括大脑皮质以及下丘脑、杏仁核、基底核、小脑等,样脑中存储着样本,样本是数个遗传信息构成代表事物的符号,如代表事物的形状、色泽、结构、名称、用途等。大多数样本是代表客观事物的,是出生后与客观事物接触、学习的过程中自然形成建立的。

5、丘觉自由发放或被样本点亮产生意识。丘觉可以自由发放,也可以由样本点亮。当样脑交换产出样本,样本就通过联结路经点亮丘觉,丘觉发放出来产生意识。丘觉是意识的核心,产生对事物意义的觉知;样本是意识的外壳,是事物在脑中的表示符号;我们通过后天学习在样脑与丘脑的投射纤维中建立样本与丘觉的联结路经,当样脑交换产出样本后,样本通过联结路经点亮丘觉产生意识。

注解:对事物的意识是丘觉显现出来的。事物在脑子里是怎样表达的?就是丘觉发放显现的。丘脑发放一个丘觉,也就显现了一个意思,产生对事物的“知道”、“明白”。丘觉所蕴含的意思是数个丘脑神经元的遗传信息合成,是通过遗传获得的,是用来显现客观事物所具有的的意思。丘觉并不能先天指示客观事物,需要通过学习建立样本,建立丘觉与样本的联结,样本才能通过联结路径点亮丘觉。

1.2丘脑的功能

丘脑的功能就是合成发放丘觉。丘觉是丘脑神经元的觉醒,是数个丘脑神经元遗传信息的合成。当丘觉发放出来也就显现了意思,产生了意识。丘脑自由合成发放丘觉产生主观意识,丘觉由样本点亮产生客观意识。丘觉决定了感知范畴。

1、什么是丘觉。简单的说,丘觉就是丘脑神经元的觉醒。当数个丘脑神经元觉醒后,这就显示了一个意思,也就在脑中产生了意识。丘脑由神经元构成,每个丘脑神经元都通过遗传烙上特定遗传信息,不同的神经元遗传信息不同,数个神经元或者说数个遗传信息合成能够表示一个意思,这个意思即为丘觉。神经元是构成丘脑的物质,遗传信息通过遗传而固定在丘脑神经元中,在需要时合成丘觉并发放出来。

2、丘觉的显现。对事物的意识是眼睛看到的吗?不是,眼睛就如同摄像头,可以将图像转变为信号,眼睛将信号传入到脑,但不能产生对事物的意识。对事物的意识是丘脑发放的丘觉,如当眼睛看到的事物传到大脑枕叶视区,大脑皮质交换产出事物的样本,样本点亮丘觉,丘脑就“看”到了这个事物,显现了这个事物。丘脑相当于一个意思显现器,当丘脑发放丘觉,脑中就有了一个意思,这时也就产生了意识。

当丘觉发放出来,通过大脑联络区向外扩散,从而左右整个神经系统的活动。大脑皮质的联络区是丘觉活动的场所,主要是大脑前额叶,大脑后部的联络区。大脑前额叶是丘觉汇集的场所,丘脑各个核团合成发放的丘觉在这里汇集、留存、斗争。当丘觉发放到大脑皮质联络区,就能在这里获得暂时留存,并向外(其他脑、核团)扩散(注:传出是完整反射必须的),等于告诉其它脑现在有一个这样的意思,其它脑会根据这个意思展开活动。

3、丘觉的发放。丘觉的合成发放有两条途径,一个是自由合成发放,另一个是由样本点亮。自由合成发放是丘脑随意的、自由的进行丘觉的合成发放,产生各种想法以及想象、思维等主观意识。一般情况下,我们产生的是对外界客观事物的意识,丘觉是由样本点亮的,或者说丘脑的合成发放功能就是样本激活的。数个样脑神经元激活相应丘脑神经元,也就是数个样脑神经元遗传信息激活了数个丘觉神经元遗传信息,丘脑将这些遗传信息合成为一个完整意思并发放出去,丘脑的唯一功能就是合成发放丘觉。数个样脑神经元遗传信息就是样本,丘觉是样本点亮的。丘觉发放的意思是与样本相对应,不同的样本点亮不同的丘觉。丘觉发放除了样本点亮丘觉这一种方式外,丘觉还可以自由发放产生意识,如我们平常所说的白日梦、幻想以及想象、联想等。

4、丘脑功能是活性的。丘觉是根据样本即时合成的,合成的丘觉是临时存在的,并不在会固定下来,当丘觉熄灭后,在丘脑中只有神经元遗传信息。丘觉的合成发放是根据样本动态变化的,因此意识也是不断转换的。丘觉合成非常类似于物理学中的矢量合成,丘觉遗传信息相当于各个矢量,合成的丘觉是一个独立的矢量。矢量的合成是没有限制的,丘觉的合成理论上也是没有止境的,但丘觉的宽度、广度不能超越极限,否则只能产生混乱意识。当样脑神经元激活丘脑神经元后,丘觉遗传信息合成丘觉发放出来,表达的是一个完整意思,产生清晰完整的整体意识,而不是各个意思的汇合。我们不可能在不同时间获得完全相同的丘觉,也就是说,我们永远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两次思考,尽管有这两次思考可能极其相似,似乎相同。

题主这个问题,恰恰是这样的情况,不是有一个想法,使用语言把它传达出来,而是人之为人,被语言所规定。人是会说话的动物。通俗说人是能说话的东西,首先,在先的是能说话。由能说话规定出来的人(注意不是人规定出来的,而是存在规定。),唯其如此,第一,语言在先。第二,人随语言现身。其实,语言就是思想,思想就是语言。说出来,写出来是其产出的结果。

无论古今中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证据证明思想(想法)是脱离语言的东西。就算现代科技如此发达,把人的脑袋打开,同样也找出来哪怕一点点儿想法。而且按照现代科技的区划,还得先把大脑的语言区切除,这样获得的想法才是非语言的。

但是尽管如此,切除的语言区仅仅是科学的设定,但并不能改变人是会说话的东西,语言动物。除非实验中把脑袋拿下来,脱离人的存在规定(语言的动物,也就是理性的动物。),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取出想法来,那么这个想法起码是不需要语言的,要传达需要语言(语言学的)这样一个载具。

因此,事物就是这样的,语言->人->想法。这就是语言到想法传达的结构与它们之间的过-程。

人是如何把脑内想表达的思想转化为语言的?这还用得着说吗,这是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进程中,在人类摆脱了大部分动物的属性后,开始成为社会性的动物的时候,必然产生的功能性产物。伟大的科学社会主义奠基人之一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他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一文中说:“首先是劳动,才使猿变成了人成为可能。”在人类还在是属于纯粹的动物群类的时候,同类之间为了躲避敌害,猎取和采集食物,以及求取配偶等活动时,就产生了简单的交流方式。今天稍微高级一点的动物,它们之间也会通过声音传递和肢体动作等所发出的信号,来彼此之间交换需要共享的信息,以决定它们是否团聚协作,是否分别离散,是否打斗等具有群体与个体属性的决定。

而人类所要发出和接收的信息(信号),显然是要比其他的动物复杂得多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光靠发出简单的声音和简单的肢体手势,显然是已经不能满足人类日益复杂多样的需求了。于是,用彼此都能听得懂的声音,來代替过去简单得多的彼此呼唤,就成为人类进化史上,一道无论如何都要逾越的难关了。于是,在需求不断增加的驱使下,在彼此之间的沟通交流日益复杂、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人类的大脑进化得越来越复杂,大脑掌握的(知识)词汇就越来越多。在大脑的驱使下,人类的发声器官嘴和喉咙,按照大脑的指令,发出了一个又一个准确的声音。而人类的语言,也从此诞生了。人类最初的语言,应该都是一样的,这从不同的人种,都把“妈”的读音读成妈一样,可以得到证实。只是后來由于人类活动区域的扩大,以及江河湖海的阻隔,后来人类的语言,才会形成各种迥异不同的方言,对再后来又再次重逢的人群的交流与沟通,形成了一道道非天然的巨大的鸿沟。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图片创作者及始发媒体。)

科学家在饮食、眼睛健康和寿命之间发现惊人联系

科学家们首次证明了果蝇的饮食、昼夜节律、眼睛健康和寿命之间的联系。来自巴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22年6月7日的《自然通讯》上发表文章,他们意外地发现,果蝇的衰老过程跟眼睛存在关联。资料图以前的研究表明,在人类中,眼疾跟健康状况不佳之间存在着关联。“我们的研究认为,这不仅仅是相关性:眼睛的功能障碍实际上可以驱动其他组织的问题,”这项研究的论文资深作者、巴克研究所教授Pankaj Kapahi博士说道,“我们现在发现,禁食不仅能改善视力,而且眼睛实际上在影响寿命方面发挥着作用。”他的实验室多年来已 更多

有哪些堪称神作的动漫?

我这篇推荐包含了很多知名度不高的冷门作品,但都是本人看过的优秀动漫,整个列表基本无毒,放心食用。1.《尸鬼》个人评分:9.5类别:恐怖,惊悚,智斗,吸血鬼,战争,剧情,在小村庄发生的故事,黑深残注意是小野不由美的《尸鬼》,不是《东京食尸鬼》。朴素平凡的小村镇上,有一天建起了一座洋馆。村人只知洋馆的主人一定是非常有钱的大户人家,但却很少有人见过洋馆里的人。对土鳖的村落环境感到不满、十分渴望大都市生活的村姑清水惠,想去洋馆中一探究竟,目睹一下洋馆主人的贵族风采,却因此被杀,几天后复活。故事由此展开。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人是如何把脑内想表达的思想转化为语言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