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全球报告 780 例猴痘病例,27 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和地区出现猴痘病例,目前情况如何?

全球报告 780 例猴痘病例,27 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和地区出现猴痘病例,目前情况如何?

俄罗斯官员表示逮捕了三名袭击扎波罗热核电站的乌克兰军人,这其中透露了哪些信息?

今天,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官微把中国领土藏南地区划入印度地图。英国Skynews今日报道:乌军称其炮击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团正在工作的区域。Skynews称由乌军总参谋部发布的这个消息不同寻常,因为乌军极少给出其攻击目标的具体情况。炮击时,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正在核电站内工作。这也就是说,乌方已经改变了策略,不再否认,甚而公开宣布炮击核电站区域。猜测国际原子能机构这次没有向乌方表现出足够的合作态度,乌方的某些要求,可能对国际原子能机构来说勉为其难。同时,俄通社报道称俄军监测到有20多条武装快艇从第 更多

全球第四例艾滋病「治愈」病例或已出现,该病例的治愈对研究艾滋病药物治疗有何帮助?

有治愈的新闻肯定是好的,这可以给我们攻克病毒提供新的思路。但是作为一个艾滋病感染者,我说下我自己的想法:我对在有生之年自己的艾滋病被治愈不抱有期望。现在世界上有很多人在研究治愈艾滋病,这是好事,但是我觉得现在出现的治愈病例都是特殊的情况,如果要提具有普遍性的可操作性的治愈,我们这代人可能是看不到的。从流程上说,药物的研发和审批流程是很长的。一般药物的临床前研究需要2-4年,而艾滋病的药物研究一直在进行,至今没有较大突破,所以在治疗艾滋病上,临床前研究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一般药物的临床前实验需要2- 更多

凭尔几路感染来,我只一路共存去。

防疫大要有五,能灭当灭,不能灭当治,不能治当控,余二事惟有共存与甩锅耳。

是故百清百零,非善之善者也;躺平而共存之国,善之善者也。

老兵不死,只会不断因为共存凋零。

中新社点名回答,那一定要特别认真了。

世界卫生组织周日(6 月 5 日)表示,已从 27 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向其报告了 780 例经实验室确诊的猴痘病例,同时维持全球风险水平适中。

世卫组织表示,由于流行病学和实验室信息有限,全球总案例数量很有可能被低估。

不过这些猴痘患者基本上只是采取了被隔离政策,很少有住院报告。

世界卫生组织将报告病例最多的非流行国家列为英国(207)、西班牙(156)、葡萄牙(138)、加拿大(58)和德国(57)。

世卫组织表示:“尽管猴痘病毒目前对人类健康和公众的风险仍然很低,但如果这种病毒利用机会在非流行国家进一步广泛流行,公共卫生风险可能会变得很高。”

我个人观点对此有三个观点。

根据上图来自OWID的数据显示,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猴痘病例数量虽然没有迅速扩大,还是一直呈上升趋势。

按理来说猴痘病毒已经被发生近50年,其传播途径已经被广泛研究,医学界也早就有了预防和治疗方法,所以这种上升趋势也让人费解,说明此次疫情并没有被及时发现被遏制。于是也引来下一个思考。

猴痘的传播途径一般为性行为,或者与猴痘病毒感染者亲密接触导致。再加上早就已经被证实有效的猴痘疫苗(有效率85%以上),在患者周围快速建立免疫墙,阻断新感染对西方发达国家来说应该不是问题,所以目前感染数量上升迅速,也侧面说明了一些国家的应对不及时。

果不其然,在十多个小时前,美国CDC才把猴痘的全球旅行建议上升到二级:

最后一点,是关于本次猴痘疫情扩散的思考。作为不易突变(双链DNA)和不易传播(性行为和近距离接触)的病毒,猴痘这次突然发难,让不少人吓出一身冷汗,是否说明猴痘病毒可能具有潜在的新传播途径?

当然关于这一点并无实锤,还处于猜想和阴谋论的范畴,坐待进一步的坐实

以前也写过很多猴痘的基础知识了,还参加了一起搓米问答的直播圆桌来跟大家讨论猴痘,所以基础知识这部分就跳过了,有兴趣的可以看我以前的回答。

中国目前的这种防控能力,对于猴痘来说是溢出的,所以国内的小伙伴保持平和心态,我们来分析下欧美这次的猴痘到底有点什么特殊的地方。

前边我们提过测序结果显示,目前流行的猴痘毒株,属于比较弱的西非分支,如果是刚果那边的分支,现在估计就已经出人命了。

但其实从测序结果进行比对,我们还能发现一些其他的信息。比如,英国的测序研究结果显示现在在英国传播的毒株可以追溯到2017年就在非洲以外地区流传过。

美国CDC的测序结果就更有意思了,美国发现这次除了欧洲传过来的毒株以外,竟然还有一个另外一种猴痘毒株在美国本土传播。而这两种毒株其实在去年就被发现过。

在美国目前确诊的22个病例中,有2例病例的测序结果与2021年的一名前往尼日利亚的德州男子病例的猴痘基因组相似,而这两个病例最近都去过非洲。

另外的多名感染者的病毒序列与欧洲确诊的基因序列一致,而有意思的是,这个序列在2021年的一名前往尼日利亚被感染的马里兰州居民身上的猴痘病毒序列接近。而这次波确诊的患者并没有去过尼日利亚或者非洲其他国家,是从欧洲带回来的。

这些结果说明了什么呢?猴痘病毒很可能已经成功的走出非洲了。在非洲以外的欧美地区,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并不在像之前那样,只有去过非洲的人才有感染猴痘的机会。

但欧美地区的猴痘患者虽然每年都有,但之前整体的Rt值都是小于1的,按理说没办法这么长时间的在人类之中传代。

那么就有两种可能让猴痘病毒活下来。

第一种,这些年猴痘病毒一直在人群中默默的进行社会面的传播,而并没有被大规模的发现,虽然猴痘的爆发症状很明显,但实际上很多人很可能会把猴痘和水痘弄混。使得猴痘这些年能默默的人群中传播。

那另一个可能呢?很有可能是野生动物。

猴痘病毒是一种人畜共患病毒,能感染野外非常容易找到的,群居的,啮齿类动物。如果走出非洲的猴痘病毒能在欧美大陆的啮齿类动物身上成功的定居的话,那就基本算是移民新大陆了。

那假设猴痘病毒已经在野外传代成功了,为什么今年的爆发如此之多呢?去年为什么没有这么多?

这里边可能有一些是偶然因素。

比如同性交友大会?欧美多国的猴痘感染者中,有相当多的比例存在着同性性行为。比如美国前17个感染者中,有14人有海外旅游记录,16人有同性性行为,只有1个人无法与其他感染者有流行性病学的密切关系。

这种同性间的密切关系可能成为了病毒传播的一个重要的载体。

欧洲多国也存在类似的情况,甚至这次猴痘之所以被发现还是因为参加了交友活动的人怀疑自己感染了性病去看医生才被发现的。

所以这里边的这个特殊事件可能成为了猴痘病毒传播的一个偶然因素。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可能的原因?

作为一种病毒传播,首先我们需要考虑的是,猴痘是不是变异了,变得更适宜在人群中传播,甚至是不是点出了空气传播的进化树。

还有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就是前边我提过猴痘可能在其他大陆的野生动物中安家,那么在新的环境中,是否有新的进化压力?这些进化压力是否促进了猴痘病毒产生了新的变异的可能性?

这些我们目前还无法确定,但比如就美国现在正在传播的2个不同的毒株其实也可以做一些比较,看看是不是某些突变使得其中的一个毒株的传播能力增加。就目前的一些数据来看,猴痘在人群中的传播可能比以前更为容易了,也就是猴痘的R0值可能因为某些突变增加了。

同时,对于这个时间点,我还有一个猜想,是否Omicron这样的毒株大规模的爆发,使得猴痘在人群中的传播变得更加容易了?目前还没有看到猴痘感染者是否之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数据,不知道后边会不会有相应的研究内容。

新冠大流行的原因,导致在非流行地区出现的猴痘病毒引起了极大的焦虑。

一些专家推测猴痘病毒可能已经传播多时的原因之一是许多猴痘病例都是轻微的——有些非常轻微,以至于被误认为是其他性传播感染。

最近几周,全球公共卫生当局、医疗保健和个人都提高了警惕性,大大改善了检测力度。

2022年 2月的这项系统评价文章指出[1], 自 2003 年以来,非洲以外的进口和旅行相关传播偶尔会导致疫情爆发。与受感染动物或个人的互动是与感染猴痘相关的危险行为。研究显示猴痘病例不断升级,已蔓延到非洲其他地区(主要是西部和中部),近年来非洲以外的病例也出现了。

关于猴痘病例死灰复燃的原因已经有很多讨论,最普遍的是免疫力减弱。猴痘病毒、天花病毒(天花)和牛痘病毒(天花疫苗接种)是密切相关的正痘病毒。在天花猖獗的时候,还没有猴痘病例的报道。这可能是因为两种疾病的表现相似,或者缺乏对病原体的实验室确认导致将其都认为是天花。

历史数据表明,天花疫苗接种对猴痘的保护率约为 85%。随着针对天花的疫苗接种运动取得成功,世界卫生大会于 1980 年宣布根除天花,并停止了常规疫苗接种。停止天花疫苗接种可能进一步导致猴痘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增加。

影响猴痘死灰复燃的另一个可能因素是猴痘病毒的遗传进化。对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桑库鲁区原发性和继发性感染病例的 60 个人类样本进行病毒基因组多样性分析后,在中非进化枝中发现了四个不同的谱系,并显示 17% 的样本存在基因丢失,这似乎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有关。

研究分析还表明,在早年(1970-1989 年),猴痘主要是一种幼儿疾病,发病的中位年龄为 4 至 5 岁;这在 2000-2009 年增加到 10 岁,在 2010-2019 年增加到 21 岁。关于猴痘病例的死亡年龄,早年 100% 的死亡病例发生在 10 岁以下的儿童中,而 2000 年至 2019 年期间,10 岁以下的儿童仅占死亡人数的 37.5%。这些数据似乎也与 1967 年开始的全球加强天花根除计划以及 1980 年代根除天花后停止常规天花疫苗接种相一致。在 2000 年代,只有 20 至 25 岁以上的成年人有接种天花疫苗的历史,使 20 岁以下的年龄组易受感染。

有趣的是,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猴痘病例的中位年龄从 10 岁增加到 21 岁。事实上,这些病例中,大多数要么年纪太小而无法接种疫苗,要么是在常规天花疫苗接种停止后出生的。

猴痘在美国这些发达国家爆发之前,一直是一种被忽视的热带疾病,尚未进行足够的研究或开发出治疗它的药物。

目前,考虑到这是第一次在广泛不同的世卫组织地理区域的非流行和流行国家同时报告许多猴痘病例和聚集性病例,全猴痘病毒的公共卫生风险被评估为中等。

如果按非洲以往的传播模式来看,表明该病毒不会成为大流行传染病。

基本传染数 (R0) 是衡量病毒传染性的指标,其中 R0 等于非免疫人群中单个病例传播的继发感染数,中非变异体为 0.6 到 1.0,而西非变种则低得多。相比之下,SARS-CoV-2 的奥密克戎变体的 R0 约为 10。西非猴痘病毒变种的 R0 可能太低,无法维持流行地区以外的人际传播。

对于猴痘病毒,不必过分紧张。新出现的传染病总是会不断袭击人类,加强公共卫生能力一定能应对未知挑战。

临度科研面向医生个人、医院/单位、企业提供各种科研咨询培训服务,包括研究设计、统计分析、EDC系统、科研培训、数据库挖掘、实验技术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linduky10)咨询沟通哦~

(手机客户端点击下方链接,直接沟通)

work.weixin.qq.com/kfid

猴痘是什么?猴痘是一种人畜共患病毒,致病主要症状是“豆状皮疹”。猴痘与天花同属正痘病毒,主要症状与天花也类似,但症状轻于天花。

猴痘致死率?猴痘目前有两种变异毒株,一种是西非毒株,致死率为1%;另一种是中非毒株,致死率是10%。截至目前,尚未有特效药物或治疗手段,主要依赖抗天花病毒的治疗手段。

猴痘什么时候发现的?早在1958年就已经发现,1970年正式命名为猴痘,但此前主要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传播,确诊病例数量也比较少;后来也在其他国家发现零星传播,但没有大规模传播的历史。

猴痘传染性增强了?截至目前,此次猴痘疫情波及近30个国家,报告了近800例病例,且病例数量还在增长当中。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猴痘传染性增强,但确实不可轻视。另外,随着天花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消灭,很多新生儿已经不再接种天花疫苗,这给猴痘的传播提供了新的渠道,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目前国内尚未报告猴痘病例,也算是得益于此前一直较为严格的防疫措施吧。倘若有一天国内也报告猴痘病例了,那可能反而证实了,猴痘病毒的传染性确实增强了。

当地时间6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目前在全球27个非猴痘流行的国家共发现了780例确诊病例。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公布的新数据显示,截至3日,全美已有12个州确认发现25例人感染猴痘病例,检测到两种基因不同类型的猴痘病毒毒株,这意味美国的猴痘病毒已出现分支。

“如此大规模和范围的猴痘在世界各地爆发,以前从未见过,” 白宫流行病防范办公室主任负责人Raj Panjabi博士上周表示。

猴痘病毒出现分支

根据CDC的新测序数据,至少有两种基因序列不同的猴痘变种在美国传播。

CDC病理学部门副主任Jennifer McQuiston在上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猴痘变种时指出,“虽然它们彼此相似,但它们的遗传分析表明它们彼此之间没有联系,”

目前美国多数病例与欧洲猴痘病例都属于相同病毒株,但在2个样本中检测到不同的病毒株,它们与此前2021年的一名病患的病毒基因测序相似,该病患从尼日利亚返回后出现猴痘症状。

这引发了人们对猴痘病毒在美国境内传播时间的质疑,该病毒或已在美传播已久,只是扩散性不大、或被误诊为其他病症。

猴痘疫情情况实时更新

(以下内容文字更新中,欢迎追更/关注获取信息

06月06日 13:56【一名在新加坡转机的欧洲旅客确诊感染猴痘病毒】
财联社6月6日电,新加坡卫生部6月6日发布公告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卫生部在6月4日通知新加坡,一名从新加坡转机乘客抵达悉尼后,于3日在当地被确诊为猴痘病例。新加坡卫生部正在同13名在机场内与他短暂接触的人保持电话联系。

06月05日 17:32【美国确认发现25例猴痘病例】
财联社6月5日电,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新数据显示,截至3日,全美已有12个州确认发现25例人感染猴痘病例,检测到两种基因不同类型的猴痘病毒毒株。

06月05日 00:07【美国猴痘基因组惊现第二分支 “或隐秘传播多时”】
财联社6月5日电,美国卫生官员透露,截至3日,已在11个州发现至少22例猴痘病例,在对近期的猴痘病例进行基因测序分析后,发现有2种不同的猴痘病毒株,这显示病毒可能已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于美国传播多时。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警告,美国可能仍存在部分尚未被发现的猴痘病例,因此那些还未有确诊病例的地区也有可能正在发生社区层面的传播。

06月04日 02:47【加拿大已有77例猴痘确诊病例】
财联社6月4日电,加拿大联邦首席医疗官谭咏诗(Theresa Tam)当地时间6月3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加拿大境内确诊的猴痘病例已达58例,其中52例在魁北克省,5例在安大略省,1例在艾伯塔省。就在谭咏诗宣布这一数字后不久,魁北克省卫生厅更新了该省的猴痘确诊病例数据,新增19例,达到71例。加上这新增的19例,加拿大境内的猴痘确诊病例已经达到了77例。

06月03日 18:13【欧洲药管局:欧洲猴痘疫情尚不构成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财联社6月3日电,欧洲药品管理局疫苗策略主管马尔科·卡瓦莱里2日说,在欧洲暴发的猴痘疫情目前尚不构成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卡瓦莱里在记者会上说,普通人感染猴痘的风险低,即使感染者数量会有所增加,预计也不会出现激增情况,应对猴痘疫情的重点应放在新病例的识别、监测和管理上。他说,猴痘疫情暴发并出现大范围的地理传播虽然“不同寻常”,但大多数患者症状轻微,无需治疗即可康复。他还介绍说,欧盟已经授权使用特考韦瑞和Imvanex两种药物用于防治猴痘,其中特考韦瑞是一种用于治疗天花、猴痘和牛痘的抗病毒药物,Imvanex是一种用于保护成年人的天花疫苗,但动物数据显示其在预防猴痘方面有效。

06月03日 14:38【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发现第三例猴痘确诊病例】
财联社6月3日电,当地时间6月3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当局确认,最近从欧洲返回的一名男子感染了猴痘病毒,这是该州第三例猴痘确诊病例。据报道,该男子在抵达悉尼几天后出现轻微症状,之后接受了猴痘病毒检测。

06月03日 11:02【法国确诊33例猴痘病例 卫生部门呼吁民众提高警惕】
财联社6月3日电,法国官方当地时间6月2日称,法国本土已确诊33例猴痘病例。法国卫生部门呼吁民众提高警惕,建议为猴痘病毒建立长期监测机制。法国卫生总署表示,从数据来看,法国的猴痘感染情况正在迅速发生变化,这证明对猴痘病毒的传播情况进行长期监测是合理的。

06月03日 06:32【美国多地卫生部门宣布发现猴痘病例】
财联社6月3日电,美国芝加哥、费城和洛杉矶的公共卫生部门当地时间6月2日分别宣布发现猴痘病例,相关病例正在等待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终确认。洛杉矶公共卫生部门称,该地区患者为一成年居民,最近曾外出旅行并与旅行地的猴痘病例有过密切接触。芝加哥公共卫生部门表示,该地区患者为一名成年男性,最近曾前往欧洲旅行。费城卫生部门没有公布患者的详细信息。

06月03日 04:56【加拿大目前已确诊30例猴痘病例】
财联社6月3日电,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公共卫生局2日宣布,该地区确诊了3例猴痘病例,安大略省已累计确诊5例猴痘病例。在此之前,加拿大魁北克省已经确诊了25例猴痘病例,加拿大境内累计确诊猴痘病例已达30例。

06月02日 21:09【英国卫生机构证实猴痘在英已发生社区传播】
财联社6月2日电,英国卫生安全局6月1日说,猴痘在英格兰地区出现“人传人”,这在英格兰尚属首次。依据路透社解读,猴痘已在英格兰发生社区传播。卫生安全局说,目前英格兰暴发的猴痘疫情是“该病毒首次在英格兰出现人际间传播”,尚未发现病例与猴痘流行地区存在旅行关联。卫生安全局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英国确诊190例猴痘病例,其中首都伦敦有132例。另外,34例报告在症状出现后21天内去过欧洲多个国家。

06月02日 14:51【阿联酋新增4例猴痘病例】
财联社6月2日电,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确认,在筛查中新发现4例猴痘病例,该国累计猴痘确诊病例达到8例。

06月02日 07:26【香港将刊宪把猴痘列为法定须呈报传染病】
财联社6月2日电,香港特区政府6月1日宣布,下周将刊宪把猴痘列为法定须呈报的传染病,并为应对猴痘制订“准备及应变计划”,以备猴痘在香港出现甚或暴发时,可以立即启动。特区政府和香港医院管理局亦正筹备购买相关疫苗和药物,并制订临床治疗的建议。据悉,特区政府已于5月23日发信通知全港医生和私家医院,要求医生呈报怀疑病例以便及早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及安排隔离。 (中新网)

06月01日 19:03【西班牙猴痘确诊病例升至142例】
财联社6月1日电,西班牙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累计已确诊猴痘病例142例,较5月31日新增确诊病例10例。截至当日,西班牙卡洛斯三世研究所已对302例猴痘疑似病例进行研究,其中142例检测结果为阳性。

06月01日 14:45【韩国:将猴痘列为二级法定传染病 和新冠、麻疹等适用相同的管理体系】
财联社6月1日电,鉴于猴痘在欧洲和美洲地区罕见扩散,韩国疾病管理厅发布了“关注”级别危机预警。政府在海外出现或流行新型传染病时发布“关注”级别预警,这在传染病危机预警四个级别中处于最低水平。

06月01日 12:29【世卫组织:30个国家和地区报告550多例猴痘病例】
财联社6月1日电,世卫组织猴痘项目负责人刘易斯5月31日表示,全球已有30个国家和地区报告550多例确诊猴痘病例。刘易斯还说,世卫组织尚不清楚疫情源头,呼吁各国利用“机会之窗”,以防演变为更严重暴发。此前不久,世卫组织将猴痘的全球公共卫生风险评估为中等。

大家不觉得这个数字很反常识吗?全球才780列,却遍布亚非拉欧美,病毒搁这儿完黄巾起义呢,先偷偷传播全球,再突然同时举事。

只能说要么是大量潜伏人员未被发现,要么是被隐瞒了很多数量,要么是某个生物武器遍布全球的国家在投毒。

百度了下,发现不明儿童肝炎消息已经好多天没有更新了……

那么,下一个是什么?

你方唱罢我登场?

谢邀。

猴痘疫情的发展近况出乎意料,

关于猴痘的科普可以见文后,

这次只补充最近一些新的信息和假设

这样的变异频率是十分诡异的,也就是说,

这 5年来猴痘很可能一直在隐匿传播和变异。

而这些近期基因的测序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异倾向——

① GA→AA(27):G→A

② TC→TT(15):C→T

③ GG→AG:(2)G→A

④ GC→AC:(1)G→A

⑤ G→T(1)

⑥ A→C(1)

而对于 DNA病毒而言,这种变异倾向有两种可能:

而猴痘病毒上最多的 G→A和 C→T突变,

使专家们注意到了人体内的 APOBEC3G蛋白

在猴痘病毒的 47个突变中,

有 42个是特定变异,

GA→AATC→TT

这种偏好性极强的突变,

其实是脱氨酶 APOBEC3编辑的特点。

脱氨酶 APOBEC3存在于人和哺乳动物体内,

在抗病毒的先天免疫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它能够在病毒单链 DNA的复制过程中,

诱导胞嘧啶(C)脱去氨基替换成尿嘧啶(U),

当另一条链合成时,尿嘧啶(U)与腺嘌呤(A)配对,

从而产生对病毒致死的 G→A高突变现象

所以 APOBEC3蛋白是一种强有力的逆转录病毒抑制剂

5月 30日,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演化生物学家 AndrewRambaut 《virological(病毒学)》上发表了《Initial observations about putative APOBEC3 deaminase editing driving short-term evolution of MPXV since 2017.》

研究将 2022年猴痘病毒暴发中观察到的大量特定突变归因于脱氨酶 APOBEC3的作用机制。

但为何脱氨酶 APOBEC3的抗病毒防御机制没有对病毒致死,反而病例上升?

很可能猴痘病毒已经在人体内发生了适应性突变

而研究者提出的一个假设是,目前观察到的 APOBEC3突变,是自然选择消除了那些会让病毒付出重大适应度代价的突变、残留下来的对病毒危害最小的突变。

目前只是猜测,具体原因仍有待进一步调查。

有分析认为 5月在比利时西班牙举行的两场狂欢派对中大规模性行为或是本轮猴痘蔓延的主要原因。

但猴痘病毒是否有了新的传播方式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很可能还是采用了密切接触的方式进行传播。

关于猴痘的科普——

截止当地时间6月5日,根据美国疾病与预防中心的统计,全球已确诊的猴痘病例达到了911例,疑似76例,报告确诊和疑似病例的国家达到了36个。其中英国累计确诊225例,西班牙186例。6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将猴痘的危险程度调为“中等” 。

猴痘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猴痘病毒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虽不易发生人际传播,但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也可能感染。猴痘病毒能在呼吸道飞沫中存在,但通常需要长时间面对面接触才能传播。

人感染猴痘的初期症状包括发烧、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结肿大等,之后可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大范围皮疹。

晚期症状:不同阶段的皮疹几乎同时出现在脸上、手掌和脚掌上以及躯干部位;病变的数量从少数几个到几千个,影响到口腔黏膜、生殖器以及结膜(眼皮),还有角膜(眼球)。

多数感染者会在几周内康复,但也有感染者病情严重甚至死亡。

如何预防猴痘病毒?

避免接触可能携带病毒的动物,另外,接触已感染的人或动物后,应以肥皂水洗手或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照顾患者时也建议穿上防护装备。在没有特效治疗和疫苗的情况下,减少人感染疾病的惟一方式就是提高对危险因素的认识。

另外,常见的家用消毒剂可以杀死猴痘病毒。

易感人群:未接种过牛痘的人群对猴痘普遍易感。宠物商店、宠物爱好者、动物饲养设施的工作人员等直接接触者可能成为高危人群。

目前尚无特效疗法。处理原则是隔离患者,防治皮肤病损、继发感染。尽早发现病例,并且对可疑病例的隔离和追踪,以及提高人们对这一疾病的警觉性,是预防二次感染,有效控制疫情的关键。

虽然研究人员并没有完全排除出现大流行病的可能性,但认为可能性很低。不过,一些研究人员此前警告说,猴痘是一种日益严重的威胁。

我们的目标仍然应该是消除猴痘病毒,但要在公共卫生方面取得成功,需要国际社会的协同努力,这包括查明病例及其接触者。让社区参与病例发现和预防工作。

WHO表示因流行病学和实验室信息有限,这780例报告案例恐为低估。WHO维持猴痘对全球公卫构成“中度风险”的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WHO)6月7日指出,27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共已通报780例经实验室确认的病例,“恐为低估”。这780例是从5月13日至6月2日期间通报的。

WHO指出:“其他国家也将发现病例,病毒将会进一步散播的可能性很高。”除了遭到隔离的病人以外,几乎没有住院治疗的通报。

WHO将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利比里亚、尼日尼亚、塞拉利昂、科特迪瓦列为流行国。另外加纳则有动物感染病例。上述流行国其中前7个今年前5个月一共通报了66起死亡病例。

根据WHO消息,非流行国家当中通报最多病例的几个国家包括英国(207例)、西班牙(156例)、葡萄牙(138例)、加拿大(58例)、德国(57例)。

由于此前这种疾病在非洲以外地区很少发现,此轮传播令人费解。这一轮爆发,美国、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起初发现了数十例确诊或疑似猴痘病例。

猴痘是一种病毒性疾病,主要在西非和中非的啮齿动物中传播。据世卫组织称,大多数人类病例都直接接触过已感染动物。此前的结论是这种疾病已知会发生人际传播,但不太常见。

目前也有欧洲和北美以外国家出现病例:阿根廷、澳大利亚、摩洛哥、阿联酋的病例数都是个位数。

非猴痘流行国只要出现一起病例,就会被视为爆发疫情。

WHO指出:“一些国家通报的新病例不再只是之前确诊病例的已知接触者,意味还有些传播链被漏掉了,有病毒传播没有被检测到。”

WHO最新疫情通报中指出:“虽然当前对人类健康和公众的风险仍低,如果病毒趁机在非流行国家自行发展成为广为散播的人类病原体,那么公卫风险可能升高。”

通报指出,考虑到这是首度出现许多猴痘病例和聚集感染同时发生在非流行和流行国家,WHO评估全球风险等级为中度风险。

WHO表示,出现病例的非猴痘流行国迄未通报死亡病例;但流行国持续通报有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

参考 法新社

目前猴痘传染路径和传播方式仍不明确。

英国是目前猴痘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截至6月2日已确诊225例。

英国研究团队的流调结果显示,这是英国第一次猴痘持续传播。该团队调查了截至5月25日确诊的全部86例患者,将英国国内暴发的病例归为三个不同事件。

其中事件1、2都为独立的患者及患者家庭群组,事件3以5月16日报告的四例成年男性病例为标志,总共涉及82例病例,79人的流行病学信息已调查完毕。79名患者全部为男性,其中66人为男男性接触者。在症状出现前的21天内,有18名患者有非洲以外的多国旅行史,但目前并不确定是否在国外感染。另外,事件3中患者的性健康史包括英国内和国外的公共场所性行为、参加过私人的成人派对或使用过约会软件。

5月14日,英国卫生安全局宣布了第一例没有旅行史的猴痘病例。截至6月2日,已有27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780例确诊病例,其中主要但不全为男性性行为者

在5月29日的通报里,世卫组织认为,“目前许多零星病例的突然出现和病例广泛的地理分布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已经开始,病毒可能已经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循环了几周甚至更长时间。”

猴痘的临床表现和同属正痘病毒属的天花相像,但症状相对较轻,有刚果盆地和西非两个分支。本轮疫情中,所有通过核酸检测确认样本的病例都确定属于感染了西非分支下的病毒种。

据统计,刚果盆地分支病毒引起的猴痘报告死亡率高达10.6%,而西非分支病毒通常引发较轻的疾病,病例死亡率为3.6%。但目前导致疫情暴发的毒株与西非的毒株到底有多大不同,以及在不同国家出现的病毒是否相互关联,仍不得而知。

猴痘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即绝大部分患者可以自愈,但在一些高危群体比如儿童、孕妇或免疫受限患者中有可能出现病情严重的患者

在传播途径方面,目前世卫组织认为猴痘病毒主要通过密切接触传播,包括接触感染者呼吸道分泌物、损伤的皮肤或被污染的物品,而空气传播需要长时间面对面接触,此外猴痘也可以在母婴间传播。此轮疫情中,由于病例多发生在男性性行为群体中,性传播也成了目前怀疑的传播方式。

意大利团队在猴痘患者的精液中检测出了猴痘病毒。三名患者出现症状5-7天后,团队获得了患者的精液样本,均检测出了猴痘阳性,其中CT值范围为27至30。值得注意的是,这一CT值与患者鼻咽拭子中测得的CT值在同一范围内,这说明精液和呼吸道分泌物的传染效力相似。

但根据过往经验,许多不通过性行为传播的病毒,在患者的精液中也会发现病原体,所以这项研究发现并不能证明猴痘正在通过性行为传播。

葡萄牙团队对本国截至5月27日全部96例患者进行流调的结果发现,第一批病例最早在4月29日就出现了症状

该团队认为有可能最早在4月初,猴痘已经开始在欧洲传播。对于41个记录了出现症状和暴露日期的病例,接触病毒的途径包括前往一些可能会有性接触的特定场所,也可能是在潜伏期前往西班牙、英国和巴西等国,并与非葡萄牙国民接触。但其中只有一个病例是另一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大多数病例不属于目前已确定的传播链,也跟旅行、接触有症状患者或动物无关。

由于本次疫情主要发生在性少数社群中,这对流行病学的溯源也造成了一定的困难。

葡萄牙团队称,由于很多病例与多个或匿名的伴侣发生了性关系,因此很难进行追踪密切接触者的工作。

英国团队认为,由于性接触者们的不同情况,他们很难确定患者性接触的真实数量。在涉及82名患者的事件3中,目前确定了78名同患者有过性接触的风险人群,但其中只有22名报告了姓名和接触细节, “这对公共卫生的行动以及计算提出了挑战”。

相关报道:

多国开展猴痘流行病学调查 传染路径仍不明

国风|“非典型”猴痘疫情

这个主题已经写过两篇

目前又有新的进展,再来谈谈。

美国CD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022年6月3日下午5时,全世界共计有29个国家共计报告了909例猴痘确诊病例。确诊病例数较2周前的数据已经增加了一个数量级(5月20日统计为11个国家,80例确诊病例)。发现确诊病例的国家已经从欧美,扩展到了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国家。其中报告病例数最多的5个国家分别为英国(225例)、西班牙(186例)、葡萄牙(143例)、加拿大(80例)、德国(65例)。对此世界卫生组织(WHO),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均发出警报,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监测。

截止北京时间6月4日晚九点

确诊+疑似一共971例,绿色曲线是累计病例数,红色曲线则是每日新增病例数(七日滚动均值)

OWID版的累积确诊病例数,指数增长曲线已现雏形。

业内专家关于防范的意见:

(太长不看,可只记住我反复强调的三要素:1.切断传染源(隔离病原体)

2.切断传播途径(限制病原体携带者流动)

3.保护易感人群(疫苗)

切断传染源,控制传播途径。由于猴痘是一种人兽共患性疾病,在流行地区控制MPXV的传播与流行极具挑战性。因此,在疫区应尽量避免与啮齿动物及灵长类等野生宿主动物的接触,以及限制直接接触它们的血液和未充分煮熟的肉类,更不能食用未充分煮熟的肉类。禁止在疫区的野生宿主动物贸易活动。开展广泛的健康教育活动,提高公众对MPXV危害性的认识,包括开展野生宿主动物科学研究在内的相关活动要注意做好个人防护(戴手套与口罩,穿防护服)等。

避免人与人间的传播。控制MPXV人与人间的传播对猴痘预防控制至关重要。在医院病区,要做好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注意患者的隔离,阻断人与人间的传播。

免疫接种。已有的研究表明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可提供85%的交叉保护,能有效预防MPXV的感染。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考虑为高危人群(卫生保健工作者、治疗或接触猴痘患者医护人员及为患者采样本的工作人员、相关科研活动人员等)接种天花疫苗。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建议:最好在与患病动物或确诊病例接触4天前、或发生重大无保护接触后的2周内接种天花疫苗,能有效预防MPXV的感染及减轻临床症状。
最后,在疫情爆发期间,可以通过隔离(自上次接触之日起至少6周)受感染的动物并追踪其接触者来控制MPXV的传播。提高国际与各国对猴痘的认识,采取相关的行动,开展监测与健康教育等。在医院,一旦怀疑有猴痘病例时(例如,有发热、皮肤损伤和到访过流行区域、或与猴痘病人有接触史的患者),应立即将患者安置在负压隔离病房隔离,开展相关诊断与治疗,防止院内感染的发生。

世卫WHO成了美护卫,一样戴着“有色”眼镜笑看猴痘传播链而不作为,跟着必蹬总统卖傻装憨捣神秘。

美护卫信息有限?会不知道猴痘分为中/西非分支,会不知道各分支的危害,会不知道初期症状轻或不典型致传染传播隐匿性强?你特么信不?

美护卫比谁都清楚:猴痘也好新冠也罢,病毒也好细菌也罢,进化出高传染性高致病性首先是高度依存宿主(人群)的社交社会生活活动频率的;其次天花疫苗未接种导致人群免疫保护消失对病毒易感染无形中促进病毒进化;再者,病毒短期进化具体机制或由宿主(人群)体内某种机制驱动。

[好奇宝宝与专业人士分界线]———

最集中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因首先在圈养猴子中发现而因此得名。刚果盆地中非进化支(致死率更高,未接种疫苗的儿童病死率高达 11%)的报道频率高于西非进化支,并记录了人际传播病例,而西非进化支则没有(西非进化支预后较好,病死率低于 1%)其余患者通常会在症状出现后的四个星期内完全康复。

如果只认为只是起个水疱,那你又错了,如果说新冠练的是内家功夫(以感染内脏系统为主如肺、心、胃肠道),那猴痘练的则是外家功夫(以感染外在系统为主如皮肤、淋巴结),那可是令人颜面扫地的主,疤痕和色素沉着变色,想一想小白脸那得有多惨,有图有真相。但好在对症支持等治疗后患者通常会在症状出现后的四个星期内完全康复。

人类世界没有天花病毒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目前国际、欧美、中国的疾控中心对这个猴痘病毒知道的信息很少,唯一知道的就是会人传人,以及传染性没有新冠那么可怕,得了之后面部会被毁容,其他的几乎啥也不知道

如果你在国内,至少不用担心,毕竟入境的人脸上是否发痘是一目了然的事;如果你在国外,还是要戴口罩+不乱搞男女关系+正确摘口罩+回家就洗手

为啥现在非必要不出国,就因为外面乱哄哄的呗

现在有一喜:出现猴痘病毒的国家没有中国,我们目前是安全的

现在有一忧虑:欧美这帮政客肯定会无节操栽赃嫁祸中国是猴痘病毒发源地

俄罗斯官员表示逮捕了三名袭击扎波罗热核电站的乌克兰军人,这其中透露了哪些信息?

今天,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官微把中国领土藏南地区划入印度地图。英国Skynews今日报道:乌军称其炮击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团正在工作的区域。Skynews称由乌军总参谋部发布的这个消息不同寻常,因为乌军极少给出其攻击目标的具体情况。炮击时,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正在核电站内工作。这也就是说,乌方已经改变了策略,不再否认,甚而公开宣布炮击核电站区域。猜测国际原子能机构这次没有向乌方表现出足够的合作态度,乌方的某些要求,可能对国际原子能机构来说勉为其难。同时,俄通社报道称俄军监测到有20多条武装快艇从第 更多

全球第四例艾滋病「治愈」病例或已出现,该病例的治愈对研究艾滋病药物治疗有何帮助?

有治愈的新闻肯定是好的,这可以给我们攻克病毒提供新的思路。但是作为一个艾滋病感染者,我说下我自己的想法:我对在有生之年自己的艾滋病被治愈不抱有期望。现在世界上有很多人在研究治愈艾滋病,这是好事,但是我觉得现在出现的治愈病例都是特殊的情况,如果要提具有普遍性的可操作性的治愈,我们这代人可能是看不到的。从流程上说,药物的研发和审批流程是很长的。一般药物的临床前研究需要2-4年,而艾滋病的药物研究一直在进行,至今没有较大突破,所以在治疗艾滋病上,临床前研究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一般药物的临床前实验需要2-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全球报告 780 例猴痘病例,27 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和地区出现猴痘病例,目前情况如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