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强社会与弱国家

强社会与弱国家

大量废弃社会

日常生活中,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在买买买的冲动下,冲着廉价打折买回的衣服,压箱底多年一次都没穿过,最后不得不丢弃;在商家策划的促销活动中大量购入的食品,最后吃不完不得不倒入垃圾桶。一刹那,你的脑海里会不会有闪过这样的念头:“这样真的好吗?”“似乎有点不对劲!”一边是商家的品牌策略,“正因为是名牌才要彻底销毁。要是降价销售会影响到品牌价值”;另一边是面临枯竭的地球资源和在恶劣条件下工作的异国劳动者……然而,这样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却把这些当作理所当然、熟视无睹的时代,真的可以持续下去吗 更多

妥协社会

如今,随处可见一种痛苦恐惧症,一种普遍的对痛苦的恐惧。人们对痛苦的忍受度也在迅速下降。痛苦恐惧症导致一种长效麻醉。人们对所有痛苦状况避之不及,甚至连爱情的痛苦也渐渐变得可疑起来。这种痛苦恐惧症也蔓延至社会性事物。冲突和分歧越来越没有立足之地,因为它们很可能导致令人痛苦的争论。痛苦恐惧症也席卷政治领域。一致之强制和共识之压力与日俱增。政治安守在一个妥协区域,失去一切生机与活力。妥协社会与功绩社会相伴而生。痛苦被看作虚弱的象征,它是要被掩盖或优化的东西,无法与功绩和谐共存。苦难的被动性在“能”所支配 更多

本书为研究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第三世界经济和政治改革的可能性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在亚非拉地区,国家机构已经在甚至最偏远的村庄建立起来并长期存在。然而,仔细观察这些机构就会发现,它们往往按截然不同于其远在首都的创立者们设想的原则运作。在实现其领导者的愿景时,为何只有少数国家做得比其他国家好?为何即使拥有那么多可支配的资源,还是有众多第三世界国家在指导其国民行为时困难重重?为何只有为数甚少的几个国家成功地取得了这种控制能力?失效的法律和社会政策对国家本身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米格代尔在《强社会与弱国家》中重新审视了国家在第三世界中的作用, 提供了一个模型和一种理论:强调国家与其他社会组织争夺社会控制的国家社会关系模型,以及解释不同国家在斗争中占据优势的能力不同的理论。

著者:

乔尔•S.米格代尔,美国政治学家,华盛顿大学亨利·杰克逊国际关系学院荣休教授。1972年获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早年师从萨缪尔·亨廷顿。曾先后任教于特拉维夫大学和哈佛大学,在比较政治学、政治社会学、中东政治、美国外交政策等领域享有国际学术声誉。著有《农民、政治与革命》《强社会与弱国家》《社会中的国家》《巴勒斯坦的社会和政治》《流沙:美国在中东》等。

译者:

张长东,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出版专著Governing and Ruling: The Political Logic of Taxation in China (密歇根大学出版社2021年)。/

隋春波,社会学硕士,现从事教育行业。/

朱海雷,法学硕士,现为律师。/

陈玲,政治学博士,现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助理教授,曾任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出版…

(展开全部)

著者:

乔尔•S.米格代尔,美国政治学家,华盛顿大学亨利·杰克逊国际关系学院荣休教授。1972年获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早年师从萨缪尔·亨廷顿。曾先后任教于特拉维夫大学和哈佛大学,在比较政治学、政治社会学、中东政治、美国外交政策等领域享有国际学术声誉。著有《农民、政治与革命》《强社会与弱国家》《社会中的国家》《巴勒斯坦的社会和政治》《流沙:美国在中东》等。

译者:

张长东,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出版专著Governing and Ruling: The Political Logic of Taxation in China (密歇根大学出版社2021年)。/

隋春波,社会学硕士,现从事教育行业。/

朱海雷,法学硕士,现为律师。/

陈玲,政治学博士,现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助理教授,曾任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出版专著Manipulating Globalization: The Influence of Bureaucrats on Business in China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2018年)。

大量废弃社会

日常生活中,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在买买买的冲动下,冲着廉价打折买回的衣服,压箱底多年一次都没穿过,最后不得不丢弃;在商家策划的促销活动中大量购入的食品,最后吃不完不得不倒入垃圾桶。一刹那,你的脑海里会不会有闪过这样的念头:“这样真的好吗?”“似乎有点不对劲!”一边是商家的品牌策略,“正因为是名牌才要彻底销毁。要是降价销售会影响到品牌价值”;另一边是面临枯竭的地球资源和在恶劣条件下工作的异国劳动者……然而,这样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却把这些当作理所当然、熟视无睹的时代,真的可以持续下去吗 更多

妥协社会

如今,随处可见一种痛苦恐惧症,一种普遍的对痛苦的恐惧。人们对痛苦的忍受度也在迅速下降。痛苦恐惧症导致一种长效麻醉。人们对所有痛苦状况避之不及,甚至连爱情的痛苦也渐渐变得可疑起来。这种痛苦恐惧症也蔓延至社会性事物。冲突和分歧越来越没有立足之地,因为它们很可能导致令人痛苦的争论。痛苦恐惧症也席卷政治领域。一致之强制和共识之压力与日俱增。政治安守在一个妥协区域,失去一切生机与活力。妥协社会与功绩社会相伴而生。痛苦被看作虚弱的象征,它是要被掩盖或优化的东西,无法与功绩和谐共存。苦难的被动性在“能”所支配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强社会与弱国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