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苹果怎样失去了灵魂

苹果怎样失去了灵魂

如何评价《黑袍纠察队》第三季第五集?

说一个这一集里的神来之笔:Ashley 的逆天演技。简直神了啊,跟 Starlight 对视那几秒,短短不到5秒钟,也没有一句台词,被她演出了好几层细腻的情感。开始,受到 Starlight 的感染,释放了积压已久的惊恐、委屈,一副马上要哭出来、很想要找依靠的样子。然后,可能忽然意识到,Starlight 终究不是祖国人的对手,惊恐、委屈的情绪立马消失了,开始在心里权衡到底要不要和 Starlight 合作。随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还是站在祖国人这边,神情重新变得坚决,甚至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更多

唐山站要求入唐人员需登记小区地址等详细信息,否则无法入唐山,转运前后需「人车合影」,如何看待这一规定?

之前就说过,他们似乎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掩盖问题。很多事情这里面做的都讲究很多啊。每件事,他们似乎都有对应的“对策”。一件事不爆出来的时候,就盖着,一切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有人报警,对策就是就出警,然后“握手言和”,再放出来,有人把视频传网上,对策就是就“吩咐”把视频删了,舆论发酵了,盖不住了,删了也不顶事了,对策就是说一定会解决,就说什么“雷霆风暴”,就说一定要还一片晴朗,不能给英雄城市抹黑,但是具体怎么个雷霆,怎么不抹黑的实际操作,是不是民众推一步走一步呢?便民上访解决问题排长队,说没想到 更多

史蒂夫·乔布斯2011年去世后,苹果公司内部发生了什么?《华尔街日报》记者特里普·米克尔(Tripp Mickle,他最近转投了《纽约时报》)本月出书指出,随着首席设计官乔尼·艾夫的失势和原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的崛起,苹果已经失去了灵魂,变成了一家越来越重视利润而不是灵感的凡俗企业。

《史蒂夫之后:苹果如何成为一家万亿美元公司并失去了灵魂》(After Steve: How Apple Became a Trillion-Dollar Company and Lost Its Soul)厚逾500页,5月3日由美商威廉·莫罗社出版。

图片

书中说,问世已有15年的iPhone仍然构成了苹果的大部分收入;该公司再也没能拿出真正具有突破性的新产品。

艾夫和库克是苹果的两位核心人物和杰出的人才。但在乔布斯死后,公司高度重利,设计日趋平庸,手表销量平平。完美主义者艾夫在悲伤中挣扎,最终失去了自信和动力。他在2019年的离职,标志着苹果从一个创新型公司向经营型公司的转变。

而从许多方面来看,库克都是艾夫的反面。他来自阿拉巴马州小镇,早在康柏公司时就以苛刻和注重细节闻名。来到苹果后,他在供应部门一路升迁。库克的天赋不是创造新产品,而是挖空心思,发明无数种方法来使利润最大化,并最终将苹果的市值提升到了2.5万亿美元以上,是乔布斯生前十倍有余。有赖于在领导岗位上获得的成功和自信,库克自豪地宣布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成了财富500强公司首席执行官中这样做的第一人。

《史蒂夫之后》是一本关于艾夫和库克的双重传记。米克尔为此采访了200多名苹果现任和前任高管,以及对该公司这段历史至关重要的人物,包括政府官员和安娜·温特等时尚界名人,继而得出结论:库克时代的特征是“方法对魔法的胜利”,但苹果也为高利润付出了代价:它的创新能力明显下降,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米克尔的上述观点仿佛说出了很多用户的心声,也足以吸引大众媒体的注意力,但不少科技产业的评论家表达了对库克的同情。

71岁的科技记者、作家和《连线》杂志主编史蒂文·利维(Steven Levy)日前以《苹果失去了灵魂。可谁在乎呢?》为题写道:“通过《史蒂夫之后》,我确实得知了很多关于库克和艾夫的事。但是,当这个科技巨头称雄的世纪在飞速奔向第二个二十五年时,我们并不要求苹果这样的公司有灵魂。我们要的是质量、创新和可信度。这对任何拥有数十亿用户的公司来说都是挑战。甚至米克尔本人也向我承认,苹果不可能在其目前的规模下保持其灵魂——不管灵魂指的是什么。他告诉我:’由于华尔街的压力,它不得不舍弃对纯粹性的承诺,以继续实现增长。’”

纽约大学教授、《小大米:智能手机、小米和中国梦》(Little Rice: Smartphones, Xiaomi, and the Chinese Dream)一书的作者克莱·舍基(Clay Shirky)也在《纽约时报》刊文,对米克尔指责库克冷漠和艾夫倦怠表示不满。“乔布斯去世后,”舍基写道,“苹果固然没有再推出iPhone那样重要的设备,但在他去世前,苹果也没有再推出那么重要的设备。”

舍基说,艾夫和库克想做出一个新的iPhone,但很显然,再没有这样的设备可供他们制造了。自动驾驶汽车太难,健康设备太受管制,而他们实际出货的耳塞和手表,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概念上,与苹果最伟大的产品相比,都是那样的无足轻重。

米克尔披露,在经营理念上,在设计与材料的成本上,艾夫和库克之间都存在着矛盾。但库克非常担心艾夫辞职,从而伤害苹果的股价。谈判的结果是,艾夫放弃日常管理的责任,专注于设计,并将工作时间减少到近乎兼职的地步。但是,当公司出现根本性的变化,当库克把重点从硬件转向云端服务时,艾夫明白,他应该离开了。

(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artContent p img{float:none !important;}#artContent table{width:100% !important;}

如何评价《黑袍纠察队》第三季第五集?

说一个这一集里的神来之笔:Ashley 的逆天演技。简直神了啊,跟 Starlight 对视那几秒,短短不到5秒钟,也没有一句台词,被她演出了好几层细腻的情感。开始,受到 Starlight 的感染,释放了积压已久的惊恐、委屈,一副马上要哭出来、很想要找依靠的样子。然后,可能忽然意识到,Starlight 终究不是祖国人的对手,惊恐、委屈的情绪立马消失了,开始在心里权衡到底要不要和 Starlight 合作。随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还是站在祖国人这边,神情重新变得坚决,甚至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更多

唐山站要求入唐人员需登记小区地址等详细信息,否则无法入唐山,转运前后需「人车合影」,如何看待这一规定?

之前就说过,他们似乎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掩盖问题。很多事情这里面做的都讲究很多啊。每件事,他们似乎都有对应的“对策”。一件事不爆出来的时候,就盖着,一切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有人报警,对策就是就出警,然后“握手言和”,再放出来,有人把视频传网上,对策就是就“吩咐”把视频删了,舆论发酵了,盖不住了,删了也不顶事了,对策就是说一定会解决,就说什么“雷霆风暴”,就说一定要还一片晴朗,不能给英雄城市抹黑,但是具体怎么个雷霆,怎么不抹黑的实际操作,是不是民众推一步走一步呢?便民上访解决问题排长队,说没想到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苹果怎样失去了灵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