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品牌服饰 BOY 直播间遭网友留言「寿衣、恶霸同款」,女主播被气哭,品牌将受哪些影响?怎么看网暴行为?

品牌服饰 BOY 直播间遭网友留言「寿衣、恶霸同款」,女主播被气哭,品牌将受哪些影响?怎么看网暴行为?

郑州多个停工楼盘业主也被「赋红码」,曾和村镇银行储户同处一地反映违规问题,还有哪些可以关注的信息?

以前,你想在手机互联网时代,把一个冤种非法拘禁,同时还不让他求救,不让外界发现他,是相当麻烦的。首先,你要雇佣两个彪形大汉,看住冤种的大门,让他无法从物理层面脱离自由。这两个大汉必须完全效忠于你,为此你要投入很多的金钱去收买他俩。其次,你要动用各种人脉,去蒙蔽冤种的亲戚朋友,毕竟你不能让亲戚朋友报警,为此你要骗他们说,冤种正在外地出差,手机信号不好,联系不上,兴许还得提供一些冤种的物证,让亲戚朋友放心。最后,你要运用科学手段,彻底查处冤种暗藏的各种通讯设备,须知一个小小的半导体就可以对外发出信号 更多

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荷兰”,这些东西都是荷兰人发明的

荷兰王国(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面积41528平方公里,人口1740万人。在许多其它语言中,常把“荷兰”(Holland)当成这个国家的国名。这是是错误的。“荷兰”(Holland)原是尼德兰(Nederland)中一个地区的名称,相当于今北荷兰省与南荷兰省两地。15世纪以来,其正式国名皆为尼德兰(Nederland),荷兰(Holland)为非正式俗称。尼德兰(Nederland)的字面意义,为低地国家,这个名称来自于它国内平坦而低湿的地形。其国土中,只 更多

施暴者穿boy:

去网暴boy直播间

施暴者开迈巴赫

怎么不见你网暴迈巴赫?

什么奇葩脑回路

照着逻辑,

滑天下之大稽

有种去唐山扫黑除恶去

跑到豪不想干的直播间

网暴一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这种行为和施暴者也没啥区别了

1、对群体来说,也许最不合理的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2、人从原始时期继承了蛮横和破坏的本能,在群体中会释放这类本能。

3、群体的迭加只是愚蠢的迭加,而真正的智慧被愚蠢的洪流淹没。

——《乌合之众》

网络暴民的心态,其实可以在乌合之众这本书里面找到答案。

我从前很不理解,现实生活中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在网上就变了一个人。

肆无忌惮地宣泄自己的愤怒。

不加判断地对一件事进行指责。

失去了理智的思考,说严重点,连字都不会看了。

断章取义,无故指责,迁怒等等等。

这是网络暴民很喜欢做的事。

后来我悟了。

人就是这个德行。

我们现实中看到大家都好好的。

因为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

我们的交际是有界限的。

人与人之间是讲一些礼仪的。

但是网络暴民,他们给我们展示的是最原始最真实的人性。

如果我没有接受很好的教育,我没有看过很多书籍,我没有去看过去的几十年,中国发生了什么。

我也可能成为一名网络暴民。

我怕遇到黑恶势力组织的人。

我更怕没有法律约束的网络暴民。

法律很有用。

虽然它没能管住这批黑恶势力的人,但是这些黑恶势力活动范围很有限。

我们大部分普通人离它有点远。

但是法律最大限度管住了网络暴民。

网络暴民很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人。

失去了法律的约束,道德的约束,他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一直觉得,国家的教育,代表的是我们的未来。

我们要多看书,多接受不同的观点,多去对一件事情进行思考,去得到自己的三观。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大流都是好的。

网络暴民的力量,不是一个人能扛得住的。

我就问一下,哪个答主能扛得住男拳或者女拳五十年功力的一拳?

所以抵制网络暴民,从自己不要成为网络暴民做起。

如果你硬要成为网暴的一份子,麻烦先判断一些,网暴的对象是不是有问题。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些网暴者,也不知道拿了多少钱。

最近几天关于唐山的这件事,很多平台对那些网暴的,故意制造对立的等账号,进行封禁处理。

看到网络上流传的截图,内容是有人在群里组织,还有人分配任务。指名道姓要去官媒底下,进行留言攻击。还说如果账号被封,请及时联系群主分配新的账号。

不得不说,有些网暴不是简单的网暴,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抵制衣服的品牌,为啥不抵制同款的车迈巴赫呢?

还有对方喝过的啤酒,抽过的香烟,撸过的串。对方走过的路,呼吸过的空气,喝过的水,对方用过的手机品牌,还有使用的手机卡等等,为啥不抵制?

不就是欺负直播间里的一个小姑娘么。真的是太可恶了,也是太可恨了。让我想起当年在抵制Ri货的时候,有人趁机去砸烂别人日系的车。这也没谁了,感觉当年的一幕又再一次上演。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个网暴的,一天拿了多少工资。也不知道你们现实当中是什么样的人。

会不会像之前网友们说的那样:吼又吼的凶,真正喊上的时候,一个都不冲。躺在医院了还说自己是英雄。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还是建议网暴入刑。要不然这些人真的是太可恨,这和当年直播间里怂恿喝农药的那些人有啥区别。

真的很气愤,很可恨。

网爆有错,因为没有抓住这个品牌问题点。

如果用反纳粹这个政治正确肯定没有错吧!

Boy London一直用纳粹德鹰标这个问题在国外欧美也是一致批判的。抓这点啊!

据香港媒体东网报道,英国潮流品牌Boy London的标志,被指酷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的“党之鹰”徽号,备受批评。有人更发起抵制其产品,亦有人呼吁Boy London立即收回标志。有波兰裔顾客表示看品牌的标志感觉不好受。

Boy London拒绝将品牌的标志,与二战德国纳粹的“党之鹰”徽号相比,又指公司的标志是受罗马帝国象征盛衰的鹰所启发,寓意赋予人权力。

伦敦百货公司Fenwick已暂时停售该品牌的产品。

不能打着正义的旗号,伤及无辜的人或者品牌。

说句公道话,

如果因为唐山打人事件,网暴boy是冤的

品牌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受众群体,总不能让每一个买衣服的人先立下字据:我不会打人吧。

这不可能也不现实,

这次错的是穿衣服的人,不是那件衣服,

就算骂那些打人说很难听他们也是活该,但是在直播间欺负人家小姑娘这不像回事。

直播间的小姑娘,说到底也是一个打工人,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呢?

这次品牌是没错的,网暴的人有点离谱了。

但是说到boy,

走到这一步是早有预兆的,唐山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吧,

网上最火的就是这张图:

BOY 的衣服给人的感觉就是“混子、土鳖小青年、社会土豪大哥”,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

我认为这个形象还得从BOY的创始以及LOGO说起:

BOY LONDON创立于1976年,创始人叫 Stephane Raynor(斯蒂芬·雷诺),

是一位非常喜欢朋克文化的年轻人,也是70年代朋克运动引领者。

从一开始,品牌就自带“潮流、叛逆”的标签,并且启用和纳粹标志极其相似的Logo。

开业当天,做了一张宣传海报,内容是一个小伙纵火把自己烧死,非常朋克。

还请来不少摇滚和潮流名人,让他们负责收银、端茶送水,帮忙造势。

BOY LONDON曾一度是过去让无数80后、90后仰望的亚文化领军人

后来又因英国生意问题,曾把商标转让给韩国公司十年,在韩国公司期间,韩国公司把衣服设计的logo更大、衣服更紧身。

随着BigBang等韩国一线明星团体也曾大力推崇韩版BOY LONDON,这让品牌从韩国火到了中国。

直到2017年,商标归属权争议最终确认了英国BOY LONDON品牌在华的唯一性。

可是BOY LONDON的衣服设计上面,不管是在英国还是韩国都没什么变化,永远遵循着一个规律“LOGO能做大一定不能做小”的原则

说到他的设计,我是有点欣赏不来的。

超级大超级夸张的黑金logo,展翅老鹰、金色字体整个自带社会摇的BGM,就是一些土豪社会大哥们的最爱。

体格壮硕的男性穿上之后,秒变霸气的社会人:体格干瘦的男性穿上,秒变精神小伙。

随着亚文化先锋等光环的褪去,一直不变的BOY LONDON的品牌也在失去市场竞争力,

中国市场有点半死不活的状态,去年12月底也关闭了抖音店铺。

所以说,这次品牌后的“消逝”,也许只是一个“契机”。

网暴BOY品牌直播间,网暴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网暴,也是暴力,也能杀人。记得刘学州么?

为了谴责暴力,所以施加暴力;不惩罚恶人,而惩罚无辜的人和物。这和情绪失控的人打老婆孩子、乱摔东西、撕书、欺负宠物,有什么区别?

真想让世界变得更好,做点有益于世界的事不好么?

闲着也是闲着,去给白衣女捐点钱,给家人打个电话,去做做义工,做做慈善,打扫下楼道,做点有益于他人的事。

虚度时光无所谓,给别人无端带来烦恼,就很无趣了。

抛开“寻衅滋事罪”不谈,“寻衅滋事”这个词我还是喜欢的。

要是没有这个词,还不好形容这一批人。

你要说他们去直播间留言有什么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网爆。

达成了行为跟目的的最完美结合,行为即目的,目的即行为。

要非要往深里分析一下,那就是发泄一下内心最深处的恶吧。

本质上跟网爆上海女孩,逼得女孩跳楼自杀的是一群人。

他们就像猎狗一样,闻到热点的味道就寻找网爆的机会,把自己内心的恶演绎到极致,然后道貌岸然地把恶化妆成追求正义。

这种暴力到达极致会是什么情况呢?那就是十年之前一个叫蔡洋的小伙子在西安参加反日游行,把一个开日系车的人砸成了四级重伤。

之后他还喃喃自语,“我是爱国,抵制日货”。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恶就是当它装上正义的翅膀。

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应该纵容这种恶。

网络并非不法之地,网暴行为违法甚至犯罪,切不可以正义之名对无辜者施以网络暴力和不明骚扰或侵害。

对于故意在网上传播不实信息,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涉嫌构成侮辱罪或者诽谤罪。根据2013年9月6日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此外,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可见,以正义为名,对无辜者以送花圈和菊花、网络上恶意辱骂、攻击等方式进行网暴和骚扰,也是寻衅滋事的一种行为方式,同样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对重名者或长相相似者、有关品牌宣传人员打电话、留言骚扰、辱骂、威胁,可能涉嫌侮辱、诽谤罪。即便是对施暴者及期家人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抖音信息、家庭成员信息、经营店铺信息等被人在网络上传播,也涉嫌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轻则构成民事侵权,重则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实不可取。

一切案件应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罪行相当、刑法面前人人平等三大刑法基本原则,否则将陷入“以牙还牙”“以暴制暴”的功利主义怪圈,与我国的法治理念背道而驰。

施暴者打人——违法犯罪,严肃追责!

→施暴者打女人——呼吁保护弱势群体!

→施暴男人打女人——开始打拳

→施暴男人在众人目击下打女人——开始网暴目击者

→穿BOY的施暴男人在众人目击下打女人——开始冲直播间

……..

只要转进的次数够多,波及面就越来越广,焦点就越来越分散。

我们来干啥的来着?

二极管很多,

人的问题,因为人穿了衣服,所以衣服也有问题吗

往前数一些年头,我们把快手上胡乱配搭一身的名牌衣着,穿戴一些自认为很有个性的衣服与首饰的人叫精神小伙

再往前数一些年头,杀马特家族染头戴鼻钉耳钉,因为怪诞的青年形象够叛逆,够非主流,受到一群人追捧,

目的是啥呢,一部分是赶潮流,他们眼里的审美,就认为那东西时髦好看,

第二是“伪装自己”,作了那个打扮,你去背个蛇皮袋去外地打工,

看起来不太会让人欺负,这种打扮,说到底是自卑感驱使的。

像映着“boy”的T恤衫,也有偏爱这种大logo,英文字符的,配个粗链子的群体,

但是喜欢一个品牌一种审美的就是一种人?是不是以后大街上看到穿boy的就报警啊,

我不认为把这种衣服的用户,归结为和唐山这群地头蛇划等号的存在,是一种正确,

但是理解这种心态是一种恐惧愤怒心理无处安放所以需要一个着力点,可以立即见效的着力点,

所以这群人把矛头瞄准了在营业的直播间的品牌。

这也是一种霸凌。

这点,我跟我在英国上学的弟弟进行了深入的恳谈,别说在伦敦,在整个英国,潮牌BOY London的存在感都毛有。整个英国,BOY London的专卖店只有7家,伦敦0。那英国人有没有金鹰?有,还很有名,但不是这种↓

这看着就跟要启动什么宗教仪式一样。

英国人的金鹰品牌是这个↓ Lyle & Scott, 低调的审美,这才是英国人的喜好。

说回大金鹰,它跟元宇宙一样,就是服饰界的炒作产物。现实是,打着英伦血脉,结果实韩国人运作的牌子,靠着明星同款,在亚洲各地大火,韩国人趁机注册了一堆BOY品牌,中间还有旷日持久的侵权纠纷。

我之前对这牌子的印象只有一个——丑。直到唐山打人事件一出,出了BOY London穿衣图鉴,还有很多网友冲了BOY London的直播间?那咱就详细说说这牌子到底什么来路?

它原本是Stephane Raynor70年代创立的品牌,主打大胆剪裁的朋克风,是很地下的基调。

Foundedby Stephane Raynor in 1976, the story of BOY is a true one off, in that the wildest rumours and legends that surround it couldn’t hope to compete with the reality. Beloved by the underground, but frequently courted by an overground.

既然是朋克,那肯定就是叛逆,虽然没有大金鹰,但是*UCK之类的文字上来看,也可以清楚看到这牌子的不羁灵魂。

那时候的BL画风这样↓ 图案各种黑暗,骷髅,脏话,蝙蝠,涂鸦,堪称古早杀马特前辈。

进化到新时代之后,主打大鹰logo,翻来覆去,放大缩小,各种各样的摆。

除了大金鹰,还有密集小金鹰图案,但就是这logo,却让BOY London摊上事了。

有顾客投诉,logo有非常明显的纳粹痕迹,会引起文化冲突,要求下架。但是BL负责人头很铁,嘴很硬,愣说不可能,我们这logo来源于神话形象,代表力量。不改。

于是,这种打纳粹擦边球的印象,反而对品牌隐喻达到了加持作用,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大胆刺激,就成为BL的忠实拥趸——比如说唱歌手。BL衣服+帽子,再来大金链,不用开口,浓浓的rap味儿这就到位了。

他们平时拍MV的时候,BL那大logo也是必炫,心里想着我可真**太酷了。

另外BL在众多潮牌打压之下,排除亚洲市场,其实后期走的很无力,所以他们也在积极跟设计师做联名企划,添加一些新元素进去,除了大金鹰,比如再多放点文字,但也都是一些中二到爆棚的字,不认识英文的觉得潮,认识英文的敢穿出去也算汉子。

这个品牌前半程在英国手里,中后半程在韩国人手里,现在又被判回英国人手里,中国有代理公司运营。但这都不影响这品牌的设计调性,除了大金鹰,它还印不印别的?当然印,可这都不是普通图案。比如↓ 具体就不解释了↓

这牌子在三个地方有一段时间非常火爆,韩国,中国,中国香港地区,都是靠明星运营+网红品牌炒作的结果。而这品牌因为主打潮牌路线,其实一直目标用户都是年轻人,如此被社会大哥青睐,他们自己之前也是没想到的。

如果你是个穿搭小白,就想装X穿潮货,那off white supreme潮牌一大把,为什么不建议随随便便穿BOY London这个牌子,因为这牌子经过了前面纳粹,反叛,非主流一系列加持后,它的受众赋予了品牌二次调性,就是那个。比如这是一张卖家秀

各位宝宝们答应我千万别在外面做这个手势,这可不是什么OK的意思。如果你胆敢穿着BL,再打这个手势站在黑人族群面前,那我就只能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了……

这牌子国内社会大哥穿的多,国外中年是基本不怎么穿的,比如英国人,他们非常讨厌穿大logo的衣服,会显得没有品位,很轻浮。那回到题面,BOY London在国外到底什么人在穿呢?就是追求个性,非主流的年轻人。

拿日本举例子,到底是有多非主流,放几张原宿街拍就明白了。

当然了,2022了,穿什么衣服都是自由,就想当精神小伙精神小妹,也是值得尊重的追求,如果喜欢大金鹰,那就热情的拥抱它,不要顾忌世俗的偏见,胸前一双大翅膀,背后一双大翅膀,或许穿上真的能像张韶涵唱的那样。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给我希望”

网暴者同样在实施暴力。

其实,我这么说也不是很对,毕竟网暴也会死人的。

今年几个案例还历历在目呢,搓米问答随便搜搜就有了。

不过可笑的是,暴力犯罪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在民意的审判中,已经要被枪毙。

而网暴行为却愈演愈烈,偏偏一群辣鸡人,还自诩为正义。

以正义为名的罪恶。

逼死人却可以心安理得。

这让我觉得世界真的是异常的魔幻,这么多年的教育,我们究竟教育出了什么?

九年了,时间不短了。

为什么生而为人的基本素质都没有教育出来呢?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无可避免,但是各位,醒醒吧,各位。

林清玄是我很推崇的文人,林有《木鱼馄饨》,汪曾祺老有《端午的鸭蛋》,

我一直觉得,林文如茶,汪文如黄酒,与我而言都是浓酽的散文正味。

林清玄回忆父亲的文章我还记得,里面有句话叫“做农夫,要做第一流的农夫;写文章,要写第一流的文章;做人,要做第一等的人。”然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就说,“如果要做流氓,也要做‘大尾’的流氓呀!”然后父子两人相顾大笑,笑出了眼泪。

“大尾流氓”之论,我从初中就记得刻骨铭心,

说得就是父子心传,做农人也好,做流氓也好,人呢,要有点出类拔萃的自勉。

初中时候大家流行QQ秀,默认都是穿着短裤的光膀子,只有刚开始填人设的时候有例外,有个问题叫,你最喜欢的服装牌子是什么,

我填了个范思哲,虽然没有任何购买范思哲的经历,下意识觉得,只要西装笔挺,总比QQ秀那个短裤看着帅气,

最后鹅厂真的给了一身纯白色的西装,有别于裤衩子光膀子的造型,估计是范思哲抓到了数据库里的衣服。

刚有网友做出来图片,大意是,只有不入流的流氓才穿BOY LONDON,而大尾流氓,混出名堂的,都穿更高阶的T恤,比如范思哲。

我觉得不无道理,

著名的“黑社会之论”你一定听过,大意是真正的捞黑产的大佬,都是斯斯文文西装笔挺,早已经脱离了烧烤摊打打杀杀,描龙画凤的初级阶段,这才叫黑社会,

而穿着初级的品牌,做着初级的流氓,干得是瘪三事的,都是很不入流的流氓,根本叫不上个黑社会。

所以,假如流氓有儿子女儿,就像林清玄农人的父亲有个写文的儿子一样,

不妨教育他们,

别学老子穿这么low的衣服,赚这么下作的钱,要发上等愿,当一流人,哪怕流氓,也是大尾的,穿上范思哲的。

其实鉴别什么是社会人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穿范思哲登喜路的老爸不一定会反对儿子也穿范思哲,

但是穿BOY的老爸,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儿子跟自己一样穿BOY,

到底什么是小瘪三,他们其实最了解。

顺便贴全文如下,

林清玄《期待父亲的笑》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他是不论什么事总先为我们着想,至于他自己,倒是很少注意。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到凤山去开会,开完会他到市场去吃了一碗肉羹,觉得是很少吃到的美味,他马上想到我们,先到市场去买了一个新锅,买了一大锅肉羹回家。当时的交通不发达,车子颠簸得厉害,回到家时肉羹已冷,且溢出了许多,我们吃的时候已经没有父亲形容的那种美味。可是我吃肉羹时心血沸腾,特别感到那肉羹是人生难得,因为那里面有父亲的爱。

在外人的眼中,我的父亲是粗犷豪放的汉子,只有我们做子女的知道他心里极为细腻的一面。提肉羹回家只是一个普通的例子,他不管到什么地方,有好的东西一定带回给我们,所以我童年时代,每次父亲出差回来,总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

他对母亲也非常体贴,在记忆里,父亲总是每天清早就到市场去买菜,在家用方面也从不让母亲操心。这三十年来,我们家都是由父亲上菜场,一个受过日式教育的男人,能够这样内外兼顾是很少见的。

父亲是影响我最深的人。父亲的青壮年时代虽然受过不少打击和挫折,但我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忧愁的样子。他是一个永远向前的乐观主义者,再坏的环境也不皱一下眉头,这一点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的乐观与韧性大部分得自父亲的身教。父亲也是个理想主义者,这种理想主义表现在他对生活与生命的尽力,他常说:“事情总有成功和失败两面,但我们总是要往成功的那个方向走。”

由于他的乐观和理想主义,使他成为一个温暖如火的人,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这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也是个风趣的人,再坏的情况,他也喜欢说笑,他从来不把痛苦带给人,只为别人带来笑声。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和哥哥到田里工作,通过这些工作,启发了我们的智慧。例如我们家种竹笋,在我没有上学之前,父亲就曾仔细地教我怎么去挖竹笋,怎么看地上的裂痕,才能挖到没有出青的竹笋。二十年后,我到行山去采访笋农,曾在竹笋田里表演了一手,使得笋农大为佩服。其实我已二十年没有挖过笋,却还记得父亲教给我的方法,可见父亲的教育对我影响多么大。

也由于是农夫,父亲从小教我们农夫的本事,并且认为什么事都应从农夫的观点出发。像我后来从事写作,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就常说:“写作也像耕田一样,只要你天天下田,就没有不收成的。”他也常叫我不要写政治文章,他说:“不是政治性格的人去写政治文章,就像种稻子的人去种槟榔一样,不但种不好,而且常会从槟榔树上摔下来。”他常叫我多写些于人有益的文章,少批评骂人,他说:“对人有益的文章是灌溉施肥,批评的文章是放火烧山,灌溉施肥是人可以控制的,放火烧山则常常失去控制,伤害生灵而不自知。”他叫我做创作者,不要做理论家,他说:“创作者是农夫,理论家是农会的人。农夫只管耕耘,农会的人则为了理论常会牺牲农夫的利益。”

父亲的话中含有至理,但他生平并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他是用农夫的观点来看文章,每次都是一语中的,意味深长。

有一回我面临着创作上的瓶颈,回乡去休息,并且把我的苦恼说给父亲听。他笑着说:“你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今年香蕉收成很差,我正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种香蕉,你看,我是种好呢?还是不种好?”我说:“您种了四十多年的香蕉,当然还要继续种呀!”

他说:“你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继续呢?年景不会永远坏的。”“假如每个人写文章时写不出来就不写了,那么天下还有大作家吗?”

我自以为比别的作家用功一些,主要是因为我生长在世代务农的家庭。我常想:世上没有不辛劳的农人,我是在农家长大的,为什么不能像农人那么辛劳?最好当然是像父亲一样,能终日辛劳,还能利他无我,这是我写了十几年文章时常反躬自省的。

母亲常说父亲是劳碌命,平日总闲不下来,一直到这几年身体差了还常往外跑,不肯待在家里好好地休息。父亲最热心于乡里的事,每回拜拜他总是拿头旗、做炉主,现在还是家乡清云寺的主任委员。他是那种有福不肯独享,有难愿意同当的人。

他年轻时身强体壮,力大无穷,每天挑两百斤的香蕉来回几十趟还轻松自在。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他的脚大得像船一样,两手摊开时像两个扇面。一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提起就像提一只小鸡,可是也是这样棒的身体害了他,他饮酒总不知节制,每次喝酒一定把桌底都摆满酒瓶才肯下桌,喝一打啤酒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就这样把他的身体喝垮了。

在六十岁以前,父亲从未进过医院,这三年来却数度住院,虽然个性还是一样乐观,身体却不像从前硬朗了。这几年来如果说我有什么事放心不下,那就是父亲的健康,看到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真是令人心痛难言。

父亲有五个孩子,这里面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最少,原因是我离家最早,工作最远。我十五岁就离开家乡到台南求学,后来到了台北,工作也在台北,每年回家的次数非常有限。近几年结婚生子,工作更加忙碌,一年更难得回家两趟,有时颇为自己不能孝养父亲感到无限愧疚。父亲很清楚我的想法,有一次他说:“你在外面只要向上,做个有益社会的人,就算是有孝了。”

母亲和父亲一样,从来不要求我们什么。她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一切荣耀都给丈夫,一切奉献都给子女,比起他们的伟大,我常觉得自己很渺小。

我后来从事报告文学,在各地的乡下人物里,常找到父亲和母亲的影子,他们是那样平凡、那样坚强,又那样伟大。我后来的写作里时常引用村野百姓的话,很少引用博士学者的宏论,因为他们是用生命和生活来体验智慧,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最伟大的情操,以及文章里最动人的素质。

我常说我是最幸福的人,这种幸福是因为我童年时代有好的双亲和家庭,青少年时代有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进入中年,有好的妻子和好的朋友。我对自己的成长总抱着感恩之心,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基础来自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给了我一个乐观、关怀、善良、进取的人生观。

我能给他们的实在太少了,这也是我常深自忏悔的。有一次我读到《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佛陀这样说:

假使有人,为了爹娘,手持利刀,割其眼睛,献于如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了爹娘,百千刀战,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读到这里,不禁心如刀割,涕泣如雨。这一次回去看父亲,想到这本经书,在病床边强忍着要落下的泪,这些年来我是多么不孝,陪伴父亲的时间竟是这样少。

有一位也在看护父亲的郑先生告诉我:“要知道您父亲的病情,不必看您父亲就知道了,只要看您妈妈笑,就知道病情好转,看您妈妈流泪,就知道病情转坏,他们的感情真是好。”为了看顾父亲,母亲在医院的走廊打地铺,几天几夜都没能睡个好觉。父亲生病以后,她甚至还没有走出医院大门一步,人瘦了一圈,一看到她的样子,我就心疼不已。

我每天每夜向菩萨祈求,保佑父亲的病早日康复,母亲能恢复以往的笑颜。

这个世界如果真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父亲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母亲有什么罪孽,十方诸佛、各大菩萨,请把他们的罪孽让我来承担吧,让我来背负父母亲的孽吧!

但愿,但愿,但愿父亲的病早日康复。以前我在田里工作的时候,看我不会农事,他会跑过来拍我的肩说:

“做农夫,要做第一流的农夫;写文章,要写第一流的文章;做人,要做第一等的人。”然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就说,“如果要做流氓,也要做‘大尾’的流氓呀!”然后父子两人相顾大笑,笑出了眼泪。

我多么怀念父亲那时的笑。也期待再看父亲的笑。

要知道,网上就是有一群人闲的没事做,纯粹想骂人。

从这个牌子开始躺枪,事情已经没有逻辑可言。

要我说,这个线下有什么区别?

线下打人,线上打打工人?

你有本事直接给总部写封邮件去还能锻炼锻炼文字能力,在直播间打两个寿衣就有用了?

打人的不穿这件衣服就能不打了?

踩着最好欺负的人去登上道德制高点最省力

只有生活不如意的人,才会在网上对毫无交集的人口出恶言,因为只求骂的爽

建议平台都把这些口出恶言的账号给禁了

骂人的最好也可以被计入征信名单

别说网络暴力不可怕,还记得上海那个委托快递小哥给父亲送东西,最后被网暴跳楼的新闻吗,我真的觉得恶寒

看到这事我倒想起,之前利刃出鞘的导演爆料过电影中的「反派角色不能使用苹果手机」

不知该说什么…

近日,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持续引起舆论关注。有网友发现,视频中一名打人男子身穿BOY LONDON品牌短袖。随后,有网友制图“远离这类穿搭人群”,图上的穿搭要素就包括该品牌短袖。此图广为流转的同时,也使该品牌遭受了空前网暴。

网友们冲入了BOY LONDON的微博、抖音等官方账号,直呼其“烧烤战袍”,且“穿上BOY,武力值暴增”,甚至在一些潮牌衣服的直播间中,只要有售BOY LONDON品牌,就可见到网友的“犀利”点评。

据星视频报道,有网友到此品牌直播间攻击留言:“寿衣”、“恶霸同款”等字样,女主播被气哭。也有网友表示:就事论事,衣服没有错,为主播小姐姐加油,大家应该理性对待。

针对网络暴力,Boy London旗舰店客服人员回复称:“坚决抵制暴力行为,感谢消费者对Boy London一如既往的支持。”

据红星新闻报道,近些年,BOY LONDON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不尽人意,或许与其日益下滑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定位紧密相关,而这背后的重要原因则是品牌授权纷争和假货横行。

公开资料显示,1994年为开拓韩国市场,安格洛联营公司将BOY LONDON商标转让给韩国宝成公司,转让期为10年。但2004年合约到期后,韩国宝成公司未将商标权还给安格洛,还在破产前违约将BOY LONDON商标权转让给韩国自然人金甲琪。由此发生了金甲琪恶意盗用商标及在中国市场抢注商标的行为,并引发安格洛与金甲琪旷日持久的“商标争夺拉锯战”。

2017年,经中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安格洛联营公司最终获判持有英国BOY LONDON品牌所有权,确认了BOY LONDON品牌在华的唯一性。次年,安格洛联营公司与其中国品牌授权方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召开发布会,宣告英国BOY LONDON品牌商标维权成功。

但漫长的拉锯战,已让消费者对BOY LONDON品牌所属模糊不清;另一方面,BOY LONDON假货横行,也降低了消费者的信任度。

【来源:九派新闻综合星视频、红星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郑州多个停工楼盘业主也被「赋红码」,曾和村镇银行储户同处一地反映违规问题,还有哪些可以关注的信息?

以前,你想在手机互联网时代,把一个冤种非法拘禁,同时还不让他求救,不让外界发现他,是相当麻烦的。首先,你要雇佣两个彪形大汉,看住冤种的大门,让他无法从物理层面脱离自由。这两个大汉必须完全效忠于你,为此你要投入很多的金钱去收买他俩。其次,你要动用各种人脉,去蒙蔽冤种的亲戚朋友,毕竟你不能让亲戚朋友报警,为此你要骗他们说,冤种正在外地出差,手机信号不好,联系不上,兴许还得提供一些冤种的物证,让亲戚朋友放心。最后,你要运用科学手段,彻底查处冤种暗藏的各种通讯设备,须知一个小小的半导体就可以对外发出信号 更多

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荷兰”,这些东西都是荷兰人发明的

荷兰王国(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面积41528平方公里,人口1740万人。在许多其它语言中,常把“荷兰”(Holland)当成这个国家的国名。这是是错误的。“荷兰”(Holland)原是尼德兰(Nederland)中一个地区的名称,相当于今北荷兰省与南荷兰省两地。15世纪以来,其正式国名皆为尼德兰(Nederland),荷兰(Holland)为非正式俗称。尼德兰(Nederland)的字面意义,为低地国家,这个名称来自于它国内平坦而低湿的地形。其国土中,只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品牌服饰 BOY 直播间遭网友留言「寿衣、恶霸同款」,女主播被气哭,品牌将受哪些影响?怎么看网暴行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