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陌生的朋友们

陌生的朋友们

在陌生的花园里

★ “假如阿尔贝·加缪活在当代,他会像施塔姆这样写作。”——《纽约客》★ “彼得·施塔姆的《在陌生的花园里》令人印象深刻……他的故事看上去非常冷峻,但这是一种足以燃烧的冷峻。”——《ABC杂志》★ “带着艺术化的‘大题小作’,施塔姆充分展现了当代生活经验的脆弱,仿佛天气一般变幻无定。”——《书坛》杂志彼得·施塔姆永远和他的读者站在一起。他理解我们,共情我们,撰写我们。当下的生活,早已将人们抛入虚空,陷入无解而无休的重复。醒来仿佛还在路上,出门如同回到昨天。也许你早已在等待毁灭,却不知崩溃的时刻, 更多

有个可以共情的朋友有多重要?

大概是可以一起登顶的人那样吧您好。共情和同理心还是很重要的。至于能不能遇到,看造化吧。祝好。有什么伤心事可以讲给他听。女生可能就会直接讲,我心情不好,能不能来陪我一下,人家可能就放下手中的事情就来照顾你了。那这时候你是什么样的心情,看到她这么有心。平常可以一起出去吃东西,一起去玩游乐场,一起出去旅游,一起睡一张床,计划着明天的行程,分担着支出。都是请来请去的。朋友是有界限的,不是无限包容的,注意好分寸。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在山谷中的某处坟前,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盘腿而坐,他的膝上摆放着一个又扁又长 更多

– 编辑推荐 –

★献给在世界的暗夜里辗转不眠的人们,献给我们共有的生活和难以分担的不幸,献给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20世纪法国乃至世界文坛至为重要的诗人、作家于勒·苏佩维埃尔代表作首度全面中译。

★其作品深受里尔克、纪德、瓦莱里、拉尔博、米肖、艾田蒲、布朗肖、科克托、雅各泰等名家的推崇,也深刻地影响了戴望舒等中国诗人。

★《无辜的苦役犯》是“人类的孤独之书,是人在生命、爱情和死亡面前的伟大隔离之书”,也是“自我苦恼之书,身份断裂之书”,它揭示了我们内在的围墙;《陌生的朋友们》则是“一部友好的宇宙理解之书”,“它提供了一些秘密的通道,从外在的冷漠走向友谊和爱情”。

★“这里的语调更严肃、更低沉、更接近沉默;我们感受到了对庄严事件的期待所产生的紧张;诗人低语,以示对神秘的尊重,并在现象背面点燃一种意义,那种意义会把现象还给一个更真实的世界。未经反叛,而…

(展开全部)

– 编辑推荐 –

★献给在世界的暗夜里辗转不眠的人们,献给我们共有的生活和难以分担的不幸,献给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20世纪法国乃至世界文坛至为重要的诗人、作家于勒·苏佩维埃尔代表作首度全面中译。

★其作品深受里尔克、纪德、瓦莱里、拉尔博、米肖、艾田蒲、布朗肖、科克托、雅各泰等名家的推崇,也深刻地影响了戴望舒等中国诗人。

★《无辜的苦役犯》是“人类的孤独之书,是人在生命、爱情和死亡面前的伟大隔离之书”,也是“自我苦恼之书,身份断裂之书”,它揭示了我们内在的围墙;《陌生的朋友们》则是“一部友好的宇宙理解之书”,“它提供了一些秘密的通道,从外在的冷漠走向友谊和爱情”。

★“这里的语调更严肃、更低沉、更接近沉默;我们感受到了对庄严事件的期待所产生的紧张;诗人低语,以示对神秘的尊重,并在现象背面点燃一种意义,那种意义会把现象还给一个更真实的世界。未经反叛,而是以静止不动和无限警觉为代价,无辜的苦役犯走出了他的监狱,狱墙已变得稀薄、透明、缥缈。”(加布里埃尔·布努尔评《无辜的苦役犯》)

★“诗人倾向于领会,而不是觉察,参与感的二律背反在他身上构建的使之着迷的戏剧元素,以及他无法逃脱的个体生存的法则。他像被肢解者一样活着,呼号着他的苦难。他的言语徒然地创造万物与星辰的影子,它们轻率地将一种生存引入其生存的回撤,还有那些忽视他的陌生的朋友们,他只抓住一些幻影,而他自认掌控着宇宙。”(罗兰·德·勒内维尔评《陌生的朋友们》)

– 内容简介 –

本书收录苏佩维埃尔的两部诗集:《无辜的苦役犯》和《陌生的朋友们》。

《无辜的苦役犯》由诗人在他此前出版的两部小诗集《奥洛龙-圣玛丽》和《抓住》的基础上删改、扩充而成。根据诗人1951年11月为一次广播座谈准备的打字文稿中的自述,这部诗集是“人类的孤独之书,是人在生命、爱情和死亡面前的伟大隔离之书”,同时,它也是“自我苦恼之书,身份断裂之书”。因此,这部诗集标志着诗人在创作上由外到内的一种转向:“如果《万有引力》是没有边界的诗歌之所在,是被横跨的星际空间的位置,那么《无辜的苦役犯》就是内在围墙之书。”

《陌生的朋友们》中收录的绝大多数诗作先前在《新法兰西杂志》、《南方手册》和《欧洲》上发表,经删改和增补后结集出版。该诗集一方面在主题上可被视为《无辜的苦役犯》的延续,即被困入“自我之狱”的诗人开始寻求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另一方面其呈现的叙述趣味又与诗人同一时期创作的故事形成了呼应。诗人称这部诗集为“一部友好的宇宙理解之书”:“诗人的友爱光芒四射,照进最卑微的对象,这并不妨碍他继续频繁地接触遥远的距离和星辰。”该书的出版通告则如此写道:“……它提供了一些秘密的通道,从外在的冷漠走向友谊和爱情。”

– 作者简介 –

于勒·苏佩维埃尔(Jules Supervielle,1884—1960),法国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生前出版的主要作品包括十九部诗集与诗文选、十三部小说与故事集、六部剧作。1949年,获“评论家奖”;1955年,获“法兰西学院文学大奖”;1960年,获“诗人王子”称号。其作品深受里尔克、纪德、瓦莱里、拉尔博、米肖、艾田蒲、布朗肖、科克托、雅各泰等名家的推崇,也深刻地影响了戴望舒等中国诗人。

– 译者简介 –

吴燕南,巴黎三大法国文学博士。闲暇时喜欢将翻译当作阅读的延伸,当作遇见钟爱的文本时想从一种语言游向另一种语言的不可抑制的冲动。翻译的法国作家有雷蒙·格诺、于贝尔·哈达德、克洛伊·德洛姆和安·杜福尔曼特尔等。

在陌生的花园里

★ “假如阿尔贝·加缪活在当代,他会像施塔姆这样写作。”——《纽约客》★ “彼得·施塔姆的《在陌生的花园里》令人印象深刻……他的故事看上去非常冷峻,但这是一种足以燃烧的冷峻。”——《ABC杂志》★ “带着艺术化的‘大题小作’,施塔姆充分展现了当代生活经验的脆弱,仿佛天气一般变幻无定。”——《书坛》杂志彼得·施塔姆永远和他的读者站在一起。他理解我们,共情我们,撰写我们。当下的生活,早已将人们抛入虚空,陷入无解而无休的重复。醒来仿佛还在路上,出门如同回到昨天。也许你早已在等待毁灭,却不知崩溃的时刻, 更多

有个可以共情的朋友有多重要?

大概是可以一起登顶的人那样吧您好。共情和同理心还是很重要的。至于能不能遇到,看造化吧。祝好。有什么伤心事可以讲给他听。女生可能就会直接讲,我心情不好,能不能来陪我一下,人家可能就放下手中的事情就来照顾你了。那这时候你是什么样的心情,看到她这么有心。平常可以一起出去吃东西,一起去玩游乐场,一起出去旅游,一起睡一张床,计划着明天的行程,分担着支出。都是请来请去的。朋友是有界限的,不是无限包容的,注意好分寸。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在山谷中的某处坟前,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盘腿而坐,他的膝上摆放着一个又扁又长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陌生的朋友们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