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梦华录》比原著《救风尘》差在哪?

《梦华录》比原著《救风尘》差在哪?

目前《梦华录》评分那么高,会不会高开低走?

结论写在最前:会理由:剧本打磨不够,很多细节常识性逻辑错误。比如说三女主两个领了休书?一个被秦香莲。我们从三娘那封休书说起。自家男人和陶氏有了私情,还要把独生子过继给人家。三娘去闹,被全族人按着手印领了休书。休书还能签字画押按手印呢?如果你不认,是不是就可以不休,你以为是离职协议吗?另外古代休妻必须事出有因,否则停妻再娶了解一下?休妻有七出,三娘犯了哪一条?科普一下,“七出”原称“七去”,《礼记本命》记载:“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就算是欲加之罪何患 更多

《梦华录》的「双洁」营销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个人觉得1000年前的古人比现代编剧更尊重女性!在编剧笔下女主美丽,虽是身处妓院!官方妓院,成长于妓院,和前男友同居三年仍是处子之身,似乎只有这样的她才配得上男主的身份。但是关汉卿的原作赵盼儿风月救风尘里,明明是批判当时世道对女子的无情压迫,她们处于各种无奈,被迫接受了这种压迫,虽然身处地狱,但是心灵却向往阳光,努力自救,甚至救赎更多和她们一样的被命运裹挟身不由己的女子们,关汉卿笔下她们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更让人佩服!比那些明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勾心斗角的达官贵人更值得让人尊重!关汉卿先生的进 更多

关汉卿:

我都没想到几百年后的你们比我还封建

把原著正名全念出来,你就知道差距: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风月的女子是很惨的。

赵盼儿很清醒地总结妓女的社交圈:

即便我不做骗子,可做嫖客的,哪一个不是把利益榨干榨净的人渣?于是这个圈子人人都是坏人,大家一起胡作非为。

可就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作为这个社会最底层的赵盼儿依旧为宋引章出头。

她也解释了自己出头的原因:

首先是宋引章的母亲无能,没办法为女儿出头,其次她们出身一样,同病相怜。

其实,风月救风尘的这出戏精彩就精彩在这。

两方身份地位悬殊的人,行为截然相反。

无论是周舍还是安秀实,他们都是“县君的归县君”。

而赵盼儿和宋引章都是“妓人的归妓人”。

可是呢?

两位饱读诗书的读书人,一个家暴,差点害了人性命,还理直气壮,一个有了委屈还得找妓女帮忙,直接过来摘胜利的果实。

真正践行正义的是妓女赵盼儿,她不像宋引章从了良,更不像读书人身上有功名。

到这,大家看明白了吗?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赞美的是即便深陷泥潭也不失善良的妓女,讽刺和鄙夷的是花天酒地无德无行的读书人和伪君子。

其中,关汉卿写周舍的一段真是让人读完不由噗呲一笑:

好家伙,直接好家伙,这是一个只有监狱能拦住他嫖赌的货。

不止是他,关于安秀实,关汉卿也写了极妙的一笔。

这等于说:本人除了爱嫖,没有缺点。

整一个大无语。

这也对上了赵盼儿对他们的判断:

赵盼儿对自己的恶是有认知的,所以她心存善念。

这些读书人对自己的恶是毫不在意,不以为耻,还各个以为自己是大善人。

但问题是:

关汉卿自己就是一个读书人,而且他出身医户(又一个学医,我为什么说又呢)。

医户在元初是可以免当杂泛差役的,条件比一般百姓优越。

可是他非常有勇气直面自身所在群体的不足,用最犀利的目光抓出所在群体的弊端。

不由问问我们现在的人,我们有这样的勇气直面自己群体的缺陷吗?

互联网的信息茧房背后不就是为了爱护每个玻璃心和小心脏吗?

不要说粉丝,试问互联网哪一个群体不是护犊子都护得要累死,更何况是直面不足?

从上到下,歌功颂德都来不及,哪里还有什么直面现实?

互联网的舆论环境里,屁股比脑袋重要。

很多人还奉为真理。

屁股是因为我们的位置,所以不得不做出一种特定的行为。

赵盼儿是妓女,所以她只能用色诱和欺骗帮助自己的朋友。

脑袋是对事情的认知。

赵盼儿可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事就是百分百对的。

所以,到底是屁股决定脑袋,还是脑袋躲进屁股?

实事求是。

本应是“实事”在前,“求是”在后。

现在只做“求是”不问“实事”。

我不认为这是我们社会会真倒退到封建社会那种裹脚时代。

更多的是更多的人急需在信息混乱的时代找到一个安全位置,然后拒绝任何的批评。

这种“拒绝批评,完美安全”的思想氛围如此严重,就会让出现很荒唐的文化现象:

妓女必须是处女。

再婚也得是第一次。

更有小说作者在简介直接写:

双C,双洁,放心使用。

这是什么鬼?

不同人上网就找不一样的东西。

人家找精神食粮,他整精神枷锁,自买狗链子还贼高兴:

大铁链子就是带劲啊!看,牵绳的都是圣人!圣人,懂不?那都是死了几千年的玩意儿,你个活几十岁懂啥?我跟你说,你敢拆我铁链子,我让他们晚上去找你。

《救风尘》里的主角团已经集体被《梦华录》打入贱籍了,还TM差什么啊。

原著赵盼儿:妹妹,我们算以色事人是吧

原著宋引章:姐姐,本来就是啊

原著赵盼儿:看来她们说我们贱,没错呀

原著宋引章:是呀,没错

原著赵盼儿,宋引章(齐声):

关于“以色事人才叫贱”这个问题,共和国的初代文艺工作者们早就有了回答:

20年前另一部国产电视剧《爱情宝典》也给过回答(我个人很喜欢这部剧):

“一个人不是生来自己愿意下贱的”

“人间世道,一个小女子怎能承担得了”

“以色事人才叫贱”

看完原著,我会有各种五味杂陈的情感。而看完《梦华录》,我只能像原著中的赵盼儿,宋引章一样,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你了不起,你清高!”

————更新————

没想到随手回答一下这么多点赞,实在受宠若惊

我和我媳妇这段时间一直在追这个剧。她是真喜欢,我一半是陪她看,一半是为了神仙姐姐的颜值。

其实喜欢这个剧的人没必要喷我,我对这个剧没那么大恶意,很多地方拍的其实还挺好,能看下去。

主要问题就是你调子起高了,又是改编名著,又是各种营销碰瓷关汉卿白居易。

本来一个古偶大伙也就看看热闹,你这么一通碰瓷,好了,那大家对你的思想性的高度要求自然也就提上来了—思想高度和价值观本来就是支撑名著地位的内核。你敢碰瓷名著那自然就得接受大家对你在思想高度方面的考核。

结果很不幸,你没通过考核,而且差远了,那翻车了怪谁?谁让你乱碰瓷的?还敢踩关汉卿,关汉卿再过一百年也还会在教科书里继续待着,你这剧播完了过一百天都没几个人记得了吧。

本来对我来说,这个剧的含金量90%都是神仙姐姐的那张脸,谁在乎你是改编自什么的啊,你自己多此一举不是?

对于文学和戏剧这块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不过没关系,有人内行。我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戏剧UP主“崩登仓仓”对《梦华录》的评价,感觉说的特别好,把我想说的全说了,给大家安利一下:

【从《救风尘》,到《梦华录》,我们超越古人了吗?-哔哩哔哩】 b23.tv/HQ0vOy9

《救风尘》中赵盼儿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在认清残酷现实的同时并不以自己为耻,或认为自己应该认命,反而从中生出一股义愤,从而开始助人。我们甚至可以说,虽不彻底,但赵盼儿确实开启了自己的觉醒,而这种觉醒正是她身处底层所经所见而来。

这就引出第二点,关汉卿是不避讳描写“底层之恶”的。宋母一面疼爱宋引章一面靠她沦落风尘赚钱;宋引章喜欢安秀才学识好待她真心,但到底比不过周舍有钱体贴;安秀才喜爱宋引章,但托赵盼儿劝阻不成后也就安慰自己将来金榜题名千金小姐有的是丢开手;赵盼儿营救宋引章更是全程依靠美色和欺骗,毫不光明正大,他们都不是标准意义的好人。但即便如此,作者还是对她们怀抱同情,在世人鄙夷之中发现她们人性的闪光点,认为她们应当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

相比之下,剧中的女主有了小姐身份,专业算账,时刻强调自己冰清玉洁,还疑似曾与男主定了娃娃亲,后续似乎还要平反自家的冤案。我们的影视作品从一开始天然认定爱情应当超越身份地位的限制,到后来让“弱势”的一方通过奋斗获得与另一方相配的身份地位,到现在让女主“克服困难”保有并找回可以与男主相配的身份地位,简直驯顺得令人咋舌,般配得索然无味。

《救风尘》写得相当高明,充满张力,很多故事都是极力鼓吹从良后的美好生活,关汉卿偏不,他用宋引章的经历告诉众人,婚姻不是女性的救赎,你以为的救命稻草,实际上是打在身上的棍棒。他也告诉人们,即便生活再糟糕,也还有清醒且美好的人性光芒不被磨灭。

《梦华录》用世俗的标准破坏了原作的意境,仅仅从身体层面判断女性纯洁与否,迂腐可笑,剧中女人只有品性无缺才能被拯救,而不肯给其一个丰满的,有好有坏的形象。

男女主一个从小充了官妓,一个是30岁大宋公务员,为了营造cp感服务某些观众,就敢大言不惭漠视史实,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看的书上写,男人被社会当做完整的“人”,而女性则不是,男人可以有复杂的形象,而女性只能有完美的品格人设,关汉卿为什么不惮于写风尘女子,因为她们见识过人心险恶后仍然燃烧的热血才是久经考验的美德。

原著中的宋引章是各种不完美的,甚至是封建社会对妇女评价的反面,但是关汉卿在文本故事里,一点儿都没有评论宋引章有什么不对,她不会干活咋了?她悔婚咋了?她前倨后恭咋了?她行为艺术咋了?都不是打她的理由,都不是她不值得被救的理由,甚至没有人会在救她的时候还拿一把,说你以前怎么怎么不对。在这个角度看,其实现代人的“受害者完美论”反而更严重的。

戴锦华老师曾说过:

《梦华录》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手撕渣男的爽剧,放在古代视角拉上关汉卿原作就充满了作为现代人对古代的傲慢凝视的剧,虽然我不信奉苏联文艺观那套,但这剧真是充满了小资产阶级女性的高高在上,对底层的苦难非但不同情还要另踩一脚,拿现实主义歌颂底层人民智慧的原作改成了个小布尔乔亚式架空偶像剧,还要扯个大旗标榜自己大义凛然。

评论区很多人说过审难、监管难,我必须得承认这部分原因确实存在,也有人说我就是图一乐,业余时间就想看看甜剧爽剧,这也没毛病。但我批判的是什么,这部剧既然是以古代文化作品为基石,就必须承担起它的社会责任,必须以正确的价值观为导向,所以大众对文化作品的批判从来不是可有可无的,原由我也应用戴锦华老师的话说明了,现在社会大家眼中所有的娱乐作品消遣都是精心包装的价值观,这部剧改了角色还改了原著立意,一边高举人人平等的大气,一边既笑贫也笑娼,站在精英的角度拉踩诸如妓女之类身份卑微的底层老百姓,早就脱离群众了。

关汉卿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戏剧家。他笔下的人物鲜活、台词本色,行文不会故意卖弄文采,完全为了戏剧和人物服务。

像赵盼儿的台词就比较粗俗,没有故作清高,甚至有点油腔滑调,很有今天的直播鸡汤老铁段子手风格,但是非常符合她作为一个陪客妓女的身份。赵盼儿人间清醒,但是也不会去想天天去想什么命运不公、世道不好。她也没啥梦想、也没想过反抗社会,就只是小姐妹被老公打了,会跳出来去帮她出头。

先重新介绍一下《救风尘》原作。尤其是几个后世作品中改动特别大的点。

一般改编都会拔高安秀才、贬低周舍、美化宋引章。其实原作这些角色都特别真实鲜活,完全没有脸谱化的角色,周舍不是恶少,安秀才不是老实书生、宋引章也不是单纯歌姬。

宋引章就是年纪太小、没心没肺的傻姑娘,干嘛都不顾场合不过脑,啥都不会、只会搞男人。恋爱时候是情趣,纯欲风哪个男人不爱。过日子是真的让人头疼。

周舍也是真心实意过的,做小伏低的跪舔了女神好几年的,只是婚后女神光环褪去,他就暴露本性了。

安秀才也根本不是什么一心一意的老实人键盘侠,他一生不能忘情花酒,刚到汴梁就包妓女。

而且安秀才也根本算不上什么未婚夫,顶多就是备胎之一。妓女没父母、没媒聘,哪里来的什么婚约,都是轿子一抬就结婚了。后面剧情不也有,盼儿答应了嫁周舍,也说妓女发誓根本不算数。

原本剧情应该是:

官二代浪荡公子周舍遇到夜场小公主宋引章,收心开启舔狗模式,一心一意舔了很多年,终于哄得宋引章肯嫁了。就是宋引章的老鸨总觉得周舍不是适合过日子的人。

宋引章的备胎里面有个人叫安秀实,书读得还不错,就是爱混夜店。之前跟宋引章好了一阵,宋引章也答应过嫁他。结果备胎多年,女神突然要嫁别人,就去找女神的闺蜜赵盼儿帮忙劝一劝。

但是宋引章这几年都跟着周舍,确实周舍对她更好。周舍舔狗实录:

周舍花了几年才哄到宋引章。结果这女的在回程花轿上,当着轿夫就玩裸体诱惑。回家让她做点家务也啥都不会,还好意思叫邻居来帮忙。简直丢死个人!!(这段特别真实,谈恋爱时候是女神,娶回家就受不了了)

后面色诱救风尘的情节大家都比较熟悉,就不细说。

现实又不是偶像剧,哪有那么多霸道总裁vs深情男二给你挑,哪里会有天天混妓院还一心一意只爱一个人的老实书生。

但是就算是垃圾堆里挑,也得好好挑个高个儿啊,毕竟以后日子是自己过。

也只有赵盼儿的通透,她这样过人的识人之力,才能分辨这样不太坏的周舍和不太好的安秀才,哪个能过长久日子。

比起周舍,安秀才好歹是个读书的,性格也更能包容宋引章一点,过日子还是能凑合的。

这才是普通人的生存智慧。

———————————

关汉卿可以说是最接地气的剧作家,我甚至不想加之一。他对角色不是同情也不是批判,而是能完全的带入。没有作为创作者的居高临下,而是能让创作者的自我在角色中完全消失。

他的作品没有什么上价值、摆立场、赞美或贬低。

他的故事,都是以一种近似于第一人称的视角在讲述底层人的生活,真实的表现普通人的生活和他们的喜怒哀乐,而不是作为旁观者去评判。

他没有刻意的对底层人表达同情,更不会非要去鼓励和赞美什么反抗精神、批判自甘堕落。

普通人也有资格喜怒哀乐。加班是不爽,那有什么办法呢,加就加呗。普通人加班并不会内心愤恨、自怨自艾,觉得自己身不由己的在和资本家同流合污。。普通人拿奖金就是会开心,也不会觉得这就是自甘堕落,成了资本家的走狗。

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身不由己还是自甘堕落。毕竟,大家都是好好正常的活着而已。没什么值得价值评判的。

然而这种笔法,在整个文学史上,都是非常稀有的。

拥有上帝视角的创作者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用自己的价值观评判角色的行为,你总能在文稍笔末看见作者的自我意识。

关汉卿的角色,他们有平淡的日常、甚至有点的麻木,他们无所谓梦想,不知道什么是世道,只是正常的在生活。真的遭遇不公时候也只是觉得倒霉、不爽和无奈,并没有什么反抗的想法,最大的愿望就是老天给道雷把坏人劈死!!!

即使是《窦娥冤》这样悲剧作品,也只是以近乎白描的手法写悲剧发生的过程,而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放在天道好轮回的快意上,这其实就是普通百姓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寄托了。

《救风尘》里,妓女的智慧、信心和力量奠定了喜剧的基调。全剧没有讲什么妓女的辛酸和不甘,而是轻松幽默地描写了赵盼儿利用风月场上的手段,以风月报复风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全剧充满了不可抑制的快意,和胜利的喜悦。

赵盼儿直爽、泼辣、机智、侠义。她这些可贵的性格特点,正是来源于她混迹风月场得出的,对自己和社会的清醒认识。

林语堂在《妓女与妾》一文中写道: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关汉卿有很多这个结构名字的剧目:《包拯智斩鲁斋郎》《杜蕊娘智赏金线池》,剧眼都在主角的智。

而救风尘是剧眼,就是风月。

风月,就是赵盼儿最突出的技能点,也是她讲义气、能救人的信心来源。就像《粉红女郎》里面的人间清醒·万人迷,她的清醒和自信是就是来自于她对付男人的经验。

现代戏曲中,很多会把这个剧改成《赵盼儿义救风尘》。《爱情宝典》中的故事就是“义救”的这个框架。

比起义救,原作的风月救风尘,压根就没觉得风月手段有什么可避讳的。就像现代人谁会觉得打工赚钱有什么好避讳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有谁打工赚钱的时候会去想什么我拿资本家的钱就是自甘堕落、我现在打工赚钱就是资本主义的时代悲剧。你见过谁每次拿工资都要感叹一下身不由己只能同流合污,悲伤于自身渺小、无力反抗时代的洪流和资本家的剥削。

正常人哪有那么多内心戏,成天有什么时代悲剧那是有病吧。正常人大家的日子不就都是这样过,能好好过日子就谢天谢地了 姐妹被欺负了,自己用点心机小报复了一下渣男出了口气,这就是最值得开心雀跃的事情了!!!

剧粉说关汉卿的立意远远比不上梦华录,他是带着男性封建视角审视的,关汉卿确实脱离不了古代文人的局限性,他的作品救风尘中,最后宋引章被判给秀才安秀实为妻。但再怎么有局限性,也比古偶梦华录要好的多的多。

他并没有把宋引章当成一个物品,而是因为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他的人文主义关怀到普通的妇女,关怀到妓女的身份,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给这些妇女找到出路。救风尘的内核实质上是说,宋引章作为歌伎,她从前属于妓院,嫁给周舍后属于丈夫,宋引章认为良家妇女比妓女高贵有尊严,但当她真正成为良家妇女以后,丈夫却突然拥有了对她的处置权,朝打暮骂,苦不堪言,而她也只是作为丈夫的附属品存在的。

所以赵盼儿说”只怕吃了良家亏,还想娼家做”。救风尘涉及到封建社会最核心的本质,那就是人,是作为财产的属性,可以交易买卖,是可以任意使用损毁的,尤其是女人。

关汉卿看到了妇女的困境,贱籍妓女人身属于妓院,没有尊严,出卖身体,良家妇女属于父亲或丈夫,同样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是当时的时代,关汉卿并不知道怎么解决她们的困境,在元朝人与人的户籍划分出阶级,关汉卿身为医户已经算家境殷实,但不能做官实现自己的理想,因为阶层天生而定,他解决不了阶层的困境,解决不了妇女的困境。他能找到的办法就是像救风尘的结局一样,宋引章找到一个品格无暇的丈夫,这个品格无暇不是说秀才安秀实有通天能耐,而是说哪怕救风尘中的宋引章翻脸不认人,薄情寡义,爱慕虚荣,但不耽误安秀实尊重她,爱护她。一个品格有问题的妓女,不代表不可以找一个品格出众的爱人,但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也就仅限于此了。

而梦华录如果作为一个单纯为了收视的古偶,套上古代的壳子,想要表达女性可以因为一技之长获得尊严,获得事业,女性不需要依附男性互相帮助,这其实没有问题。但是一旦与原作救风尘相关联,在立意上就显得非常幼稚和悬浮了。

世界上没有天赋人权,凭借自己的努力学习一技之长就可以去挣钱,去获得社会地位,每个人都能被当做人看待,这是新中国建立以后的事情。

就好像梦华录说的是,只要女主们有实力,肯努力,就一定能成功,而那些以色事人者都是因为她们不自爱,想要不劳而获,不值得同情。

编剧规避了原作中古代妇女的人权困境,又要保留女主底层奋发的立意,就只能把古代形容成一种梦想中的乌托邦,人人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奋发图强,女性可以做出事业,哪怕有歧视和不平等,顶多是贱籍出身嫁不了好人,连卖身都不用卖,技艺好的还能看不起技艺差的。

更有趣的是,剧中也确实出现了良家女为了钱财出卖身体做了暗娼的。这很难让人不多想。

编剧大概是想表达,哪怕身在贱籍只要洁身自好就可以冰清玉洁,而哪怕是高贵的良家妇女,也有人品不端,好吃懒做,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吧?

然后借此可以突出女主们的高贵品德,突出那些卖身良家女的不要脸。这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凝视,是缺乏对底层人民的同情的,有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张好好和宋引章这种角色的出现反而适得其反

救风尘原著虽然是一个喜剧,故事结局也算是一种大团圆,但其中所表现出来了一种怜悯是对风尘女子,对底层中人的怜悯,但梦华录的改编就真的很高高在上,很傲慢。

我记得梦华录里有一段剧情,大概就是顾千帆救了女主三个人,然后宋引章觉得顾千帆本事很大能不能帮自己脱去乐籍,接着赵盼儿跟孙三娘就开始轮番劝她不要找顾千帆办这事,其实这段剧情挺恶心的,但最恶心的在于宋引章最后听劝了说不找男主帮忙脱籍了,然后说了一句“在这东京,乐籍也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获得尊重的”

这段话恶心就恶心在【乐籍也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获得尊重的】真的充满了编剧的傲慢与无知。就好像那些不能够获得尊重的乐籍是因为不够努力,我真的是无语,这种话就像那些生活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考生对其它省份考生说“你上不了大学是因为你不够努力”

真的恶心透了好吧。

更别提,还有张好好说的什么“以色侍人才是贱”宋引章说的什么“我的琵琶不是给贩夫走卒听的”还有赵盼儿劝宋引章不要嫁给周舍那一段剧情也真的很不行。

以上上网冲浪时看来的句子,觉得说的很正确。

这部剧还强硬的给赵盼儿套上了“贞洁”的枷锁,不是说洁就有罪,但这部剧里的表现是虽然我沦落风尘但我洁身自好清清白白,是一种对比其他风尘人是可以炫耀的资本,真的很low。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赵盼儿是风月场所的勇士,是风尘侠女,如果连真正的悲剧都没有勇气面对如何称得上勇士??

我一直以为赵盼儿跟顾千帆坦白过往的时候会跟简爱里的一样【我的心灵和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和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赋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舍难分,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用灵魂同你对话。就好像我们两个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原著的赵盼儿是真的会这么说,可惜改编没有。

百年以前的关汉卿能够写出来,百年以后的编剧却无法写出来。

梦华录失去的是那一种慈悲,是对封建王朝下众身的慈悲。

关汉卿:不笑贫也不笑娼。

编剧:笑贫又笑娼。

关汉卿的原作《救风尘》是底层人民的人性光辉和自我救赎,是他对底层人民的的怜悯,同情和赞赏。甚至你透过原著宋引章被家暴,你会发现,关汉卿笔下,原来风尘女心心念念从良之后,良家女也依然遭受着凄惨的待遇。

这分明是一曲描绘封建社会女性的哀歌和赞歌,关汉卿是带着怜悯和赞赏去描写这些虽身处下贱却聪慧坚韧的风尘女的。

但到了自诩为“新乐府”的编剧手里,女主是官宦之后,女主靠着藏锋保有自己的贞洁,我真不明白编剧对一个风尘女子却要求贞洁是为什么,牌坊精吗?没有贞洁她就低人一等,没有贞洁即使她品行高尚,她也不应该被爱被褒扬吗?仿佛性生活等于肮脏的裹小脑三观,披着明星的美貌外皮,就如同画皮的恶鬼一样来迷惑人。

最让我厌恶的是,女主被改编成了官宦之后,马上就显得流于俗套,底层人民的故事又一次千丝万缕模糊暧昧地变成了达官显贵间的风花雪月,仿佛普通人的爱情不值得被描绘不值得被歌颂。原本属于市井小民的鲜活故事,又成为了血统论的牺牲品。

更别提编剧让花魁说的一番话,简直就是高级玩物看不起低级玩物,原来一个人的不下贱源于即使做了风尘女子也有吃有穿有奴仆,而不是虽然身在风尘却有道德,品格和内心的操守。更何况,写出这番话的编剧,隐藏着的是对底层人凄苦命运的毫不关注,有多少女子是为了性自愿去卖笑?她们更多是乱世,生活所迫,在活下去面前,贞洁很重要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花魁的一番话成立,琵琶女何至于朝来暮去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分明就是编剧在美化苦难。

同样的议题老剧爱情宝典卖油郎独占花魁一节也写过,而那时候的编剧怎么写的?瑶琴说我已是残花败柳,你会嫌弃我吗?卖油郎说,如此乱世,一个小女子怎堪承担,我待小姐如明月。

卖笑是世道让她们不得不为之,她们没有选择,在编剧笔下变成了自愿以色事人的下贱。

格局孰高孰低,一看便知。

最后再多嘴说一句,古偶剧别营销什么女性独立了,爱情不是女性生活中的必需品,可以有也可以没有,而古偶的目的都是让女人遇到一个好男人,从此一生无忧,本质上还是无法脱离依靠男性,所以从来它就谈不上女性独立四个字。关汉卿的原作里,赵盼儿在宋引章嫁给周舍的时候就预计到了所有的结局,周舍反应过来被骗告上公堂的时候安秀才因为赵盼儿的提前准备而到来就是赵盼儿聪明才智的极致体现,这里面没有男人什么事,是一个女人用这部剧最看不起的“色相”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朋友。

所以梦华录只是一个华美的空壳,属于救风尘,赵盼儿的所有灵魂,都已经被裹进了新时代的封建主义里。

这年头什么编剧都敢碰瓷关汉卿?自己有几斤几两不清楚的么。

差在思维比古人还封建闭塞。

古人知道有可能存在不完美的受害者和英雄,因此在原著中宋引章作为一个妓女,爱慕虚荣,毁弃与安秀实的约定改嫁周舍。赵盼儿也是名妓。

但是宋引章的悲剧是由她的身份决定,安秀实没法让她立刻脱离妓院的苦海,“我嫁了安秀才呵,一对儿好打莲花落”,而嫁给周舍则可能“我嫁了,做一个张郎家妇,李郎家妻,立个妇名,我做鬼也风流的。”

现代人则眼里揉不进沙子,整个社会低龄化,不管是受害者还是救人者必须是冰清玉洁的。这也是现在女拳、男拳、审美低龄化、娘炮化等问题的症结所在。别的不想说了,只觉得自己是个sb。

比笑贫不笑娼更可怕的,是笑贫又笑娼。

其实它们真正在笑的,又哪里是贫和娼,不过是底层人民,是没有地位,不掌握权力,也没有什么钱的底层人民罢了。

如果你生为这种底层,为了生存不得已去做了那些可悲的行当,在今日这些少爷小姐们的眼里,就是自甘堕落,就是天生下贱,就活该遭人鄙视,死,不足惜。

你应该抱着你的清白去死,赚他们几滴热泪,你没有资格活着,谁让你出身不好呢?

哦不对,你当然可以活着,你当然还可以清清白白,高高贵贵的活着,因为你不卖身,可以去开酒楼,办演奏会嘛!谁让你自己不那么去做,非要犯贱,非要去伺候男人呢!

内娱的编剧和演员大小姐们,我们停停,停一下吧,你们要不还是找些什么九天仙女,神王公主啥的故事去改编吧,在里头尽情抒发你们高贵的情操,放过这些古代妓女,她们已经很惨了。

没有人要求你们一定要去同情她们,可不同情,至少也能做到不伤害吧。

可怜一个讲述妓女救风尘的剧,居然在里头堂而皇之的看不起“以色侍人”的妓女,过去的电视剧都是赞颂、同情和关怀弱者,可现在的剧,却一个个个的都在鄙视、嘲讽甚至侮辱弱者,一个不能体谅弱者的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怪不得会有《后浪》,会有白岩松的“不会吧”,会有专家的“没钱为什么不把多余的房子租出去?”,会有“穷人都是不够努力”……

我简直悲不成言,无话可说。

大家不要以为这只是一部戏而已,所有的影视作品,都是社会思潮的直接反映,这种剧能够出现,能够爆火,这说明我们的社会思潮真的就是如此,阶级分化已经越来越严重,上下层之间有如云泥,隔阂已经不可避免的出现,扩大,并且被人们习以为常。

这才是这整件事里,最可怕的部分。

公众号《携月观影》往期文章:

为什么依萍做歌女能“洁身自好”,顾曼璐做舞女却“自甘堕落”?

“天仙下凡”的《梦华录》,似乎又要回到天上去了

为什么内地娱乐圈总是喜欢拍烂片?

已然结束的大众娱乐时代,王心凌也没法让它回来

给唐山这座英雄的城市抹了黑的,真的只是一次打人事件吗

为防止大家没看过救风尘,我贴一段百度上的故事梗概:

改编点1:女主的身份从妓女变成脱籍的良家

虽然可能是因为审查,但这个点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原著的深刻立意。

《救风尘》在封建社会下着眼社会底层,让人看到最低贱的妓女也有鲜活的人格,这是非常超脱于时代的立意。

几百年前的古人仍能关注底层人的喜怒哀乐,而现在女主却必须是清白之身,不得不说是历史的倒退。

改编点2:删去了安秀实这个角色

这一点直接让宋引章从一个有污点的但是很真实的人变成了教科书式的傻白甜。

关汉卿并不只写伟光正的角色,他笔下的主角是可以犯错的,是可以因为被周舍勾引就抛弃自己的婚约,跟别人跑了的。

但是咱们现今的影视剧不行。咱们的影视剧,主角如果犯错,那一定是被骗了,被奸人所害,被恶人所欺。

不能容下真实人物的缺点,反而去塑造一个个空心的、标签化的、完美无缺的人物,不得不说是时代的悲哀。

以上只针对当下影视剧大环境,并不仅针对梦华录。我知道剧情通顺同时过审也是挺难的,特此补充。

差的地方太多了,b站好多up主都分析了,懒得说这么多了,就说一点,救风尘没有男主,故事围绕着流落风尘的底层女子相互帮助展开,体现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下层的相互扶持和对上层的反抗精神,女主赵盼儿是解决问题的核心人物,而梦华录基本上遇到大问题就是女主不知所措,男主出手相助,压根啥也没体现出来。

至于洁不洁的就不用说了,梦华录把女主改的像个小白莲花似的只会对角色塑造起到反作用,让情节非常撕裂,逻辑不能自洽,要的太多太贪反而哪一点都没有表现好。

目前《梦华录》评分那么高,会不会高开低走?

结论写在最前:会理由:剧本打磨不够,很多细节常识性逻辑错误。比如说三女主两个领了休书?一个被秦香莲。我们从三娘那封休书说起。自家男人和陶氏有了私情,还要把独生子过继给人家。三娘去闹,被全族人按着手印领了休书。休书还能签字画押按手印呢?如果你不认,是不是就可以不休,你以为是离职协议吗?另外古代休妻必须事出有因,否则停妻再娶了解一下?休妻有七出,三娘犯了哪一条?科普一下,“七出”原称“七去”,《礼记本命》记载:“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就算是欲加之罪何患 更多

《梦华录》的「双洁」营销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个人觉得1000年前的古人比现代编剧更尊重女性!在编剧笔下女主美丽,虽是身处妓院!官方妓院,成长于妓院,和前男友同居三年仍是处子之身,似乎只有这样的她才配得上男主的身份。但是关汉卿的原作赵盼儿风月救风尘里,明明是批判当时世道对女子的无情压迫,她们处于各种无奈,被迫接受了这种压迫,虽然身处地狱,但是心灵却向往阳光,努力自救,甚至救赎更多和她们一样的被命运裹挟身不由己的女子们,关汉卿笔下她们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更让人佩服!比那些明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勾心斗角的达官贵人更值得让人尊重!关汉卿先生的进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梦华录》比原著《救风尘》差在哪?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