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媒体报道称「一线工人平均年龄 10 年间增加 10 岁」,反映出哪些问题?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媒体报道称「一线工人平均年龄 10 年间增加 10 岁」,反映出哪些问题?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有哪些建议和提醒送给大一学生?

1、不要在开学的时候买学姐学长到宿舍推销的棉被!别买什么棉被!其他的也最好别买!别抹不开面儿!买了你就是最绿的那根后浪!2、不要看到感兴趣的社团或者学生组织就一股脑的报!有校团委或者学院关系的(每周有固定时间活动/培训,在学校有一定地位的)= 能自我提升的/兴趣所在的 > 免费的 > 收费的 (我的个人看法)注意一点啊,当你发现社团或者学生组织过多,已经快把你快要榨干,一滴空闲时间都没有的时候,就该思考下自己的投入回报比,是不是该考虑退出一个了。3、不要逃课啊球球了!逃课只有0次和无 更多

考教师资格证应该知道哪些东西?

全篇干货,建议先收藏再看!NTCE - 中国教育考试网笔试报名,面试报名,体检,认定等公告都是在这个官网上发布,要密切注意官网信息。笔试报名——笔试考试——笔试成绩查询——面试报名——面试考试——面试成绩查询——教师资格证认定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流程看着简单,但是耗时巨大,当你准备考试,或者说当你报名考试的时候,到你拿到证的时候,基本上会耗费你半年时间。所以教师资格证能够尽量早考,就不要去拖,当你某一时刻,想要当老师的时候,教师资格证是必备的门槛之一,而此时你却没有教师资格证,考它又需要耗费半年的时 更多

怎么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媒体问过:为什么在过去那些年轻人要把最好的年华献给工地?难道是因为人家喜欢修路造楼?

上一辈人吃苦是没得选,也是为了让下一代人能选择不去吃苦。

城市化建设蓬勃发展到今天也有近三十年了,普通建筑工人有没有一条职业晋升的通道,有没有相应的劳动保障和五险一金?

就连不拖欠工资还是多少牺牲换来的。这个世界就不存在高福利高保障的基建狂魔,劳动力的廉价就是和劳动者的权益相矛盾。

你看前几个月的超龄建筑工人清退政策,其实也摆明了高龄工人继续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对于雇主来说是风险大于收益。超龄农民工是在发展过程中为城市建设付出最多代价的群体。作为一个正常人,接近老年还在辛勤工作往往意味着他们有不得不工作的理由。比如只靠一两百块农村养老金难以维系的生活,家中生病的亲人,放不下的子女,甚至年逾古稀的父母。

再引用自己之前的一个回答:

现在的工地也只能说比十几年前略有改善,然而工地上的工作面对社会上的大部分工作还是不占优势。

第一个就是工作时间。遇上赶工期,996、007半个月一个月也很正常,私人时间很受挤压,年轻人除非是特别缺钱,要不然对这种时不时高强度无休息的工作很难感兴趣。

第二个是职业风险。工地上稍有不慎致伤致残的每年不在少数,尽管有赔偿,但是作为一个体力劳动者基本就算废了,你能想象一个青壮年靠残疾人补助过下半生吗?

第三个是发展空间。如果是作为一个技术工人,他的职业发展每隔5-10年分别都是什么样的?当然不排除有一辈子喜欢钻研技术的工人,但是如果要转管理呢?还是说目前大部分工地只需要纯粹的工人但是没有相应的长期培养机制。所以你会看到各个工地人员流动性极大,很多人干了十几年都是不同的短工,谈不上什么进阶发展。

第四个是个人生活和健康。工人是跟着工地跑的,工作时间是随着工期走的。常年在外漂泊,很难顾及家庭。年轻人如果进工地可能谈恋爱都难,更别提管孩子了。光这一点就足够让土木毕业生提桶跑路了,但他们绝对不是工地上最惨的。而且同样工作四五十年,体力劳动者的身体情况真的能坚持那么久吗?

第五个是薪资稳定。现在常说一个工人日薪300,月入破万不是难事,那你也得保证每天真有活儿等着干啊,这还是在工程不烂尾的前提下。而且施工分阶段和工种的,不是说每个工种从头到尾都需要的。现实就是工人在不同的工地间流动,但是一般做不到天天有活儿。一些建筑工地只是短期需要工人,高日薪不等于高月薪,更不等于高年薪。

综上所述,建筑施工行业远远没有到一个健康的状态,从业人员的流失和老龄化正是顺应了这个行业一路以来的发展历程。

不需要有啥隐忧,发达国家遇到的基建衰落等问题我们一定会遇到。“没人没钱去修,凑合着用”在未来不会是问题,而是常态。尤其是隔个十几年再看,很多村村通工程的村子都搬得只剩下老人了,乡村小学并校更是严重,连希望小学有些都关了,所以未来不会有足够的经济动机去为了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去通一条公路并且长期维护,集中到资源充足交通便利的乡镇居住是大方向。

而工人所理应具备的相关福利保障和薪资待遇,会在从业者流失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而然地出现的,毕竟总得有人干活儿,这也是对十几年前农民工境遇的一种触底反弹,随后部分人口会重新涌入这个行业平衡供需。

什么时候连高知家庭都能理解孩子去工地的选择,甚至鼓励孩子进入这一行业了,那才算是施工行业真正的脱胎换骨了。在此之前说什么担忧未来工人不足基建衰落,然后自己和家人又不去工地,那就是还想吃人口红利,可不是啥好事。

最后的题外话:装配式顶多能在人力开始短缺的情况下续一口气,谈不上什么焕发第二春。那些要吹BIM和装配式的可以看看基建热潮过去的发达国家是什么样子,那大概率就是未来国内施工行业的上限。

但凡有些工作经验的朋友应该都明白,“招不到人”永远可以理解为不肯多付薪资。

要知道,向共同富裕发展的最简举措就是提高底层劳动者的薪资待遇。

更何况这种提高薪资的需求甚至并不是由劳动者通过抗争获得的,而仅仅是按照这个时代天经地义的市场规律自然涨高的。

这个时候我们国家的这些资本就突然不那么愿意尊重市场规律了。因为这么多年来都只需要给劳动者发放极低的物质收入,现在仅仅过了一代人的时间,想要买来同样的劳动却贵了这么多,他们心里不平衡极了。

可是他们有没有想过这是中国想要快速发展成发达国家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呢?

只有当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值钱之后,中国才有可能被称为发达国家。

只有在最底层的中国人也能通过收入和分配获得体面的生活的时候,中国才有可能被公认为是发达国家。

成为发达国家所需的经济数据永远要靠提高人均数据来加以实现,绝非继续拔高先富者就能做到的。

而资本怀念着的那个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里被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所谓“廉价劳动力”,这个词的每一个字都意味着无数劳动者的血与泪。

它本就不该被保持下去。

就和有些人认为大米面粉是超市货架上长出来的一样,高楼桥梁隧道建设也不是吹口气就能建成的,有大量的农民和工人参与进来劳动的产物,当然也非常感谢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应用,减少了很多高危和重体力的活。题外话,每次看到有人享受着现代科学带来的生活质量,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哪一个缺的了现代科学的应用,却各种想办法证明传统技术比现代科学更先进,实在是无法理解,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普及多少年了。

回归正题,客观上工业化进步带来的生产力大幅度提升对比小农经济的低效低利润,农业并不能容纳过剩的劳动力,一年务农的收入都不如在外打工几个月,还是净落下的,决策环节更多的选择外出打工,成为非常奇怪的称呼:农民工,即是农业户口,但又干着工人的活,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城乡社会保障体系的差异了,如果从贡献来说,应该是城镇化和基础建设的一线工人,但从社会保障来说又是农民待遇。

做蛋糕的未必吃得起蛋糕,很多工人几十年的建设房子未必换得来一套房子,税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各个环节的利益分割,层层分包,流向劳动收益的太少,但客观上也比小农经济收益高,农民没得选。有蛋糕做出来才有利润,有利润才能分配,很多高危高强度工作基本都能看到农民工的身影。农民虽然没得选,但政策往往有主观能动性,这几年最显著的进步就是拖欠工资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农村医疗养老体系基本覆盖,但保障体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这里只是假设,如果当年超发货币和资本收益过剩时,能把农民工的社保强制纳入其中,而让分利阶层少拿走一部分,让参与城市化建设的农民工拿到应得的社会保障,社保养老池子得以积累,随着这辈农民工老龄化后逐渐退出一线生产环节,这辈人的养老问题会得到很大程度的得到缓解,老后也会过得安逸很多,老人养老舒适了,相应的年轻人的压力也会小很多。很多人说没钱,货币供应从40万亿十几年已经超过250万亿,有信贷就有货币派生,有货币派生就有人拿走了收益,这是必然的,十几年每年拿出资本收益的一小部分,也能很大程度改善为城市化做贡献的这辈农民工老后生活质量,而不是靠对年轻人加征挤出来。

现在的客观情况是上世纪60后婴儿潮逐渐进入退休年龄,科技进步只能弥补一部分,总有一些活需要工人参与,原则上承担高危高强度的蓝领就应该比白领赚得多,比白领的社会风险保障更好,否则必然是工人阶层的断层,老龄化结合少子化,资本收益压过劳动收益,新一辈的工人普遍接受了更好的教育,看待问题也更加清晰,除非条件丰厚吗,否则很难再找到老一辈的低需氧工人进一步做大蛋糕还不要太多分成。或者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我们还需要低需氧劳动者吗?

“我们”是谁,而“他们”又是谁?

又有谁生下来的意义便是给他人修路、造楼?

因为年轻人反感修路、造楼的工作,所以,十年后就没有人去修路、造楼了?

不当建筑工人是因为不喜欢?小编莫非是后浪中的一员,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除了那些后浪,年轻人有条件找自己喜欢的工作吗?

只找性价比高的。

没有年轻人愿意当建筑工人,是因为性价比不够高。

双休、宿舍、月薪两万、五险一金。

你看看有多少年轻人会趋之若鹜。

车到山前自有路,地产商招不到人自然会想办法提高待遇,直到招到人为止。

建筑工人也应有权利享受社会发展的福利。

以目前的薪资、待遇,招不到人天经地义。

相信经济规律,不必杞人忧天。

本狐为知友们带来更多信息:

【年轻人不愿意去工地高龄农民工又遭清退,以后的房子谁来建?】

近日,国家统计局内蒙古呼和浩特调查队的数据显示,传统的建筑业从业者更多的是集中在高龄农民工中,其中30岁以下群体中从事建筑、装修的占15.0%,而50岁以上人群的占比则为42.7%。

另据统计,2007年建筑业一线作业人员平均年龄为33.2岁,2017年为43.1岁,10年时间平均年龄增加了10岁。

从统计数据不难看出,现在愿意从事建筑、装修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一方面,90后普遍不愿意再从事这些建筑行业的重体力工作;另一方面,国有建筑企业已经不再招60岁以上的农民工从事重体力工作了。

这也意味着,建筑行业中的“断代”情况越来越凸显。

据光明日报报道称,有人认为,这可能与待遇问题有关。但事实上,瓦工、木工、钢筋工每个月的工资都过万元,并不低。不过,如今的年轻人对工作有了更多的想法和选择,赚钱已不是就业唯一目标。

首先,建筑业属于劳动强度和危险系数都比较高的行业,建筑工地工作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并不受年轻人的青睐。

其次,目前市场还有更多体面、安全和有发展前景的工作岗位,比如,快递、微商、网售等轻体力服务行业。

总的来说,今天的年轻人在职场中不光关注“面包”,还关注“面子”。

众所周知,建筑工人的工作环境几乎可以用“打游击”来形容,哪里有项目工程就要去哪里。正是因为流动性,所有建筑工人的工作都是以背井离乡为前提,因此在心理上要承受更多压力。

当了十几年建筑工人的李先生说:我不希望孩子和我一样干一辈子的建筑工。建筑工作又累又脏、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也不固定,还经常加班加点。一年回不了几次家不说,还有一定的危险性。我辛辛苦苦地供他念书,就是希望他将来坐办公室。建筑工这工作,现在没多少年轻人能适应的了。

今年两会期间,“建议鼓励年轻人少送外卖、多进工厂”话题引发热议,针对这一现象,社会上一直有类似呼声。

对此,有不少专家建议政府、社会、企业等各方面共同努力,鼓励支持年轻人争当产业工人,缓解制造业招工难问题。

但实际上,不同的时代会有不一样的职场需求,不同时代的年轻人也会有不一样的职业追求。

什么样的工作是年轻人定义的“好工作”,标准也并不那么复杂。当任何一个行业能让年轻人从中找到足够的价值感和成就感,它的吸引力和活力自然就回来了,建筑行业也不例外。

因此,尝试去理解年轻人的心理,切实提高工作岗位的吸引力,才能留住他们的人,也留住他们的心。

今年3月18日,一则关于“建筑业清退超龄农民工”的报道引发关注,并冲上了当天的微博热搜榜首。

报道称,如今施工现场已经难寻60岁以上的农民工,甚至超过55岁的都极少。包括上海、天津、深圳等全国多地已发文,对建筑企业招录和使用超龄农民工作出管理和限制。

多地之所以会出现清退超龄农民工的现象,原因在于有些建筑工地的中老年农民工出现过事故,甚至猝死现象。

2021年6月7日,江苏省泰州市住建局发布一则高坠事故通报称:“近期我市建筑工地发生多起高处坠落事故,两起事故亡者年龄超过60周岁。下一步将规范施工企业用工年龄管理,禁止18周岁以下人员、60周岁以上男性、50周岁以上女性进入施工现场从事施工作业”。

对建筑工地从业人员作出年龄规定并非新生事物,多地在发文时也表示过有出于安全方面的考量。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侠客岛”援引深圳某工程监理公司工作人员的话称,10年前深圳正规工地已不再雇用60岁以上农民工。

“年龄大了,体力精力不支,发生作业事故概率随之增大,从施工风险及农民工个人生命安全考虑,超龄农民工不宜再从事施工作业。”

据广州市某劳动承包项目负责人郑先生介绍,当前劳务公司为了保证用人安全,一般不会招收年纪大的农民工,“太危险的,他们干不动了,并且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年纪大的人大多不会。”

据媒体采访报道,在近8000万的大龄民工中,赵金国也快被淘汰了。赵金国今年63岁,老家在河南洛阳的一个农村。为了养家,他从30多岁起,便跟着家乡的民工外出闯荡,主要干的是“基坑支护”。

在2021年11月,他和老乡正在天津市区一个大工地干活,施工负责人在工人生活区贴出了一张硕大的海报,内容是:“根据市住建委最新规定,男性超过60周岁、女性超过50周岁的工人,不得再进场施工。”

彼时,赵金国62岁,已经超过了天津官方的规定年龄。

一开始,他觉得怎么也得有个过渡期,可没想到的是,海报贴出第二天,施工方就对工地上所有超龄民工做了统计。在结完工资后,马上将这些人进行了“一刀切”式的清除。

没有余地,赵金国和十几个老乡离开了工地。尴尬的是,留下来的几个老乡,很难独立完成工作。“在建筑工地上,60来岁的工人比比皆是。这个年龄段的人一撤,将直接影响施工进度。”赵金国说。

这个问题,也是全国诸多工地面临的用工矛盾——一方面,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去当农民工,而能吃苦的大龄民工,又面临着政策性清退。

那如何保持施工进度呢?未来的房子谁来建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大难题。

尽管在政策层面官方有明确的规定,在执行时建筑企业也用到了科技手段,但在现实中,面对超龄农民工强烈的打工意愿,和用工单位对超龄农民工的“无奈刚需”,“清退令”执行起来并不理想。

据江西抚州市一位包工头介绍,他多次用过60岁以上的农民工。在一些农村,儿女结婚、给孙子办生日宴时,很讲究排场。一些农村老人上了年纪,但自我感觉身体还可以,就想出来多挣点钱。

“他们很敬业,来工地干活几乎不会迟到,但毕竟年纪大了,反应也迟钝,还容易磕磕碰碰,体力又跟不上,只能做些拉车、搬砖的活儿。他们的工资一般是每天200多元,日结。”

他介绍,现在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70后是主力军,80后不算多,90后很罕见。他现在正在用的农民工,最年轻的40多岁,最年长的已经有70多岁。

“用超龄农民工也是无奈之举。年轻人不愿来,有的宁愿在家打牌也不愿来建筑工地打工。”

为了“规避”监管,还有不少变通办法。按照规定,给农民工发工资要提供其身份证和工资卡。

“他们来填报个人信息时,为了‘符合年龄’,就给我提供他们儿子或女儿等人的身份证等,我也把工资打到他们提供的账号里。其实,我没跟他们的子女产生任何劳务关系。”

以上也仅仅是暂时的对策,这些大龄农民工终会老去,终有干不动的那一天。

如何让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呢?在笔者看来,不光要提高薪资待遇,劳动保障的改善、成才空间的拓展,降低养老的焦虑,都是这个行业能够有效提升吸引力的重要因素。

只有当年轻人感到从事建筑、装修行业也是一件挺体面也很有前途的事,才能从根子上解决缺工问题。

不过,这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即使是送外卖,也一度被认为是“吃青春饭”,直到国家有关政策的出台,让相关从业人员的职业发展得到保障,才让小哥们有了更高的“安全感”。

同时建筑技术也得进一步发展,去弥补现阶段建筑业劳动力短缺问题,如当前装配式建造方式就是弥补建筑业高技能劳动力短缺的有效途径。

反映出改革的滞后。

一线工人年龄增加的背景是什么?

是劳动法的长期缺位,这些一线工人被榨取了剩余价值,没人给他们交社保,他们没有退休金。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干活维系生计。

年轻人不愿进厂的原因是什么?

是工厂环境的恶化,劳动权益迟迟得不到保障,传统压榨剩余价值的生产关系没有改变,工厂给到的薪资太低。

我劝某些媒体也不要在这里说什么这届年轻人没有老年人吃苦耐劳的话了。

如果这些工人能享受到和体制内老人一样的退休金,那他们会愿意冒着辛苦在工地干活赚这种血汗钱吗?

剥削劳动剩余价值不应该被当做一种习惯。

大肆渲染什么“将来还有谁为我们建桥修路”不应成为抨击现代年轻人躺平的理由,而应该作为改革缺位的一种见证。

大龄工人并不该当做什么勤劳勇敢的道德牌坊来歌颂,而是应该被当做一根留在历史的耻辱柱。

这意味着在十年内,我们的平均寿命增加了十岁。

我们知道,“平均年龄”与“平均寿命”是近义词,因此,将“一线工人平均年龄十年间增加十岁”发展为“一线工人平均寿命十年间增加十岁”毫无疑问是一种恰当可靠的表述。

实际上,近十年来,工人平均寿命增加十岁;是以充分的事实依据为基础的观点。

良好的工作环境延长了工人的寿命。随着各项劳工权益的落实,蓝领工人的工作环境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进步,这不是所谓的“每天进步一点点,一年进步一大步”,而是一种带领全球向前冲锋的进步速度,工人不再需要在流水线上昼夜颠倒地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吸入有毒的、致癌的气体为医疗系统提供资金来源,而可以享受到通过各项安全指标的基础保障,以及丰富的假期生活。

“我都觉得放假时间太长了,休息时间也太长了,”一名瑞典工人抱怨说,“工会说我们每天最多只能工作六小时,社会党说自由地安排假期生活是工人阶级的基本权利。我想,哪有这么多权利啊,害得我没事干,天天玩!我好痛苦,我的人生就像极夜一样黑暗!我陷入空虚!”

另外,社会对工人的充分尊重也延长了工人的寿命。众所周知,这片土地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当工人是一件光荣的、被所有人尊重的事情。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们:

“孩子们,你们要好好学习,不然长大以后就不能当工人,而只能去当公仆啦!”

问题?问题就是技术跟不上教育水平。

我假设一个前机械时代的项目需要一万个小学肄业,能读写就可以,甚至于读写都要不了的工人,那么我自然不可能需要提升机械化率。

但是如果我招募的工人最低也是中专毕业,好点的大专,你觉得让他们和父辈一样的劳动强度,科学么?合理么?

事实上这不仅仅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一个总体上的工作环境的问题。

当然了,如果依靠包工头们自己提升机械化,那么猴年马月也提升不了,就算是施工公司也很难自觉的提升机械化率。

这件事必然,也只能国家牵头,国企央企跟进,以看得见的手为手段,强行提升机械化率。

这样只要让中专,大专毕业生们,拥有比父辈好得多的工作环境,和较高的薪酬,自然不会惧怕没人去当建筑工人。

就这样了。

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没有办法改变。

在我的印象里,最吃苦耐劳的是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

其次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

这几代人,经历过极端贫困,经历过生产队的生活,是最物美价廉的体力劳动提供者。

只要给点钱,都能干很重的活。

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就生活环境好一点了,有了读书的机会,干的体力活强度也相应减轻了许多。

但是贫困地区的农村男性劳动力,依然能承担起建筑大业。

八零后是一个分界点。因为计划生育,也因为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改善,这一代人的体力能榨干度急剧缩水。

他们也能吃苦,但是纯体力上的苦,跟前面几代已经有了质变。

到了八零后这一代,教育普及,而知识层次越高,越不愿意从事低工资却高强度的建筑活。

再加上他们这一代人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工资低了,干了也养不活家人。

那谁还愿意干呢?

这大概就是建筑工人年龄出现断崖现象的原因。

至于九零后零零后,绝大部分一出生就已经是物质过剩的时代,对于物质匮乏这个词,完全是一种书本知识,而毫无切身体验。

所以重体力活是他们很难接受的。

所以文中数据很好地反映了这个历史演化的结果。

……

既然这是一个客观的趋势,那就不要试图去强行扭转。

所以面临的只有两条路:

1.走出去。到国外不发达地区去找工人干。一带一路多快好省地上。

2.自动化。机器取代人的工作。

鉴于国外非发达地区没有儒家文化圈那种把自己往死里榨干的习惯,我个人更加看好自动化机械化智能化机器人化。

否则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用来干嘛?

这样一来,将来的体力劳动的活儿必将大量被智能机器人所取代。

企业需要的都是人才,而不是人力。

那么大量的“非人才”劳力的就业问题怎么解决呢?

这个已经超出建筑业范畴了。

国家和社会得找到一种新的路径来安排这些人的工作。

未来如何,我也不知道。

只是莫名想起了仙侠小说里的场景:

修仙者(人才)占据着食物链顶端,凡人(人力)在仙城附近生活,既提供基础物资,也接受仙人的庇护。

凡人的最大价值,就是有一定几率诞生有灵根的弟子(高考)。

从而避免血脉的衰退和种族的退化。

至于生产力?凡人那点生产力其实早就可有可无了,不过是用来自我安慰罢了。

倘若如此,那也还不错吧。

也许有一天,普通人只能以“保留生物多样性”的理由生存下来。

年轻人不愿意成为机器的一部分,更希望成为自我的主宰,这就是原因。

我去年10月份到常州的一家玩具工厂考察,这家工厂以出口为主,效益还不错,鼎盛时员工达400人,现在只有100人左右。

员工减少这么多,经济环境恶化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员工不好招,老板干脆有意地放弃了一些低毛利的业务。

这里的工人,年龄基本上是45岁以上的农民工,基本看不到年轻人的身影。很多人月工资可以达到7000—8000元,但想拿到这样的工资,需要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休两天。

老板很感慨,现在不只是招不到年轻人,连中年人也越来越难招了,流失的太多,流失的太快,能坚持在这里做两年以上的,屈指可数。

可能一般人会觉得一个月只休两天,太残忍了吧。老板却说,工厂里的农民工,其实还挺乐意加班,毕竟是农村出来,就是希望多挣点钱。

年轻人为什么招不到呢?因为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家长都希望能多读点书,有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年轻人自己也大多是这样的想法,宁愿工资低一些,也要有质量的生活,工作环境要好,要能保证休息日,要有足够的培训,还要能保证生活质量。

这些条件,一般工厂很难达到。在这些劳动密集型的工厂里,几乎不存在什么培训,长期的重复性劳动,也很难有个人综合能力的成长。工厂里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噪音、粉尘等污染,确实除了耐力很好的农民工外,也让更注重追求生命品质的年轻人很难能坚持下来。

十年,平均年龄增加10岁,不就还是那波人么!!我记得以前招工的时候年龄要求30岁一下,后来放宽到35岁,再后来40岁,现在已经有很多放宽到45岁了!!

我猜这是为了保证我们80后永远有工作啊!绝对不是因为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

在时代发展的大势下,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数据说话,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上的2021年年鉴。2020年农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多少呢?

是17131.5元。

我们不排除部分地区高,但是作为人力输出大省的河南、四川均是1.6万元左右,还没有赶上这个人均数。

在这个数字面前,只能是晒干了沉默。单纯生活在农村还没有什么问题,假设有医疗,子女就业,买房各方面的压力,不出去打工,单纯靠农活来养活家人,难度确实有点大。

以前去打工,是因为可选择性少,建筑行业又是大户。

但现在的年轻人,有了外卖、进厂等很多选择,反而不会轻易的选择建筑行业。

即使去打工,建筑在时间上、工作环境上都很难说友好。况且建筑行业的高日薪不代表高月薪,活也不是稳定的。

谁是我们,我是我们吗?

所以说不要嘲讽人家美利坚的基础工业拉夸,不要嘲讽人家一条路能修20年

大家早晚就是要殊途同归的,中国这一代产业工人过了之后,中国也会按照美利坚的路走下去,基础工业的没落是很难挽回的

无关政策,无关局势,一个吃喝不愁的社会,不会有人愿意吃这个苦

引进黑人兄弟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美利坚也在靠移民来解决劳动力问题,这条路可以走

有哪些建议和提醒送给大一学生?

1、不要在开学的时候买学姐学长到宿舍推销的棉被!别买什么棉被!其他的也最好别买!别抹不开面儿!买了你就是最绿的那根后浪!2、不要看到感兴趣的社团或者学生组织就一股脑的报!有校团委或者学院关系的(每周有固定时间活动/培训,在学校有一定地位的)= 能自我提升的/兴趣所在的 > 免费的 > 收费的 (我的个人看法)注意一点啊,当你发现社团或者学生组织过多,已经快把你快要榨干,一滴空闲时间都没有的时候,就该思考下自己的投入回报比,是不是该考虑退出一个了。3、不要逃课啊球球了!逃课只有0次和无 更多

考教师资格证应该知道哪些东西?

全篇干货,建议先收藏再看!NTCE - 中国教育考试网笔试报名,面试报名,体检,认定等公告都是在这个官网上发布,要密切注意官网信息。笔试报名——笔试考试——笔试成绩查询——面试报名——面试考试——面试成绩查询——教师资格证认定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流程看着简单,但是耗时巨大,当你准备考试,或者说当你报名考试的时候,到你拿到证的时候,基本上会耗费你半年时间。所以教师资格证能够尽量早考,就不要去拖,当你某一时刻,想要当老师的时候,教师资格证是必备的门槛之一,而此时你却没有教师资格证,考它又需要耗费半年的时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媒体报道称「一线工人平均年龄 10 年间增加 10 岁」,反映出哪些问题?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