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美国两党议员就一项阻止对华投资提案达成一致,外交部回应「严重破坏国际经贸秩序和贸易规则」,如何看待?

美国两党议员就一项阻止对华投资提案达成一致,外交部回应「严重破坏国际经贸秩序和贸易规则」,如何看待?

唐山站要求入唐人员需登记小区地址等详细信息,否则无法入唐山,转运前后需「人车合影」,如何看待这一规定?

之前就说过,他们似乎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掩盖问题。很多事情这里面做的都讲究很多啊。每件事,他们似乎都有对应的“对策”。一件事不爆出来的时候,就盖着,一切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有人报警,对策就是就出警,然后“握手言和”,再放出来,有人把视频传网上,对策就是就“吩咐”把视频删了,舆论发酵了,盖不住了,删了也不顶事了,对策就是说一定会解决,就说什么“雷霆风暴”,就说一定要还一片晴朗,不能给英雄城市抹黑,但是具体怎么个雷霆,怎么不抹黑的实际操作,是不是民众推一步走一步呢?便民上访解决问题排长队,说没想到 更多

人要不要被迫合群?

你把一只孔雀丢野鸭堆里,它看起来就会格格不入,很容易被群起而攻之。可如果你真的是一只孔雀的话,那么你就应该走孔雀的路。不合群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你不知道其他人会在背后怎么看待你,可假如你是不在乎他人眼光的人,不合群又有什么不可以?其实,很多intp也不合群,他们总是给人一种疏离感,有时候甚至被当作怪人,然后我就建了一个社群,把这些人集中在一起,结果他们就合群了,一天几万几万的聊天信息,每天晚上不睡觉开腾讯会议开语音聊天聊到飞起⊙▽⊙。然后我就明白了,合群其实就是一个相对概念,你合不合群,得看你待在 更多

谢邀

这法案的确很恶心,不过短期内还过不了。

目前还看不到法案的具体内容,不过就放出来的消息来看,主要应包括以下内容:

1、对所有美国实体的对外投资进行分类筛选,涉及到

a、供应链、高新科技产业的投资,以及;

b、对中国等“竞争对手”国家的投资;

必须上报;

2、如果美国政府机构认为上报的投资不合理,比如居然跑到中国投资芯片、机器人、人工智能,那么不好意思,官方可以直接否决这项投资

这个其实是2018年外国对美国投资法案(FIRRMA)的镜像法案:这个是审查美国对外投资,而18年的法案则是CFIUS审查外国对美投资。

而针对的投资审查对象,主要都是我国。

哦对了,这两项法案的主导人,都是前共和党党鞭,众议院议员约翰·康宁

和我国杠上了属于是。

不过短时间里,这法案过的可能性不太高,主要原因在于:

这个法案其实是美国两党创新法案的子法案,虽然这个子法案目前基本谈成了,但母法案离通过差得很远。

两党创新法案其实就是众议院的“美国竞争法案”和参议院“无尽前沿法案”的妥协版本,已经谈判了四个月了,还没任何消息——也就是没有任何进展。

对,是不是很意外“美国竞争法案”和“无尽前沿法案”这俩说了两年的法案,居然还没通过?

是啊,因为美国不仅两党分裂,两院也分裂——各自都否决掉了对方提出的法案。

然后目前就是两边一起坐下来,组成谈判小组互相妥协。

就目前的进度来看,中期选举前基本搞不定的。

也就意味着,这项新的投资筛选法案作为子法案,至少在中期选举前,也是过不了的。

但未来的风险仍然存在,有相关投资的企业和朋友们还是要注意——目前美国国内想要脱钩的力量,还是非常强大的。

这个法案,就是这股力量的集中体现。

小政府,

不干预经济,

这神话啥时间传出来的?

补充下法案相关信息↓↓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3日报道,美国国会正在推动一项可能改写美国公司海外投资规则的立法,提议对美国在中国等“竞争对手国家”的投资进行审查,从而“保护美国的技术并重建关键供应链”。

该报及美国会助理披露的法案修订草案显示,这项限制投资法案是美国“增强对华竞争力”的更广泛立法的一部分,它将要求美国公司和投资者披露新的对外投资,并授权行政部门成立新的跨部门机构,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审查或阻止投资。

美国国会助理透露,参众两院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近日已就修订文本达成一致,将投资审查范围确定在某些“关键的特定行业和技术”。尽管有关更广泛立法方案的争论已经持续数月,但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斯泰尼·霍耶(Steny Hoyer)上周表示,他希望能在7月4日休会前进行投票。

按照法案文本,修订后的审查措施将允许美国政府限制未来在任何“值得关注国家”,以及中国等被定义为“外国竞争对手国家”进行的交易。这些条款将适用于新建投资、涉及技术或知识产权转移的合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等行为。

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国家情报总监认定过的“关键和新兴技术”的投资也在法案适用范围内,包括半导体、大容量电池、稀土元素、制药、生物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高超音速、金融技术及诸如机器人和海底无人机等自动系统。这些技术被认为对美国“维持世界领先超级大国的地位”至关重要。

法案还将规定,如果美国实体及其附属机构涉及拜登政府指定的“对供应链至关重要的行业”,就必须向联邦政府通报在华活动。

这项法案的部分提出者,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凯西(Bob Casey)和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及其他五名众议员在一份声明中宣称:“在国会努力为纳税人资金提供保护、确保我们的供应链不受中国等相关影响时,建立对外投资审查机制是一个关键工具。”

美媒指出,虽然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在监管外国对美国实体的投资、限制美国公司向海外出口敏感技术,但新法案进一步将扩大了美国政府对美国人在海外投资活动的管辖范围。

英国路透社则注意到,该法案的概念早已得到拜登政府内部的支持,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去年7月就曾宣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进行投资筛选,以寻求让美国在技术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但这一提议也随即引起美国商界的不满。代表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企业、反对相关法案的商业团体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批评称,这种措施是“美国250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筛查行为可能会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进而损害美国的竞争力。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还警告说,如果在单方面基础上实施这样的政府管制措施,将有损美国企业的“灵活性和韧性”。

《华尔街日报》称,白宫尚未回应有关其对该法案立场的置评请求。但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表示,“该法案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权力。它严重违背了美方声称重视的市场及其它国际经济和贸易规则。”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5月17日表示,中方一贯反对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特定国家和企业的做法。美方做法违反市场经济原则和国际贸易规则,损害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注定损人不利己。

说明美国已经到了需要立法防止美国资本润走的地步了。

要退出俄罗斯的麦当劳,一变身又回去了,给这提案中涉及的美企打了个样。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个提议本身就很美国,大漂亮一直对中国高科技企业挥舞制裁大棒,这是美国的系统性方向,也是一个长期过程。

不要指望他们会自觉收手。这个提案也是万变不离其宗,一脉相承,只不过手法是限制美国资本投资中国高科技产业。

也就是说,过往我是手动卡你高科技公司的脖子,从2018年的中兴、华为开始,到2020年的中芯国际和大疆,已经开始一浪又一浪的打压中概股,客观上造成中概股在美的融资不那么顺畅。

现在的这项提案呢?是我阻止本国的资本投资你,相当于不让他们给你输血,跟打压中概股的目的是相同的,手段有差别。

制裁一层又一层加码,恰恰说明什么,美国认为“制裁”这么几年,还是认为成效并不是那么的显著。如果已经达到目的了,就不用这么花样百出了。

至于提案有没有效果,就看资本会不会听话,川普上台后,让资金回流美国就是个先例。

过往的美国跨国公司,是把国际贸易和海外避税优势利用到了极致,有约3万亿美金的利润飘在美国之外。2018年,川普上台,减税法案很给力,给予一次性归国优惠税率,用来吸引美企海外资金回流美国。

一年后的2019年4月,整体海外资金只有大约6650亿美元回流,不到总额的三分之一。企业认为,即使在优惠税率下,美国的投资环境还是不理想,没有足够的产业吸引资金,结果大企业的资金无处可去,大多数把减税获得的利润用在了股份回购上,股份回购也成为那年美国股价上涨的主要动力,推高了股市。

这次提案,是不让资金进入中国高科技产业,资金会不会那么听话?

未必,俄乌冲突,麦当劳看似退出了俄罗斯,转身又换了LOGO和公司名字就回来了。你说它是麦当劳,它说我不是,你说它不是,产品都一样,连味道都没变。

在避开制裁上,麦当劳一招金蝉脱壳玩的漂亮。把俄罗斯经营的麦当劳和主体划清界限,但依然赚钱,连台阶都不用给,自己就下来了。哥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是哥的。

麦当劳能这么干,其他企业不会吗?

估计提案落地前,一堆规避制裁的方式方法就紧锣密鼓的落地了。

这个提案有意思的是“阻止”,针对中国只是附带的效果,实际的意图应该是阻止国内的资本流出。

美国目前的现状是5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幅达到8.6%,再度刷新40年新高,环比指标也达到1%,而且没有降低的趋势,为了应对通胀,进一步加息预期非常强,而且大幅加息的概率比较大,美国股市已经下跌超三分之一已经实质性的进入熊市,如果加息预期落实,美股将会雪上加霜。美债长短期收益率倒挂,基于以上美国百分之70的经济学家预测美国经济即将进入衰退。所以目前美国未来的经济形式相当的不明朗。

资本的需求一般是不断的增值,如果不能增值的话最好的情况也是要求保值,也就是寻求自身的安全性,面对美国目前的形式资本流出美国的意愿进一步强烈

目前的国际形式,俄乌战争影响,疫情的影响,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相对安全的地方就剩下美国的中国,如果美国出了问题,资本的目标有可能就会剩下中国。

有人说中国可能也很烂,其实中国目前的状况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烂,虽然经历了上海疫情,北京疫情反弹,但是相比之下中国依然是世界上控制疫情最好的国家,没有之一,就是最好的。

外贸方面中国前5个月的外贸指数,面对疫情的情况下依然实现了12%的增长,越南印度所谓的产业转移一个要面对体量的问题,他们那点体量远远满足不了全球的需求,另一个是产业链建设的问题,中国的全产业链是二十年发展的成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喊两句口号就能赶超的。未来中国的外贸预期会非常稳定

投融资方面

5月,新增社融总量较4月强势反弹。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为2.79万亿元,较4月的9102亿元大幅增加近1.88万亿元,

第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为10.48万亿元,同比增长9.3%。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8.5%,制造业投资增长15.6%,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0.7%。

预计中国将迎来疫情后的强劲的经济修复

中国目前的最大的问题还是房地产负债压缩的消费空间消费萎靡的问题,这个还是期待中央的智慧了。

综上在全球大家都比烂的情况下,都是差生但是成绩最好的那个是不是会吸引老师的目光。所以美国可能是预计到了这种情况,提前立法防备本国资本的外流。算是未雨绸缪了

关于消费那块有个假设,如果在全球金融市场衰退的情况下,中国的股市走出牛市,会不会吸引国际资本的目光?会不会带来消费的复苏?同时解决企业的融资成本问题,同时解决放水带来的通胀问题? 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多学历史吧!当年,英国是霸主的时候,美国可是搞门罗主义的,奉行孤立政策,对英国选择性打开贸易大门(这做法和当今那个国家相似?),之后英国面对美国用的什么手段?现在美国不过是在重复当年英国面对美国崛起的对应手段罢了!后之视今犹如今之视昔,很多东西都是天意,人是挡不住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一遍遍还是在重复错误。总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可以挡住“天命”。天道更易,不以尧兴,不以桀亡!其实都是命!

现在不加仓中国,等着中国这只股票估值上来了再跟风追涨吗?

美国人似乎总喜欢做这种追涨杀跌的事情:

特朗普任期,在油气价格低位的时候,逼着中国签订了石油天然气长期购买协议,现在油气价格高涨,美国一面忍受着高通胀,一面挤出一部分油气产能,按照当初的低价卖给中国,中国自己用不完这么多油气,只能转手加价卖给欧盟。

我不太喜欢那种凡事都大赢,中赢,小赢的想法。

客观事物自有客观事物的规律,要善于从小的细节去寻找未来大的趋势,而不是因为现在我们占有优势,我们就会永远占据优势。

美国人和西方世界一直以来就被这种自负情绪蒙蔽了,他们一直认为中国的体制不行,所以他们自信和中国的竞争最终会取得胜利,因为他们的体制更优秀,而中国终将随着开放而崩溃。

他们这种骄傲自满的情绪持续了20年,2012年发现有些不对,直到现在才慢慢承认了中国的体制也有其优越性,具备和西方分庭抗礼的实力。

这种对其他对手的骄傲,对过去历史的成功经验奉为绝对正确的方向,都是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之一。

而同样的,我们也不要以为中国在供应链市场占据上风了,制造业我们非常强,未来的局面就绝不会改变。

中国的工厂工作强度太高,工厂的劳动力萎缩,年轻人不再想去工厂都是很明显的趋势。

从宏大叙事的角度,似乎中国的工业能力坚不可摧,但是从微观个人观感来看,年轻人远离工厂的趋势一定会改变宏大叙事的景象。

另外,现在是后全球化时代。世界在进化,政府也在进化,用以前的老办法不可能永远行得通。未来的世界,必然是各国政府对影响自己国家利益的投资进行细化的审查。

之前中国是巧妙利用了欧美市场高举意识行态大旗,对中国占的小便宜不在意的心理,得到了很多务实的好处,比如最惠国待遇等等。

这其实就是一种不对称的战术,中国对于投资的细节做了精确的审查,比如外资必须和中资各占50%股份才能在中国运营。

谷歌,推特,Facebook全都进不来,而美国那边对中国企业却没有任何限制。中国可以对钢铁等产业进行国家补贴,而西方那边只凭私企自己的竞争力。

一方只进行粗略的贸易,另一方进行细化管理,那自然管的具体管的细的一方会占极大的便宜。

但是随着中国的贸易量迅速增加,当西方已经无法无视中国获得的利益时候,东西方的龌龊就开始频繁增加。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都开始大搞反倾销调查,对中国国家补贴的事开始斤斤计较,很多以前的粗略的方法逐渐开始行不通。

到后来对5g供应的管理,禁止华为手机在美国售卖,都是美国已经开始细化管理的一个表现。

实际上欧洲对美国垄断企业也非常警惕,对谷歌,Facebook动辄就罚款,也出台各种细化的管理,以阻止美国企业侵占欧洲国家利益。

未来的时代,必然是一个对进出口,投资,供应链细化管理的时代。这个法案无论在国会通过还是不通过,这个趋势是不会变得,随着技术的发展,政府管制的能力增强,细化管理是必然到来的。

今天这个法案没有通过,明天仍然会在局部领域通过类似的对供应链的审查法案,后来又会在另一个产业进行类似的操作。

说这个法案通过不通过,或者中国的工业和供应链目前多强大,仅仅看到现状是没有意义的,要看到这个趋势,细节化管理的时代要来临了,矛盾越来越尖锐的时代来临了,今后如果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沉迷于曾经大国崛起那一套,对未来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不可混为一谈。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项不计代价的经济政策,旨在增强美国对华竞争力,打击遏制我国发展,维护美国霸权。美国政府这是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明目张胆的越权,和美国口口声声宣传标榜的自由贸易背道而驰。

推动对美国海外商业活动加强监管反映出,华盛顿方面正在日渐确立一个荒谬的共识,即认为我国意在取代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并且美国的资本和专业技术正在助推我国军事和经济力量的积蓄。

美国国会正在推进一项可能改写美国公司海外投资规则的立法,提议对在我国等被视为对手的国家的投资进行筛查,以保护美国的技术和重建关键的供应链。文本称,这些规定适用的范围将包括新工厂建设等绿地投资,涉及知识或知识产权转让的合资企业等交易,以及包括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在内的出资。这些领域和技术包括半导体、大容量电池、药品、稀土元素、生物科技、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高超音速、金融技术以及机器人和海底无人机等自主系统。

我国驻美国大使馆批评该投资筛查法案无助于两国关系和美国的利益。我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说,该法案过度适用国家安全的概念,滥用国家权力,严重违背市场竞争以及美国声称尊重的其他国际经济和贸易规则。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打着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旗号在监管外国对美国实体的投资,并限制美国公司向海外出口敏感技术,而上述新法案扩大了联邦政府对美国人海外投资活动的管辖范围。

根据国会幕僚的说法以及美国《华尔街日报》周一看到的法案修订草案,该举措将要求美国公司和投资者披露某些新的对外投资,并授权行政部门成立一个新的跨部门小组,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和阻止一些投资。

国会幕僚们表示,参众两院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近日已就修订草案的文本达成一致,将投资筛查范围缩小至某些被视为关键的特定行业和技术。数月来,议员们围绕这项更广泛立法方案的范围一直争论不休,不过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马里兰州民主党人霍耶(Steny Hoyer)上周二说,他希望在7月4日国会休会前进行表决。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提出批评,认为这一想法在美国250年历史中并无先例,还警告称,这种筛查可能产生不确定性并有损美国的竞争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要代表在我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是反对这项举措的商业团体之一。

该举措的支持者认为,这一筛查是有针对性的,对于维护经济和美国国家安全具有必要性。这项举措最初由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Bob Casey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提出,此后得到了两党的更广泛支持。

Casey和Cornyn以及五位众议院成员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美国国会正努力为纳税人的资金提供防护,并保护美国的供应链不受中国等令人关切的国家影响,在此之际,创建一个对外投资评估机制能提供一个关键工具。

根据新的文本,修订后的筛查措施将使美国联邦政府能够限制在我国等所谓“令人关切的国家”的某些未来交易,这类国家被定义为“外国对手”国家。文本称,这些规定适用的范围将包括新工厂建设等绿地投资,涉及知识或知识产权转让的合资企业等交易,以及包括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在内的出资。

该法案将要求,美国实体及其附属机构在我国的活动若涉及拜登政府以前认定的对供应链至关重要的领域,应向联邦政府通报。草案文本说,其覆盖范围还将包括涉及“关键和新兴”技术的投资,相关技术经美国国家科技委员会(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和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认定对维持美国作为世界主要超级大国的地位至关重要

这些领域和技术包括半导体、大容量电池、药品、稀土元素、生物科技、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高超音速、金融技术以及机器人和海底无人机等自主系统。

根据草案文本,公司可以为多种交易获得豁免,包括被视为“普通商业交易”的交易,如软件许可协议。

近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参与了更广泛的立法方案的谈判,该方案包含数千亿美元的支出,用于半导体制造、前沿技术研究、清洁能源和其他举措。

议员们宣称这是结束美国供应链困境和提高美国对华竞争力的一种方式。面临艰难连任竞选的民主党人尤其希望看到该法案尽快获得通过,并担心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法案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会下降。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四专门讨论这一支持美国半导体生产法案的闭门会议上,亚利桑那州民主党参议员Mark Kelly恳请约20名议员就迅速通过该法案的条款达成一致。

对于这项总体法案,国会中一些反对者指责其开支过大,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Rick Scott称其为“不计代价的经济政策”。这份投资筛查提案招致了多方的反对,其中既包括像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参议员Pat Toomey这样支持自由贸易的议员,也包括代表科技和其他行业的风投家和商业团体,他们称政府这是越权。

关于对该法案持何种立场的问题,美国白宫未回应置评请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两周前,国会提案发起人向白宫介绍了修订后文本,当时白宫经济和国家安全官员重申了对美国风投资金流入我国关键技术领域的担忧。

参与相关讨论的人士称,如果最终这一投资筛查举措从该法案中删除,或者该法案本身未获通过,支持者仍可能尝试通过将其纳入每年必须通过的国防政策法案,也可能于明年再次推动相关提案。

一些商业团体批评最初的投资筛查提案过于宽泛,Cornyn办公室的一份讨论文件建议缩小立法范围,以便“与美国商界达成妥协”。不过,该文件说,法案的支持者不能容忍“在那些希望继续扩大外国对手的规模和技术能力的行业的支持下,成员所做的努力”。

Cornyn主张推行2018年的一项法律,以加强出口管制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简称CFIUS),这个跨部门小组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外国对美国资产的投资并购交易。据参与讨论的人士称,Cornyn和其他一些议员仍在为企业成功游说弱化该法律而苦恼不已。

更新后的立法文本要求成立一个国家关键能力委员会(Committee on National Critical Capabilities),以筛查对外投资,不过没有说明哪个机构将领导该委员会。国会幕僚们说,议员们最初提议由美国贸易代表负责,但批评者说美国贸易代表没有足够的资源,议员们现在说他们将把决定权留给总统。

其他的可能性包括美国财政部,该部领导CFIUS。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曾表示,她支持对境外投资进行监管。

然而,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这项立法的一些支持者批评财政部的一项提案缺乏阻止交易的机制。该提案是对外投资法案讨论的一部分。同时,一些对我国持强硬态度的人士指责美国商务部未能有力执行2018年法律中的技术出口管制。

美国财政部和商务部不予置评。

修订后的法案试图堵住支持者认为现行法规中存在的漏洞。据国会幕僚们说,目标之一是美国公司向我国合作伙伴转让知识或技术的合资企业。议员们指出,2016年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 (AMD)帮助我国合作伙伴开发先进制程计算机芯片技术的交易就是一个例子,是他们想要阻止的有问题的交易类型。AMD当时表示其遵守美国法律,并在上周重申,转让的技术没有在我国商业化销售的其他美国产品那么高的性能。

议员们的不满还集中于透过旗下美国基金或我国子公司进行在华投资的硅谷风投公司,以及支持这些基金和其他在华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在美国退休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和基金会的帮助下,少数几家美国风投公司继续对华直接投资,尽管存在政治上的不利因素,但前述基金和基金会对我国初创企业的投资仍然强劲。

据《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截至去年11月,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自2020年以来已对我国半导体行业的公司进行了至少40笔投资。红杉资本旗下投资部门专注于不同的地理区域,红杉资本此前表示,每个投资部门都有独立的团队,各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作出投资决策。红杉资本不予进一步置评。

据新的草案文本显示,上述修订后的提案规定,相关投资限制将适用于美国实体和任何“附属机构”。此提案规定,这些机构将被要求在计划的海外投资活动之前45天通知美国政府。该提案规定,美国政府收到通知后可以在这段时间内阻止交易;如果实体没有在规定时间内通知美国政府,政府也有权阻止交易。

参考 华尔街日报

国际环境大致如此,70、80年代的时候日本大规模向美国出口汽车和家电的时候美国人的反应比现在是有过之无不及,不单单是臭名昭著的301调查和各种不公平关税,还打砸日本品牌的家电和汽车,形成仇日风波,袭击日本人,我记得有一个华裔也因为被当成日本人而被人活生生打死。

现在美国玩这些动作只不过是重演40年前的事情罢了,有了前车之鉴就看国家怎么对应了。我们比日本强的地方就是主权牢牢在手,只要内部不乱,相信可以应对外部势力的冲击。

他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

美国在科技、军事、金融上的实力,仍旧是世界第一,在国际竞争上上拥有主动权。

首先,由于美国是实际上的「世界央行」,维持现有国际金融格局,利用发钞权收割世界,才是美国的最大利益。

美国不会轻易自毁信用,随意没收别国存款,损坏国际金融的根基。

其次,我国已经深深嵌入国际经济体系,西方国家选择跟我国完全「脱钩」,就相当于将我国摘出国际经济体系。

而我国的嵌入已经非常深了,西方摘除我们的时候会非常痛苦,需要付出极高代价。

再次,我国已是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口占全世界人口近二成,本身就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市场。

如果我国被迫跟西方脱钩,尽管我国也不好受,但完全可能发展出一个独立市场,反而会削弱西方的全球霸权。

对于西方来说,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明显得不偿失。

如果美国真眼馋某国金融资产,完全可以开动印钞机来收割,无须冒着巨大风险来没收别国的储备。

中国越是紧密地拥抱全球化,越是深深地嵌入全球经济体系,美国就越是投鼠忌器,犹豫不决,我们正好利用窗口期埋头发展。

每日商业财经点评,欢迎点赞关注@九霄^_^

没什么好看待的,2202年了还相信美国会遵守自由贸易和契约精神的,大抵脑子多少有点毛病。

美国急肯定是有急的原因的。今年前五个月美国实际对华投资增长27.1%,高于平均增长。

与此同时,广大网友仍在担心由于疫情严控,资本外逃,订单都被越南抢走了。

华尔街鼓吹自由经济的人了?索罗斯不出来叫唤下?美国政府是名副其实的操纵市场,是在搞计划经济是在搞社会主义

挺好的。这样才能体现出我们的发展奇迹跟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唐山站要求入唐人员需登记小区地址等详细信息,否则无法入唐山,转运前后需「人车合影」,如何看待这一规定?

之前就说过,他们似乎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掩盖问题。很多事情这里面做的都讲究很多啊。每件事,他们似乎都有对应的“对策”。一件事不爆出来的时候,就盖着,一切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有人报警,对策就是就出警,然后“握手言和”,再放出来,有人把视频传网上,对策就是就“吩咐”把视频删了,舆论发酵了,盖不住了,删了也不顶事了,对策就是说一定会解决,就说什么“雷霆风暴”,就说一定要还一片晴朗,不能给英雄城市抹黑,但是具体怎么个雷霆,怎么不抹黑的实际操作,是不是民众推一步走一步呢?便民上访解决问题排长队,说没想到 更多

人要不要被迫合群?

你把一只孔雀丢野鸭堆里,它看起来就会格格不入,很容易被群起而攻之。可如果你真的是一只孔雀的话,那么你就应该走孔雀的路。不合群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你不知道其他人会在背后怎么看待你,可假如你是不在乎他人眼光的人,不合群又有什么不可以?其实,很多intp也不合群,他们总是给人一种疏离感,有时候甚至被当作怪人,然后我就建了一个社群,把这些人集中在一起,结果他们就合群了,一天几万几万的聊天信息,每天晚上不睡觉开腾讯会议开语音聊天聊到飞起⊙▽⊙。然后我就明白了,合群其实就是一个相对概念,你合不合群,得看你待在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美国两党议员就一项阻止对华投资提案达成一致,外交部回应「严重破坏国际经贸秩序和贸易规则」,如何看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