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李岩谈枕边书

李岩谈枕边书

《中华读书报》2022年征订正在进行,恭请读者朋友到当地邮局订阅,或长按二维码在线订阅。

【原】只有她配得上热搜第一!

这几天,霸占网络各大热搜的,都有一个相同的身影。今天的热搜第一,也同样只属于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举国同庆。百年前,山河动荡,风雨飘摇;百年后,国泰民安,盛世繁华。这中间多少前赴后继的先烈,以自身化作点亮长夜的烛火,才换得我们今日的光明。后来者,从未敢遗忘。今天,我们把这风雨飘摇的100年,凝聚成10个画面。与你一起,再走一遍这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写在最后:百年前,无数先烈们高喊着革命的口号,以血肉之躯铺就中国前行的道路。1930年10月24日,杨开慧在家中被捕。狱中的她受尽折磨 更多

【原】1927年报纸披露李大钊就义细节:想写遗书被拒,“呼天字”20分钟

一更历史近段时间,一部名为《觉醒年代》的年代剧火爆网络。该剧有三大优秀之处,分别是隐喻、选角,包括对历史题材的把控。由演员张桐(老版亮剑里的魏和尚)扮演的李大钊先生,更是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剧中,李大钊先生不畏强权,无论是旅日,还是归国期间,他始终心向革命。国家档案资料馆最近首度公开了李大钊就义的细节,在此次披露的李大钊遗稿中有一句话,让不少人为之动容:“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厉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本篇文章将带大家回到九十多年前,那段黎明之前的岁月 更多

李岩,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中华读书报:能否谈谈您童年时期的阅读?父母对您在读书上有要求或引导吗?

李岩:我所经历的童年正是“文革”兴起到衰落的时期。我所能读到的书主要是连环画,像三国、水浒、说唐、杨家将等等,那时候对三国里的五虎上将、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水浒里人物的绰号都能十分稔熟,倒背如流。我的父母均是单位的京剧票友,受文化传承的影响,四大名著的开蒙启读,肯定是受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没有刻意引导和要求。我的一位姑父还有一位姨父,都对我的阅读生活施教有方。

中华读书报:听说您高中时就能熟背整本《新华字典》,记忆力是否超强?

李岩:高中时我有幸考入哈尔滨市第一中学省文科重点班。特别是班主任王倜老师,他每天早晨上课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们读写《新华字典》,并温习每一个字的词义解释,这样训练了我们超强的记忆力。要知道那是一个知识贫乏的时代,老师的严格训练刻印了我们的记忆痕迹,使我养成良好的字词背写训练,上大学时的考试和知识竞赛中经常得到验证。可以说高中和大学时代是我个人阅读的黄金时代,也养成了终生阅读的良好习惯。

中华读书报:东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后您去中华书局,当时对中华书局有什么初步印象,有老先生或同仁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李岩:硕士毕业后,得到业师吴枫先生的推荐,很有幸到中华书局工作,给我的最初印象是人皆和气、敬惜字纸的氛围,真的是“道貌温言、令人起敬”。日渐熟悉中,感到有一种尊重学术、注重培养学者型编辑的传统,编辑书稿会细分专业与断代,鼓励年轻编辑们参加各类学术会议,我也在赵守俨、傅璇琮、冯惠民等先生影响下,先后参加了历史文献学会和唐史、宋史学会,因为是中华书局的编辑也被高看一眼,奉为学术会议上宾,得以与张舜微、刘乃和、漆侠、朱雷等先生论学请益,多年来保持与启功、王钟翰、许嘉璐、袁行霈、安平秋、裴汝诚先生等交谊深厚,时时请益聆教,我想这是一种天赐良厚的机缘,一直铭感于心。

中华读书报:从中华书局到中国出版集团,在出版界三十多年,天天与书打交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李岩:2012年我离开工作25年的中华书局,就职中国出版集团,并一直分管内容主业,天天与书打交道,必然是感触良多,总觉得出版是选择作品提供给读者的一种社会行为,我们选择什么,怎样选择并且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给读者,这里就区分出高下与追求了。出版人的梦想是将一件好的作品以较为完美的形式呈现给读者,以此来体现传承与传播者的使命与担当。无论是作者抑或是出版者,所希冀与追求的就是作品能够被最广泛的读者来阅读与使用,网络新媒体会提供更便捷的传播方式,而且更容易打破作者与读者的界限,使得人类智力成果可以有效传播转化。

中华读书报:中国出版集团主办读者大会,倡导读书,您也身体力行做了很多工作,这种倡导对于引领阅读起到怎样的影响?

李岩:十余年来,集团在全国书博会期间已成功举办了十三届读者大会,我有幸见证其高光时刻,感受到那些优秀作者的魅力与读者号召力。我想它已经成为历届书博会上的保留项目和必备品牌,它对倡导全面阅读,推动科技与文化传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很多次的读者大会,都会有感人至深的情节与话语,都会带动当地的学生与家人从热情参与阅读实践到持续倡导提升自己的精神品级,这种递进式渗透性的影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

中华读书报:您有哪些枕边书?

李岩:枕边书就是案头清供和日常必读书,古人讲“三上”,今人讲常读、重读或精读的书。我最近看的枕边书有朱伟、余世存等关于节气岁时的书;有《启功书法集》《赵朴初书法集》以及启功《论书绝句》等书法类书;杨泓、李力《美源——中国古代艺术之旅》,葛兆光《唐诗选注》《古代中国文化讲义》、蔡志忠《顿悟》、赵柏田《让良知自由》、杨牧之《梦回》、楼宇烈《花开莲现——〈心经〉大智慧》、刘梦溪《八十梦忆》、卜键《将军不敢骑白马》、贾平凹《秦岭记》、东西《回响》、潘向黎《古典的春水》、汤欢《古典植物园》、韩启德《医学的温度》、黄乔生《鲁迅像传》、刘宗迪《〈山海经〉的世界》等等。

中华读书报:您的阅读量很大吧?有何阅读喜好?

李岩:我平常每周看二至三本,一年可看200本左右的书,包括一些重读的书。某一个影视剧热播会勾起我重读那些经典名著的联想,加以比勘对读,索引钩沉,或者唤醒往日的思忆。最喜欢周末阅读的安静快乐,在家中或办公室都会比较惬意。总之对书有无限的亲近感。

中华读书报:您有什么样的阅读习惯?

李岩:从小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从小学到大学到读研究生,累积下来的大小笔记本也有二三十本,后来集中记录下一些金句或名言以及个人消化吸收的所得,常备在案头或身边。心中所思与他人言语接合,便觉俯仰契阔,怡然自得。这样的时候更多是慢读得来的,眼睛停留在书本上的字句中,而思想展开了飞翔跨越。更多的时候是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随便翻翻的浏览,而网上的翻飞腾跃更是便捷,但是因为信息量超大,可能会影响我们的深读与远想。

中华读书报:您常常重温读过的书吗?反复重读的书有哪些?

李岩:当年经过人生某个阶段,或是记忆所及让人联想的时候,都会想到某些重要书籍对个人的影响,便会重温那些读过的重要段落与情节,重读的书一般会是经典或是出版社追求的常销书。举凡四书五经、四大名著、李白、杜甫、陶渊明,《贞观政要》《唐才子传》《容斋随笔》,钱锺书的《宋诗选注》《围城》,金庸武侠书,《毛泽东书信集》《毛泽东读书笔记》等等不胜枚举。纳博科夫说:重读才是真正的阅读。信然。

中华读书报:今年春节您还在向大家推荐图书,您常推荐书目吗?推荐的标准是什么?

李岩:我觉得书籍是对人类所有智慧成果加以经验总结的最好媒体呈现与传播方式,因此它应有益于人类征服自然、社会,不断认识自身的智能提升与进步,一切为此而总结认识的成果都可以结合每一个人的知识结构得以吸收借用,得以扬弃并利用,它可以十分宽泛,不拘年龄学历性别经历,过去我们限于有限市场所确定的读者对象,在互联网普及的新时代有所变异,包括语言地域都可以突破阈限,甚至读者也可以转换为作者,共同推进人类智慧成就的传承传播。

中华读书报:在出版业内,您读书是不是几乎不用买?您的私人藏书有何特点?

李岩:浸染出版业这么多年,相比较寻求好书的特权和机会是多的,一是业界朋友间相互推荐,二是有关好书榜的信息搜寻,三是有关领导同事的刻意寻求,都成为我找书的理由。知道了是哪个社的好书向他们的社长总编索要,他们会很高兴的从速寄来,还会在一定范围内传播。这是推广社里好书的机会呀!

我的个人藏书主要是围绕我的专业研究和个人兴趣特点,如隋唐史专业文献、中国通史、中外文明比较、京剧相关文献、书法碑帖类丛刊,特别是中外经典名著以及我视之为经典常备的书,当然也有市面上不易买到的紧俏书、限量版等等。

中华读书报:作为出版家,常和作家学者们打交道,所有您见过的作家中,对谁的印象最为深刻?

李岩:从事出版35年,最大的乐趣是和众多的知名学者作家艺术家们成为朋友,冯其庸、韩美林、冯骥才、裘锡圭、安平秋、龚延明、曹文轩、阎崇年、马未都等等。我能和93岁高龄的李国文先生成为忘年交,是我的幸运。当初李国文找人托为购买“二十四史”和“历代史料笔记”,从此可以经常去看望并叨扰这位睿智的老人,个把小时的畅谈倾谈都会成为我健行修身的养料,受用不已。特别是当我遭际跌宕人生不顺时,当我面临困惑与抉择时,都能从先生充满人生大智慧的言谈中寻求到答案,得到帮助与慰藉,我想这是我此生的一大快事,一大幸事。

李岩(右)和李国文在一起。

中华读书报:如果您有机会见到一位作家,您想见到谁?

李岩:因为出版的机缘,我和许多作家都成为朋友,也有机缘常常见面,最近最想见到的是梁晓声先生。我们是正宗的哈尔滨老乡。他写的“光字片”实际是哈尔滨的“安字片”,我们都有亲人曾住在那里,对《人世间》描绘的生活场景我们有很多的共同语言。我们还相约一起回趟哈尔滨。我陪他搞一系列的签售会。读梁老师的作品,我总会想到一个著名的京剧曲牌《夜深沉》,平和中透着老到,沉浸着渐变的惊雷般的思索,总会让人回味无穷。

中华读书报:如果您可以带三本书到无人岛,您会选哪三本?

李岩:这的确会遇到选择的困惑,我只就最近记忆触及的选三本:一是詹福瑞《俯仰流年》,三联书店出版。我和詹先生接触时间较长。詹先生一向不苟言笑有君子之风。近日刚出版的《诗仙·酒神·孤独旅人》一书充满了文学批评的理性光芒,而《俯仰流年》则是2017年结集出版的散文集,其文字充溢着感情与诗情。他绝对是写小说和文学作品的高手。他追忆童年往事,还原故乡旧景,缅怀前辈学者,散记文坛旧事,感怀生命流逝等等。文字冷峻中含着深情,回忆中透着真诚,就像过去我们看傅璇琮先生描绘敦煌鸣沙山的场景,王元化先生那些学术短简中流溢着的人文情怀等等。他们的作品只展现了作为学者的一面,而其饱满的文字和丰沛的情感都掩映在其后。这也是一代学人的风范。

二是迟子建《烟火漫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迟子建也是我较为熟悉的老乡和知名美女作家。她快人快语,直来直往,知性十足,书中写了哈尔滨往事,颇有传奇色彩,读来引人入胜,又不忍卒读,因为一口气看过全书后,还愣在那儿想其中的人和事,时代遥隔了还是会为书中人物的命运嗟叹。这就是一位好作家的文笔神韵所在。

第三本是葛兆光《古代中国文化讲义》,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旗下的九久公司出品。黄育海先生与老葛是要好的朋友。我与葛兆光夫人戴燕曾是中华书局同事,也曾有幸与他们做过邻居。前些年有机会到上海五道场他家附近,都有机会小聚叙谈。他博闻强记,阅读量极大,更是文章辣手,文笔有机锋,讲话每每独出心意,每次见面闲聊,我辈更是收获满满。这本书是他几十年治中国文化史与学术史的心得结汇之作,有些也是课堂笔记,与三联书店前后出版的三本《思想史研究课堂讲录》可以对读,一定别有收获。

只带三本,有点难为人。好在读书其实就是看人。

中华读书报:假设您正在策划一场宴会,可以邀请在世或已故作家出席,您会邀请谁?

李岩:这种预设的难题都是编者的美意,我也只好刻意对答。

我想就邀请知名作家、云南省作协主席范稳吧。他以“藏地三部曲”成名,最近的成熟作品《太阳转身》颇为评论家们看好。我们相熟于多年前他欲写作西南联大的题材,为他广为搜集资料素材而费心尽力,一来二往而成为好友。我想请他是因为他酒量大,酒后尽显豪侠之气,为写作深入底层调研,深刻剖析人性,不惜力,讲义气,我想他理应是一场策划中的宴会的主角。

(栏目主持人:宋庄)

【原】只有她配得上热搜第一!

这几天,霸占网络各大热搜的,都有一个相同的身影。今天的热搜第一,也同样只属于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举国同庆。百年前,山河动荡,风雨飘摇;百年后,国泰民安,盛世繁华。这中间多少前赴后继的先烈,以自身化作点亮长夜的烛火,才换得我们今日的光明。后来者,从未敢遗忘。今天,我们把这风雨飘摇的100年,凝聚成10个画面。与你一起,再走一遍这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写在最后:百年前,无数先烈们高喊着革命的口号,以血肉之躯铺就中国前行的道路。1930年10月24日,杨开慧在家中被捕。狱中的她受尽折磨 更多

【原】1927年报纸披露李大钊就义细节:想写遗书被拒,“呼天字”20分钟

一更历史近段时间,一部名为《觉醒年代》的年代剧火爆网络。该剧有三大优秀之处,分别是隐喻、选角,包括对历史题材的把控。由演员张桐(老版亮剑里的魏和尚)扮演的李大钊先生,更是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剧中,李大钊先生不畏强权,无论是旅日,还是归国期间,他始终心向革命。国家档案资料馆最近首度公开了李大钊就义的细节,在此次披露的李大钊遗稿中有一句话,让不少人为之动容:“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厉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本篇文章将带大家回到九十多年前,那段黎明之前的岁月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李岩谈枕边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