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一生对人工智能领域的贡献?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一生对人工智能领域的贡献?

如何看待大学生跟风似的考公?

我们这一代人当初都是看《杜拉拉升职记》长大的,那时候没人看得上公务员,央企国企里除了烟草,剩下的都不入人眼;都讲年轻人要奋斗,要拼搏,各种职场升职记,厚黑学遍地都是,我家那破县城书店都是卖这玩意的。谁当公务员啊,一杯茶一张报纸看一天的,都上班,进公司,当白领,喝咖啡,说英语,那才叫带劲,才叫厉害。那时候对公务员啥印象,对央企国企啥印象,一群老头子老太太,尸位素餐,光吃饭不干活,成天扯犊子,贪污受贿,反正就是不干正事。公司啥样,俊男美女,西装革履,每天坐飞机,住大公寓,一接电话就是几百万的生意。父 更多

【原】为什么炸弹在水下爆炸的威力会更大?水压不是应该阻挡爆炸吗?

在一些警匪片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主角为了躲避追击而跳入水中,然后一大堆追兵对着水面扫射的情景。事实上,由于水的阻力太大了,子弹在进入水中之后会被迅速减速,然后变得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然而,有一个有趣的事实,另外一种武器——手榴弹或者其它炸弹,如果在水下爆炸的话,它的破坏力会比在水上大出许多倍。炸弹的威力主要来自于什么?除了核弹之外,其它所有炸弹都是以惊人的速度燃烧或分解化学元素来制造破坏力的,强烈的化学反应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产生大量的热量和气体。而这些热量和气体被压缩在极小的空间内,在气体自身因变 更多

有的人死了,但他永远活着

ResNet,重剑无锋!

有幸做过孙老师intern, 合作论文一篇. 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 也是一位伟大的导师. 感谢孙老师的教诲.

孙老师一路走好.

全世界都用他的工作,很多成果都进教科书。

有的人历史真的会记住他。

极为震惊!

孙老师是AI领域的大佬,世界顶级计算机视觉学者,尽人皆知ResNet的通讯作者。之前有幸接触过,人很Nice,听说指导学生会手把手指导。起初看到这个消息难以相信,直至看到官网的消息。斯人已逝,唯有缅怀,孙老师千古!

也希望每个努力工作的科研人注意好身体!!!据说孙老师是跑步时意外心梗猝死的,也要提醒各位科研工作者,不要太拼命做事情,要劳逸结合。虽然对科研非常热爱,但也要有闲下来的时间balance生活。

孙剑博士,今年45岁,曾任微软亚研院首席研究员,此前两次获CVPR最佳论文奖。

他最为人所熟知的成就,是带领何恺明等人做出的残差网络ResNet。ResNet在2015年提出之后,拿下过ImageNet冠军,并斩获了CVPR 2016最佳论文奖。

孙剑的博士研究生专业是模式识别与智能控制专业,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和西安交通大学联合培养的研究生,他曾师从沈向洋博士。沈向洋博士是顶级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专家,也是微软中国研究院(现微软亚洲研究院)联合创办人。

2001年,孙剑和沈向洋完成了利用置信传播(belief propagation)进行立体重建的项目,他也成为业界第一个将贝叶斯置信传播用来解决立体视觉问题的学者。

2003年,孙剑博士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随后,孙剑博士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随后带领团队完成了一系列AI相关的研究。

2009年,他带领团队完成的“去雾”论文Single Image Haze Removal Using Dark Channel Prior获得了亚洲第一个CVPR最佳论文奖。

2016年,ResNet又拿下这一奖项。

2016年7月,孙剑正式加入旷视,任首席科学家、旷视研究院院长,全面负责旷视技术研发。

旷视研究院推出的多项代表性工作,均在他的带领下完成。包括移动端高效卷积神经网络ShuffleNet、开源深度学习框架天元MegEngine、AI生产力平台Brain++等。

Google Scholar数据显示,孙剑博士论文引用量达到284559次,h-index为121。

谢邀

今天中午在朋友圈和各种群中看到了孙剑老师突然离世的消息,非常的震惊。尤其震惊的是,他年仅45岁,算是我的同龄人了,正是当打之年,却英年早逝,只能感叹天妒英才了。

我做为前旷视员工,其实只和孙剑老师打过一次交道,但是孙老师是在公司内经常被人提及的名字。孙老师在这个领域的贡献是极大的,能力是极高的,就算是在旷视这种天才云集的公司,孙老师也是让人高山仰止的存在。

我其实对孙老师的贡献并无更多可说的了。我略翻看了其他回答,感觉大家对孙老师的贡献也说的很全面了,比我对孙老师的了解全面的多,反而是借缅怀的机会重新认知了孙老师的实力和贡献。

更多的是,对英才早逝和人世无常徒自一叹罢。

刚刚在群里看到这个消息,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希望孙博士一路走好,您的成果和贡献,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内是有目共睹的!也提醒各位从事计算机行业的朋友,一定要保重身体啊,不要让身边的亲人朋友留下永远的遗憾。 ?

曾在旷视呆过一段时间,可能有些人不太了解,孙老师是国内AI的领军人物,深度学习应该都知道,也就知道ResNet,他是通讯作者,he kaiming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导师,后面出来创业担任了旷世亚洲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妥妥的国内人工智能技术top级别人物,然而…

所以各位,注意身体啊,逝者安息,R.I.P.

有消息说是夜跑突发心梗,更是令人遗憾,有时候大家会高估生命的承受能力,哎

前段时间字节的那个也是凌晨健身房运动突发疾病…

注意身体啊

刚刚刷新浪的新闻,结果就…我真是血压飙升..艹我都不咋在微博说话,这就去对线

到现在还是很震惊的,计算机视觉领域孙老师的贡献和体育领域科比的贡献又有什么不同呢?

前一秒还在研究孙剑老师的Deep Residual Learning for Image Recognition,下一秒就知道了噩耗。

重剑无锋,大巧不公!孙老师在CV领域的研究会继续激励一代又一代的人工智能学子砥砺前行!

天呐大家注意身体啊,怎么这么年轻人就没了。

孙老师是我们系的师兄,我曾经在交大听过孙老师的报告,也从师弟师妹的朋友圈里看到孙老师对弟子的关心和爱护。太让人震惊了,天妒英才,孙老师一路走好,R.I.P. 相信这个世界会永远记得您为人类做出的贡献。

昨天zhihu上看到一个回答,讨论成功的标准,认为让周围的人都越过越好就算得上成功。

看到仍在发光发热的Kaiming He,Xiangyu Zhang等人,孙剑老师应当是国内AI界相当成功,乃至最成功之一的人了。

在西交时候还听过孙剑博士的讲座,讲 resnet 时代,更深、更宽 + residual 模块

保重身体,不要熬夜

谢邀 ,虽然我不是CV圈的,但是孙老师的大名还是听过很多次的,跟我导是同一个实验室出来的,是我导的师弟。45岁的年纪,正是学术壮年的时候,可惜了~,一路走好,安息~

从一些朋友那里得知可能是心梗。deadline固然重要,生命却更重要。

如何看待大学生跟风似的考公?

我们这一代人当初都是看《杜拉拉升职记》长大的,那时候没人看得上公务员,央企国企里除了烟草,剩下的都不入人眼;都讲年轻人要奋斗,要拼搏,各种职场升职记,厚黑学遍地都是,我家那破县城书店都是卖这玩意的。谁当公务员啊,一杯茶一张报纸看一天的,都上班,进公司,当白领,喝咖啡,说英语,那才叫带劲,才叫厉害。那时候对公务员啥印象,对央企国企啥印象,一群老头子老太太,尸位素餐,光吃饭不干活,成天扯犊子,贪污受贿,反正就是不干正事。公司啥样,俊男美女,西装革履,每天坐飞机,住大公寓,一接电话就是几百万的生意。父 更多

【原】为什么炸弹在水下爆炸的威力会更大?水压不是应该阻挡爆炸吗?

在一些警匪片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主角为了躲避追击而跳入水中,然后一大堆追兵对着水面扫射的情景。事实上,由于水的阻力太大了,子弹在进入水中之后会被迅速减速,然后变得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然而,有一个有趣的事实,另外一种武器——手榴弹或者其它炸弹,如果在水下爆炸的话,它的破坏力会比在水上大出许多倍。炸弹的威力主要来自于什么?除了核弹之外,其它所有炸弹都是以惊人的速度燃烧或分解化学元素来制造破坏力的,强烈的化学反应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产生大量的热量和气体。而这些热量和气体被压缩在极小的空间内,在气体自身因变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一生对人工智能领域的贡献?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的贡献?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的贡献?

普通人拿着有充足子弹的手枪多远距离可以打死一只成年棕熊?

手枪……这俩字儿可是太抽象了。你要知道,手枪这个概念里,有这种东西:比利时FN公司生产的M1906,著名的“掌心雷”,孙逸仙和贝姐的爱枪,发射0.25ACP弹,这玩意儿哪怕顶在棕熊腹部的皮肤上发射,把一个弹夹打空,我都怀疑能不能把棕熊打出致命的创伤。更别提快速让猎物失能了。但同时,手枪里还有这种东西:史密斯·韦森公司生产的M500,左轮之王,发射0.50马格努姆弹,这玩意儿别说是棕熊,你填上重弹,冲着非洲象的脑门来一枪,照样原地栽倒。而且拜子弹重量和枪管长度所赐,这玩意儿比绝大多数手枪都准,只要 更多

美联储一次加息 75 个基点,美股全面反弹,人民币汇率也暴涨 800 点,最恐慌的时候是否已过去?

本来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看着有些公众号说得较为业余,我又忍不住。当A股不能有效击穿2800的时候,就说明可以认为暂时不会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了。至于人民币汇率,那倒不算当前的关键。实际上,如果没有华东地区的疫情连续暴雷,如果中国让人民币快速下杀到7.2,日本人倒是有可能面临空前的金融灾难。而美国人能否靠人民币带动环亚太+欧元货币贬值来压制国内通胀,还要看中国的具体操作和它的缩表速率来定。这是很复杂的问题,三两句话说不完。但是这些公众号,一天到晚,三天两头嘴巴离不开美帝吃这个吃那个,杀了谁来吃, 更多

19年终面的时候,给孙老师介绍我在旷视实习刚投中的论文,挺糙的,但孙老师后来拿走了纸质版说要好好看看。我表示了一些对前途的迷茫,得到了很多指点

后来有次和孙老师约聊,当时有些外部负面舆论,孙老师就说我们要坚持做对的事情,给社会公众更好的印象。还说了句我们(粗话)真的没干那些事(总之孙老师有时候感觉和善得惊人

20年底把写的一篇论文预印版链接放在内部论坛里,得到孙老师留言以后非常激动

孙老师的科研哲学理念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论坛邮件里有大量关于做科研和工作的心得

这两年孙老师外形看着明显地变壮了,看起来挺有锻炼的

今天早上听闻这个消息人都傻了

世事无常

大家会记得孙老师是个很好的人

难过了几天,昨天早晨参加了孙老师的送别仪式,现在心情稍稍有所平静。记得周二清晨醒来看到一串公司打来的未接电话,立刻有不好的预感。得此噩耗,人一下子就懵了,无比震惊和悲痛。晚上横竖睡不着,那一桩桩、一件件事情仿佛昨日刚刚发生过一样浮现在我眼前。

我和孙老师共事11年,他从我最初的实习mentor,到我PhD的导师,再到如今的直接leader。于我而言,孙老师已不仅仅是良师益友,更像父亲一般,给了我学术生命,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中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

还记得,我大三的时候申请MSRA的实习生,面试完之后,他问我还有什么想向他了解的,我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Windows API为什么要用LPCTSTR等奇怪的东西来表示字符串”?他尴尬地说:“还是问点别的吧”。就这样加入了他的团队。一年多以后,他成了我参加微软联合培养博士生项目的校外导师。

还记得13年,孙老师刚开始让我做深度学习的时候,组里没卡没机器。他二话不说,到电脑城买来7台游戏机,插上GTX 580给我炼丹。实习生工位狭小摆不下机器,他就把他办公室旁边的小会议室改造了一下给我用。这批机器后来都跑出了内伤,比如有块显卡会随着cuda-convnet的迭代,发出和minibatch同步的呲呲声;还有台机器只要有人从旁边走过,微小的震动就会让机器重启。

还记得14年,我们第一次打ImageNet比赛,DDL前我由于过度紧张,状态一直不太好,总写bug。他就带我下楼跑步,舒缓情绪。那次比赛结果不错,得了一个第二、一个第三,也终于让MSRA的高层开始重视起深度学习集群建设。后来研究院的领导参观我们的“工地”,小屋里热浪逼人,估计有40度,几块主板在地上杂乱无章地排列着,于是开玩笑说:“你们真能折腾”。孙老师也回应:“你们再不买卡,以后我们参赛队名得叫‘泰坦队’了”。

还记得15年,我们小组在孙老师的带领下攻坚深层网络设计的情景。这个project后来产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成果,包括PReLU、MSRA init和ResNet等。值得一提的是,ResNet的主要内容在当年4月份就已基本成型,我们都很想早点把工作贴出去。然而,孙老师近乎严苛的要求让我们始料未及:不管我们怎么修改论文、补充实验,都能被他找到漏洞喷得哑口无言。在他看来,一篇好的工作光是思路新、效果好、故事圆是不够的,还必须在解决重要问题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后来,ResNet在ImageNet & COCO 2015比赛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拿到了五个赛道的冠军。孙老师也是非常激动,第一时间向我们祝贺,我们的文章也终于入了孙老师的“法眼”。再后来ResNet拿到best paper的时候,孙老师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在他看来这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在我整个读博期间,孙老师和何恺明老师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人。何老师主要教我招式,我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领域知识以及科研方法。而孙老师则是教我心法,包括如何培养科研品味,树立正确的科研价值观,以及科研中如何摆正心态,如何与他人合作沟通等。老师们的教诲对我而言终生受用。

时间来到16年,组里遭遇了一些人事动荡,还有一年即将毕业的我在外界各种信息的轰炸下,逐渐变得迷茫,对周围的人缺乏信任感。孙老师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一天晚上和另一位业界大佬一起来到了我的家,帮我疏导负面情绪,让我备受感动,也坚定了我追随孙老师一起去旷视的决心。

还记得17年,我在旷视开始组建基础模型团队。这时,孙老师向我传授了他的“独家秘笈”:“当领导,尤其是科研团队的领导,除了自身专业水平过硬之外,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对外能扛得住压力,对内保护好自己的下属。只有让员工能无所顾忌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激发大家的创造力,取得更为了不起的成果。”直到今天,我还在细细品读这句话。没错,无论是在微软还是在旷视,孙老师一直身体力行,一直在保护着我们,给我们营造健康的科研和工作环境。这也许就是孙老师的团队能够英雄辈出,在科研事业上披荆斩棘、战无不胜的重要原因吧。

还是在17年,在夏威夷开CVPR期间,孙老师带我们爬koko head。登山路线沿一条废弃的铁道线直冲山顶,很考验体力。开始攀爬不久,我和孙老师都落在后面。我很快放弃了,在半山腰的一块石头上休息,和一名差不多和我同龄的adobe工程师聊天。半小时之后,那名工程师惊讶地发现他们组的leader刚刚登顶;差不多同时,我这边也收到了孙老师的信息:“我征服了COCO”(koko的谐音)!我们备受鼓舞,继续前行,随后也登上了山顶。有趣的是,不知是不是巧合,从那之后连续3年的COCO比赛,我们都夺得了冠军。

从零开始组建科研团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刚开始团队里只有我一个人受过系统的科研训练,其他都是科研新人,甚至实习生里还有高中生。带队之后,我在科研质量的把关方面和微软时期不能同日而语。很惭愧地说18年那段时间我们确实灌了不少水文。文章质量在19年之后才开始好起来。孙老师在这方面却是显得很宽容,只要同学们已是尽力而为,他很乐意帮我们修改文章,经常在deadline前夕忙到深夜,也并不避讳挂名。某种意义上说,他是用自己的reputation支付我们的无知,也是为了新人能建立信心,快速成长。但另一方面,如果他发现我们还没有尽力,他依旧会拿出当时在微软的高标准来要求我们,比方说我们做ShuffleNet的时候,做模型搜索的时候,他还是那个永远能挑到毛病、永远无法让他满意的孙老大。

大约从19年起,孙老师Google scholar的第一页所有文章引用数均超过了1000。当时组里无不以“发表一篇能挤入孙老师首页”的paper为荣。我甚至还制定了相关的KPI和奖励机制。然而孙老师本人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论文引用高只能说明文章比较知名,但“提出或解决领域重要问题”依旧是他最看重的一点——孙老师的科研风格属于务实型,和许多学者不同,他不是很在意方法本身的技术性和新颖性,也无意和其他学者争抢所谓的“首创权”;相反,他非常关心工作本身有没有发现新的重要问题,又或者是已知的某个问题有没有得到解决。只要能解决问题,用多年前的旧技术,甚至工程手段或暴力调参也未必不可。时至今日,我们组成立以来有不少文章引用都上千了,但他最喜欢的反而是几篇引用不多,但在公司内部已经广泛落地的文章。虽然他的某些理念和我追求的有些不同,但多数时候,他还是尊重我的看法,求同存异。

在旷视期间,孙老师触动我的瞬间实在太多,以后想到再写吧。工作中,他是一个说服欲很强的人,总是习惯“用真理说服人”,以至于有人给他起了个“唐僧”的绰号。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有“如果还没有work,那就再坚持一会儿”、“每个人都要勇敢地成长”。生活中,他像家长一般关怀着我们。在我婚礼的现场,他给我和我的爱人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去年在我患上焦虑症期间,四处帮我联系心理医生,给我调整了非常宽松的工作安排。

今天是我32岁生日。往年这个时候,孙老师都会早早地送上生日祝福。早上,我向着孙老师空荡荡的工位献上一束花,深深地鞠了一躬。

要独立,要坚强;接过衣钵,砥砺前行。

——您永远的学生,祥雨

沉痛哀悼孙剑博士,孙老师一路走好!

他是我尊敬的人,他的学术成就无须赘言。我理解,他的成就还不是很多人像我一样尊敬他的本质原因,本质还是他的修养,他的追求,这些内在使他成为第一流的科学家,他是我们很多做学术之人要学习的榜样。

我很早知道孙剑,早到2003年,那时我还在清华读博士,他已经毕业了留在MSRA工作,他做了一件工作用了Loopy belief propagation,那时我也正在啃概率图模型。

2013年,我有幸加入MSRA,成为同事,孙剑是当时的面试官之一,其中一道流程是面试官和候选人一起吃工作餐,孙剑负责这个流程,不过想不起来当时聊了什么。孙剑团队做出了石破天惊的Resnet,后来他们又做了Faster RCNN,影响力越来越大。一直在楼道里碰面,但我那时主要做机器学习系统的工作,没有搞合作。虽然有幸和这样优秀的人同行,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在那几年时间里和孙剑的团队合作。

孙剑爱摄影,院里有活动,他经常给大家拍照,记得有一年Kickoff,是去重庆和三峡,坐船游长江,他总是适时出现为同事留下倩影。

2016年,他加入了旷视,我也开始了创业。在这个阶段,他的团队研发了MegEngine,我们也研发了OneFlow,成为友商。最后一次见他,是几年前在智源组织的一次深度学习框架的讨论上,后来的交互就是微信,过年拜年,他会鼓励我:开源不易,希望OneFlow能有大发展。

孙剑爱跑步,经常看到他锻炼身体,或者看他的女儿在体操上又取得了好成绩。

认识这么多年,初期阶段,孙剑博士是偶像,也是争强好胜的“假想敌”,总是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出来像孙剑那样影响力的工作。后来终于有机会做类似的事情了,我觉得也终于引起了孙老师的关注,终于可以惺惺相惜了,他却突然离开了我们这些爱较劲的人。

和孙剑的关系不算密切,他却一直在那里影响着我。

上午刚参加MSRA院友会的活动,又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不想,活动刚结束,就看到孙剑的噩耗,现在还不敢相信,不愿承认,心情无法平复,可能写几句话回顾一下和孙剑发生的那些关系能让我好受一点吧。

上午和学生开组会的时候突然看到孙老师离世的消息,心里无比悲痛,特别难受,郁郁而不能言。微信群、朋友圈很多很多哀悼的声音,对于孙老师的英年早逝扼腕长叹。

在学术层面,孙老师是计算机视觉领域全世界最知名、最顶级的一批科学家。他的工作ResNet(12w+ citations)、Faster RCNN(4w+ citations)等极大的推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和落地应用,在科学、工程、社会领域为人类的福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孙老师为代表的一批学术偶像激励了无数的青年学生投入到了国内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的研究当中,极大的促进了国内相关领域科学研究和产业落地的发展和繁荣。孙老师的工作也让国际同行更多的关注国内的工作,有次学生问我为什么这么多self-supervised learning工作在做semantic seg下游任务的时候使用UperNet作为头部网络?我告诉他,做semantic seg的主要还是集中在国内,而在国内这批学者中,老外信得过孙老师。

震惊,遗憾,不敢相信….

人工智能领域华人标杆式的科学家,名副其实的华人之光,正值学术壮年,唉,太可惜了

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希望每一个研究人员都可以保重身体

附几个大佬的主要成就:

09年,带领团队完成“图像去雾”论文,获得亚洲第一个CVPR最佳论文奖;(CVPR是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国际顶级会议)

16年,带领团队完成ResNet,再次拿下这一奖项;ResNet在人工智能领域至今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影响深远,可以说是开启深度学习时代的标志;

根据谷歌学术的数据,大佬的论文被引量达到28万次,h-index为121。

唉,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大损失….

人类的损失。

曾就职于旷视研究院,当初进来的终面面试官也是孙老师。我缺乏评价孙老师学术贡献的能力,但可以分享下他对于我的影响。

我不清楚孙老师的工作节奏,但我确信孙老师负责管理的旷视研究院,大家确实是不怎么加班的。考勤弹性,灵活午休,很多人都是到点下班,周末时候的工区基本没人。

关注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在毕业后的空闲时间是显著变多的。感谢研究院的好风气,工作日工作八小时,下班后无人打扰,有更多精力放在运动和爱好上。

旷视一名小员工,上午在群里看到消息,还以为是恶搞,点进去发现是公司官方账号,那一刻是有点懵的。

就一名小员工而言,事实上自己与孙老师没讲过一句话,但我却经常见到孙老师。我通常9点半会到公司(属于比较早的),而基本上每次都能看到孙老师已经在工位上了。他通常是站着办公,电脑页面经常是一些paper。

孙老师经常路过我的工位去接水,每次他路过我都在想“要不要开口打声招呼?”,但奈何自己过于怯弱,虽然脑子里一直绷着这样的念头,却从未主动问好过。

如果孙老师您能再次从我工位路过,我想我这次肯定会说“嗨,孙老师,您来这么早啊~,我叫方x,请您多指教”。

最初在群里看到这个消息,极为震惊!

孙老师是AI领域的大佬,一剑封神的残差网络发明者之一,AI 2000计算机视觉全球最具影响力学者,中国自动化学会混合智能专委会副主任,更是众多研究者的榜样!之前有幸接触过,人很Nice,听说指导学生会手把手指导,鼓励式教育。起初看到这个消息难以相信,直至看到官网的消息。孙老师一路走好!

也希望每个努力工作的科研人注意好身体!!!

看到很多回答又开始把枪口对准996,作为旷视研究院的前员工,不得不说几句。

1 旷视并没有所谓的加班文化,狼性文化,整体工作节奏还算比较舒服。孙老师在旷视基本上来得早走得也早,作息规律。

2 孙老师非常注意身体,跑步、健身样样不落下,我刚来旷视的时候他还比较胖,这几年也明显变瘦,身材好多了。

3 孙老师平时都是乐呵乐呵的,心宽体胖,感觉上还是比较乐观。

正是基于以上几点,所以大家都非常震惊,昨天还在正常上班工作。

据说是跑步时心梗,不知道孙老师是否有心脏方面的疾病。每年旷视给的体检礼包,真的是太敷衍了,基本上啥也检查不出来。呼吁旷视能够在体检福利上能提高预算,也希望大家每年的体检一定要重视。

没有孙院长组下的这一波,视觉AI怕也难见当下盛世,作为cv圈内玩家,我说一句孙院长给的饭碗不过分吧……

难过,不敢相信。

从上午惊闻噩耗到现在,依然希望这一切是幻觉。

这波AI热潮能这么快开启,孙老师领导的几篇工作揭开了这波浪潮的序幕,可谓功不可没。

孙老师的离世是CV、AI领域的巨大损失。

犹记去旷视实习的第一天,惊讶发现孙老师就坐在我的斜对面。有种见到偶像的感觉,但不敢进一步接触。

后来孙老师带队打比赛、一起去慕尼黑领奖、报告、庆祝,才更深入认识孙老师。

孙老师一直给我一种和蔼甚至有些可爱的感觉,他就像个目光锐利的智者,总能洞悉本质。

这几年孙老师经常在朋友圈晒跑步,暗暗佩服其意志力。

但是,真的是世事无常。

孙老师一路走好!

惊天噩耗,不敢想象。ICCV19开会时还有幸见过一面。

孙剑博士77年的,才45岁,正值壮年。

默哀

今天早点下班吧…

996 + 健身 = 猝死

工作强度这么高,下班了还去跑步,这身体能吃得消么。

注意身体不等于加强锻炼,而是指在身体充分休息的情况下适当锻炼。

你精力全给工作了,下班还强迫自己去运动,休息/睡眠/娱乐 时间全被挤占了,不断挑战自己的体能极限,这哪里是天妒英才,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孙老板的离世是业界的损失,确实让人心痛,但过个几个月,又有谁还会挂在心上呢?我们失去了孙老板,CV领域的科研进步无非晚一两年;但他的家人失去了他,孩子没有了父亲,妻子没有了丈夫,是永久的伤痛。

这还是大老板,如果是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米呢?我们猝死,可能消息都传不出公司。要好的同事无非惋惜下,关系不好的甚至会暗喜腾出位置来了;一起吃喝的朋友可能会选择忘掉你,视若珍宝的女友可能会沉寂一段时间找下一任,但是你的家人呢?

你平时花时间最多的环境会很快忘了你,你一两个星期打个视频电话的家人会哭成泪人。最后在殡仪馆里面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个人,白发人送黑发人,骨灰盒前面挂着你的照片,这场面比爷爷奶奶过世时的鞭炮齐鸣可凄惨多了。

有时候咱们得想明白一个问题,人生在世,活着应该为了什么?难道不应该是为了享受生活么?如果咱们有得选,知道生在这盐碱地里的牛马人生要遭的罪,谁愿意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呢?咱们自己是没得选了,但别忘了孩子是无辜的,你可以帮他们选,你自己也少遭一些罪。

各位同行,想活的久一点的话,首要任务不是加强锻炼,而是缩短工作时间,充分躺平,剩下的精力再去适当运动。另外,喝咖啡提神,本质上也是在透支自己的精力,考虑到咖啡的成瘾性,对高强度工作者的危险不可低估。

要好好享受生活,累了就好好休息,困了就好好睡觉,想要了就去打一炮,在家闷的难受就出去走一走或者野外钓个鱼,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就去买,兴趣来了自己做个饭,觉得孤单了就去养几个小猫小狗小王八,顺应自己的本能需求,忽视周围乱七八糟的不重要的人有意无意给你带来的压力,自己也会过的更开心。

不断违背自己的本能需求,约等于慢性自杀。

同行同龄,认识不熟。

他是专委会副主任,我是委员。很多年前,专委会成立时在西安相处过几天。

大佬有两类。一类是大城市出身,从小家境优渥,一路受到良好教育。另一类是苦孩子出身,一路摸爬滚打。孙博士的气质形象一眼望去就属于典型的第一类人。高高帅帅,文质彬彬,很纯净的一个人,没有任何中年发福和秃顶迹象,就像你平时见过的名校学子和大厂白领。所以一直以为是80后,直到今天。

突闻噩耗,倍感震惊和痛心!

看来人过中年天过午,锻炼并不能确保健康,不如养生保健。而最好的养生保健,就是尽量躺平,把”拼”字从字典里抠掉吧。

从旷视的官方推送惊闻这一噩耗,孙老师一路走好

希望大家不要吃人血馒头,不要传播不实消息。

孙老师是resnet论文的尾作,谷歌学术引用超过28万,妥妥的世界顶级计算机视觉学者。几年前有同学在旷视实习,还能得到孙老师手把手指点、带读论文,可见孙老师为人治学之善。

语无伦次,呜呼哀哉!

普通人拿着有充足子弹的手枪多远距离可以打死一只成年棕熊?

手枪……这俩字儿可是太抽象了。你要知道,手枪这个概念里,有这种东西:比利时FN公司生产的M1906,著名的“掌心雷”,孙逸仙和贝姐的爱枪,发射0.25ACP弹,这玩意儿哪怕顶在棕熊腹部的皮肤上发射,把一个弹夹打空,我都怀疑能不能把棕熊打出致命的创伤。更别提快速让猎物失能了。但同时,手枪里还有这种东西:史密斯·韦森公司生产的M500,左轮之王,发射0.50马格努姆弹,这玩意儿别说是棕熊,你填上重弹,冲着非洲象的脑门来一枪,照样原地栽倒。而且拜子弹重量和枪管长度所赐,这玩意儿比绝大多数手枪都准,只要 更多

美联储一次加息 75 个基点,美股全面反弹,人民币汇率也暴涨 800 点,最恐慌的时候是否已过去?

本来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看着有些公众号说得较为业余,我又忍不住。当A股不能有效击穿2800的时候,就说明可以认为暂时不会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了。至于人民币汇率,那倒不算当前的关键。实际上,如果没有华东地区的疫情连续暴雷,如果中国让人民币快速下杀到7.2,日本人倒是有可能面临空前的金融灾难。而美国人能否靠人民币带动环亚太+欧元货币贬值来压制国内通胀,还要看中国的具体操作和它的缩表速率来定。这是很复杂的问题,三两句话说不完。但是这些公众号,一天到晚,三天两头嘴巴离不开美帝吃这个吃那个,杀了谁来吃,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旷视首席科学家孙剑博士去世,如何评价他的贡献?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