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楷书艺术的鼻祖:钟繇《宣示表》单字帖

楷书艺术的鼻祖:钟繇《宣示表》单字帖

尚书宣示孙权所求,诏令所报,所以博示。逮于卿佐,必冀良方出于阿是。刍荛之言可择廊庙,况繇始以疏贱,得为前恩。横所盱睨,公私见异,爱同骨肉,殊遇厚宠,以至今日。再世荣名,同国休戚,敢不自量。窃致愚虑,仍日达晨,坐以待旦,退思鄙浅。圣意所弃,则又割意,不敢献闻。深念天下,今为已平,权之委质,外震神武。度其拳拳,无有二计。高尚自疏,况未见信。今推款诚,欲求见信,实怀不自信之心,亦宜待之以信,而当护其未自信也。其所求者,不可不许,许之而反,不必可与,求之而不许,势必自绝,许而不与,其曲在己。里语曰:何以罚?与之夺;何以怒?许不与。思省所示报权疏,曲折得宜,宜神圣之虑。非今臣下所能有增益,昔与文若奉事先帝,事有数者,有似于此。粗表二事,以为今者事势,尚当有所依违愿君思省。若以在所虑可,不须复貌。节度唯君,恐不可采,故不自拜表。

早稻田大学图书《秋水园印谱》大图

清·陈鍊《秋水园印谱》,前有钱陈群书法题跋;陆芝、张维霑书跋,后附“印说”,日本早稻田大学图书馆藏。

乾隆帝六子爱新觉罗·永瑢书法墨迹

皇六子戯詠嚴山圭木附呈

早稻田大学图书《秋水园印谱》大图

清·陈鍊《秋水园印谱》,前有钱陈群书法题跋;陆芝、张维霑书跋,后附“印说”,日本早稻田大学图书馆藏。

乾隆帝六子爱新觉罗·永瑢书法墨迹

皇六子戯詠嚴山圭木附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楷书艺术的鼻祖:钟繇《宣示表》单字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