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已为今年第二次感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已为今年第二次感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张务锋接受审查调查,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信息?

张务锋现年61岁,山东莱芜人,1979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公里履历显示,张务锋曾长期在山东工作。1979年12月至2006年12月的27年间,张务锋一直在原山东省工商局工作,历任山东省工商局市场管理处办事员、团委副书记、基层教育处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科员、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副局长等职。2006年12月至2013年2月,张务锋在山东省临沂市任职,历任临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2013年2月,张务锋重返济南,先后担任山东省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等 更多

信息熵极低的文字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熵极高的文字又是什么样子?

谢邀。这是个有趣的问题,要想给出正确的回答,就首先要明确一点:什么是信息熵?为了照顾懒得到处翻问题的知友,我先简单给出如下定义:热力学中的熵(Entropy)被用作系统无序程度的度量,而这一概念被香农(C.E.Shannon)引入到信息论中,并可以作如下量化: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式中的是以2为底的,那么计算出来的信息熵单位即为“bit”,这一术语的也是Shannon在他的著名论文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链接戳)中首次正式使用的,其贡献不言而喻。 更多

特鲁多好歹是隔了一个多季度,才二次感染。

拜登的卫生官员5月18号才感染过,6月13号又阳性了。。。。。

三针打全,不到一个月前才感染过,这免疫能力已经高出天际了

然后不到一个月,一样二次感染。

另外,按照美国献血样本的抽查结果看,去年十二月,美国人群中94.7%的血液里都测出了抗原。

这意味着今年突破天际的Omicron感染,基本全部都是重复感染。

休杰克曼也测试阳性,二次感染了。被迫从现在正在演出的音乐剧中退出。

上次感染是去年十二月,也一样是完全接种,而且注射了加强针。

没啥问题

新冠脑雾 = 睡眠不足/年纪大了/亚健康 人人都有

新冠咳嗽、发烧、胸口痛 = 感冒症状,小问题

新冠死人 = 早晚都会死

共存派都是侠之大者,忧国忧民

死人:

共存派认为灯塔死100万,是才这点人,够干啥的。早已经歌舞升平

国内一个孕妇 或者一个老人因为防控没能及时就医死亡,时代的一粒沙,后面不会了

危险:

曾见一个共存派每天嘲讽防控和动态清零

搜索其提问发现一个问题:女朋友要去做疫情防控志愿者,我嫌危险不同意,怎么说服她?

人家昂撒犬是真的看淡生死的,搞隔离下届甭想当选了,人家死了人也不会叫唤。

而这些串串黄乌撒犬就难了,大概基因乱了,死一百万不叫,死1个叫;自己没被关叫,被关了也叫;只要自己狗粮不够了,其他人就不配活着。

哈哈,刚在雪球发了一贴就看见这问题,

这是现场大型活体教学啊:

特鲁多还年轻,来日方长:

看看,拜登算不算密接吧?

虽然拜登在FDA批准第四针加强针后、第一时间接种,但还是避免不了和特鲁多(即便拜登这次再幸免,估计也会再戳一针)一起把枯燥乏味的名词解释和新冠流行病学特征——

今年Omicron以来大量的确诊是重复感染;

新冠不存在群体免疫;

这二项都亲历亲为变成活体教学啊!

接下来是不是把英国人为了防止Long Covid,而在突破感染后进行疫苗补种的最新指导精神也实践一下?

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是不是适时跟进一下,看一个人一年之内能接种多少次新冠疫苗?

哈哈,没有黏膜免疫都是白搭……

就这样吧,超大型活体试验继续……

正题答完,本来不该狗尾续貂的,怎奈特鲁多时隔五个月二次感染俨然已经成了小儿科:

人家这位卫生部长贝塞拉,那才叫真活体教学:

不足一个月二次感染,亲历亲为活体教学、肉身验证丹麦人年初不辞辛劳查证、汇总的血清数据:

以下数据、内容引用自

一年十二次,不是梦哈……

感染一次大概率没什么,鲍里斯约翰逊进了ICU,女王老公和洗衣粉哥挂了,但特朗普、泽连斯基、埃尔多安、博索纳罗什么的感染了就没啥事。

但今年才到6月,就感染了2次。未来也丝毫不见感染速度下降的可能。这些鼓吹”共存“的政客,真的觉得自己不会哪一次就成了鲍里斯约翰逊、女王老公和洗衣粉哥吗?

我又想起了这么个问题——

谷爱凌最近两个月满世界旅游,却为什么没染疫?

2个月没染疫,很好;2年没死绝,很好。那以后咋办呢?

好像推特上已经成了反疫苗主义者的狂欢,毕竟特鲁多已经打了4针疫苗了……

长期处在较为暴露的环境,重复感染再正常不过。

已经有很多研究证明了,感染新冠后免疫力维持的时间并不很长。

再加上病毒仍在高速变异,免疫逃逸也是层出不穷。

目前新冠病毒致死率并没有持续降低的迹象,重复感染带来的风险不言而喻。

国内一些躺平共存派经常拿“暂时性胜利”嘲讽国内的动态清零,每次我都觉得有点可笑。

按照这个标准,海外共存后一轮又一轮的疫情又算什么?

每次疫情都要死一波人,这连“暂时性胜利”都算不上吧?

目前最尴尬的可能是台湾地区,刚迎来一波BA.2,马上BA.5等新变异可能接踵而至。

台湾近期单日死亡一直在三位数,甚至还有数十例儿童,死亡率并不低。

台湾这波疫情持续多久,后续疫情是否会再复发,我们可以多观察观察。

另外,特鲁多遵循公共防疫政策自我隔离,其实也说明加拿大并不是彻底躺平。

有一点应该承认,世界上不少国家目前执行清零政策确实有难度:

大量第三世界国家,政府执行力严重不足,根本无力在保障基本民生的同时严格防疫;

少数欧美发达国家,政府有一定执行力,但出于种种原因不愿或不能执行清零。

如果后续病毒逐步稳定,致死率大幅降低,我国也可以考虑在审慎观察后逐步放开。

但如果一波波新冠疫情得不到根本性改善,后患逐渐积累,部分国家的民众意愿和政策有可能发生转向。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国可以考虑牵头成立新的国际组织,吸引有能力有意愿清零的国家加入。

届时中国可以援助一些医疗物资帮助其它国家清零,之后所有完成清零的国家互相放开,并共同帮助未完成清零的国家组织防疫,如此滚雪球。

这条路可能很艰难,但如果新冠病毒持续肆虐,这可能是唯一的方法。

完全不值得关注,因为一个躺平派看不懂的科学名词:免疫逃逸。

具体含义和解释,百度一下就行,到处都有。

美国福奇和北大谢晓亮都证实,免疫逃逸导致不可能群体免疫了。

遗憾的是,躺平派口口声声说科学,真正的科学他们从来不看,甚至听都不愿意听。大部分共存派就是幻想派,只会情绪输出,再给自己戴上科学的帽子。

免疫逃逸,一年感染四五次是家常便饭。如果一个人运气不好,每次感染都是有症状有炎症发烧,那么被冲四五次肯定要出问题。

打完三针后奥米克戎的死亡率0.1%?那是被冲一次的概率,你一年被冲四五次,总概率是多少?

感冒中了一次,很长时间不会再得了,这是抗体的作用。然后奥米克戎没有这东西,原因就是免疫逃逸。

免疫逃逸让群体免疫成了笑话,现在群体免疫就是皇帝的新衣,老外都不怎么提,也就国内想躺平的满口喊。

人在美国,1月份感染一次,留下严重后遗症,恢复了一些,现在主要是脑雾时好时坏,还有各种不适,各种求医问药中。

一周前室友感染,我也有症状,还在等pcr结果,好在新的症状基本消失,没有第一次严重,应该没有增加新的后遗症。

我们都打了三针mrna

omicron的特点就是疫苗不管用,以前感染别的变种也不能防止感染,而且现在有了好几种了,BA 1/2/4/5/2.1.12

妥协的结果

战国: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战疫:以身事毒,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难道世界真的无法回到2019年以前了吗?

为什么共存还要隔离?

他这个级别的,能感染上,已经算是奇迹了。

而且至今还没有国家元首级的人物,因为感染新冠失能/致死上过新闻头条。

所以踏实等他痊愈吧,到时候民调支持率抬一波,大号流感宣传一波。

赢两次,双赢,赢麻了。

最新:

因为这新冠病毒不只一个变异株啊,感染多次是很正常的

比如已经“共存”的台湾省

注:“无敌星星”指台媒宣传感染一次就像吃了马里奥里的无敌星星。

相关回答:

国外一大把这种事情

在外华人也有遭遇二次感染的

病毒之下,万众平等。

另外,小奥那个妖孽本身诱导抗体的能力就一般,由于刺突蛋白的严重变化,抗体的中和能力也不算理想。翻译一下就是:别以为得了一次不会再得。

什么?小奥是最好的天然广谱疫苗,什么鬼话。哪里有疫苗让你生不如死还送各种后遗症的大礼包?

这是广大病毒爱好者们自己选的结果,好好享受呗,我是绝对支持的,不然病毒爱好者们感受不到“我真有头牛”的痛苦。

那句话咋说来着:奥密克戎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天然疫苗。

特鲁多这也就是第二针,急啥,估计接下来还有加强针。

至死方休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张务锋接受审查调查,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信息?

张务锋现年61岁,山东莱芜人,1979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公里履历显示,张务锋曾长期在山东工作。1979年12月至2006年12月的27年间,张务锋一直在原山东省工商局工作,历任山东省工商局市场管理处办事员、团委副书记、基层教育处副科长、办公室主任科员、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副局长等职。2006年12月至2013年2月,张务锋在山东省临沂市任职,历任临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2013年2月,张务锋重返济南,先后担任山东省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等 更多

信息熵极低的文字会是什么样子?信息熵极高的文字又是什么样子?

谢邀。这是个有趣的问题,要想给出正确的回答,就首先要明确一点:什么是信息熵?为了照顾懒得到处翻问题的知友,我先简单给出如下定义:热力学中的熵(Entropy)被用作系统无序程度的度量,而这一概念被香农(C.E.Shannon)引入到信息论中,并可以作如下量化: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式中的是以2为底的,那么计算出来的信息熵单位即为“bit”,这一术语的也是Shannon在他的著名论文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链接戳)中首次正式使用的,其贡献不言而喻。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已为今年第二次感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