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孩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一个投降型家庭 | 复元访谈

孩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一个投降型家庭 | 复元访谈

教育正在走向多元化。它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同时也带来了困惑。

【原】【每日一题】阴山

END下载本文档请扫描二维码加入知识星球或小红圈即可服务微信号请加:17737786706高考地理【知识星球】海宁中学地理组(小红圈)

【原】你知道这些大学吗?各个行业最王牌的大学,用人单位最认的大学

这几年高考改革,除了高考方式有变化,从原来的文理分科转到现在的3+3或者3+1+2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动,就是志愿填报的变化。志愿填报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专业+院校,另一种是院校专业组。这两个志愿填报的方式稍微有些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就是突出专业。尤其是专业+院校,把专业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个做法我很赞成,因为我一直认为,在很多时候,专业比大学要重要得多,专业是真正学到的本事,是用来就业的主要依靠。今天我就来聊聊,各行各业的最牛的学校。先聊大气科学,我有个朋友经常跟我说,认为21世纪气象学 更多

因为,过去的几十年,所有家庭在一元化的路径下,选择很少或者说没有选择。没有选择本身是一个问题,但它的好处是也少了选择的痛苦。

今天,双轨制、创新教育、小微学习社区等等新生事物的出现,看起来是对应试教育的一种反拨,看起来是给处于窒息环境中的孩子的一股清流和一线希望,其实何尝不是给了家庭更大的迷茫?

一方面,习惯了长期被一元禁锢的人,对多元的害怕程度反而更甚于禁锢本身。另一方面,突如其来的多元化,人们措手不及、知之甚少,缺少判断和选择的能力。

几十年的应试教育的最大悲哀,就是将人变为工具,实现家庭和学校目标的工具。但人不是工具,人是最终极的目的和意义。因此,有了今天的青少年抑郁等心理问题的触目惊心。

可惜的是,对此的理解和行动,仅限于少量的教育觉醒者,而且他们并不被更多人了解和认同。

我们推出教育觉醒系列人物对话——《复元访谈》,就是基于教育常识和价值观的唤醒:

即使在逼仄的生态下,世间从不缺好教育,而是缺少认识。我们从不缺好教育的践行者,而是缺少发现。

今天对话的人物,是一位教育畅销书作家,同时也是一位亲子教育专家。她叫鲁稚。一位在作家、出版人、母亲、亲子教育专家多个角色跨界和转换并获得认可的人。

这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四川女人,却能够通过深度思考和行动,在焦虑压顶的时候,成功缓解自身压力,并向社会贡献和输出亲子教育智慧。

人物简介:鲁稚:作家,教育工作者。著有《平凡的孩子也有春天》《让孩子心灵强大》《没有不会写作的孩子》《三年能走多远》等十余部家庭教育著作,及《准备发芽的树》《你不来我也等》《正在消失的物品》等十余部寓言、散文、随笔集。

她是近年极具影响力的亲子教育专家,以儿童参与未来国际化竞争的前瞻性视野,关注中国普通家庭中平凡孩子的养育与成长问题,著述颇丰。同时,她还是一位知性而智慧的妈妈,全职养育儿子十多年,培养出一个具有强大心灵和健康体魄、适应力极强的儿子……

以下是对话实录——

合格母亲会蜕变

从全职妈妈到亲子专家

复元伙伴:你有很多身份,出版人、作家、亲子教育专家、母亲。在这些身份中,你最有成就感的是哪个?我更看重的——你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特别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鲁稚:其实身份多就说明我是万金油,哪都可以抹一下,多而不精,也不是一个好事情。但是反正能做点事也好,每个事情还稍微做得像样子,我还是觉得挺满意自己的。

不能够笼统地说“哪个身份最有成就感”,因为每一个身份在你的生命当中的不同阶段,它的分量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同样是写作,在我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家庭的负担,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考虑,写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它占据了我当时的一个中心地位。我对这个身份就非常看重,成就感也特别强。当时文学也比较兴盛,思想解放,80年代是文学的时代。几乎所有年轻人都以能够投身于文学为荣,而且也有很多榜样,有的人靠一篇好文章就改变命运。那个时候文学的梦比发家致富的梦还更诱人,也基本上没什么明星,好像作家诗人就是明星,而且是比较高级的明星。

民间说起娱乐明星就是走穴什么的,说起万元户就是暴发户,态度都挺鄙视。而说起作家,就会竖大拇指。这个群体,旷日持久地被追捧,因为作家能够以自己思想的力量,以文化的力量去影响社会,真的是让年轻人很向往。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怀念80年代?也与此有关:主流都追求精神富足。作家们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大家都想做一个精神上富足的人。带来的结果是人们如饥似渴地读书、学习、思考,尤其是反思。那样一种大环境下,小环境想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正好我上学也是中文系,身边也有一帮人喜欢写作,大家一起搞文学社,出那种油印的刊物,是有那么一个氛围,所以埋下了种子,就一路野蛮生长。

一直坚持写作的好处太多。因为要坚持写作就必须坚持阅读、观察和思考。一直到20多岁,只要稍微取得一点点文学上面的小成绩,就让我非常有成就感。你写出来了,且不说发不发表,自我就释放出来了,你就达到了与世界对话的目的。因为每个人内心的东西都渴望释放出来,表达出来。

所以在那个阶段,对于作家的身份就特别认同,成就感也特别强。但是到中年以后,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物质的需要,特别是当了母亲以后,孩子生下来了,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得去面对。对于女人来说,母亲角色可能是生命当中最重要的角色。幼小的生命完全依赖于你。身份就变了,不再觉得文学是我追求的第一目标了。最现实的是我必须把儿子养大,必须同他一起成长,每天有非常琐碎的事必须要去做,甚至常常你得把心分成很多份。

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在孩子还没生下来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他成长的所有的痕迹都留下来,要写成日记,而且还专门准备了很精美的日记本。

当儿子降生以后,才发现根本没有时间去写日记,总是觉都睡不够,每天搞的精疲力尽。每个母亲都会经历这个阶段,很劳累,很操心,根本没有精力去顾及其他的事情。孩子的一举一动、每一点变化都牵扯到你敏感的神经,他成了你的整个世界。

身份在生命当中所占的份量发生了变化,成就感也会发生变化,当了母亲,就不再去关心我发不发表作品了,和周围的人交谈,比如说年轻妈妈在一起,大家谈论的都是孩子。

所以回到刚才的问题,我对每一个角色好像都感到满意,很难说对哪个最满意。关于合格的母亲,我对自己是认同的。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多好的母亲,但至少是合格的。因为评价好不好、是否合格,不在自己,也不在社会,而在孩子。

现在要做合格的母亲或者家长说难也不难。难,是因为现在很多母亲确实没有做到。不难,就我个人来说,几乎正正常常地生活就过来了。写东西、开公司、当母亲、搞教育几乎都是顺势而为,能做到什么样就做到什么样,做不到也没有刻意和强求。

估计还是跟自己年轻时的写作训练有关,虽然后来进行了多种角色的转换。事实上无形之中就有了一些特质。你爱好写作就要去看书,就要去思考,就要去观察社会,就要去理解社会,理解一切,包括人,但是一般的母亲难有这样的经历,难有这样的机会,因此即使有了也不会认为它很重要。

人们说很多家长不合格,因为TA不思考不观察,尤其不独立思考。不同阶段的不同身份带来不同的阅历和智慧,综合起来看,对做一个清醒的人是很重要的。很多身份其实是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

比如说像作家,其实作家这个身份在我成为母亲以后也并没有消失。虽然说我非常的劳累,但是写作历程所积累下来的思考、观察等习惯,就让我对亲子教育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可能就比别人要看得远一些,看得清楚一些。

我有写作的这种欲望,也有这种能力,我在当母亲的同时,就运用写作的这种手段和方式来更深地思考教育的问题。

有小孩之前,写了很多小说、散文、诗歌等纯文学的东西。有了小孩以后,也没有想过主动去写教育类的文章。写教育纯属偶然。

之前,一个是迫于生计,还有自认为对教育的思考还没有达到一定的深度,每天忙于琐事。做母亲几年时间后,很多经验、很多细节一点点积累起来了。尤其是在儿子小学这个阶段,面临更多的选择。

家校关系、师生关系、母子关系等等很多东西都需要你随时去做一个选择。这时就开始思考了: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这个选择?小学阶段,我自己也特别焦虑,因为很多决定要做出是很艰难的。儿子小时候并不出众,很普通,甚至还有点落后。不太机灵,不太聪明,成绩也不好,在班上都是拖后腿的,老师告状也觉得没有面子抬不起头,焦虑未来怎么办。很多家长所面对的东西我都一样要面对。

这个时候我又开始写日记了。之前也在写,只是没有着重到教育上。这个时候因为有需要,就必然要把平时经历的、思考的写下来。先是写日记自己看,接着开博客往博客里放,后来玩论坛与家长分享,慢慢又变成书,把这些日记整理出来变成了书。

整个过程并不是我有意的去追求,我要成一个教育作家,我要出多少本教育类的书,要通过教育书籍获得一个专家的名声等等,没有这种想法。

最初就是因为我自己面临很多教育的问题,我通过日记通过写文章去把这些东西梳理出来,我是为了写给我自己的,通过写作这种方式梳理我的这些想法,最后成了一个副产品,变成了很多书,变成了“专家”,无意中走到这个上面。

所以回到刚才的问题,当你一直还有写作的欲望,有思考的这种能力和愿望,它必然会对你做母亲这个角色也有帮助。但同时也有另外一个问题,假如我没有写作的欲望是不是就不会独立思考和观察,从而对母亲这个角色没有帮助?

实际上不是的。写作只是一个工具。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工具,我可能是用写作的方式来梳理——写作包含着很多东西,比如说审美能力、逻辑能力、想象力、创造力、独立思考能力……我只是把这些能力用于教育上面,再通过写作表达出来,就成了我这样的一个母亲。有些人不从事写作,但TA也有TA自己的工具。

比如说做企业的人,做企业也要有观察能力,也要独立判断和思考,也要有逻辑性。并不是说哪一种特定的身份导致你做母亲的好与坏,而是说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方式去观察去分析判断,关键是你要有意识地真的去思考问题,不要盲目从众。

换句话说,作家里也有从众的,并不是所有作家都是独立思考的。用什么工具、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独立思考。

看不见

是家长常犯的最大的错误

复元伙伴:现在抑郁低龄化的现象,问题虽然复杂和多样,但主因指向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从你的角度看,家长最常犯的最大错误有哪些?为什么?

鲁稚:抑郁的产生,是一个人的天性被扭曲了,自我被压抑了。你看在大自然里,一棵树很美,因为它长在大自然,它天然就有生命力,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生长的时候生长,与自然一体,它自然会很正常,很健康。

但是如果把它移植在一个不合适的环境里,给它施加不利于生长的影响,把它扭曲,它就不健康,甚至死亡。

这就是抑郁的根本原因,但具体分析起来情况又会很复杂,每个家庭不一样,每个孩子不一样。所有的因素里,家庭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家庭对于孩子就像树扎根的地方。它是心灵的港湾,也是生长的土壤,土壤不能出问题。

土壤的问题,也就是家长最常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最大错误是家长没有真正意识到孩子是一个独立的生命,做不到尊重孩子。很多现象的根源都在于缺乏尊重,譬如期望过高、压力过大,造成孩子不堪重负;态度严苛、粗暴教育、控制设限,造成孩子心灵受伤;家庭矛盾转移到孩子身上,让孩子左右为难,甚至充当家庭的治疗者、缓冲器……这些都是因为把孩子当家长的附庸,看不到孩子自身的存在,不尊重孩子自身的需要,造成的。真正理解了“尊重”二字,其他具体方法都是水到渠成。

根源在哪?在于你把你的期望,你的要求强加在孩子的身上,并且一定要TA以你满意的方式,以你满意的程度来实现这个愿望。孩子自己就不见了,就不能按自然的规律来生长了,不能获得心灵的自由了,在成长的过程中,心灵的自由很重要。

有很多家长由于自身的不圆满、自己的缺陷,拼命地要想通过孩子来补上。比如说他自己没法成为中心,就希望孩子靠近中心;自己没有上过名校,就希望孩子上名校……老是不切实际地希望孩子代替他去实现自己实现不了的人生理想,这个是一方面。家长的心理,也有一些是属于一种社会的趋同,缺乏一个独立的思考和判断。

有一个例子最能说明问题。比如说一个商场发生火灾,实际上死人最多的地方就是大通道,一窝蜂全部涌到那去。结果去了才发现那个地方要不就发生踩踏,要不就是一个断头路,大家都涌到那去了以后路不通了。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在一个很混乱的情况下,很多人不会去判断,只向人多的那个方向跑,他下意识的觉得人多的地方就是出路。学术上叫什么羊群效应,一个羊群,只看头羊往那跑,其他羊就跟随,所有羊就跟着羊群跑,最后也不管前面是什么。

羊群效应下,家长头脑简单,只做一件事情就是“从众”。大家都去考名校,TA就考名校;大家都追求分数,TA也就追求分数;大家都觉得哪一个专业热门,TA也去追那个专业;大家就业的时候都选什么职业,TA也去选那个职业……TA到处看,看见大家看见别人,唯独看不见自己的小孩。一切问题,往往都是源于看不见。除了小孩,比如说家庭关系里,比如说夫妻之间为什么经常发生矛盾,就因为很多时候你看不见对方。

为什么看不见?我们往往都是只从自身的角度和利益出发的,带上主观色彩,往往会把自己希望的东西当成是现实的东西,你觉得TA应该是那样的,而TA不是。

比如说小孩考试总是考不了100,总是在班上中等或者中下等,你就觉得TA没有努力,TA应该能成为第一的,为什么就不去努力?

都是理所当然,用自己主观的认为,来代替客观的现实。事实是怎么样不重要,TA看不到事实。这其实是思维方式的一种缺陷。

制造悲剧的人

无法以悲剧的方式叫醒

复元伙伴:当上学成为家长眼里最重要的事、成为孩子唯一的事,那就是一场灾难的开始。上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尤其是应试教育?在大环境不变的情况下,小环境(家庭)的悲剧可以避免吗?制造悲剧的人,能否被悲剧叫醒?

鲁稚:上学当然重要,我理解家长的焦虑。我自己也焦虑过,很难超脱,因为后果是立竿见影的。不管我们怎么批判应试教育,但它目前就是一个事实,一个存在,摆在那里,你不可能视而不见。

我也并不提倡,反对应试教育孩子就不去上学了。毕竟普通家长并不具有自己在家教孩子的条件和能力。而且,人是社会化动物,孩子需要在同龄人中完成社会化过程,与同龄人在一起,本身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首先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小孩要上学,这是法律规定的。而且不上学TA能干嘛?你是不可选择的,不管它好不好,你认不认同。其次,普通家长也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在家教育孩子。以前也出现过一些在家教育,或者是不去上学的家庭,最著名的就是郑渊洁,郑渊洁教育孩子到底成不成功先不管,重要的是很多家庭都不具有郑渊洁的那种条件,所以说一般家庭只能选择学校教育。

人都是社会化的动物,社会化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你如果不把一个孩子投入到社会里去,就完不成社会化的过程。因此小孩他必须要在同龄人中成长。没有同伴是非常恐怖的,TA没有办法玩耍,没有办法去建立人际关系,去学会怎么和人相处,怎么融入社会。

现实意义上,作为普通家长,作为个人来说,只能是把控家庭这个环节,让家庭去弥补学校(应试)造成的这些伤害,而不是说加重。抑郁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家庭压上去。也就是说大环境不变的情况下,小环境只要不加码,问题都不是很大。如果家长的认知水平跟应试的老师一样,甚至比他还低,这个家庭的悲剧就无可避免。

所以只能尽量选择比较接近自己要求的学校(很难)。同时,给孩子一个更好的家庭环境。家是休养生息的地方,是一个人扎根的地方。孩子自己有根,生长是他自己的事,我们给他提供最好的土壤就好。想象一棵植物(孩子),你种在一个小盆里,他长不大。你不浇水或浇太多,不行。一会儿挪移,一会儿松土,老折腾,也不行。揠苗助长更是不行。

提供肥厚的土壤,根据植物的需要来陪伴和帮助,然后就是耐心等待。这就是一个家的最好的状态。

孩子最大的不幸

就是生在一个投降型家庭

复元伙伴:对于教育的态度,有两种家庭模式。一种是抵抗型的家庭,给孩子提供力量和支持,抵抗和缓解来自社会及教育的各种压力和焦虑。一种是投降型家庭,在原有压力下加压,甚至制造焦虑。而目力可及,后者总是占了绝大多数。这是为什么?

鲁稚:有人把学校比喻成一口高压锅。家庭,应该是减压场,而不应该是另一口高压锅。投降型的家庭就是两口高压锅叠加施力加压,抵抗性家庭就是帮助孩子释放压力,回归人生常态。投降型的家庭为什么会投降?而且数量庞大?

普遍意义上,可能有三种情况,一种情况的“投降”,家长是绝对认同对方(应试教育)的。虽然家庭和学校是两个不同的阵营,你在那边我在这边。但是我从观念上是认可你的,我觉得你一切都好,你来了,我双手欢迎,你还没劝降我先把城门打开了,因为认为我们俩是同一阵营的,我们俩还可以共同作战,把孩子当成了不同阵营,当成了另外的一方,我们俩的目标是携手来对付孩子。

这属于观念上面认同。这种家庭的家长,高度认同学校的一切理念和做法,TA认为一切都为了孩子好,孩子应该感恩,感恩的方式就是达到学校和家庭制定的目标。在达到目标的前提下,一切都不重要,都应该让路。TA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好家长,学校是好学校,老师是好老师。这是投降得很彻底的主动投降派。

想起一个例子,当年儿子在北京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我就到处打听哪所学校好,因为以前没在北京,也不清楚当地学校的情况。一说哪个学校好,标准就不一样了。

有的人就给我介绍说某某小学好,老师很严格,考试成绩没问题,注重纪律,铁腕管理——“好”的标准就是学校重“管”且“严”,不准乱说乱动,一切目标只为成绩,这是好学校。

另外一些人给我介绍说某某学校搞很多活动,老师对孩子挺关心,他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评价好学校的。标准不一样。

后来那个管得严的好学校我们没选,选了一所相对来说比较宽松人性的学校,我不太认同过于严格管理的学校。我太了解自己的孩子,到了那些所谓的好学校,太可怜。

但是很多家长的选择会跟我截然相反。实际上很多家长是认同学校的做法的,TA就巴不得你给我像犯人一样管起来,你越严格越好,因为那样孩子又乖,成绩又好,TA就省心了。

第二种是被动的,家长也不完全认同学校应试的极端做法,但是没办法,TA是无奈被动。觉得我不能去给学校硬斗硬扛,要是关系搞僵了,对孩子也不利。况且如果离开这所学校,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其他学校也是这个样子,还不如就这样。所以很多时候家长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学校完成任务,布置什么就做什么,尽量达到老师的要求。有了矛盾和冲突,也只能悄悄的小范围自我消化,实在不能化解就算了,就让孩子苦一点,这就是无奈,没有办法。

我也理解,有些家长心里有数,但还不能够给孩子表露过多,孩子本身已经不乐意了,家长稍微表露不好,可能加剧孩子的逆反心理,在学校更难和老师相处,TA的处境就更险恶,招致的压力更大。所以有时候家长还不得不去和老师套近乎,改善一下关系什么的,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的无奈。当然,也不是所有老师都不好,这里指的是部分老师。

第三种比较复杂。有些家长可能也不认同对方,觉得对方有问题,但是对方太强大,力量不对等,抵抗是徒劳和不明智的,不符合自身利益的。甚至,TA可能是另有所图,可能是一种“骑墙派”的势利和功利。觉得我献城投降开门,总会有某种好处。比如说我就会被对方重视了,被重视了我就会有面子。

某些时候还体现一种私利目的。比如说这样子可以证明自己正确,或者是在家庭的微妙关系中,夫妻双方有分歧,为了证明自己正确,证明自己有价值,就选择站在应试教育的一方,孩子必须要取得一个好的成绩,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证明自己有功劳。

不少人在事业上没什么出息,就想通过孩子的成才,孩子的分数,来证明TA的教育是成功的。这种通过孩子的成功来证明自己的成功,实际上已经不是真正从孩子本身出发了,夹带有一些自己不可告人的私利。这种家庭和家长,TA和应试教育的关系,说得难听点,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尽管按这种套路,往往得不偿失。

它延伸出另一个问题。当家长的人,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60后70后,包括80后,都是遭受了应试教育的毒打,都伤痕累累。为什么面对自己小孩时,就会选择性地遗忘?

所以有时候,伤痛还有驯化的作用,它有遗传。比如说,当年上山下乡那些人苦不苦?哭着喊着要想回城,为了回城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后来再回忆时,又完全热情澎湃,什么峥嵘岁月,集体无悔,恨不得把自己的小孩现在也送去。苦难一打扮,就变成了美好。正如王小波说的人性的逆转:人在苦难里呆得太久,他就会以苦为乐。

.

补充阅读:

.

【原】【每日一题】阴山

END下载本文档请扫描二维码加入知识星球或小红圈即可服务微信号请加:17737786706高考地理【知识星球】海宁中学地理组(小红圈)

【原】你知道这些大学吗?各个行业最王牌的大学,用人单位最认的大学

这几年高考改革,除了高考方式有变化,从原来的文理分科转到现在的3+3或者3+1+2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动,就是志愿填报的变化。志愿填报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专业+院校,另一种是院校专业组。这两个志愿填报的方式稍微有些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就是突出专业。尤其是专业+院校,把专业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个做法我很赞成,因为我一直认为,在很多时候,专业比大学要重要得多,专业是真正学到的本事,是用来就业的主要依靠。今天我就来聊聊,各行各业的最牛的学校。先聊大气科学,我有个朋友经常跟我说,认为21世纪气象学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孩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一个投降型家庭 | 复元访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