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孩子将小被子当作安抚物,离开就不行,该不该给孩子戒安抚物?

孩子将小被子当作安抚物,离开就不行,该不该给孩子戒安抚物?

二本大学读了一年,感觉没有出路,我该不该回去复读?

每年高考前后,都会遇到关于是否选择从大学撤回来,再次“复读”的问题。我谈一下个人建议,结论是不要复读。1、个人时间成本大一读了一年,选择退学,再次复读备战1年,这就是两年的时间成本,意味着自己比别人晚进入社会两年,时间有点长,需要慎重考虑。2、机会成本跨别高中一年,再次奋战,是否能保证自己复读,能闯入211或985的重点高校。高考的成绩,与实力有关,也和现场发挥有关。高考结束后,涉及到估分和报考志愿的环节,都存在一定的概率问题。这几个环节叠加,自己的胜算几率有多大,需要慎重考虑。3、弯道超车的路 更多

【原】别给孩子贴标签,它会阻碍孩子的进步,父母正向引导是关键

著名儿童学家阿黛尔法伯说,永远不要低估了你的话对孩子一生的印象力。初听起来,可能你会觉得言过其词,夸大其词,其实,这种说法真的一点也不为过。我们不妨来做个试验,如果你放一杯水在桌面上,然后只留孩子一个人在房间。离开房间的时候,你告诉孩子,千万不能碰桌面上的那杯水,然后你就关门离开。大家来猜一下结果,不出意外的话,孩子肯定去碰那杯水,因为你特意交代孩子不要去碰那杯水。你不说,孩子可能还不会去注意那杯水,因为那只是一杯水而已,触发不了孩子的好奇心。但是,你特意交代孩子不要去碰,这反倒引起了孩子的好奇 更多

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搂着我的一个小褥子睡觉,当时是我爸把那个小褥子卷成了一个小老鼠的模样,然后我就天天搂着睡觉,我爸为了逗我还给它起了名字,叫娜娜。

我爸给我讲,我当时还没上幼儿园,他觉得在家里抱着玩也没事,就当一个玩具了。但他没想到我上幼儿园也要抱着它,不抱着不行。

他讲我第一天上幼儿园,中午睡觉的时候哭的整个班都睡不了,一直喊着要娜娜。老师以为我喊的是奶奶,还给我爸打电话,说孩子奶奶在身边吗,在的话让她给孩子说两句话,孩子一直要奶奶。

我爸听完就明白了,我喊的不是奶奶而是娜娜,就给老师说我要的是一个用褥子做的小老鼠。我爸说,他忘不了老师听完后的语气,他甚至可以想象出来老师的表情。

没办法,我亲爱的爸爸只能打电话给我妈让她把我从幼儿园接出来,还了小朋友一个安静的午觉。

自此以后,作为娜娜的创始人,让我放弃娜娜的任务就交给了我爸。

因为我没有娜娜不睡觉,他尝试给我买一个毛绒玩具来代替那个褥子,但还是不行。

没办法,他只好和老师商量让我每天抱着娜娜去上幼儿园。

我爸说,我上幼儿园的三年,他都不想去接我回家。他总觉得周围的家长和老师看他怪怪的。用他的话讲,你哪怕抱着个毛绒玩具我都没这么尴尬。

可能,整个幼儿园都第一次见到有个小女孩抱着一个用褥子卷成的小老鼠上课睡觉吧。

我爹说,我在幼儿园因为这个褥子而出名。家长们都知道我了

我家里想了很多办法让我离开娜娜,威逼利诱都失败了。我幼儿园三年都喜欢搂着娜娜,刚开始是上课也搂,后来到了大班就只有睡觉搂了。再后来上了小学,娜娜就逐渐恢复了它一个褥子的功能,不在卷成小老鼠,成了铺在我床上的一个普通的褥子。

补充一下

发现有好多人感兴趣

我特意去问了问我爸,他告诉娜娜是我出生时裹着我的,后来长大点不用裹了就叠成小老鼠哄我玩了。

至于为什么叫娜娜,是因为当时他想给我让小名叫娜娜,但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于是他就给那个褥子起名叫娜娜了。

难怪现在问题儿童多

其实不是孩子脆弱了

是现在有些家长太脆弱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没事少看那些焦虑育儿书、少听旁人奇奇怪怪的指点

自己孩子需要什么自己清楚

孩子需要安抚物是一个很简单很正常的需求

我、我表姐、我堂弟

我们仨小时候各自都有安抚物

我是一条我妈的围巾,我睡觉必须要那条围巾

我表姐比较诡异,是一块尿布,她睡觉必须要含着那块尿布的带子

我堂弟是一只毛绒熊猫玩具,睡觉一定要夹着小熊猫睡

我们三个小时候全部由奶奶带

奶奶那会没有什么育儿焦虑,不会上搓米问答来问要不要撤掉安抚物之类的问题

她就是很简单一个心态

我们三个能安心睡觉就可以

你问安抚物这事影响我们什么了吗?

毫无影响啊,就正常长大了,我的小围巾不知道在哪个时间里慢慢就被我淡忘了

我姐上小学后有一天就不要那个尿布了

我堂弟的熊猫后来被各种其他玩具替代

现在我自己儿子已经10岁了

他很喜欢一只用积分换来的浣熊玩具

超越了他所有最贵最好的玩具

就是必须旅游也要带着

他的理由就是“这是我朋友”

带就带呗

这有啥好不好的

到了20岁有女朋友时你看他还要不要这只浣熊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的大脑构成,情感需求是很复杂多样的

我们要把孩子当做一个“人”看待

而不是动物或者别的什么物件忽视了他们最基本的安全需求

为啥要戒?你爹捏个核桃,盘个菩提子,你也冲过去没收?

谁还没个爱在手里拿着的把玩之物?

就因为你是长辈???

这让我想起了傅园慧。除了训练的时候,无论是参加节目,还是准备比赛时她身上总喜欢系一条红色绒布带子,据说每当心理不安的时候,和平时睡觉的时候她都要摸摸它。这也没妨碍人家成为奥运季军吗不是。

当养孩子遇到难以理解的执着现象,要相信那句话“存在即合理。”静下心来探究一下现象背后的原因,或许问题不成其问题,或许答案就在其中。

精神分析学家温尼科特把安抚物叫做“过渡客体”,是指婴儿从早期的母体依赖到完全独立期间的过渡需求。比如很多小孩都喜欢毛绒公仔或毛绒玩具,就是毛绒绒东西代表了柔软与舒服,正如婴儿初期与母亲的那种整合关系。

过渡性客体的源起

要深度理解过渡客体的本质,还要回到心理学家们对人类生命早期阶段的研究与划分去看。

在儿童发展心理学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玛格丽特.玛勒(Margaret Mahler)“分离-个体化”理论,把0-3岁的儿童发展分为三个大的发展阶段。

1. 正常自闭期 (出生-大约4周)

这个阶段,新生儿每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初来人世整个世界都是陌生的,婴儿就好像用睡眠做了一个自闭的壳把自己包裹起来,隔离外界刺激。

2. 正常共生期(大约2—5个月)

这个阶段的婴儿对母亲绝对依赖,身心需要都得母亲来满足,妈妈密切地关注着宝宝,也用超强的直觉感知、预判并响应孩子的一切身心需要。

3. 分离-个体化时期(5个月—大约3.5岁)

5个月以后,宝宝开始探索世界,一双眼睛开始密切注视着外界,甚至超过对母亲的关注。这是人一生中经历的第一次身心逐渐分离的过程,分离的对象是“初始爱的客体”-母亲。

过渡客体就出现在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发展的这段时间,即母子/女共生阶段开始消退时。

温尼科特认为婴儿四五个月以后,母子二元共生会被逐渐打破,母子母女共生状态将逐渐消退。除了宝宝开启对世界的探索,妈妈的“原初母爱“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也会想回归自我,想照顾自己的需要,找回自己的生活。

对宝宝而言,这是一个震荡期。因为在此之前,婴儿和母亲的关系,是一种超级共生的状态。母亲曾凭着“原初母爱灌注”(The Primary Maternal Preoccupation)把自己的身心需求几乎全部抛诸脑后,用一种极为敏感的直觉能力去不断地感知、猜测、体会、意会自己宝宝的所有需要,提供母亲独有的“恰到好处的回应”(the optimal reponsiveness)。

那时,孩子的身心边界与母亲完全融合,他们区分不了自己和母亲,区分不了主观和客观。由于妈妈的超级准确及时的响应,他会有一种“叫天天就应,叫地地则灵”的全能自恋感觉——“全能感”(Omnipotence)。他认为自己即是一切,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一部分。是他的需要创造了那些满足自己的事物:只要一哭就有乳房出现,只要睡醒了就会有温暖的大手抱起他,只要感觉屁屁湿漉漉不舒服了,就会有干软的尿片,只要打喷嚏,就会有温暖的包被……

但到了分离-个体化时期,婴儿将渐渐发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的需要是通过“外界”来得到满足,而母亲也不是总在那里。也就是说,他将面临自己不再“全能”的现实,此时,过渡客体也就“应运而生”。

一条小毯子,一张被子,或者一块小布,一个玩具,不需要大人去教,宝宝就选择了一个物品去“相依为命”。

最重要的是,在烦躁不安的时候,在睡觉的时候,这个物品能给他带来一种近乎神奇的安抚效果,没有它孩子轻则不安,重则哭喊,甚至难以入睡。

这个被称作过渡客体的安抚物还有几个重要特点:

这里的防御不是和母亲的分离焦虑那么简单,最重要的是防止自己的共生期错觉过度或者说过快地幻灭。也就是他需要留恋“正常共生期”通过母子/母女融合,而在内心产生的那份自我全能感。妈妈不在了,但听过过渡客体,延续妈妈的一部分感觉、触觉、温度、气味。利用过渡客体,宝宝在试图继续维持那种自己可以掌控周围世界的感觉。

正是在这个时期,很多大人不理解孩子的奇怪,担心孩子有“瘾”,生怕孩子存在什么心理问题。

但其实,心理学家观察研究后告诉我们,孩子终会长大,只要你允许自己的孩子逐渐接触现实,那么这份全能体验会逐渐让渡于现实,孩子最终会揖别自己的全能感。

而且,令人感动的是,温尼科特说:那份全能感并非在孩子长大以后就消失了,它只是作为一种内在活力深藏在你人格的核心部分了。

当成年以后,遭遇挫折与背叛,落入人生的谷底,感到失望甚至绝望了,我们还是要靠着激活这份自我全能感来撑下去的。

心理学通常把人的经验形式分为两种,一种是主观经验,一种是客观经验。

纯粹主观的体验是自闭的;纯粹客观的体验是肤浅而机械的。前者就是超级共生阶段的婴儿,后者则是社会上的一些“空心人”,麻木机械地生活,心如死灰。

过渡客体恰恰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健康状态。它既不是纯粹的主观经验,因为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外在客体,不是孩子主观臆想产生的。同时也不是纯粹的可以共享的客观经验,它的价值不是物品本身,因为哪怕多么破、旧、脏,孩子都依然爱它。

温尼科特认为婴儿通过过渡客体开辟出了人类经验的“第三域”——实际上就是介于主观和客观之间的一个经验领域。很明显,过渡客体的意义是被孩子创造出来的!安抚物是孩子来到这世上以后,第一个赋予意义的事物,是他的主观世界向客观世界的扩展,他在为外在世界赋予意义。而这正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特殊之处,是我们生存的意义。

文化、艺术、科学……我们从事的工作,所有看似中性却被赋予个人意义的的外界事物,都属于人类的第三域,它的起源正是婴儿期的“过渡性客体”。

所以,心理学家说,孩子“创造”“过渡客体”的这一步如果得到成人的理解和尊重,那么孩子创造力的火种将被保存下来。相反,如果这一步被过早地挫败,那么孩子将从主观过快地进入客观世界,他的想象力,创造力,为事物赋义的能力将会受到摧残。

拥有过全能自恋感,面临和母亲的逐渐分离时才会去通过过渡客体去留恋它。

如果在超级共生期婴儿和妈妈或抚养人之间有重大分离,或者妈妈的响应太不及时就会导致孩子没有产生充分的“全能自恋”,那么孩子在4-12个月阶段就不会出现过渡客体。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母子之间的超级共生维系太久,妈妈始终以太快地速度回应孩子的需要,那么孩子同样也不需要过渡客体,因为妈妈一直都在。

注:以上心理学知识来自《温尼科特:儿童精神分析实践者》一书。

到这里,我们大概清楚了,安抚物的出现是正常现象,它是去宝宝适应世界,探索世界的一个支撑,并非“怪癖”。

对于这个阶段的宝宝和他的安抚物,他需要的是尊重、呵护,而不是强制分离。

所以,当需要安抚物的清洁与替换时:物理层面的清洁应该让步,以心理上的安抚为重。安抚物在不影响健康的情况下,最好不要频繁去洗去换,特别是宝宝依赖的是上面的气味的时候。

心理学家通过案例观察发现,安抚物对孩子顺利戒奶,走向个体独立有很大帮助。如果实在担心宝宝的爱好太“奇葩”,可以把握安抚物引入的主动权。及时捕捉孩子的身体信号,提前买好安全易清洁的安抚物品。宝宝开始出现睡前捏被角,蹭被角,嘬手指的时候,就是引入安抚物的好时机。

善用安抚物,可以帮宝宝解决睡眠难题。在宝宝出生后的头几个月,如果感觉哄睡困难,其实可以找一个安抚巾经常给宝宝接触,当他对这个客体熟悉亲近以后或许就可以减少对妈妈乳房、手指、耳朵等的依赖,避免反复奶抱摇的劳累。

如果想要减轻宝宝对安抚物的过度依赖,可以这样做

综上,安抚物不需要“戒”,也不是“癖”,而是陪孩子走向独立的“灵魂伴侣”。养孩子难免焦虑,我们有必要时常提醒自己给孩子成长的自由,千万别让你的不安的爱干扰孩子的正常发育。

关于安抚物,我们从两个角度思考。

1宝宝有安抚物,证明她在自我安抚,而不是一味哭闹让大人帮忙,这是积极的表现。这个阶段依旧是安全感建立的阶段,适时安抚有助于缓解宝宝的焦虑情绪。

2宝宝使用安抚物,证明宝宝有焦虑不安的情绪,我们需要帮助宝宝缓解情绪或者找到更多安抚的方法,“对症下药”,而不是纠结于这个安抚物。

此外,对于稍大一点的宝宝来说,比如到了入园年龄,为了帮助刚去幼儿园的宝宝适应新生活,可以给宝宝带上熟悉和喜爱的安抚物,可以帮他缓解紧张情绪,在新的环境勇敢地接触陌生人。

宝宝自我安慰的行为一般会随着成长自行消失,不需过多干涉。但在日常生活中,应多注意观察宝宝的举动,及时帮他疏导不良情绪,有效地陪伴,给宝宝更多的安全感。

而安抚物的最终目标肯定是要戒掉,但是“戒”的过程,不是想方设法把这个被子从宝宝身边拿开,而是帮助她更好地学会面对和处理情绪,可以带她看些情商培养相关的绘本,让宝宝知道面对困难、不良情绪时该如何应对,也给他更多的陪伴,多和他交流想法,遇到困难的时候告诉他可以怎么做,用这些方式帮助他从心理上真正独立起来,变得不需要安抚物。至于当下阶段,建议家长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戒被子”上,甚至要故意忘掉这件事,否则家长的焦虑情绪可能会影响宝宝,让他没有安全感,反而更依赖这个被子。

我真的不知道和孩子的安抚物过不去的成人到底是什么心态。

敢情孩子喜欢啥依恋啥就得扔啥呗?

安抚物的本质是什么?

安抚物是孩子学习独自面对世界的倚仗,是与外界建立除了父母之外的联系的尝试,是孩子感受“自我”,学习独立的幼芽。

强迫孩子脱离安抚物,实质是变态的掌控心理,打断孩子建立除了家人以外的外界联系的尝试,通过让孩子感到痛苦,阻止他对外界的探索,好奇和喜爱,是对他物权概念的侵犯。

什么叫“戒安抚物”?“安抚物”碍着你们哪儿了?

我儿子现在快七岁了,他还是有他的安抚物。这小子满床都是布偶,新宠一茬接一茬。有只布偶,是我老婆所在公司的吉祥物大熊,还没失宠,就已经脏的不行了(我老婆说从这里就能看出男孩女孩的区别,女孩的安抚物都被捧在手里呵护着,男孩子的安抚物都被摁在地上摩擦着),我怕影响健康,送去干洗过一次,还是脏,只好跟他商量重新给他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希望他能够接受。

后续估计还得给他一个新旧大熊的交接期。

尊重孩子的物权是尊重孩子的独立人格的一部分。千万不要觉得,也不要让孩子觉得,你可以对他予取予夺。

后续更新:新大熊到了。不出我所料地,孩子发现自己不太接受新大熊,还是喜欢旧大熊。收到新大熊当晚,小家伙抱着旧大熊哭了。他说他觉得自己以前错了,他对不起旧大熊,是他天天把旧大熊往地上又扔又踩,弄得脏兮兮的洗也洗不干净的。他跟妈妈说,他以后再也不欺负大熊了,能不能不要扔掉它。妈妈跟他说,这得跟你爸爸商量(当时我不在)。

我在家的时候,他跟我商量了,我说,旧大熊毕竟太脏了,我建议是要扔掉。但我不会强迫你,你自己觉得可以扔掉了,你自己再决定扔掉,在此之前你就先留着吧。我们希望你扔掉它是考虑到卫生和健康,而不是为了惹你伤心。

他点点头说等他能接受了他自己再决定。

最近他很注意把旧大熊和其它玩偶分开,怕旧大熊把新玩偶弄脏了。对包括旧大熊在内的所有玩偶都温柔了很多,不再扔地上乱扔乱踩了,而是很小心地放在椅子上,床上。

怎么说呢,孩子要承担自己行为的自然后果——真的太脏了,有可能危害健康了,就应该鼓励他慢慢地找替代品换掉,并且以后要好好对待自己珍惜的东西。但这个过程也该是和孩子协商完成的。毕竟作为父母,是要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

我女儿,每个阶段的安抚物都有变化。有一段时间的安抚物跟提主孩子的毛绒被子一样连颜色都一样的。

1岁之前主要是安抚奶嘴,晚上是要含着奶嘴睡的。

2-3岁换过各种睡前安抚物,比如棉柔巾、纸巾,有段时间手里不拿纸巾是睡不着要闹的。带绒的毯子,毛绒玩具,纱巾。每隔一段时间基本上就要换一下,比如我的头发也在一段时间内是她的安抚物。

3-4岁,她说她是小兔子的时候,要把纱巾围成一个山洞的样子,要钻进去睡觉,山洞还不能垮,垮了就要哭。她说她是小蜗牛的时候,大人的枕头就变成了她的贝壳,晚上睡觉最好玩的事情就是抱着贝壳滚来滚去。

我们家就这个事情,引起过争议,老人觉得孩子应该好好睡觉,不要拿这些东西。我呢,心比较宽大,小孩子么,只要不是对人身安全有危险的东西,类似这种安抚物,我们当然还是要尽量去满足。

安抚物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依赖和情感的寄托。这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是很正常的一种存在,大人其实不需要过分的焦虑,万一她以后戒不掉了怎么办?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我们还是要把自己的心态摆好了:

1、安抚物的出现也不代表孩子缺乏安全感。婴儿开始自我意识萌芽会意识到自己跟妈妈不再是融为一体时,安抚物是很好的一种帮助她过渡习惯分离状态的客体存在。

2、孩子总归是会从依赖走向独立的,不管她现在阶段对某一件物品依赖有多深,都不要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

3、不存在戒这个字,对孩子来说,一个喜欢的物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她心理安抚,那就是她认可的东西,我们要尊重孩子的选择,哪怕她只有1岁多。

4、及时和合理的满足,不用过度担心和焦虑,大人自己放轻松。

从纠结“要不要戒”这个问题,我想稍微展开聊一聊为什么在养育的过程中,我们会很容易执着于一些细节的问题,这个坑曾经我也踩过,迷茫过纠结过,后来怎么让解决的呢?就是自己跳出来去看待孩子的发展。孩子的发展是一个整体的,动态的过程,不是某些问题在某个阶段解决了,它就不会再出现了。所以,更多的我还是希望当妈的能先放松,不要过于紧张,很多细节上的问题,时间放长了看,顺其自然,它就不存在了。

试想一下,如果我女儿从几个月到现在快4岁,我一直在纠结戒她需要安抚物这件事情的话,我们的亲子关系会变得很差,她对我的信任感也会急剧下降,之后我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修复我跟她之间的关系。

这不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嘛。

不要站在孩子的对立面去思考,当你把孩子喜欢吃的这个被子,当成她情感寄托的一个纽带,你就会发现,合理的满足孩子的需求后,很多问题就会自然而然有了一个很好的结果,而之前你所执拗的点,回头来看,你会想

“害!我当时为啥会这么焦虑啊!”

所以,妈妈放轻松,先把自己整体都舒坦了,孩子这个安抚物的事~就不是啥能让你焦虑的事了~

我侄女13岁,她自小有一个寸步不离的东西——那原本是件成人上衣。这最早还是我买来送给嫂子的,原来衣服面料柔软、顺滑,但没穿几次,就成了小侄女的精神寄托。

她对这件衣服依赖到什么程度?无论吃饭、睡觉、外出、上学、逛街、走亲戚等,都恨不得时刻带在身边。她时不时把衣服攥在手里,摸摸捏捏揉揉,那样子像极了一个“瘾”君子。

因为生长在乡村,大家对她的表现感到很不解,认为她是不是“有问题”。家人也曾试图阻止她过分依赖这件衣服的行为,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后来侄女渐渐长大,衣服质量再好,也经不起岁月蹉跎和反复蹂躏。如今它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已然变成一团破破烂烂的碎布!然而这样一团 “破布”,依然是她心头宝。

虽然现在不需要时刻带在身边,但侄女仍时不时把“破布”从储物柜里取出来,捧在手心,轻轻地抚摸、揉捏。几分钟后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当你看到如此的画面,会不会觉得有点诡异,而且二丈摸不着头脑呢?如果是这样,那你可能不太理解孩子的安抚物是什么,今天就跟大家来聊聊这个话题。

安抚物在英文中称为Transiation object,是指孩子从依赖走向独立的“过渡物品”。安抚物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一直陪伴,并满足孩子对安全感的心理需求。

宝宝对安抚物的需求,最初源于他婴儿时期对妈妈的依赖。当宝宝6个月以后,他们开始对自己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开始有模糊的意识。

因为妈妈不能时刻陪伴左右,所以当他第一次感觉脱离妈妈时,他会在疲倦、不安、焦虑的情绪中,寻找一些可以使自己得到安抚的物品或途径。

加上精细动作、触觉发育越发敏感,宝宝会试图抓住并抚弄一个毛绒玩具、一条毛巾、一块软布、一个奶嘴或奶瓶等物品,以此挽回自己缺失的安全感。

当然,宝宝的安抚物,可能是任何物品。我见过最为奇特的一位宝宝,他的安抚物竟是一把叉子,去哪都带着,简直令人哭笑不得。

当宝宝感觉不开心时,抱着自己认定的安抚物,心里就会感觉踏实、安心。他吸吮手指、安抚奶嘴或奶瓶等,会使他们想起在妈妈怀抱里吃奶时的快乐;抚弄玩具、毯子、毛巾等,会勾起他婴儿时期,被妈妈拥抱、抚摸时的美好感受。

所以,现在你能理解宝宝为什么会如此依恋他的安抚物了吧。宝宝认定的安抚物,任何人都不能将他与之分开,否则孩子可能会沮丧很久,甚至为此不吃不睡

因为是长时间接触的,而且宝宝随时会放入口中啃咬。所以首先要保证材质安全,其次要大小合适,无硬钝和尖锐棱角,尤其不能有宝宝容易误吞食的零小部件,比如毛茸玩具上的扣子、小配饰等。

有时候你精心准备的安抚物,宝宝可能不一定喜欢。反倒突然恋上妈妈的一件睡衣、一个枕头等。因每个宝宝的成长环境、性格不同,所以他们喜欢的物品也不一样。总的来说,宝宝喜欢那些触感柔软、带有熟悉气味、颜色或外形比较吸引他的东西。

宝宝认定的安抚物,会随时需要它陪在身边,而且非它不可。经常使用容易滋生细菌,太大不方便随身随带,用久了会损坏……所以我们必须提前考虑这些因素,为宝宝准备适合的安抚物,但注意不要强行代替他去选择。

有调查显示,有安抚物的宝宝,比没有的更不会害羞、更容易专注。但如果宝宝并没有对某一物件产生特别的兴趣和依赖,这也是正常的,不必强加给他。有些宝宝只爱黏着妈妈,把妈妈当成最大的安抚物。也有些宝宝乐于通过吮手、摇头晃脑等来安抚自己。

当宝宝对安抚物产生依恋后,家长如果强行阻止或责怪宝宝的行为,可能会深深伤害他幼小的心灵。如此其实没有必要,否则宝宝可能会变得爱哭闹、黏人并且没有安全感

有些宝宝看似对安抚物无需求,但却喜欢摸妈妈身上某个部位、容易焦虑、喜欢乱咬东西、啃指甲……说明宝宝有较强的被安抚的需求,所以爸妈要多观察孩子,帮助他找到合适、安全、能抚慰心灵的安抚物。

安抚物是宝宝常接触物件,要确保清洁卫生。在宝宝睡着以后,悄悄把安抚物拿去清洁,但要注意其颜色、气味不要有太大的改变。如果宝宝能接受,准备两个相同的安抚物交替使用更好。

很多宝宝在2-6岁阶段,会慢慢深化对安抚物的依恋。也有少部分孩子持续很久,甚至会维持到成年。家长需在适当的年龄、合适的时机,提醒和鼓励孩子,帮助他们慢慢戒掉安抚物,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男孩或女孩。

你家宝宝是不是也有一个安抚物?孩子的安抚物,无论是什么,哪怕是条破旧不堪的小被子、一个残缺不全的玩具等,只要确保安全,都可以让它代替你陪伴着宝宝。有了它,宝宝不再害怕、害羞,不再黏人和哭闹等,是有多难得!

所以对于宝宝的安抚物,放心让他玩吧。

我小时候有安抚物,我女儿也有。

不过我和我娃的安抚物都不是衣服、玩具,而是人身体的一部分。我的安抚物是我奶奶的耳朵,我女儿的安抚物是我的胳膊肘。

作为一个30年安抚物龄的老baby来说说安抚物使用心得。

我不到二岁,妈妈就生了弟弟。然后我就被安排和奶奶睡了,我至今难忘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带给我的恐惧。

我到现在睡觉还有一个毛病,能从床头缩到床尾,越睡越下,越睡离枕头越远。因为害怕!小时候只要爷爷奶奶一关灯,我就感觉有魔鬼来抓我,我赶紧一头蒙进被子里,仿佛被子成了安全罩,被子外面都是危险。

我奶奶每天晚上要从被子里把我捞出来,然后抱着我睡。捞了几次,我慢慢找到我的安抚物了。

听奶奶说,每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哪怕吃的饱饱的,小嘴也一张一合,像嗷嗷待哺的小鸟。我奶奶看着我可怜,就给我嘴里塞点馍馍。我妈发现后觉得太危险了,万一掐住就不敢想。

有一天我和奶奶面对面睡,我搂着奶奶的脖子,睡得迷迷糊糊突然用嘴含住了奶奶的鼻子,然后慢慢吸允。多次被奶奶拉开后,我又找上了奶奶的耳垂,先是嘴含,后来是手捏。

到这里后我的安抚物就固定下来了,每天晚上睡前一定要捏一捏,揉一揉奶奶的耳垂。这个习惯一直到小学毕业,上初中晚上不回家,就断掉了。

但是直到现在只要我和奶奶一起睡,还是自然地摸一摸奶奶的耳垂,不和奶奶一起睡的时候就正常睡觉。

我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害怕的时候,瞌睡的时候,只要奶奶的耳朵在,我就一秒入睡。如果睡觉的时候找不到奶奶的耳朵,我就抓心挠肺,有点烦躁,有点害怕,总是就是非常不习惯!

作为一个安抚物资深使用者,我真不觉得这个是个洪水猛兽,我庆幸奶奶一直安静地让我捏耳朵,才让我小时候睡前不那么害怕,有所依靠,有被安抚。

现在我女儿的安抚物是我的胳膊肘,她的使用体验我不得而知,但是看她迷糊中找到胳膊肘就能一秒安静,我觉得这并不是个坏毛病。

有时候我不在家,她也可以自己睡着。今年九月份上幼儿园,午休也不能摸我的胳膊肘,肯定有一小段时间她会不习惯,但是这也是个不得不分离的时刻,她也会习惯。

我觉得的不强调戒!顺其自然,平常心态对待安抚物是最好的办法。

就像我奶奶的耳朵和我的胳膊肘,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摸一摸,不见面的时候也不受任何影响。

我奶奶和我女儿

我觉得没啥大事

我有一个巴掌大的毛绒小兔子,从我出生二十来天就抱着睡,现在我都二十了还是会抱着睡,不耽误我长得挺正常的。

我儿子一岁半,从他出生开始我就给他买过各种毛绒玩具,兔子,不同造型的泰迪熊,老虎,他都兴趣缺缺

有一次逛宜家的时候他看中一个很丑的小熊猫,抓住就不撒手了。之后这个小熊猫就成了他最重要的人,他管熊猫叫毛毛,睡觉抱着,去幼儿园也要带着。半夜醒了迷糊着也要毛毛。给毛毛吃饭,喂毛毛喝水,给他擦屁屁霜,穿纸尿裤,哄毛毛睡觉,背着毛毛在床上爬,把毛毛放到小三轮车上推着他走。我们怎么照顾他的,他就怎么照顾毛毛。

我觉得这就是小孩子情感发育的很好开端啊。我都能想象到,他会学着将来用我们爱他的方式,去爱他的朋友恋人妻子儿女还有我们自己,他的父母。

我给他另外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毛毛,脏了洗的时候有替换的。我会一直给他留着他的毛毛,等他长大后告诉他,他小时候是多么爱这只丑丑的小熊猫的

恭喜题主的宝宝只是拿被子当安抚物,来看看别人的安抚物简直不堪入目:

五颗星:妈妈的咪咪和嘴唇 、奶奶的耳朵、爷爷的掰掰肉、爸爸肚子上的大肉痣、妈妈的眼皮 、爸爸腋下的肉,都不敢轻易让人知道。

四颗星:小枕头、枕套、包被、妈妈的衣服、隔奶巾、奶嘴 ,这些至少还能说出口。

一、为了给题主一些底气,我的面子不值得一提!

400个月的我有个怪癖:只要一摸柔软的被子,就像着了魔似的,嘴巴立刻会作吮吸状,吻着被子,很难停下来,直到睡着才不会松开。是不是很难想象,一个如(胖)花(老)似(丑)玉(拙)的中年妇女嘴巴撅起的鬼畜画面。

我小时候把那床包被的四个角都捏破了,包被上五味杂陈:尿、奶、吃的、口水、霉菌应有尽有,大概在我3岁时,在一个潮湿的雨季里,上边斑斑点点的霉菌味道实在太大,老妈给扔了,

从此我就开始寻找新的安抚物寄托,一个更加搞笑的怪癖——晚上得嘴巴留着一口白米饭吮吸着才能睡着,这叫“含饭”。后来爸妈发现我嘴巴有臭味,就趁我睡着把饭抠出来。可是半夜醒来我会偷偷下楼到饭锅找饭。至今我还能记得摸黑下楼梯打开锅盖的情景,似乎都能闻到那种冷饭的香味。

“含饭”习惯一直到六岁,是在我爸的恐吓下戒掉的,“你再含饭,我把你的嘴就撬开”。我非常害怕,半趴在红色高凳子上哭了好久!哭着睡着,凳子旁边是旧白色蚊帐的床。从此,我非常害怕红色凳子和旧白色蚊帐,长大后,买了一件红色衣服,没穿几次,内心非常抗拒。

心理学解释这一现象叫“联觉”,即一种感觉引起另一种感觉。当一个人被惩罚责骂而受到惊吓时,在“犯罪现场”转移内心的愤恨情绪到此物上,那么此物性质(形状/颜色/味道等)和惩罚的条件反射建立起来并被强化到无法忘记的水平,就会产生看到此类物质就会厌恶的现象,这种联觉跟巴浦洛夫的狗听到铃声流口水一样会产生条件发射的现象。

所以,强行戒掉安抚物伤害不大,也就一万个暴击吧!
生完孩子后,婴儿被子越洗越柔软,在我失眠时,我还是会忍不住捏着宝宝的包被睡觉,就感觉像睡在云朵般的柔软美好。如果不是担心长期吮吸会龅牙,会影响了我的盛世美颜和违背的青春,我也不想停下来,

吮吸安抚物对牙齿不好吗?

严格来说,目前没有研究证明婴幼儿使用安抚物对婴儿牙齿有影响。一般宝宝在2-4岁期间能在干预下,吮吸习惯就自行消失,由“吮吸”变成“抱抱捏捏”。

当然,长期吮吸,比如4岁后仍然保留吮吸就属于口腔不良习惯,可导致某些错合畸形,比如牙弓狭窄、上前牙前突及开唇露齿等情况。

是不是好奇我长达六年的吮吸,牙齿是否还健在?

苏菲的牙齿是否蛀牙:有,但不是安抚被子的错。七八十年代贫苦,牙刷都买不起,几乎没有哪个小孩不是一口坏牙。龋齿的罪魁祸首是没刷牙,干净的安抚物更稳妥。

苏菲是否龅牙:没有,在经历了长达6年的吮吸情况下,依然不影响一口洁白亮丽的好牙笑出过滤的美颜(尴尬)笑容。

当然,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我姐姐没有吮吸任何东西,但她——是——轻微龅牙。为了防止她看到这几句坏话,我会补充“性感的龅牙”,还要加粗。

既然正常使用安抚物对健康并没有影响,为什么还要听信谗言呢?一句话,安抚物有利无害。

安抚物的作用:帮助宝宝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请大家别放大焦虑,随着认知的增长,每个孩子都有放下安抚物的洒脱,时间是良药。天一定会亮,只是别倒在了前一夜。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如何成功转换“吮吸-咬”到“抱着”,再到“放下”

二、我儿子4年以来的安抚物

使用时长:从0岁到8个月,后来带出门弄丢了,因价格太贵,用其他物品替代成功。

8个月大时,安抚巾丢失了。宝宝“慌不择食”,见啥都要咬一咬,比如各种布偶、我的衣领,都不是这个味,后来哭了好久好久。我抱着拍着走着唱着跳着奶睡着-哄睡,都只能让他安静一小会,过会儿又哭了。之后偶然摸到了在阳台晾晒的被角,觉得跟安抚巾手感很像,柔柔得好舒适。考虑到再买kaloo安抚巾太贵,我给宝宝咬一咬被角,果然被接受了。

后来他想拖着被子出门,我拿来朋友送的jellycat安抚兔,虽然口感不一样,宝宝还是认识兔子的特征的。我见他不抗拒,晚上除了小被子外,也把安抚兔放旁边,带宝宝做各种布偶游戏,不出几天,宝宝特别喜欢这个布偶,后来带出门一哭闹给安抚兔就好。

2. 小被子+jellycat安抚兔。

使用时长:8个月-现在

建议题主:

在与布偶建好感情后,宝宝睡觉出门时更想抱着布偶不松手了。注意,玩游戏语言和表情要夸张哦。

三、从“咬着”转化为“抱着”

在宝宝2岁左右,我发现四个被角咬烂了。那会儿的可乐能沟通了,在他清醒时我经常认真地说“宝宝你咬被子好痛哦”,“我们不要咬他,抱抱他好不好?他开心的说好,这样的沟通每天重复好几次

然后玩抱抱被子睡觉的游戏,游戏规则是:坐在床边,A抱着被子去床上睡觉,一发现A咬被子,B要说“不咬被子,好疼啊!要抱抱被子”,A就换成抱被子。首先是大人示范一遍,“宝宝,我们来玩个游戏,妈妈咬被子你要说‘不咬被子,好疼啊,要抱抱被子’”,妈妈和宝宝在玩游戏时要经常转换角色,让宝宝去阻止大人,更能唤起主观能动性。

这些游戏已经大大降低了他咬被子的欲望了,渐渐的他就意识到咬被子会痛。但是当他困意十足时,他还是忍不住会去咬。

再后来,我确定他只在睡前咬10分钟左右,见时机成熟,我开始了计谋。

找了个他很开心的日子,在一个没病没痛没太大情绪起伏的一天。跟他说“被子衣服烂了,我们做件新衣服好吗?”,于是,他帮我拿纱布,在他的配合下,当着他的面,我给它用软纱布缝起来了,他看得很入神。后来睡觉时,他要撕开这件“衣服”。

在他没哭闹前,我会拿出布偶引开他的注意力,玩一会“爬坡”游戏,累着咬了咬“新衣服”被角,觉得味道不对,也就睡了,后来就顺利抱着被子睡觉。

时光如梭,看着昔日照片,觉得还是昨天。现在宝宝4岁半了,6月13日开始到今天,他已经第二次独自去书房睡觉了。自己出的主意:抱着小被子、跑车以及几个心爱的娃娃布偶他房间,把我画的一幅画也贴在墙上。自言自语+喝水、拉尿拉屎、调空调各种动作,以确定妈妈在隔壁房间,一个小时左右裹着大被被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看到他睡着的甜甜姿态,我激动得流下两滴老泪。然鹅,第二天,他就不干了,再次劝一劝抱一抱玩些安静小游戏后 ,分房睡觉成功。

是的,孩子是个反复无常的生物,不要指望一次必成,期间,需要用游戏思维去反复修复Bug,最后时机成熟,哦!一不小心成功了

题主别焦虑了,顺其自然,不用强行戒掉,办法总比困难多哦!共勉

想要看亲子游戏,主页“视频”数不胜数哦!

戒安抚物是容易(对大人来说),丢掉、藏起来,就是一瞬间的事。

但安抚物背后的安抚需求,是很难戒的(对孩子来说)。

为什么孩子需要安抚物来安抚?

1、正常现象。小孩子睡觉(包括一些大人)都需要一些安抚方式,抱着、喂奶、摇篮曲、轻拍、或者安抚物。非常正常。而且像小被子、小玩偶这样的东西,明明是可以一直伴随的。

什么安抚物孩子长大些需要注意戒掉?安抚奶嘴、吃手,这些都于大孩子来说有很多弊端,需要想办法戒掉。注意,这里建议的戒除方法之一就是用小玩偶这样的东西代替。

2、亲子关系建立得不够好,孩子的安抚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孩子缺少亲子间的互动关爱,安抚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就会更加依赖于安抚物。

3、母婴分离没有做好

前段时间遇到的一个案例,宝宝在断奶及妈妈上班后的母婴分离没有做好,孩子开始迷恋妈妈的一件衣服,玩耍、吃奶、睡觉都要在妈妈那件衣服上,还把大拇指都吃出了茧。

需要反思的是,妈妈曾经对于孩子的需求有没有给到满足,尤其对于孩子心理层面的关注有没有、够不够。

如果要戒掉安抚物,那么也要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循序渐进,并且接受走两步退三步,始终关注孩子的安抚需求,寻求更好的替代。不要让孩子的感受出现断层。

任何需求都不会突然消失,得不到满足,就会积累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出来,后果可能就更严重了。

从安抚的角度,突然丢掉孩子的安抚物,孩子大哭大闹怎么都不睡怎么办?可能需要照料者长时间的抱哄、喂奶,到时候你们会不会又怀念起那个被丢掉的安抚物?

还是说,让孩子哭呗,哭累了自然就睡了。

你知道一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吗?

孩子是哭累了,也绝望了。

安抚物戒了,亲子关系也有裂痕了。

任何东西想要去修复,都不容易。

孩子1岁半喜欢拿一个东西当安抚物其实是孩子独立性发展的表现,这时候孩子手里的娃娃、毯子心理学上统称为“过渡性客体”——就是孩子从依赖到独立的过程中起过渡作用的客体(最后这个客体还是个名词,表示投入了感情的东西)。如果拿掉了,很容易破坏孩子自发的创造出来的独立的机会。

有个案例里,一个女孩子3岁时总喜欢咬一块破毛巾,不过她妈妈很快就“治好了”这个问题——把破毛巾拿走了。可随后她开始睡前不停地需要咬指甲、吃东西。直到11岁,她和别人玩的时候想起了小时候那块破毛巾——它的样子和对它的感觉,她才不咬指甲了。

为什么“过渡性客体”这么重要呢?因为这对孩子来说,是自己的第一个私人所有品——它不能是自己的手、嘴巴一样是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是一个能和自己发生情感联系的外界的东西。

它的过渡作用在于:孩子在使用这个物品时,其实是内心创造了一个“妈妈”(心理意义上具有安抚作用的东西),而可以不那么需要现实的妈妈(注意,这个“假妈妈”能处理的问题是有限度的)。有时孩子会给它取名字,喜欢它的质感、气味——名字可能是来自小时候的某个音节,质感和气味一般和自己依恋过的东西有关。所以“过渡性客体”一般是不能洗的,因为洗了会洗掉上面的气味。

很多恋物癖、偷窃癖的原型也是这么来的,比如偷原味内裤的,本质上都是在寻求早期自己依恋的东西。如果被剥夺了,也可能引起孩子在玩游戏、表达亲情、感受爱、投入依恋、面对分离方面的很多困难。

不过,如果孩子没有“过渡性客体”也是很正常的,只要孩子有办法在心里保存一个“妈妈”就行。

孩子最终会通过玩游戏的形式告别自己的“过渡性客体”,孩子喜欢的游戏的原型也是,跟孩子和那些物品的关系有关。发展出玩游戏的能力也是孩子健康成长的重要标志,因为这象征着孩子能够用自己的想象表达自己和很多东西的关系和自己的需求——只不过太拟真的游戏会限制孩子的想象力,也会削弱孩子面对现实的能力。

我想起了一册绘本:《阿文的小毯子》。

绘本是这样写的:阿文有一条黄色的小毯子,当他还是小宝宝的时候,他就有这条小毯子,阿文非常喜欢它。不管是上楼梯、下楼梯,或者是在家里、在外面,阿文总是说:“我去哪里,小毯子就跟我去哪里。”不管是橘子汁、葡萄汁、巧克力、牛奶,或者是冰淇淋、花生酱、苹果酱、蛋糕,阿文总是说:“我喜欢的东西,小毯子都喜欢。”

这几页表明了主人公阿文多么喜欢这条小毯子,就像题主描述中宝宝喜欢他的小被子。

绘本接下来是这么写的:隔壁家的阿姨忍不住说话了:“阿文长大了,怎么还带着毯子到处走呢?你们没有听过毛毯小精灵的故事吗?”阿文的爸爸妈妈摇摇头。“来,我说给你们听,再教你们怎么做。”

这个隔壁家的阿姨像不像题主描述的多嘴的亲戚?

后面就是阿文的爸爸妈妈在隔壁阿姨的建议下想了一个又一个办法,他们说小毯子脏了破了旧了,说丢掉算了,可阿文就是觉得小毯子很好。或者他们把小毯子的一角泡在了醋里面,阿文闻到了怪味道,但还是想办法解决了。后来要开学了,怎么办呢,隔壁阿姨说不能让阿文带着小毯子上学,要直接告诉他——不行,爸爸妈妈果然直接说“不行”,阿文伤心的哭个不停……

也就是,如果题主非要给孩子戒掉这个安抚被子,就会经历一个过程。

后面是妈妈想出了办法,她把小毯子剪成一块一块的,做成了许多条小手绢儿……

这是绘本故事里的办法,其实我也没有多么喜欢。别忘了阿文都要上学了,而题主家的宝宝才一岁多,就算要戒安抚被子,着什么急呢?

其实我不觉得非要戒掉安抚被子,孩子喜欢,这个被子给了孩子安全感,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就算出门带被子有点不方便,不然也得带玩具的吧?只是换个带的形式而已。

才一岁多,真的还小,我觉得还不用着急戒,再大一些,孩子会有更丰富的生活,可能到时候慢慢的、循序渐进地减少安抚被子的影响,再慢慢戒掉,也不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

我家大宝有个安抚玩具:可优比的团团鸡,天天晚上睡觉要搂着,一开始上幼儿园也带着去了,午睡时搂着(幼儿园刚开学时允许带孩子的安抚玩偶),老师还和她一起给小鸡取了个名字:啦啦。后来中午不用搂着啦啦也能睡着了,就不带去幼儿园了,现在晚上睡觉她会搂着啦啦,但是也不像以前那样了,如果不搂着啦啦她也能睡着,或者搂其他玩偶也能睡着。我家大宝四岁多。

二本大学读了一年,感觉没有出路,我该不该回去复读?

每年高考前后,都会遇到关于是否选择从大学撤回来,再次“复读”的问题。我谈一下个人建议,结论是不要复读。1、个人时间成本大一读了一年,选择退学,再次复读备战1年,这就是两年的时间成本,意味着自己比别人晚进入社会两年,时间有点长,需要慎重考虑。2、机会成本跨别高中一年,再次奋战,是否能保证自己复读,能闯入211或985的重点高校。高考的成绩,与实力有关,也和现场发挥有关。高考结束后,涉及到估分和报考志愿的环节,都存在一定的概率问题。这几个环节叠加,自己的胜算几率有多大,需要慎重考虑。3、弯道超车的路 更多

【原】别给孩子贴标签,它会阻碍孩子的进步,父母正向引导是关键

著名儿童学家阿黛尔法伯说,永远不要低估了你的话对孩子一生的印象力。初听起来,可能你会觉得言过其词,夸大其词,其实,这种说法真的一点也不为过。我们不妨来做个试验,如果你放一杯水在桌面上,然后只留孩子一个人在房间。离开房间的时候,你告诉孩子,千万不能碰桌面上的那杯水,然后你就关门离开。大家来猜一下结果,不出意外的话,孩子肯定去碰那杯水,因为你特意交代孩子不要去碰那杯水。你不说,孩子可能还不会去注意那杯水,因为那只是一杯水而已,触发不了孩子的好奇心。但是,你特意交代孩子不要去碰,这反倒引起了孩子的好奇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孩子将小被子当作安抚物,离开就不行,该不该给孩子戒安抚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