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调查称「 6 成职校生宁愿送快递不愿进工厂」,如何看待这一情况?职业教育究竟遇到了哪些困境?

调查称「 6 成职校生宁愿送快递不愿进工厂」,如何看待这一情况?职业教育究竟遇到了哪些困境?

如何看待《原神》刻晴这一角色?

明明平时是心直口快、有话直说的类型,但是谈到对帝君的崇拜就有点娇羞。明明是每天高效率到和同事都处不太好关系的工作机器,但是却很喜欢在事情告一段落后美美地逛个街。明明是璃月建设开发的总工程师,但是也能深入基层去做码头搬运和矿山开采的体力活。明明是说每种食物理想做法之外的奇特做法都接受不了,但是也非常喜欢蘸了须弥香料的金丝虾球。刻晴的这点小别扭,确实还无法和冰系女孩们植入灵魂深处的矛盾相提并论,但为她增加了专属于少女的可爱。正如她本是土木人,头上最明显的却不是安全帽,而是猫耳发型一样。刻晴是我的第一 更多

录音棚录音是一气呵成的吗?

去过长沙最知名的录音棚。听工作人员说,来过这么多歌手(张杰华晨宇萧敬腾齐豫都来过)最厉害的是袁娅维,清清嗓子直接可以录,对她赞不绝口。我是业余的,我的方式通常是先过一遍,找感觉加上开嗓。顺便请教老师哪句需要改进(但一般重放一遍我就能知道)。然后再开开嗓正儿八经来第二遍,投入感情。这一遍往往最紧张,所以并不完美。前两遍其实是试水的,一般都会录进去然后放给你听,然后找问题,除非有哪句唱得精彩绝伦,不然后面才是正文第3-4就拆段了,AB段这样一段段唱。唱短段的准备性也好,气口也好,嗓子状态也好,感情拿 更多

谢邀。

这其实不是经济之争,而是稳定之争。

你觉得专家想让你进厂而不是送外卖,是因为专家要产业升级、要制造业优先、要实体经济。

你这个想法不是不可以,很多大棋党也是这么想的,但多数专家不是这个本意。

试看俩场景:

一,本地1万青壮年都在20个工厂就业。

每月加班个小一百小时,月薪五六千,每天蹲在产线上固定动作几千次。

突然有一天,经济危机来了,这20个工厂的老板向片区领导汇报:遭不住,要裁员一半。

你这片青壮年就业一下干掉一半。你的就业指标怎么办?本地消费怎么办?本地资产价格怎么办?在建项目的估值和后续投资怎么办?滚在这里面的地方债务怎么办?

万一治安再出点问题,你的前程怎么办?

幸运的是,这种情况你知道该怎么办:马上跟上面叫苦,要钱要减免政策要发债空间。实在不济事了,地方直接代企业去拉客。

因为就这20家工厂。只要用尽手段把他们维持住,他们就不会裁员或少裁点,整个本地经济循环能继续。

二,本地1万青壮年都在“灵活就业”。

跑腿的、送外卖的、送快递的、开网约车的、上门搬家的,分散在几十个劳务派遣公司;这些劳务派遣公司也是在几个全国平台上接单。

突然有一天,经济危机来了。

这种结构下,经济危机对就业的冲击并不直接反映在裁员上,而是本地订单量上。外卖小哥突然发现:这个月的订单量怎么少了一半?

体力好的能卷一卷,但整体性的收入下滑是事实。再加上房租等资产成本难以下降,本地突然就有很多人贷款违约了、抢单抢到打架了、桥洞下支帐篷了。

社会闲散人员肉眼可见地增多。

最倒霉的是:这种情况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大量传统的逆周期调节失效。

没有20家工厂的老板陪你开会,取而代之的是几百家劳务派遣公司,而且这些公司并不能直接决定用工量。

除非你直接给他们创造需求,地方政府以后每天在平台上订几万份外卖叫几千辆车。

你少数还算有效的手段,就是直接在本地启动项目,去收拢这些半失业人员。

但你能启动的项目无非是基建和基层临时工,那些每天在产线上重复机械劳动几千次的工人或许愿意,那些早就习惯碎片化劳动的派遣工恐怕不好接受。

没什么招了。

很多人习惯从产业的角度去看专家发言,但其实更核心的角度是社会治理。

工业整体上的有序性比服务业大类更高,尤其是订单和用工环节,基本符合二八原则。

一个郑州富士康就25万人,围绕郑州富士康做配套的至少100万人。郑州就业人口大概700万人,盯住一个富士康就稳住了小20%。

但如果这125万人都是灵活就业,一旦经济下行、失业风险在城市爆发,你拿什么来盯?

工业、制造业发达的城市,就业人口颗粒度较大、链条较清晰,地方政府可以通过企业政策来取得较明显的调节效果。

灵活就业普遍的城市(“服务业发达”)就业人口高度碎片化,地方政府千头万绪,当场宕机。

说白了,专家的重点其实不是实体,而是稳定,人家本质在聊社会治理。

为了更低的社会治理成本,请君进厂。

都知道现在工厂缺人,老板们排着队求人进来,各种新闻层出不穷。

也都知道现在年轻人找工作不太容易,考研考公前所未有的卷,而且暂时看不到停下来的可能。

于是就有认问出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问题,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进厂呢?

进厂虽然苦点累点,但起码还有五险一金包吃住对吧?

怎么看都比送外卖安全有保障吧,怎么不去呢?

这个问题很容易解答,因为答案就是送外卖比进厂强。

这个问题也很难解答,因为你咋一看外卖和进厂的条件,你看不出来为啥大家宁愿生死时速送外卖也不愿进厂。

你一定得去工厂干过,被狠狠的折腾过,你才能理解工厂流水线的那种独特的痛苦。

说是说不懂的,一定得去体验,体验一下你立马就懂了。

立马就懂为啥三和老哥宁肯活的行尸走肉一样也不愿意进厂了。

大家都不傻,做出的选择一定是比较后的结果。

巧了,我以前做尽调的时候,没少去调研工厂,去工厂调研流水线的生产状况属于家常便饭,甚至我还真的在流水线体验过几天。

时间不长,真的只有几天,很短很短的体验,但就那几天,差点就把我直接送走了。

工厂流水线那是真的摧残人。

而且我这里要专门提醒你一下,我那还是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只是体验几天的,我还有自己的生活的情况下,就让自己差点被送走,那些真正进厂没有退路被家庭压力压住的人,他们的实际摧残强度是要比我高好几倍的。

我体验的只是easy模式,人家那可是hard+专家模式。

这个摧残不是很多人理解的工作强度或者工作危险度,不是的,实际上现在工厂的基础保障都还行,你说苦和累那肯定是比不上工地搬砖的。

但很多人依然疯狂跑路。

这个摧残指的是,灵魂与心态的摧残。

工厂为了生产效率最大化,是完完全全把人当零件在管理的。

什么叫当零件?

就是你不是人,你不该是人,对你的一切要求都是按照机器来定标准的,你的一切行为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完成,包括你的吃喝拉撒睡。

在流水线上,你饿了,你累了,你痛了,你想上厕所了,都是需要申请的,而且还不保证申请成功,因为申请的不是你一个,你的组长不一定来得及替你,他不是鸣人,没有影分身。

你有意见?只会招致唾骂。

因为你不该有意见,一个零件是不该有意见的,零件的括约肌是可以被钉子给钉上的。

除了极为严格的掌控之外,更大的问题是大量的,无自由度的重复劳动。

注意,我说的不是重复劳动,而是【无自由度】的重复劳动。

你搬砖送外卖在办公室写PPT,都算是一种重复劳动,但不是【无自由度】的重复劳动,因为你起码可以走两圈。

所谓无自由度的重复劳动是指,你站在一个地方,不允许动,保持一个姿势,来做同一件事。

一开始你做着觉得还行,后面你会觉得受不了太无聊了,再后面,你会进入到一个灵魂恍惚的阶段,你会慢慢浮起来,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肉体,开始思考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

再然后,你不会想了,你麻了,你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在干什么了。

监狱里有一种惩罚是关小黑屋,所谓小黑屋,是一种隔绝了光线和声音的房间,你在里面很快就是忘记时间,然后生不如死,怀疑自己的存在。

流水线差不多就是这种小黑屋的弱化版,你做着做着,就会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关系了,这种痛苦我描述不出来,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越是情感丰富,越是思想活跃,越是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在这种环境中,就越是痛苦。

这种痛苦到最后,会变成了另一种麻痹,对生和死界限的麻痹。

很多年轻人是不知道当年某些工厂的新闻了。

这里再次强调啊,不是说别的行业不辛苦,只有流水线辛苦,而是流水线的辛苦比较特殊,这种把人当零件的失去自由的重复劳动,是一种灵魂的痛苦。

搬砖比流水线累多了,但不会有流水线痛苦。

外卖比流水线没保障,比流水线风雨交加,但不会有流水线痛苦。

那种你被束缚在原地,化身成零件,千万次重复动作的感受,对于有脑子的人类是酷刑。

流水线摧残人并不是一个夸张的说法,甚至都有点保守了,那是来自灵魂的痛苦与麻木。

这就是为啥,大家宁可去送外卖,因为外卖虽然破事儿也多,但你骑上小电瓶车的时候,你是半自由的。

并且外卖你是可以选择自己强度的,但流水线,你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折损的,人如零件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把你往折损里用,用坏了就换新的。

更关键的是,你付出了如此的代价,在流水线,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呢?

你得到了大量的金钱吗?

不,流水线的底薪是非常低的,不然为啥招不到人?月薪3W,有的是人来出卖灵魂。

你要想工资好一点,你得靠加班,靠你自己去申请把自己作为零件的时间给拉长,你自己把自己送进机器里,多榨点油水出来。

你自己感受这个流程吧,不仅要变零件,还得自己动。

你得到了技术吗?

不,你只是一个普工,什么叫流水线?

就是这个生产线上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标准化的,你只需要做好你这个环节的零件就可以了,你多做几年,也还是普工。

你拧1亿个螺丝,也练不成手搓光刻机的。

而且在当零件的过程中,你是有损耗的,朋友。

你说你要提升自己,可以,你需要在业余去努力,去学别的工种。

然后你就会发现,你学会了新技术,只是换了一个流水线而已。

工厂像一个旋涡,只要你还在附近,那就逃不脱。

不然,为什么工厂的流动率这么高呢?

因为大家都看透了,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但没有自己的生活。

谁TMD愿意进工厂?

最普通的工厂是什么样的,以下内容来自搓米问答上一个提问:

某人第一次进厂,本人男生直招进入一家位于四川XX市磁铁工厂上班。

月薪扣去保险只有3000元左右,只包住不包吃,已经工作了差不多5个月。

每顿饭要吃8元,工厂食堂每日补贴8元,上多少天就补贴多少天。

工作时间:每天大概从8点工作到晚上8点结束为11个小时,有时可以不加班6点就结束了为9小时,周六和周日基本是早上8点上到下午6点结束。

每天工作11个小时,不加班的时候也工作9个小时。

没有周六周日哦!

没有周末哦!单休都没有哦!

这个工作强度,我送外卖,送快递不比进工厂舒服多了啊!

这么辛苦送外卖,轻松上万块钱的收入吧!?

你知不知道当工人还有各种受伤的危险系数?然后就这点钱。

细节描写:

每天中午有一个小时吃饭时间,全年只有过年放三天假其他时间一天假也没有。

五一、端午、中秋、国庆,法定节假日呢?劳动法呢?

你以为有几个企业是真的按劳动法来的?

一个月上满全勤奖只有200元,再加当天工资大约100元左右。

就这么点奖金,你要请假了,哪怕一天,也没有这两百元满勤奖。

可能我运气不太好,从2022年开始我们车间长白班出现了倒班现象,不过是轮班制差不多一个月才上一周夜班,夜班为11个小时,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倒夜班只有一部分人在倒,今年可能还轮不到我,感觉时间长了点,工资又不高。如果去劳务上三班倒工资大约有4400左右,18元一小时但没有保险。

还有夜班,你觉得开心不?

你看看这种描述,这样的工厂,你愿意去干嘛?

至于说职业教育

中国目前的职业学校都是什么味,大家不知道吗?真当大家心里没数吗?

谁都知道职业教育很重要,国家应该重视。可是你看哪个领导把自己孩子送去当蓝领?

去职业学校的人,一半是迫于生计,一半是纯粹放养。

你希望你的孩子一上学就遇到张美玉式的学生干部像黑社会一样查寝吗?

还是希望你的孩子所谓的实习就是去深圳富士康工厂当流水工?

抑或是,实习期间发生了意外,学校和工厂相互扯皮,要学生自己联系?

蓝领工资高我当然知道。就不说什么富土康的张全蛋拧螺丝装iPhone手机一个月轻松上万。

在我们大连,有一种特殊油漆工,工作原理很简单,就是给船上的某些部位刷油漆,用我造船厂的朋友的话说,成手就是三两个月的事。

一个人,不需要任何学历,只要跟着师傅学,最多一两年肯定出徒了。

工资有多高呢?

一个月两万多块钱到手,一年到手收入快30万了。

这工资在大连是绝绝子了。可是依然招工困难。因为这种油漆,一类,简直是超一类致癌物。长期暴露在这样的工作环境的人,没有高寿的。

拿命换钱,你干吗?

而且很多人,对于职业学校的学生,充满鄙视,拿他们当空气。

我之前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组织方弄了一些汽车学院还是服装学院的年轻学生,隔一个路口就安排两个人,只要你经过他们,他们就得给你鞠躬,说,工委党校欢迎你,你下课走的时候,他们说,希望明天见到你。课间他们还得跑过来给我们表演舞蹈,倒热水,端咖啡。简直就是当服务员用。

而且我的很多同学,真就把他们当服务员用,吆五喝六,毫不客气。

我记得最后一天课中午下课,突然有个小伙跑过来,端着杯咖啡给我,说,哥喝咖啡。

我很惊讶,我说,我没有点吖

他说,哥,这是我给你特意冲的,谢谢你。

我都懵逼了,我问他,你们这几天这么辛苦,忙前忙后,应该是我们谢谢你呀,你谢我什么?

他说,哥,因为你是少有的我们送水的时候,会说谢谢,并且双手接茶杯的人。因为你真正的看着我,尊重我们。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我觉得那是我下意识的一个动作。

可是就是我的一个动作就让他们觉得是又被尊重。

其实我并不比我的同学们做的有多好,而是他们做的比我烂罢了,仅此而已。

发展职业教育,不仅仅是一个口号,不仅仅要落实在行动上。

不光要制度层面的规范化,正规化。

更应该在思想层面上要充分尊重他们。

有专家曾经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建筑业,担心十年后,没有人为“我们”修桥、筑路、盖楼;

今天专家又说了“职校生”不愿意进厂,估计是怕没有人给“我们”生产产品。

我的答案永远不变,工厂的待遇上去了,管理优化了,年轻人自然就去了。

有评论区的人跟我说 “你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嫌工厂、建筑业不体面,给多少钱他们都不会去的。”

真的是这些工作本身不够体面吗? 当然不是。

筑路、修桥、生产,是这个社会最有价值、最体面的事。

没有这些工作,整个社会立刻停止运转。从事这些工作的人本来就是这个社会最值得尊重的人。

那么是什么让这些工作丢掉了体面? 让人们厌弃这些工作?

是工厂的待遇和管理。

所以,如果真的想发展职业教育,建议专家给工厂提出更有针对性、可执行性的建议,如何提高待遇,提升管理,让职校生的特长得以发挥,让这份工作变得体面,有吸引力。

如果待遇、管理没有提高,如何的忧国忧民给年轻人提建议都毫无意义。

一旦待遇、管理提高了,不必跟年轻人做任何动员工作,年轻人自然争前恐后地奔向工厂。

如果不能解决工厂的问题,盲目地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所谓的”职校生“,而这些职校生毕业后送快递,做抖音,那么这些职业教育只能是教育资源的浪费。

唯有从工厂层面解决了职校生不愿去工厂的问题,职业教育才有意义、有前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什么,还有四成愿意进厂?看来是缺少社会的毒打,打一顿就都老实了。

只能说国家对开厂的资本家太放纵了,这帮人都拿工人不当人,往死里压榨,工人选择了用脚投票,仅此而已。

工厂里面几乎每一个管理方式都是严重违反劳动法的,国家为了鸡滴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资本家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工人留在厂里只是没地方去而已,有地方的都润的比兔子还快。

我父母都是工人,从七十年代到世纪之初退休,那时候的工厂是正经地方,一天八小时,铃一响门一开人立马都走光了,一分钟都不多干,收入社会平均水平,好的单位还能偏上一点,养家糊口没有任何问题,好的厂子分房,不好的自己攒钱买个小房也没问题。

现在同一家工厂,改制给私人老板之后,整天加班十一二点,一个月两三千块钱,买房等于痴人说梦,厂里工人不到原来1/10,老板都是发了大财,原来厂领导坐奥迪A6,现在厂老板坐迈巴赫。

现在工厂里面的分配系统已经失控了,要不是有刑法,包身工都敢整出来。

这样的地方,别说年轻人不去,就是上了年纪的人,能跑也是跑的。

这件事,我从上市公司财报的视角,谈一下观点。

上学的时候,经常被宣传,欧美高收入高福利,修下水道的和高校教授,薪水没有巨大的鸿沟差异。

前几天高校的教授同学给我发了个消息,开玩笑说说水管坏了,请不起水管工了,太贵了。

现在水管工上门,不管能不能修好,先收50,再加上配件利润,一单净赚1、200,干得好的月入1、2万也很正常,确实和大学教授的收入,差距不像当年那么明显了。

所以,我从电动螺丝刀到电钻到反牙螺丝一应俱全。

快递和水管工很类似,都是卖辛苦劳动力的服务业,他们拿到1、2万,并不是说他们的收入高,而是说,这是一个交易双方(算上快递、外卖公司是三方)都可以接受的市场价。

但到了制造业这里,就开始哭穷了。

我查过很多制造业的现金流量表,有一些企业,支付给职工的现金,人均数往往是N年不变,十年前工人4000块,十年后依然4000块,再过十年,做预算的时候,人均人工成本还是4000块。

那么,我凭什么要进厂?如果进厂比快递收入更高待遇更好,谁会风吹日晒送快递?

这类制造业企业,还有个共同点,舍不得技改,研发开支也非常低。

说白了,一条生产线跑20年,然后赚够钱报废设备跑路换个行业赚快钱。

美其名曰,制造业失血严重,年轻人不愿进厂。

举个极端点的例子,比如华为,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不降工资,反而是涨工资、追加研发投入,这是为了啥?

为了未来而储备。

随着产业升级的推进,研发支出税收优惠政策的推动,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追加研发投入的大潮中来,而研发投入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技术类员工的工资。

所以,我的结论是,抢人大战已经开启,如果在员工收入方面舍不得投入的企业,就像10年前20年前在技术改造方面舍不得投入的企业一样,会被时代淘汰。

那就是说还有4成愿意进厂了?

职业教育遇到了哪些困境?工厂需要的是吃苦耐劳、不求回报、不会反抗、不想跑路的牛马,是24小时不停工作的机器,而学生们是人,是一个个有思想有人格的人。很多职校生还没毕业,去工厂实习,就要先被扒一层皮,还要被威胁如果不去就不让毕业。而毕业进厂了的人,还要被扒几层皮。这些职校生通常因为学历等因素,没有太多的转行出路,很多人不得不在工厂苦苦煎熬着。直到近几年,新兴行业的发展,才让他们的跑路多了几个选项。

现代社会,不进厂≠ 啃老,新兴行业众多,人家有更好的选择,人家为什么要进厂?厂里什么时候把人当人看的时候,自然不用担心为什么年轻人不愿进厂。

而就算工厂哪天突然人性化了,把员工当人看了,有起码的尊重了,那么很多工厂因为其行业固有的属性,和其他行业比依然没有吸引力。工厂基本上都在郊区吧,人家送外卖可以在市区对吧?工厂基本上都要倒班,送外卖工作时间总比在厂里自由吧?车间里充满了各种高温粉尘毒气、机油切削液气味,还要面对各种机器潜在的机械伤害、爆炸等危险,这也顶多是和送外卖吸汽车尾气、有交通安全隐患持平。制造业重资产、轻人工、产业链长、利润低,那么工资就不太可能会很高,但是送外卖普遍上比在厂里赚的多吧?何况工厂不太可能会把人当人看,进了厂永远都是被压榨、被当牛马使、被当工具人用,研究生来了也不例外。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大家选择不进厂,自然说明了进厂真的是凶多吉少。

题目里问的这个问题,这跟中国职业教育体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进场拧螺丝的是职业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吗?不是。

送快递外卖的是职业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吗?也不是。

以前我就说过,外卖和快递,以及网约车这些新兴行业,直接给之前的那些没有技术能力的劳动力人群提供了一个新的,灵活的,甚至收入更高的就业途径。

而传统意义上那些可以靠着廉价劳动力来压低成本,以低价格获取销路的厂子招不到人是一种必然的现象。

以前其他国家的加工制造业往中国跑,是看重了这里低廉的劳动力市场。

但当这些低廉的劳动力不复存在的时候,这些行业就跑去了更低廉的地区,比如东南亚。

这些工厂招不到人也不是什么职业教育不行,也不是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进厂打工,单纯的就是待遇跟不上而已。

如果把拧螺丝的待遇提高跟外卖快递类似水平,一样能招到人。

那我们职业教育培养什么人?是培养的拥有职业技能的人群。

别管是开挖掘机,开钩机,还是修发动机,还是车铣刨磨各种工种,都是有一技之长的技术人员。这些人与送外卖,拧螺丝的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群。

比如在学的是修发动机,那有这门手艺的人要不去汽修了,要不就4s了,会选择跑外卖,拧螺丝吗?

或者我们以建筑行业举个例子,可能更容易理解这个问题。

建筑行业同时存在着,本科或者研究生毕业的土木工程设计和技术人员,职校毕业的学习建筑技工人员,以及初中毕业的提供劳动力的基础人员三种人群。

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第一类人员溢出,第二类不够,第三类以前够,但现在不太够。

第一类人员溢出的结果就是内卷严重,第一类人员一部分卷到了第二类里。也就出现了像猛子这样的吐槽的土木行业的牛马。甚至还出现了很多段子里提到的,土木毕业的本科5000爱来不来,一个成手瓦工8000根本招不到人。

而第三类人群就是跟拧螺丝与送快递有重叠的人群,很多人有了新选择,同样都是辛苦干活,当建筑工人搬砖,危险系数高,还可能面临拖欠工资的情况,干嘛不换个选择呢?

这种问题年年都被讨论很多次,每次都要上热榜第一,各路记者各位专家各种用人单位都会发表很多意见,但就是没人提过要加钱,由此可见加钱到底有多难。。

产业升级遇到困难怎么办?

我觉得可以采用灵活配置的方式进行有效补充,

比如闲置的光刻机技术可以用起来,

那么这对于半导体产业的升级是一个很有效的方式,

还比如说,把闲置的高端数控机床技术下放到市场,

也是实现制造业产业升级的一种方式。

产业升级之后,广大职校生、研究生博士生的就业自然迎刃而解。

请君入厂。。。太恶毒了吧?

因为这届资本家不行,只能用的了耗材,用不了人才

人家资本家可以通过基础教育提高整个社会生产力,到了你这里变成结构性失业?

改进工艺你不干

精益生产你不学

供应链整合你不搞

市场调研你不做

智能制造你不懂

研发投入你为零

就搁那一个劲的拿“成功经验”硬套

除了人口红利啥都不会,没廉价工人就只能亏本

连吸血都只能吸毛细血管

你们这群饭桶真是带都带不动!

到最后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资本家不努力!

来自

当年富士康13连跳的时候,我还一直纳闷,是不是他们入了什么邪教啊?没病没灾的跳楼干嘛呢?

当我实习时也有幸进入到这个超级工厂里干活时,我才抵达到那些微妙的心灵深处。

问:活累吗?不累。

问:苦吗?吃得住的也还行,不算苦。

问:那为什么不愿意在这一直干呢?

答:这里除了没有要求剃头,没要求带手铐,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时薪比监狱高,还有别的优势吗?

你每天早上起床,慌忙吃过早饭后,就跟着人流过安检,去厂房。厂子里面密密麻麻的两股洪流,一条是往里进的,一条是往外出的,络绎不绝。迎面而来的人流是刚下班打算吃完早饭赶紧回去睡觉的员工。

当月亮出来时,你下班了。过安检,出厂房。

这时场子里又是两股人群洪流,早上回去睡觉的员工来上夜班了,你们要回去睡觉了。

就这么日复一日,没有终点。

这就是工厂的生活。

一天两天你会感觉新鲜,一个月呢?一年呢?三年呢?

你会因为蝇头小利而丢失自己,会因为钱拼命加班,因为钱不舍得请假,因为钱不舍得去医院。

但因为工资低,你可能依然存不到钱。

然后你去送外卖。

一天不慌不忙,赚个二三百,能吹着风,身上没有镣铐,不想干了,就在树阴下打一把游戏,刷刷短视频。

因为你的服务态度好,被打赏了,你一高兴买了二两酒,晚上回家喝一盅。

美好吧?

美好。

但你依然不舍得看病,因为你没有医保。

生活的真谛不是勤劳致富,但大家都想发财。

所以你勤劳,我就比你更勤劳。

你埋头干,我就拿命干。

你一天跑40单,老子拼了命也要跑120单!哪怕一天我就睡4个小时。我的眼里没有红灯的存在,我已经把生命安全置之度外。

就这么一个结构体系里的年轻人,你让他怎么办好?

当然,有更轻松的工作,也有喝茶看报的环境,但那只属于一小部分人。

三十岁以上的还没忘记自己梦想的人,还有多少?

这压根就不是进厂,送外卖,送快递的矛盾。

这是社会强制变革带来的影响。

买房压倒一批,彩礼压倒一批,国情就变到你跟前了,所以你得受着。

但你们不生孩子了,不进厂了,不当建筑工了,他们急了。

他们不能安安稳稳看报喝茶,溜须拍马,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了。

你见过村长家的孩子因为买不起房子娶不到老婆吗?

你见过县长家呢孩子因为出不起彩礼打了光棍儿吗?

你见过市长家的孩子因为是应届生而找不到工作吗?

谁管你,你活不活都影响不大。

你以为真拿你当回事儿,真关心你啊?

真关心你,唐山也不会此时喊冤者云集了!

制造业工厂,不只是有流水线。

如果是那种最原始的流水线,我也反对一直在那干。100多年了毕竟。

我曾经自己去参观过一个冷冻海产加工厂。

工人处理一只竹节鱼,砍头,中剖,剔骨,几秒钟。我一上手,1分钟。这种鱼是一件化冻了,几小时内必须处理完,然后再次冻起来。否则鱼肉会产生毒素。

工人需要捏着拿着零度鱼,拿着小刀,10秒一个,几个小时。苦不苦?当然苦。为啥还要干?要挣钱。

每个人都希望能做轻松的,赚钱多的,能发挥自己才能和创造力,获得成就感的工作。这是人的天性,这种天性推动着人类进步。

但问题是,你配么?在翻译一下,面对这种好岗位,你能在劳动力市场竞争中胜出么?

我在说另一种工作。虽然是工厂,却有点意思。

当年我在贫困县招商。有个厂子如下图,做数控机床的。

人家招工要求的学历是技校以上就行。贫困县当年,县城核心区房价五千一平米。这个厂工资差不多也是这个数。

人家996么?不是的。反而非常的弹性。着急的订单来了,那没说的都得加班。也有闲的时候,工友们交流心得技艺。

这个工厂的老板,最开始是在国营的零件厂干活。然后90年代下岗,后来买了个车窗,给人一点一点搓零件,干起来了。

“技术工人”是真的值钱的。但也是要磨砺,得有那个天赋。

大学生群体的问题不是学的多或少,而是“眼高手低”、外加对市场劳动力供需、对职业生涯规划没有概念。

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是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只有产业升级才有利润增长才有更好的劳动力工资福利。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哪个更难?当然是产业升级。对于职业教育,只能做多少说“别成为限制产业升级的那块短板”,真的能做到这样,就非常不错了。

但目前,这也没有做到。改革还好,目标很明确:产学官结合,定向培养,改革课程。既学知识也学技能。

产业升级呢?里面内容就太多了。

但最后我补充一点,城市里面的快递外卖,应聘的人多了,招聘的人少了,也会出现薪酬下降、劳动强度增加,等等问题。这就是市场供求,最基本的经济原理。

对于个体而言,最基本的原理则是结合自己的性格特长,尽量找一份有前景的工作吧。

如何看待《原神》刻晴这一角色?

明明平时是心直口快、有话直说的类型,但是谈到对帝君的崇拜就有点娇羞。明明是每天高效率到和同事都处不太好关系的工作机器,但是却很喜欢在事情告一段落后美美地逛个街。明明是璃月建设开发的总工程师,但是也能深入基层去做码头搬运和矿山开采的体力活。明明是说每种食物理想做法之外的奇特做法都接受不了,但是也非常喜欢蘸了须弥香料的金丝虾球。刻晴的这点小别扭,确实还无法和冰系女孩们植入灵魂深处的矛盾相提并论,但为她增加了专属于少女的可爱。正如她本是土木人,头上最明显的却不是安全帽,而是猫耳发型一样。刻晴是我的第一 更多

录音棚录音是一气呵成的吗?

去过长沙最知名的录音棚。听工作人员说,来过这么多歌手(张杰华晨宇萧敬腾齐豫都来过)最厉害的是袁娅维,清清嗓子直接可以录,对她赞不绝口。我是业余的,我的方式通常是先过一遍,找感觉加上开嗓。顺便请教老师哪句需要改进(但一般重放一遍我就能知道)。然后再开开嗓正儿八经来第二遍,投入感情。这一遍往往最紧张,所以并不完美。前两遍其实是试水的,一般都会录进去然后放给你听,然后找问题,除非有哪句唱得精彩绝伦,不然后面才是正文第3-4就拆段了,AB段这样一段段唱。唱短段的准备性也好,气口也好,嗓子状态也好,感情拿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调查称「 6 成职校生宁愿送快递不愿进工厂」,如何看待这一情况?职业教育究竟遇到了哪些困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