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曾经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渴望》说了什么?

曾经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渴望》说了什么?

如何评价电视剧《天龙八部》(胡军版)?

哎,计老师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痛苦!居然没有人提段延庆,计春华老师的形象塑造完爆其他版本的我觉得是金庸武侠剧的巅峰,就胡军和刘亦菲能演萧峰和神仙姐姐,我就满足了我觉得没有比胡军更合适萧峰的了,乔峰萧峰其实是一个人,他血液里流淌着的血,从来就不是汉人的血,我觉得把他理解为一个完美的正义的仁义的一代宗师形象相当的搞笑,都对不起人家费劲吧啦纹的狼头,(当然我不是说他没有受到汉族文化的熏陶,我是说他应该要有他天性部分的表现,契丹血统的与生俱来的那种狠劲,毕竟人家幼时就手刃了个大夫,加之中原文化塑造了他的 更多

电视剧《天才基本法》中,裴之的妈妈为什么拼命阻止儿子学数学?

咱不说以前,就说现在吧本科阶段学数学属于比较正常的事情,每年各个学校都会招不少数学系本科生,出路大多也都还可以。在这之后如果想一直做数学研究就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了,大多数人都会在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中的某个阶段转行。有的转到统计、经济、金融、计算机等相关方向去了,有的去中小学教书去了。其他各行各业也有不少数学出身的人,当然应该很少有去当拳击教练的...这跨度有点忒大了...那少部分一直坚持做数学研究的人混得如何就得看自己的天赋、勤奋程度、运气、平台等多方面因素了。混得最好的一部分人或许 更多

你们还有谁,发现《甄嬛传》导演的履历表里有《渴望》的时候,吓了一跳?

你知道更可怕的是什么吗?

是《渴望》距离《甄嬛传》其实只有20年,一个人参与过这两部剧,是很正常的。

然而沧海桑田,两部剧的价值观、世界观、审美取向,也相差太大了吧!

《渴望》大火,有两个明显的原因,和一个隐性因素。

明面上的原因,一是表现了传统美德,深受大众欢迎;二是台词人物服化道什么的,都超级接地气。

所以无论后来王朔、赵宝刚、郑晓龙那些人变成什么样,请永远记得他们曾经是那么真诚地和女工刘慧芳站在一起。

而那个隐性因素,是剧集播出的当时,人们也很少提到,但所有人都隐隐有这个感觉的。这也是一个困扰了新中国前半生的问题:王沪生一家,到底是不是坏人。

《渴望》剧情主线很简单,说白了也挺传统的。庶民阶级的刘慧芳和留美高知子弟王沪生恋爱,两人都有同阶级的前任,都有深度代表本阶级特色的家人。这场婚姻闹得一地鸡毛,民女刘慧芳得到全国人民同情,为富不仁少爷得到痛骂。

只不过其中还有一些时代特色,比如刘慧芳在当时视角中不是“高嫁”,和飞上枝头变凤凰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王沪生成分不好。

刘慧芳的前任大成,作为车间骨干,倒是良配。后来当上厂长,属于金龟婿了。

然而王家又被平反了,这一帮坏人吃香喝辣,住进大房子,小孩弹钢琴。反而大成那一帮有情有义的人,尽管步步高升,生活质量一直没什么变化。

在那个时代,观众全都深受阶级论影响,是不可能把王沪生的行为当作个人行为的。但吊诡的是,主创团都不想重复阶级叙事。

大家期待着“贫农翻身打脸(斗地主)”的戏码,最后没有发生,让所有人意难平。

在剧集播出的时代,所有创作者和所有观众都偏向刘慧芳、批判王沪生姐弟。尽管慧芳总是惹上一身她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又爱麻烦别人,又腻歪寡断,圣母而无能。

反观王家人,在工作中代表先进生产力,在生活上有品味有追求,靠个人能力有更多自主权,说是精致利己吧,他们要的门当户对最终证明是对的。

而且随着生活变好,王家人那些令人厌恶的品质——彼此间有距离感、赏玩外国文化、说话拿腔拿调、鄙视没文化的人、恋爱脑——现在都是主流价值观了。

主创团队没有想帮王家说话,只是因为真实的呈现,随着时代变化,王家看起来越来越合理,刘家看起来越来越笨拙。

然而王家美好他们的,刘家高尚他们的,这八杆子打不着的两帮人,为什么搅到一起呢?

是人民把王家打倒的,希望两者自然融合。

又是人民给他们平反的,把他们抬到刘家遥不可及的位置。

王家被塑造出来就是接受批评的,他们自然的状态,就是当时观众无法接受的状态。这是一种对新兴资产阶级天然的嘲讽,是一种古老的戏剧冲突。

在套路中,高尚的贵族和朴实的农民,一起观赏新兴资产阶级虚伪、冷漠、市侩的马戏。这些坏人巧言令色,欺骗天真的贵族少女,又始乱终弃。

《渴望》是按照西方文学对没落贵族的套路,来塑造刘慧芳的。她和当时的观众对她的阶级判断,其实是很高的。所以她动不动要温暖全人类的心胸,并不是自不量力。

在观众心目中,一个女工,有这样的觉悟是正常的。

《渴望》播出的时候,那个人人平等的幻梦,那个工人阶级是世界主人的梦,在所有人眼前,不声不响地消失着。

大家都不说,但是都有共鸣。

“所以,王沪生一家都是坏人吧?他爸爸其实是笑面虎吧?最后会被惩罚对不对?”

这不是说好的吗?他们这种人,怎么能爬到我们头上!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这就是《渴望》说的东西。

无私的奉献,困惑的人生,温暖的真情。

《渴望》的主角刘慧芳、宋大成都是先考虑别人后考虑自己的好人,但他们都一直经历着不幸,好人没有好命,这真让人难过。

在时代变迁的背景下,普通人是多么渺小,在命中注定的苦难面前,人又做得了什么,《渴望》的故事让人感到压抑和无力,因为它太现实了,像现实一样致郁,人世间因果混乱,做好事常常没有好报,刘慧芳、宋大成们身上有着曾经做了好事又遭遇了不公的我们的影子。

万人空巷,因为看的是自己的故事。同声一哭,因为哭的是自己的委屈。

委屈了,哭了,然后呢?以后有类似的情况还做好事吗?《渴望》的回答坚定有力:做。我们不是为了不吃亏而做好事的,而是为了心中良心的呼唤。我们做好事,不是沽名钓誉,也不是道德投资,而是出于本心的朴素情感,觉着这件事就该这么做。

但牺牲自己成全别人毕竟不近人情。人的本性是先想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标兵会让人望而却步。「我佩服你,但我做不了你」,心肠好的人这样想。「做得差不多就行了,你这么圣人,我们怎么办」,更多的人这样想。宋大成一心为厂却被别人拆台,高尚的人,往往因让别人自惭而被排斥。

在社会转型的浪潮中,每个普通百姓也在接受思想冲击。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都有哲学上的充分依据,都是有道理的,但不同观念的碰撞会在万家灯火间造成剧烈的悲欢离合。为公司舍身拼命固然可敬,但别人按时打卡下班也是正当的权利。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固然伟大,但别人先考虑自己也总是本分。后一种人有时会抵触前一种人,因为隐隐地感到被道德绑架的趋势,所以把前一种人称为圣母,言下之意是我们绝大多数普通人做不到这样——因此我做不到也就理所当然。

当我们信自由主义,信看不见的手,就容易接受这一思维方向: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利益,世界总体上会最美好,如果有人多做了,即使他本心是好的,结果却只会变更糟。于是刘慧芳、宋大成们的好人身份都动摇了,他们的付出,被诠释为自我感动,甚至自虐。——在不同的观念下,人们做出的评价是多么不同啊!

所以我们迷惑,在剧烈波动的社会思潮之下,我们的三观被一次又一次地洗刷,各种道德体系都自有其道理,我们在做价值判断时只能矛盾重重,直到发出【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的终极拷问,但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呢?【问讯南来北往的客】其实就意味着……无人可问。

人生是一场永远在前进的旅程,每个人都时常面临取舍,每一次决定,根本上都基于我们思想深处的价值信念。但矛盾的是,如果信念坚定,就有偏激固执的危险,如果包容多种观念,又难免时常迷惑。让孩子和亲生父母团聚当然是好事,但自己舍不得养了十几年的孩子就错吗?牺牲自己成全别人是高尚的,但失去心头肉的痛苦也真真切切。刘慧芳的痛哭,哭出了千千万万在时代变迁中面临道德困境的人的挣扎和无奈。

亚茹,罗冈,竹心……又有谁不在挣扎呢?

我们渴望安宁的生活,渴望安宁的内心,渴望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渴望好人一生平安。这些都是最朴素的愿望,但现实是最残忍的——自古至今,这些愿望从来没有实现过。

人,就是这么渺小、无力,万幸的是,我们还有亲情、友情、爱情。

故事中主人公们的互相关怀、互相帮助,是他们在艰难人生中坚强行走的重要支撑,正是有了这些金子般的感情,他们才能在被人生迷惑困扰的同时,有着精神上的坚固支点。

在迷惑的时代,人们解决自己精神困境的钥匙,就是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忘却、其实又时时在我们身边的——人间真情。这些情感很朴素,并不光鲜,也时常伴随着争吵和冲突,却是我们最后的,也是最坚固的依靠。

据说当年很多上海地区的观众给电视台写信,要求给“王沪生”改个名字,而全国人民都觉得没必要改。

因为当时上海人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就是那个样子的。

提起刘慧芳这个名字,有印象的估计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了。

在很多人印象中,刘慧芳是和“善良”、“无私”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的。

只因为她无怨无悔养大了捡来的女婴小芳,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即使小芳的存在给她的婚姻和家庭都带来了不少阻碍,她依然从未想过放弃。

从这个角度来看,刘慧芳可以说是十分伟大了。

很多人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耐心照顾,而刘慧芳却能对一个弃婴如此用心,足见她的善良。

刘慧芳,是电视剧《渴望》中的人物,剧中的定位就是真善美。

当年这部剧播出的时候,可谓是达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

街头巷尾,到处都飘荡着“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毛阿敏的歌声,即使时隔30年,还是能让人一秒钟想起当时追剧时的感受。

“举国皆哀刘慧芳,举国皆骂王沪生,万众皆叹宋大成”

就是当时观众们对这部剧最大的感受。

刘慧芳的无私奉献,王沪生的不负责任,宋大成的痴心守护,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32年过去了,很多人心目中的刘慧芳,依然是善良的代名词。

然而最近重温这部剧时才发现,刘慧芳真的好绿茶啊!

其实当年看剧的时候,就总觉得刘慧芳有点不对劲儿。

但是当年见识少,再加上大家都觉得主角一定是好人,所以就没多想。

如今再重温,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就越发强烈了。

再套用现在的词一看,刘慧芳的行为简直就是绿茶本茶。

对于小芳的抚养,刘慧芳确实是尽心尽力。

可是,从刘慧芳的为人处世来看,她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善良。

刘慧芳最大的问题,就是做人没有分寸感。

无论是对待家人、爱人,还是朋友,她的边界感都十分模糊。

剧中刘慧芳和三个男人都有感情纠葛,生活也因此搞得一团糟。

第一位男性,是刘慧芳青梅竹马的邻居和同事,宋大成。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刘慧芳的妈妈对身为孤儿的宋大成多有照顾。

宋大成对刘慧芳一家也是掏心掏肺,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忙。

长大后,宋大成和刘慧芳进了同一家工厂。

因为宋大成对刘慧芳的照顾,同事们也都把他们看做一对儿。

刘慧芳对这种起哄,也从来没有明确反对过。

于是,宋大成请了媒人,去找刘慧芳母亲提亲。

得知此事后,刘慧芳跑到宋大成家里,想要拒绝他。

但当宋大成表示自己结婚后也会像亲哥哥一样对刘慧芳好后,刘慧芳就默认了两人的关系。

周围的邻居同事,也都知道了刘慧芳和宋大成订婚的事情。

然而最后,刘慧芳还是悔婚了。

她嫁给了自己生命中遇到的第二个男人,王沪生。

王沪生是刘慧芳工厂里的实习生,也是刘慧芳的徒弟。

虽然年龄比刘慧芳大一岁,但是性格十分幼稚,刘慧芳一直对他十分照顾。

因为时代的关系,王沪生受到父亲的连累,算是被“贬”到了刘慧芳的工厂。

骨子里的高傲让王沪生觉得,自己成了社会的弃儿,整天自怨自艾。

而浑身充满母性光辉的刘慧芳,成了王沪生人生的一道光。

他觉得处处都在关心自己的刘慧芳,简直是上天安排给他的天使。

于是他为了去见刘慧芳,错过了和自己女朋友见最后一面。

当时他的女朋友因为父母的原因,要被遣送回原籍,约他在临走之前聊一聊两人的关系。

发现自己错过了女朋友,王沪生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还跟妈妈说“大难临头各自飞”是很正常的事情。

移情别恋的王沪生,天天找机会和刘慧芳见面。

虽然刘慧芳也象征性地拒绝了王沪生几次,但是从来不舍得把话说死。

每次都是用没时间来推脱,当王沪生提出改时间后,她就半推半就地表示,下次再说。

正是因为这样,王沪生才越加殷勤地联系刘慧芳。

工厂里见不到人,王沪生就跑到刘慧芳家里去堵人。

结果被刘慧芳妈妈告知,刘慧芳要和宋大成结婚了。

王沪生万念俱灰,给刘慧芳写了一封表白信,同时也是告别信。

好巧不巧,这信还让刘慧芳母亲送到了宋大成手上。

为了不让刘慧芳难堪,宋大成假意告诉刘慧芳母亲,信里写的只是买油漆的事情。

这一幕刚好让刘慧芳看见了。

但当宋大成问刘慧芳对王沪生有什么想法时,刘慧芳却责怪宋大成不该这么问她。

还委委屈屈地表示,自己都已经和他订婚了,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搞得好像是宋大成逼着她结婚一样。

重看这部剧的时候,看到刘慧芳这个反应,真的是觉得她好过分啊。

其实刘慧芳一直在利用宋大成,又不想接受他,又坦然享受他的照顾。

一边说自己是宋大成的未婚妻,一边又和王沪生不清不楚。

妈宝男王沪生,不仅思想幼稚,做人也十分没有责任感。

自己的妈妈晕倒了,他不知道赶紧送医院,却急着去喊刘慧芳。

圣母心发作的刘慧芳,自然是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了照顾王沪生母亲的责任。

在答应和宋大成结婚后,听到王沪生母亲的病友将她当成王母的儿媳妇,她也没有反驳。

觉得自己和宋大成订婚了,不能有别的想法时,就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被人误会是王沪生的老婆时,却故意不反驳。

刘慧芳到底是什么心思,已经很明显了。

后面刘慧芳也彻底不装了,直接和王沪生开始约会,绿了宋大成。

失恋的宋大成,和刘慧芳的闺蜜徐月娟走到了一起。

徐月娟原本是个十分开朗大气的女孩,对刘慧芳也是一直两肋插刀。

刘慧芳和王沪生结婚后,因为执意收养弃婴小芳,夫妻之间逐渐起了争执。

每次和王沪生闹矛盾,刘慧芳就会跑去找宋大成帮忙。

徐月娟起初是不在意的,还掏心掏肺地帮刘慧芳。

刘慧芳和王沪生离婚后,徐月娟也还是对刘慧芳没有防备。

刘慧芳却从来没给徐月娟同样的回报,还经常避开徐月娟,私下找宋大成。

等到徐月娟回来,刘慧芳又直接离开。

时间一长,徐月娟自然就不乐意了。

心直口快的徐月娟开始对刘慧芳冷嘲热讽,可刘慧芳仍然继续如此行事。

还总是搞出一副,“她有苦衷她很委屈但是她不能说”的模样来。

这样一来,宋大成就开始对妻子徐月娟十分不满,徐月娟也对刘慧芳更加不满。

然而并没有人在意徐月娟的感受,于是徐月娟彻底黑化。

黑化了的徐月娟也没干什么过分的事情,顶多就是说几句风凉话。

在这个过程中,刘慧芳又和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产生了纠葛。

第三个男人,叫罗冈,王沪生姐姐王亚茹的前未婚夫。

罗冈和王亚茹有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刘慧芳捡到的弃婴小芳,只是他们都不知道。

因为妹妹的关系,罗冈和刘慧芳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明知道王亚茹对罗冈余情未了,可刘慧芳和家人也从不避嫌。

然后在面对别人指责时,刘慧芳还总是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

总之这部剧越看越觉得,刘慧芳的手段太高明了。

明明是她没有分寸感,破坏了别人夫妻关系,却还搞得自己才是受害者一样。

她对宋大成的确是没有男女私情,可是她却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宋大成的各种照顾。

并且从来没有在意过宋大成的正牌妻子徐月娟的感受。

对于罗冈也是同样的,各种接受对方的帮助,引发各种误会也不解释。

就连对待小芳,刘慧芳也并不是真的无私。

以刘慧芳的情况,她根本没有能力给予小芳更好的生活。

可她却以舍不得为由,拒绝宋大成和王亚茹的领养,固执地把小芳留在自己身边。

幸亏《渴望》是在32年前播的,观众们还比较单纯。

如果放到现在来播,刘慧芳的标签恐怕就变成“圣母”和“绿茶”了。

——END——

作者:钱小刀

声明:原创不易,禁止抄袭、洗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请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和你的脸

上世纪90年代,曾经感动过几代人的国产神剧《渴望》,可谓男女老幼通吃,赚足了全国人民的眼泪。如今再次看这部电视剧,发现原来当年的国产剧,就已经掌握了满满的韩剧套路。

韩剧中的主角一般为四人(甚至更多),二男二女,但必为两男爱一女。这与琼瑶式的三角恋不同,多角恋能够展开的故事情节会很多,通过不平衡的两对,男一号、女一号、男二号、女二号能够演绎出多少种组合呀。真是“更多组合,无限精彩”。几乎每个人都可能处在三角恋中间。

电视剧《渴望》的男一女一,是王沪生和刘慧芳;男二女二,是宋大成和徐月娟。《渴望》复杂之处在于还有男三女三,罗冈和刘燕。他们的关系简单地说,一开始男一、男二共同追求女一刘慧芳,女一刘慧芳一方面迫于家庭压力,选择与青梅竹马的男二宋大成订婚,然而又圣母心大发,帮助此时落难的男一王沪生,并与男一许诺终身。男二宋大成为成全女一,选择主动退出,与女一的闺蜜女二徐月娟结婚,断了女一家人的阻扰念头,同时又可以继续守候在女一身边,随时帮助女一。

更虐心的是,男一身份反转,青蛙变王子,开始嫌弃女一,并马上与旧情人精神出轨。女一不离不弃默默忍受,而男三罗冈,为女一刘慧芳抚育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而感动到爱上了女一。刘慧芳的妹妹女三刘燕又喜欢男三罗冈。而女一刘慧芳则在多次磨难中,寻求男二宋大成的帮助。随后,引起了女二徐月娟的不满……

男二号,几乎是完美的情人,不会和女主角吵架,处处让着女主角,为对方着想,一味地委屈自己。完美的情人,却总是得不到女主角的心。往往男二号又极富牺牲精神,愿为女主角奉献一切——感情甚至生命。所以,虽然最后他们并没有被女主角选中,却得到了广大女性观众的青睐。

没错,说的就是《渴望》里的宋大成,那个“万众皆叹”的宋大成,也影响了那个年代的择偶观,当时流行的说法是:“娶妻应娶刘慧芳,嫁人就嫁宋大成”。他跟刘慧芳青梅竹马,一直都在默默的帮助刘家。就算是结婚之后,依旧在默默的守护刘慧芳。

为了不让刘慧芳婚后要跟王沪生一起去偏远地区,利用自己的厂长身份,与徐月娟一道,托关系将王沪生留在了北京工作。还帮助刘慧芳和王沪生翻新一起生活的旧房子。随后,女主一有所求,他都无私奉献,并且给得会更多,以至于令他的妻子都深感嫉妒,从此与刘慧芳的闺蜜情有了裂痕。

平凡的女主,在各种机缘巧合,以及与高富帅的男主相遇相识之后,终于在男主的猛烈追求下,俘获芳心。然而,灰姑娘出身的女主人公顶着压力嫁给了男主人公。激情褪去,剩下的全部是生活的琐碎,婚后的男主人公露出了渣男本色。

《渴望》事实上也是一种灰姑娘情节的“高级变种”,融入了许多中国元素。男主王沪生因为动荡年月的影响,家里遭变故,一下子由住洋楼的知识分子,变成了无产阶级。此时,他紧紧抓住工人阶级出身的刘慧芳,通过各种卖惨装可怜,成功将女主拿下,并在女主的帮助下,获得了一个相对安定的家庭。

然而,当改革开放开始,他们家里被平反,他的高官爸爸又恢复了正常工作,并且被充公没收的洋房,也还给了男主家里。此时的他与住平房的女主,又产生了身份差,最终导致他移情别恋,变成十足的渣男。

韩剧精致细腻之处在于,除了爱情之外,父子之情、母女之情、姐妹之情、兄妹之情等其它家庭关系,也非常重要。通过对这些亲情的细致呈现,赚足儒家传统伦理观念浓厚的东亚观众的眼泪。

《渴望》的魅力在情:世情、人情、友情、爱情等,它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情节,没有宏伟壮观的场景,只是围绕着一个孩子的丢失、丢失、寻找、抚养和归还,通过市井生活的家长里短,表现了时代变迁和人伦亲情。然而正是这些凡人琐事,他们的生活的命运,为千千万万个观众所牵挂萦怀。

此外,《渴望》还有一个韩剧中常见的车祸情节。刘慧芳在亲人埋怨,朋友误解的压力下,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经过这件事后,所有以前女主刘慧芳背负的秘密都已经大白天下,所有伤害过刘慧芳的人,都表达了对她的愧歉之情。

《渴望》的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究竟瘫痪后的慧芳,有没有答应与王沪生复合,宋大成和徐月娟有没离婚……这些都成了那个年代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如何评价电视剧《天龙八部》(胡军版)?

哎,计老师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痛苦!居然没有人提段延庆,计春华老师的形象塑造完爆其他版本的我觉得是金庸武侠剧的巅峰,就胡军和刘亦菲能演萧峰和神仙姐姐,我就满足了我觉得没有比胡军更合适萧峰的了,乔峰萧峰其实是一个人,他血液里流淌着的血,从来就不是汉人的血,我觉得把他理解为一个完美的正义的仁义的一代宗师形象相当的搞笑,都对不起人家费劲吧啦纹的狼头,(当然我不是说他没有受到汉族文化的熏陶,我是说他应该要有他天性部分的表现,契丹血统的与生俱来的那种狠劲,毕竟人家幼时就手刃了个大夫,加之中原文化塑造了他的 更多

电视剧《天才基本法》中,裴之的妈妈为什么拼命阻止儿子学数学?

咱不说以前,就说现在吧本科阶段学数学属于比较正常的事情,每年各个学校都会招不少数学系本科生,出路大多也都还可以。在这之后如果想一直做数学研究就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了,大多数人都会在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中的某个阶段转行。有的转到统计、经济、金融、计算机等相关方向去了,有的去中小学教书去了。其他各行各业也有不少数学出身的人,当然应该很少有去当拳击教练的...这跨度有点忒大了...那少部分一直坚持做数学研究的人混得如何就得看自己的天赋、勤奋程度、运气、平台等多方面因素了。混得最好的一部分人或许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曾经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渴望》说了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