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6 月 13 日上海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3 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14 例,目前疫情情况如何?

6 月 13 日上海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3 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14 例,目前疫情情况如何?

《海贼王》路飞已超越四皇,打败凯多后还要打谁?剧情应该如何发展?

艾尔巴夫的三方混战,史称巨大战争。总体上就是草帽团、黑团和世界政府的三方混战。世界政府一开始拥有绝对优势地位。除了海军和cp0,还有天王。路奇得到史诗级强化。黑团会通过阴损的战略相继重创草帽团和世界政府。取得一时优势。大战明面上成了黑团与世界政府的决战,丝血草帽团进入蛰伏期,开始做支线小任务。(期间一些重要势力会被分化,如基德、罗、老沙、文斯莫克等,暂时站了黑团或者世界政府)黑团和世界政府内部间谍相继爆雷,造成信仰危机。海军会脱离世界政府控制,成为独立势力,观望战局。海军内部分化,最终变成新海军 更多

宋江为什么要归顺朝廷去当芝麻绿豆官?

因为归顺朝廷是宋江的信仰!宋江从小被打了思想钢印,他意识中背叛朝廷是万万不可的,除非有切实的危险(他还没有高尚到为了信仰不顾性命)。参考宋江在做土匪和当囚徒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都是坚定的选择宁做囚徒,不做土匪!后来因为题反诗,又被黄文炳摆了一道,这次是真的差一点点脑袋就掉了,于是宋江选择当土匪,但是,从当土匪开始,宋江就想着是否在当了土匪之后还能归顺朝廷,于是有了一大堆的操作。首先是让朝廷知道自己存在,这样朝廷才会考虑招安问题于是梁山规模暴增,梁山势力不断扩大,更主要的是扩大梁山的影响力王伦时代 更多

1、6月13日新增感染者17例,大筛结果表现尚可。

2、目前社会面造成的广泛传播有三大案例:

A. 6月6日【No.17】社会面感染,在富民路长乐路一带逗留。

广泛传播原因:【未全程佩戴口罩】。

6月12日,合围区域仍有新增感染者,6月基本说再见了。

B. 6月9日【No.26】社会面感染,红玫瑰美容院。

广泛传播原因:【员工未按要求每日测核酸】。

确认感染15例,其中员工10人,员工密接4人,顾客1人。密接598人,次密接782人,相关人员474296人。环境样本3623件,其中16件为阳性。

这里可以看到,顾客的感染率不高,因为按摩过程中员工和顾客都是戴口罩的,更多是员工相互之间以及员工与其密接(家人)之间传播。

所以,已经多次跟大家强调戴口罩是降低Rt最有效的方法。这是上海红玫瑰美容院比北京天堂超市酒吧疫情传播相对可控的核心原因。

处理结果:

一、停业整顿。

二、新路达集团(红玫瑰母公司,系上海国企)董事长党内警告。新路达餐饮服务公司总经理党内严重警告,按程序免职。

三、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内警告,湖南(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所长政务记过。

C、6月10日【No.29】社会面感染,苏宁易购五角场店。

广泛传播原因:未按规定对员工进行核酸检查【未落实“场所码”】

确认感染16例。密接515人,次密接540人,相关人员28226人。环境样本984件,均为阴性。

整体上看,苏宁五角场店的波及范围比红玫瑰要小很多。

处理结果:

一、停业整顿。

二、立案查处。

3、6月10日以来的出院出舱人数仍在200例以上。

因为平均出舱时间大约为10天,这说明6月1日解封之后每日实际新增的感染者(含复阳、同一家庭内部传染、XX情况)应该还在200例左右。

重症危重症人数下降至13人。

4、截至6月14日0时,上海共有中风险地区36个。

5月19日以来,共上调40个地区,目前有4个地区已经“刑满释放”。

上文提到的三大广泛传播案例,徐汇湖南街道贡献了2个。

关于现阶段中风险地区的特征,我写在了【610版】中,大家可以移步下方链接。

5、继浙江放开对离沪人员“一刀切”的集中隔离管控措施之后,四川也放开了!

壮美大四川!江山如此多娇!

另外,广州、长沙也可以居家隔离了!

欢迎各位知友补充,尽量对信息筛选之后再反馈哦~

以上。

在银行恍惚以为进了医院

上海老百姓已经皮特了,听说红玫瑰拉密接的时候,大巴车上的老克勒和老阿姨热烈讨论哪个理发师做的发型好……上海发布天天开,就让它开着伴闹猛,家里单位都屯好物资了,随便它关哪里,我最好关单位,在家里烧饭,两只女宁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烦死!!!

大筛考卷那么好,真的是好意外

前天提出出舱人数思路问题,谢谢ph迪的数字作证

后续继续观察这个地址哪天公示

除了快递和外卖不能进小区,部分店不能堂食外,我这里感觉和3月份之前差不多了;

6月1日全面解封,隔一天做一次核酸,保证自己是安全的,核酸5次,抗原5次,全阴。

(3月13日开始居家隔离,5月31日是居家的第80天;核酸32次,抗原59次,全阴。)

加油上海,本人在嘉定区菊园新区。

很有必要追溯一下这些外溢病例的过往核酸历史和流行病调查历史。

上海市卫健委今早(6月14日)通报:2022年6月13日0—24时,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和无症状感染者14例,其中3例确诊病例和13例无症状感染者在隔离管控中发现。新增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和无症状感染者1例,均在闭环管控中发现。

2022年2月26日0时至2022年6月13日24时,累计本土确诊58076例,治愈出院57333例,在院治疗155例(其中重型5例,危重型8例),死亡588。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0例。[1]

数据趋势

重症趋势

感染者:男,29岁,居住于宝山区顾村镇陆翔路678弄,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该人员已全程接种新冠肺炎病毒疫苗,此前14天,曾于5月26日、28日、31日、6月2日、4日、7日、8日进行7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6月11日晚在常态化筛查中发现核酸检测异常,经疾控部门复核为阳性,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即转运至定点医疗机构隔离医学观察。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该名阳性感染者此前14天内除居住地外,主要轨迹为

宝山区菊联路54号太平洋房屋、菊联路74号京东便利店、菊联路163号文宝快餐店、菊联路169号鸿运饼店、菊联路169号场外41号铺巴比馒头、菊联路225号老百姓大药房,以及梅园路360号环龙商场1195号店铺。[2]

截至6月13日16时,共排查到该阳性感染者在沪密切接触者64人,均已落实隔离管控,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累计排查到密接的密接77人,均已落实隔离管控,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累计筛查相关人员20581人,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累计排查相关场所的物品和环境样本112件,其中9件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为感染者居室环境样本),其余结果为阴性。

主要注意的是,梅园路360号环龙商场位于上海火车站旁边,是一个商业综合体,疫情扩散风险较大。

正面

一楼情况

6月13日最终数据

6月13日8时至6月14日8时,新增外溢2例,在四川和浙江:泸州1(累计1),杭州1(累计10)。

5月21日至今,中国境内累计报告上海外溢106例,分布在13省42市。

6月以来,累计报告外溢40例。

过去七日,累计报告外溢15例,分别为:7例,5例,1例,0例,0例,0例,2例。[3]

坐标浦西老小区,时间6月14日

现在上海人民已经熟练掌握间隔排队,距离一米,出示抗原扫码,见大白展胸腰张嘴露出小舌等一系列细节满满的核酸流程,全程流畅到冷漠。

暂未接到本区大筛的通知。

线上便宜肉菜有了,可惜运力时常告缺。

搞了个厨师机,恨不相逢几年前。真好用,队友连称解放了他的老胳膊。

求开学,神兽实在太淘气。

再见疯人院

下图未剔除无症状转归确诊的状态:

社会面今日只有宝山

重症+危重+死亡的对比图如下。

我是布闻布问, 欢迎关注!

本轮疫情带给我们了太多东西,或管控措施的缺陷的混乱,或一些人唯利是图的人性的扭曲,,一刀切的无情,还有对我们未来的启示。

上海政府的管理我只能说客观的来看,一个字足矣“乱”。很多举措在我看来实属让我摸不着头脑(不过上面可能自有深意吧),就拿这个72小时核酸来说,至少在之前我没有见过人比食品保质期还短,这一出实在让我有些大开眼界,说是自愿,不做给你赋黄码,那咋办呢,只能做。

当然还有初期浦东浦西的所谓分区静态管控,实际上和fc无异,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高峰期,一天20000,当时真的是信心极度灰暗,再加上家里就有新冠,雪上加霜,反正我当时对未来没有什么期待,活下去就好。

新闻的辟谣在我看来和证实似乎没两样(或许有变化原谅我眼界浅),似乎一些事情在经过辟谣之后,过了几天又出现在了新闻上,难道真的是只有政府辟谣的才是假新闻?我不清楚。

逐利是人性的本质,但在疫情时代,我想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应该以国为先,但不幸的是我低估了利益的诱惑,外卖员一单收几百,白菜一斤几十块,让我意识到发国难财的真的不在少数,我也不想说什么,至少他们的良心已经被灰暗填满。

如果身在上海,又恰逢此波疫情你会发现12345等热线,“正忙”似乎成为了常态化,你们可能没有经历过一次又一次被拒的绝望,无奈和彷徨交织在我的周围熟人间蔓延,似乎一发不可收拾。

还有疫情中的一刀切政策,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去评价,立场不同,影响不同,但站在平民的角度,我只能说绝情,或许政府觉得“人人平等吧”,我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会强制上岁数的老人去方舱走一遭,也不发药,自愈,那我就很奇怪待在家和方舱莫非是环境影响康复?我不清楚。

这波疫情带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教训和太多太多的启示,如果有缘再更吧。当然我不希望这些启示排上用场,毕竟谁也不想再体验绝望。

我爹妈老良民了,与病毒共存,说自我隔离就自我隔离,隔离了了小半个月,只要饿不死,我妈团购抢菜一个不弄,纯就是减少流动,坚决贯彻支持所有共存举措,但是今天她蚌埠住了呀。

解除自我隔离第一天,因为之前是自我隔离了很久了,我妈上了年纪,新冠症状还是没有消退,只能去医院了,附近医院就一个,排队挂号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了,天又热又闷,还不得不疯狂聚集等排队挂号,一旦不排,根本就看不到医生,治不了病,排不了呼吸机,说好的是大号流感,感染一次又一次,尤其是老年人,身体抵抗本来就差。我妈今天排完回来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她说这玩意谁吃得消,隔一段时间感染一次就要这么排一次队,越后面变异越多,这排队都要昏过去,这玩意怎么可能持久啊。

就这她还不知道现在看病是要自费的,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个新闻,指不定得多反感了,而我妈已经是老良民了,抵触情绪已经是这样了,真怪不得越来越多人反对了

现在的小作文吐槽一下做核酸排队,如果与病毒共存了,那么这些人的素材就会暴涨,看病排队,挂号排队,看病自费,感染了还要上班,死了还要排队火化,骨灰盒脱销…

泰国停用健康码

应做尽做,应封尽封。

来考考大家的医学知识,有一种疾病,是一种上呼吸道的病毒性感染,主要原发于鼻腔,但也可能进犯喉咙以及鼻窦。症状一般于暴露病原后两天内开始出现,包含咳嗽喉咙痛流鼻水打喷嚏头痛发热等。大部分症状通常在七到十天内会缓解,但某些症状可能会持续三个星期以上。有其他健康问题者患病时可能会并发肺炎

请问这是什么疾病?

普通感冒(英语:common cold),俗称伤风,医学上还称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急性鼻咽炎

祝福上海!相信上海!

隔了好几天来回答上海疫情的情况。

先谈谈红玫瑰和华亭宾馆的处理通告

这两天关于红玫瑰、华亭宾馆的处理通告出来了,新账旧账一起算,也算是有所处理了。当然网友都普遍不满,说这可是源头,要从重处罚。我个人觉得从具体事实来看也差不太多了,从社会效果(平民愤)上来看那差的太远。

长期来看,上海的常态化防疫政策一直讲究的就是精准防控,尽量减少防疫带来的不便。2020年下半年第一轮全国范围疫情逐步受到控制,自此直到2022年3月疫情再起,上海的精准防控政策都是受到褒奖的。市委市政府都有制度自信了,觉得虽然机场冷链一直有点小情况,但是不会产生影响整体的风险。广大市民也开始疏忽大意起来,不是必须戴口罩的场所就不戴,随申码不去特定场所也不太会使用到。这种盲目乐观、麻痹大意的心理影响到了隔离酒店的审查工作,而华亭宾馆就是爆发的那个点。而现在,我们加强了对隔离酒店工作人员的闭环管理,主要就是健康监测频率、防护设施和区域、消杀,当然也会重点检查空气循环系统,而是否需要集中住宿、能否回家的问题上已经松口。对比来看,在那时隔离酒店的整体要求都显得宽松,而这种宽松是从市级单位往下到区、街镇一层层行政要求导致的。

从疫情发现时采取的措施来看,也是一贯的第一时间封锁相关场所开展流调轨迹追阳。那时候还没确定源头的唯一性。松江九里亭、浦东机场附近都在追。之后我们知道本轮疫情源头就是华亭宾馆,可见当时病毒已经在较大的区域中有所传播。从发生到发现,病毒已经先跑了太多。这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疾控确实没什么好的举措。实际上两个多月来,疾控依然还是没有太多事先的好办法,基本是在事后补救。当然也不是说一点进步都没有,比如最开始的流调范围小,之后扩大了,包括对病毒传播力的认知提升,包括吸取了研究机构关于下水管道气溶胶传播、楼栋间借风传播、外卖快递等的一些观点;从消杀不及时(主要是缺人)到招募了一批消杀队伍但消杀比较粗暴再到消杀科学性和保护财物的意识有所上升,等等。但是总的来看,疾控一直没能走在前面。也许是因为我们确实对病毒了解的还不够,也许是因为体制限制,也许是就只能这样。这里不继续谈原因了。

疾控没有走在前面,但在当时来看,也是做了能做的部分。而关于是否封锁、封锁面积多大等问题,我们看到的是对精准防控的路径依赖,是对经济、社会问题的综合考虑。三月份的疫情发布会上极力回避大区域的封控,坚持以中风险区域作为标准(中风险的笑话现在又开始了),对于上海封城的消息全力辟谣。

可以得出的结论,三月份区级是没有关于封控的权力的,一切以风险等级为标准统一操作、精准防控。但随着数量级提升,进行三区划分后,区、街镇、甚至是居委得到了更多的关于封控的操作空间。注意,得到的不是明确的授权,而是操作空间。市里统一规定了三区标准,但各区、街镇介入到具体的三区划分问题中。于是就出现了,明明按上海发布已经符合防范区标准,却依然在封控的现象。之后为了协调这种情况,就给了一个提级管理的名头。再之后,就是5月底无疫小区按照市里规定可以出行,却被区、街镇、居委拦住,从而引起关于层层加码的争论。而随着6.1日全面解封、不准加码的一刀切,操作空间再次被市里收回。

综上,从事实上来说,区、街镇在华亭宾馆问题上的主要问题是:1.最开始没有做好调研,没有发现空调系统老旧隐患;2.没有进行一定频率的人员核酸监测,导致发现较晚。不能把扩散过程中未及时采取有力措施控制疫情归咎于区、街镇。相关处罚力度大体是适当的。

从社会效果上来说,市民想要的是对这次防疫诸多问题的一个说法。之前感谢了市民,但市民期盼的却是一个道歉。6.1号之后核酸采样、疫情反复等问题又急需一个宣泄口。这时候把华亭宾馆事宜作出处理公布,是给舆情一个泄压阀。但远不是这次防疫诸多问题的合适交代,当然满足不了市民的期待。

之前一直谣传的谁谁谁要来临危受命、谁谁谁要替换谁谁谁(我各种给朋友辟谣),都是人们的期待。但那些期待都落空了。所以这次也大概率落空了(党代会已经出结果了)。进进退退,如果疫情不再有大的反复,那么这次华亭处理将会是本轮上海疫情最重的一次处理了。

而红玫瑰的问题,属于是6.1之后被抓典型了。从事实上来说,服务性行业每日健康监测没有落实导致疫情扩散。直属国企背直接责任、相关主管部门背失察责任,处理还是比较合理的。相比华亭的话,算是从重处理了。着急解封总会有人中枪,这时候健康监测是绝对不能忽视的。今天还看到超市门口吵架的,看门的:老板不让进,我让你进被知道了工资没了。其实老板可能会说:让你进被知道了可能就要关门整改了。

再说说怎么看待当下的反复吧

虽然我一直觉得疫情会反复,但我并不是那种认为绝对会再次闹大、发展为封控、甚至被迫共存的人。那是最坏的可能性。

服务性行业要求每日进行健康监测;广大市民则要遵循72小时的核酸码制度。如果制度设计上考虑到会有少量违规而稍微严格一些的话,那么现在发生的反复应当都没超出疾控的控制能力,也就不应该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

当然,也不排除疾控就是盲目自信,其实追不上72小时。

这两天在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让疫情过去才是重要的。许多人已经开始大用特用“后疫情时代”等词,这是不严谨的,但很多人想听。不仅很多听的人想听,很多说的人也想说。4月中旬疫情刚过拐点,“后疫情”的相关问题已然被摆上台面。4月30日,5月15日,5月31日,阶段性胜利似乎只需要择日。

我并不是想说政府和人民没有努力,实际上我们当下的情况就可以用来检验。绝大多数的人正常地流动在社会上,似乎不再需要担心疫情。我们努力了,我们的努力是有成效的。

这里要明确的是,防疫的常态化(做核酸、戴口罩、打疫苗)不能直接反映疫情持续。当然,随着疫情的缓解、清零,防疫的常态化也必然会不断地变化(肯定会越来越宽松)。

但目前,疫情还没有过去,这几天新增数个中风险地区,发布会先是称反弹压力大,后又是重点谈了几处聚集疫情。我个人觉得既然从三区划分回到风险等级制,那么高风险该出现了。但可能憋了那么久了,大家都不想当第一个。哈哈哈,某一天我们可能会吹没有高风险呢~~看来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出现高风险了。那就希望永远别出现高风险。

面对疫情的反复可能需要再努力一下了。但再努力一下对于政府和人民来说都是困难的,主要是心理上的巨大落差。现在中风险地区的政府和人民就要面对再努力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想拆分地方政府和地方人民的立场,不是去对立,而是把他们放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所谓的“后疫情时代”的第一批疫情受灾者。他们当下的对立不过是受灾的结果,那他们受灾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自律不够、监管不足、解封一刀切。三者间矛盾复杂。

我想我们太需要探索并建设一种强有力的互相信任、理解的系统。

《海贼王》路飞已超越四皇,打败凯多后还要打谁?剧情应该如何发展?

艾尔巴夫的三方混战,史称巨大战争。总体上就是草帽团、黑团和世界政府的三方混战。世界政府一开始拥有绝对优势地位。除了海军和cp0,还有天王。路奇得到史诗级强化。黑团会通过阴损的战略相继重创草帽团和世界政府。取得一时优势。大战明面上成了黑团与世界政府的决战,丝血草帽团进入蛰伏期,开始做支线小任务。(期间一些重要势力会被分化,如基德、罗、老沙、文斯莫克等,暂时站了黑团或者世界政府)黑团和世界政府内部间谍相继爆雷,造成信仰危机。海军会脱离世界政府控制,成为独立势力,观望战局。海军内部分化,最终变成新海军 更多

宋江为什么要归顺朝廷去当芝麻绿豆官?

因为归顺朝廷是宋江的信仰!宋江从小被打了思想钢印,他意识中背叛朝廷是万万不可的,除非有切实的危险(他还没有高尚到为了信仰不顾性命)。参考宋江在做土匪和当囚徒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都是坚定的选择宁做囚徒,不做土匪!后来因为题反诗,又被黄文炳摆了一道,这次是真的差一点点脑袋就掉了,于是宋江选择当土匪,但是,从当土匪开始,宋江就想着是否在当了土匪之后还能归顺朝廷,于是有了一大堆的操作。首先是让朝廷知道自己存在,这样朝廷才会考虑招安问题于是梁山规模暴增,梁山势力不断扩大,更主要的是扩大梁山的影响力王伦时代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6 月 13 日上海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3 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14 例,目前疫情情况如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