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最好的习惯

6岁男孩被父母绑在床上,痛哭大喊“救救我...

6岁男孩被父母绑在床上,痛哭大喊“救救我...

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将话语置于研究中心

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在20世纪80年代由波特和韦斯雷尔提出,在他们出版的《话语与社会心理学》一书中第一次系统阐述了话语研究在社会心理学领域中的作用。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最初开始于对传统社会心理学中语言材料处理误区的分析。传统社会心理学仅仅将语言材料作为资料来理解,压制了语言材料的一个关键属性,即话语的建构性。话语分析的哲学基础来自20世纪语言哲学的语用学转向(语用学:以语言意义为研究对象的学科领域)。在语用学模式中,话语的意义并非取决于经验事实的表达,而是取决于我们对语句的用法,取决于该语句在语 更多

“求求你们放开我吧,我真的太难受了!”床上的小男孩双手被绑在床上,不断的哭闹挣扎,身上布满了一道道血痕。

床的旁边站着一男一女,眼神里满是痛苦。

女人几次想去解开小男孩手上的绳子,可是男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扶着女人的肩膀,眼神痛苦而坚定地摇头拒绝,女人最后选择背过去抹眼泪,尽管多么不舍,她也很明白,这个绳子她不能解开!

床上的这个男孩叫黄冠华,旁边站着的是他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这对夫妇对自己的儿子如此狠心?原因要从2018年的3月说起。

01 一次普通的洗澡,打破了小家的幸福。

2018年3月14日,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对于来自广西,现居顺德打工的黄居耀夫妇来说,却是痛苦的开始。

这天的晚上,黄居耀的妻子钟华元像往常一样帮孩子洗澡,却发现自己3岁的儿子黄冠华身上,莫名出现了多处淤青,钟华元当时就觉得这肯定有问题,她急忙拉过来小女儿查看,发现小女儿身上没有任何淤青,出于对孩子的疼爱和关心,夫妇俩很快就把儿子带去医院检查。

当地医院的医生对黄冠华抽血检查后,神色凝重的对黄居耀夫妇说:这孩子血象异常,情况非常紧急,你们俩一刻也别耽搁,快去大医院复查!”

“血象异常、非常紧急”八个字对黄居耀夫妇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全身像石头一样毫无知觉,想哭也不敢哭。”黄居耀回忆说。

夫妻俩心里明白,这可能是很严重的病,但是又暗暗祈祷,希望是医生误诊,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心情的夫妇俩,将孩子带去了顺德区第一人民医院,没想到的是,医生看到检测报告后神色焦急的说:不用检查了,快带孩子去广州市儿童医院,越快越好,这孩子八成是白血病,快带孩子去!”

“白血病”这三个字,钻进了钟华元的耳朵,犹如一道重锤,击碎了夫妇俩心里的那一丝希望,钟华元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唰”的流了下来,她心里不敢相信又不得不接受。

她的宝贝儿子得的真的是重病,更让她焦心痛苦的是,未来的治疗对孩子来说,该是多大的一种痛苦,而且白血病能不能治好还是个未知数,她的孩子随时可能就这样永远离开这让她如何承受?

可是为母则刚,尽管泪如雨下,她依然跟着丈夫抱起了,趁着夜色打车到达了广州,因为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一家三口坐在医院的大厅过了一夜,这一夜似乎特别漫长,让人有种看不到希望的窒息黄居耀什么也说不出,只能紧紧搂着妻儿,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们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02 即便父母再不舍,命运也要独自面对

在医院大厅过了漫长的一夜后,黄居耀在第二天一早就去挂了号,医生看了诊疗结果,摇摇头帮小冠华预约了骨穿。

虽然不知道这个“骨穿”是什么,但是出于母亲的爱,钟华元第一时间就想陪着孩子一起进去,但是护士却告知,这个骨穿不能陪同。

无奈之下黄居耀夫妇只好在门外焦急等着,“我们就站在门外听孩子哭,心像被针扎似的疼。”

冠华爸爸回忆起第一次骨穿的情形时,泪水依然布满双眸,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面对自己那幼小却要独自承受病痛煎熬的儿子时,他如何能忍住痛苦?

只是黄居耀想不到的是,相比于骨穿时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那张写着确诊黄冠华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型(中危)的疾病诊断书,更加让黄居耀痛苦万分。

医生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得走了,作为医生,他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他知道最好的安慰就是不打扰,让这夫妻两缓缓再说。

钟华元自从看到确诊报告后,就止不住地哭,来自农村的她实在想不通,她的儿子还那么小,这个世界他都没好好看过,为什么就得了这个病?他们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命运要他们遭受这样大的痛苦?

黄居耀看着妻子,目光痛苦却坚定的说:“咱们一定要救回自己的儿子!”钟华元不断点头,虽然她知道,希望何其渺茫。

03 被骗的“抗癌小勇士”

黄居耀自己本身是一名安装工人,一家的生活全靠他每月3500元的微薄收入支撑,孩子患病后,黄居耀没法上班,而孩子治病又是一个无底洞,所以考虑到自身情况,夫妇俩决定带着孩子回去广西治病。

年幼的黄冠华,一直以为去广西就能上幼儿园了,他开心的问妈妈:“是不是我病好了,可以去上幼儿园了?”钟华元忍着痛苦点头。

黄冠华开心极了,尽管自己全身不舒服,但是能去上幼儿园这件事,让他开心不已,甚至短暂地忘了疼痛。

可是没过多久,他就知道自己被骗了,因为黄居耀夫妇带着儿子刚从广州办理出院手续后,就直接到了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第二天黄冠华就开始化疗,化疗的痛苦加上被骗的愤怒,让黄冠华每天都在哭闹,他天天闹着出院,不肯配合治疗。而看着这一切的黄居耀夫妇却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抹泪。

医生开出的第一个化疗原计划28天可以结束,没想到是在第26天时,冠华出现了肺部感染,花去了家里原本就非常微薄的积蓄。

好不容易肺部感染缓解后,医生又开出了第二个化疗,紧接着就准备第三个化疗,结果还没开始第三个化疗,医生就在骨穿评估的时候发现,本来已经下降的白细胞值又再度升高,而黄冠华的病情已经由“中危”变成了“高危”。

心急如焚的黄居耀,连忙带着孩子的病例和各种报告,只身去了北京,他觉得在那里肯定有救儿子的希望。结果没想到的是,北京的医生看了报告说:“只能骨髓移植,别无他法!”这句话直接让黄居耀一阵窒息,仿佛天都塌了一样!

2018年9月10日,一家三口仔细地规划了以后,决定去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毕竟这是一家专注于血液病及肿瘤治疗的医院,医生在给冠华做完骨髓评估后说:“孩子的情况虽然没想象的那么严峻,还是要进行移植才能保命。”

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的黄居耀,默默的点头同意了,毕竟没有什么比能保住孩子的生命更重要,他还那么小,他有权也应该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04 高昂的医疗费和曲折的治疗之路

尽管决定了一定要救儿子,可是横亘在黄居耀面前的,却是高昂的医疗费:每月房租加药费就已经高达2万元,老家的亲戚卖掉了房子,夫妻俩也每天都在借钱。

黄冠华60多岁的爷爷还为此打起了零工,每天忍受着工地上包工头的呼呼喝喝,却依然一言不发,默默的干着活,因为他知道,只要他多忍忍,就能多赚一分钱去救自己的孙子!

可是即便如此,夫妻俩也只是凑到了40万元,面对高昂的医疗费也不过杯水车薪,黄冠华的曾外婆在得知此事之后,几乎每天都在哭着跪求祈祷:“老头子啊,你一定要守着这个家,我们的曾孙一定要救回来啊!

她还颤颤巍巍地拿出自己攒了大半辈子的三千元钱,让自己的女儿交给钟华元,希望能为救小曾孙,出上一份力,周围的邻居乡亲也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可是尽管如此,也赶不上小冠华每天高额的治疗费。

由于小冠华的情况比较危急,专家们会诊后立刻决定,给小冠华安排骨髓移植手术,手术后小冠华的病情终于得到了缓解。然而黄居耀夫妻还没缓上一口气,就又陷入了痛苦之中。

因为骨髓移植的药物,对肝脏造成了损伤,刚做完骨髓转移手术,出仓一个星期的黄冠华就出现了排异反应,加上肠梗阻,小冠华几乎每天都是呕吐、腹泻和高烧不退,喂食喂药都只能通过鼻饲管进行,每天的医疗费高达万元,短短几个月就花费了五十几万。

幸好的是小冠华已经变得非常坚强,他甚至安慰父母说:“爸爸你看,我没哭,我现在很勇敢了,你和妈妈也不要哭好吗?这话却让夫妻俩觉得心疼无比。

更让夫妻俩揪心的是,不久后孩子还出现了皮肤排异,整个身体产生剧烈的瘙痒感,这让小冠华不得不用手不断地挠着自己,即使出血破皮也停不下来,夫妻俩迫于无奈,只能拿绳子绑着孩子的双手:

“孩子身上起了很多小疙瘩,实在痒的受不了,一抓就出血流脓,我们只好把孩子的手绑到床上。有一次他妈妈舍不得了,把孩子一只手解开了,没想到根本控制不住,孩子拼了命的抓挠,最后我们俩好不容易才又绑了回去。”

看着痛苦的小冠华,钟华元多么希望病床上躺着的是自己,要是能让自己代替儿子承受这份疼痛,她做什么都行!

05 艰难又遥远的回家之路

对于黄居耀夫妇来说,经历了那么曲折的治疗之路后,最大的希望,就是小冠华能治愈然后回家,他好用余生努力工作,还上高额的欠款。

可是夫妻俩的心里也很清楚,就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却是那么的艰难,小冠华的病情反反复复,让归家的日子变得遥不可及。

他甚至不知道孩子究竟还能不能有一个未来,可是不管怎么样,“要救儿子”的这个信念却从未动摇

其实在我国,像小冠华这样的儿童白血病患者并不少见,根据2017年的调查显示,我国400万名白血病患者中,有50%的是儿童,大部分都是2-7岁的孩子,发病高峰年龄在3-4岁,而且多数是急淋患儿,这个数据令人十分揪心,在本该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这些患儿却要饱受病痛折磨。

但是值得欣慰的是,随着治疗水平大大提高,大多数患儿可以救治。

目前,急淋患儿通过针对性的治疗,90%可以缓解,70%以上可以治愈。5年存活率达80%左右,低危急淋5年存活率高达90%以上,而这个数据也给患儿的父母们增加了救治的信心。

孩子生病,最痛苦的就是父母,幸好小冠华有一对负责任的父母,是他们对小冠华无私的爱,让小冠华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虽然还没完全治愈,但至少已经看到了希望。

让我们祝福这个在年幼就遭遇磨难的孩子,希望他的未来能平安、健康、幸福!

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将话语置于研究中心

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在20世纪80年代由波特和韦斯雷尔提出,在他们出版的《话语与社会心理学》一书中第一次系统阐述了话语研究在社会心理学领域中的作用。话语分析的社会心理学最初开始于对传统社会心理学中语言材料处理误区的分析。传统社会心理学仅仅将语言材料作为资料来理解,压制了语言材料的一个关键属性,即话语的建构性。话语分析的哲学基础来自20世纪语言哲学的语用学转向(语用学:以语言意义为研究对象的学科领域)。在语用学模式中,话语的意义并非取决于经验事实的表达,而是取决于我们对语句的用法,取决于该语句在语 更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微精选 » 6岁男孩被父母绑在床上,痛哭大喊“救救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